对话 | 《高能少年团》总制片人赵文竹:五成受众是青少年,意味着更高的期望及责任

捕娱记

文 | 珞思(珞思影视研究组)

由浙江卫视联合厚海文化、北文传媒、北京文化、车讯影业共同出品的《高能少年团》已经收官。自4月1日在浙江卫视开播以来,每周六晚,五个青春洋溢的少年给荧屏吹来了一股“无油烟”的清风,并通过“成长十二课”的温暖陪伴,向大众展示了90后一代的阳光、活力、热血,还有满满的正能量。

第十二期剧照

“结合我们的收视曲线,以及受众的年龄、职业、性别分析,我们原本以为节目受众的年轻人群占比会达到70%,但是统计发现青少群体约在五成左右,它在70后、80后人群中的收看度也非常高”,节目总制片人赵文竹在接受专访时对这一现象表示欣慰,这无形中说明:《高能少年团》形成了一种家长和孩子的伴随观看特点。

长期雄霸周六晚间收视榜首、视频播放数据连续位列前茅、网络互动数据呈现高频活跃。影响越大,责...

显示全文

文 | 珞思(珞思影视研究组)

由浙江卫视联合厚海文化、北文传媒、北京文化、车讯影业共同出品的《高能少年团》已经收官。自4月1日在浙江卫视开播以来,每周六晚,五个青春洋溢的少年给荧屏吹来了一股“无油烟”的清风,并通过“成长十二课”的温暖陪伴,向大众展示了90后一代的阳光、活力、热血,还有满满的正能量。

第十二期剧照

“结合我们的收视曲线,以及受众的年龄、职业、性别分析,我们原本以为节目受众的年轻人群占比会达到70%,但是统计发现青少群体约在五成左右,它在70后、80后人群中的收看度也非常高”,节目总制片人赵文竹在接受专访时对这一现象表示欣慰,这无形中说明:《高能少年团》形成了一种家长和孩子的伴随观看特点。

长期雄霸周六晚间收视榜首、视频播放数据连续位列前茅、网络互动数据呈现高频活跃。影响越大,责任越大。作为一档天然吸引90后以及00后的综艺,《高能少年团》如今大概可以问心无愧:“无油烟”三个字,他们做到了!

一路走来有褒有贬

“高能少年团”的标签逐步清晰立起来了

尤记得节目开播之初,怀揣极高期待的网友毫不留情评价“《高能少年团》打烂了一手好牌”,大家不理解:为什么让王俊凯、刘昊然、张一山、董子健、王大陆五个大好少年忙着干活,却完全见不到火花四溅的人物关系?和那些综艺高手们主导的笑点迭出的节目相比,《高能少年团》未免显得青涩甚至清淡。

回忆起当时争议四起的声音,赵文竹表示制作团队悉心听取了粉丝和观众的建议,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既然是一档全新起航的原创综艺,那么节目起初自然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成长空间,但一开始就坚定的风格,绝不轻易更改。他们相信这份用心良苦的坚持,观众终究会看得到。

少年团和贫困学子合影

“质疑比较多的主要是在第一期,后面其实评价越来越好了”,赵文竹介绍,他们自己总结了一番得失经验,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五个人一定要在一起,如果落单了,就会失去了互动的乐趣,“他们不是那种特别会唱独角戏的综艺咖,年轻的男孩子们非常认真,接到任务就是埋头干活,让运酒就专心运酒,让捉鱼就一心捉鱼,但是他们一旦碰到一起了,就会产生火花,这个年龄就是特别容易达成共识。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让他们集体活动,至少两到三个人在一起。”

五个大男孩都不擅套路,加上他们一水儿的90后同龄人,似乎一时很难区别出人物的层次感,可赵文竹完全看好他们在节目里的表现,“在节目策划阶段,我们对五个男生做了一大摞的采访素材,深入了解他们的个性、喜好,发现他们的性格区分度非常高。事实上,通过一期一期的积累,个人标签越来越明显。”

王大陆回归少年团聚首,大张伟周冬雨奚梦瑶助阵

在“野生动物课”这一期,每位少年的人设甚是生动:乖巧偶尔又调皮的王俊凯是“腹黑小黄兔”;活泼痞帅的张一山是“小猴子”;能不动就不动、所有不动的游戏都可以赢的董子健是“考拉”;傻白甜王大陆的大嘴巴霸占了好几天的热搜;“智商担当”刘昊然的小狐狸侦探范儿一直在线。清晰的人设,默契的关系,促使节目越来越鲜活饱满,“高能少年团”的标签也立起来了。

