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玛 嘿玛 嘿玛 嘿玛 7.3分

嘿玛嘿玛:心之忧矣,歌且谣之

黄观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所有信息归于零,场所撤回,意义解体,世界远离,
剩下来的唯独麻木的沉默。
村上春树《天黑以后》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我们几乎需要忘记在此之前看过的每一部电影,才能入戏导演创造的娑婆幻象然后得到醍醐。从前我们买票进电影院各取所需,捧哏各式各样的政治正确和政治不正确,百分之九十的电影你一生也不会再二刷,剩下的百分之十你在多年以后再偶然看到也会再次触动——而《嘿玛嘿玛》则是迥异于这一百分之外的存在,它像离你家最近的一条河流,静静流淌娓娓道来,没有感官刺激,没有紧凑剧情,相对于我们的生死有期,它更像是永恒的幻影,载歌载舞地给我们注入前行的力量。

剧中,导演设计了一个“发现自我俱乐部”,在这里所有人佩戴面具,以匿名作为旅程的开始,主人公「以下称呼白脸男」和其他参与者组成一个新团体共同度过半个月;“主办方”最重要的戒律是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因为失去匿名性、摘下面具就失去了重获新生的信心,...
显示全文
所有信息归于零,场所撤回,意义解体,世界远离,
剩下来的唯独麻木的沉默。
村上春树《天黑以后》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我们几乎需要忘记在此之前看过的每一部电影,才能入戏导演创造的娑婆幻象然后得到醍醐。从前我们买票进电影院各取所需,捧哏各式各样的政治正确和政治不正确,百分之九十的电影你一生也不会再二刷,剩下的百分之十你在多年以后再偶然看到也会再次触动——而《嘿玛嘿玛》则是迥异于这一百分之外的存在,它像离你家最近的一条河流,静静流淌娓娓道来,没有感官刺激,没有紧凑剧情,相对于我们的生死有期,它更像是永恒的幻影,载歌载舞地给我们注入前行的力量。

剧中,导演设计了一个“发现自我俱乐部”,在这里所有人佩戴面具,以匿名作为旅程的开始,主人公「以下称呼白脸男」和其他参与者组成一个新团体共同度过半个月;“主办方”最重要的戒律是不得暴露自己的身份,因为失去匿名性、摘下面具就失去了重获新生的信心,参与者就会被自己的过往和他人的干扰打回原地。“主办方”的独白中提到,半个月中将不定期上演戏剧、派对和舞蹈,也会进行生死的仪式典礼。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信息。



前二十分钟奠定了这部电影的基调——当我们被冥冥中选中踏上一条探索究竟真理的道路后,我们将面临无数来自自我的挑战和外在的威胁,这是一条绝对孤独而通往纯粹自由的道路,当你在路上感到无助的时候,音乐和死亡的真实力量激励我们前行。

不涉及任何宗教修持,也没有任何日程安排,每个人只需要适应新的社交环境,每个人在匿名团体中的所作所为是一场挑战理性与感性的冒险,只是没有成功的期许也没有失败的胁迫,在这场游戏中,人们终将获得深浅不一的自我认知程度。

第一个打破规则的人很快出现,虽然成为被选中的少数人,和其他人物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具有无限潜力,而他作为绝大多数人的代表——被长久以来的恶习所动摇,因为偷窥白脸男的真实身份而被踢出游戏。看似荒谬的前奏其实解释了这世界上所有的裂痕。一方面,当我们开始去了解一个人,两人之间的误解就正式开始,感同身受只是个最常被误以为真的伪命题;另一方面,在所有通往自由的道路上,好奇和偷窥的对象偏离思想而执着于世俗的价值标签,以此开端对万事万物的迷恋和批判都是南辕北辙,他已经失去匿名赋予他的力量,陷入匿名和恶习带来的危险中。

他作为第一个出局的人物,相比白脸男后来的遭遇其实是幸福的,对我们意志造成伤害的欲望如果分十级,偷窥、酗酒这些算起步的一级,而白脸男因为误解快乐的意义引发长达二十四年乃至一生的痛苦,这种追寻错误幸福的欲望对生命的伤害程度大概在一百级。


所谓人生便是这么个东西,
一如植物的种子被不期而遇的风吹走,
我们都在偶然的大地上彷徨。
村上春树《遇到百分百的女孩》


参与者中有一对情侣人设,即梁朝伟扮演的泰迪男和剧中唯一摘下面具的露脸女,两人的亲昵和大尺度调情令白脸男感到不适,并且顺水推舟地唤起白脸男的情欲。在这样一场充满希望与危险的冒险中,白脸男和亚当一样选择了眼前的快感,将道阻且艰的自我探索之路搁置一旁。

在所有人参与的舞蹈中,白脸男触碰到女主人公「以下简称裸女」柔美的身体,虽然戴着红色怒像面具,裸女曼妙的身姿在裙裹下呼之欲出,所有人围成一圈手拉手起