以“无油烟”为核心围绕青春正能量

总体气质如一枚红花少年

让节目既要有意思又要有意义,不是容易攻克的难题。《高能少年团》以“成长十二课”为主题,希望通过一次次贴近生活的课程,让少年团在学习、历练的过程中,得到德智体美劳全方位的锻炼。打个形象的比方,节目的总体气质就像一枚“红花五好少年”,“无油烟综艺”更是制作团队从一开始就定下的核心基调。

张一山搬酒

王俊凯徒手碎木板实力爆发

正是考虑到这五位少年在年轻一代中强大的影响力和示范性,制作团队小心翼翼呵护着这份信任和期待。赵文竹介绍,“在摸清了五位少年的个性特点后,我们从去年开始就在探索到底什么样的节目模式是最为妥帖的,为此我们先后策划了几十个方案,即便一直到正式录制之后也在边实践边总结。他们的特点是单纯、干净,同时好强、热血,对社会充满了新奇以及敬畏,所以我们全部的设计全部从这些层面切入。”

在顶层的创意设计上,节目始终坚守正能量的引领意识,融入传统文化、深入社会大众、践行公益理念。截止目前,极有代表性的有:少年团体验乌镇乡村给店家扛米送货、挂布、“鱼塘塘主”的生活,学习厨艺为辛劳的“城市美容师”亲手制作暖心早餐,在民俗文化课上感受赛龙舟这项具有千年历史的传统民俗活动。

刘昊然捕鱼

王大陆为环卫工人送早餐

赵文竹介绍,有一则未播的录制里,少年团为了达成山区小孩的梦想,需要完成高空跳伞任务,董子健因为恐高没能过关,他就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并联系节目组去看望孩子们,希望为他们送上一些书籍以及物资,“这五个小孩非常正能量,90后以前在很多人的认知里也许是贬义多于褒义的,但是通过《高能少年团》,很多人刷新了对于这代年轻人的偏见。”

第二季提上日程

将“自信、原创、引导”等作为方向

有人说,创作大型项目是一个戴着镣铐跳舞的过程。所谓“镣铐”,来自政策、资本、市场多个层面,多种因素的作用是否会限制创作的空间呢?对此,赵文竹的心态十分积极:“所有的创作其实都挺不容易的,我个人的观点一直认为:第一,这不是枷锁,创造任何的作品都要适应一定的环境;第二,倒也不会跳得不好,规则之下反而会激化出更多的创意。”

和许多户外综艺相比,《高能少年团》有意摆脱大型的游戏装置,更多是就地取材,融入轻盈、有趣的创意玩法。虽说节目在起初和制作《VS岚》的日本富士电视台达成合作,但也并非盲目拿来,而是双方共同研发,超过一半的项目创意由中方团队自行完成。比如让观众津津乐道的bingo游戏、同心塔、海岛生存、海上自行车……因为bingo游戏广受好评,制作团队有意在第二季中希望将其设计为固定板块,“类似跑男里的撕名牌,让它成为节目的标志玩法,bingo游戏出现过两次,都是收视高点。当然,节目还在持续的摸索中,我们希望第二季更加游刃有余,给观众来一个精彩的创意大变身。”

高塔挑战集体协作,少年团有感而发

刘昊然张一山生火烤玉米

既然第二季都信心满满提上日程了,也是时候介绍一下这档人气综艺幕后的核心团队了。提到他们,身为总制片人的赵文竹内心尽是感恩:“这档节目的策动者和发现者夏总(北京文化总裁夏陈安)是大树,浙江卫视是平台,制片人马进是创意的源泉,导演组是指挥者,商务广告是弹药,宣传是喉舌,制片是保障,还有各个投资方伙伴,他们给予了节目最大的支持和信任。”

每次录制,现场都聚集着200多号人的大型团队,其中导演、编剧多达六七十人。大家通过一路的磨合,终于让节目形成了个性风格,竖起了市场口碑。几日前在澳门杀青的时候,所有人感慨,仿佛真的像一家人了。

值得一提的是,赵文竹以往参与的项目主要是影视剧,《新三国》、《陆贞传奇》、《秀丽江山之长歌行》、网剧《盗墓笔记》、《坏蛋必须死》……算起来除了《极限挑战》之外,《高能少年团》是她深入参与的第二档大型综艺,“以前大家对综艺有一些特殊的想法,以为就是单纯的娱乐,谈不上是艺术,但是我深入接触了之后发现不是这样,综艺创作可能是比影视创作还要费心费力的艺术生产过程。”

少年团同吃同睡尽展集体情感

至于第二季《高能少年团》,节目已经有了更为清晰的四个方向:自信、原创、引导、中国故事。赵文竹表示,“既然要做高能的少年,这便是最能体现中国青年精神面貌的落点。”

编辑|厂长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高能少年团的更多剧评

推荐高能少年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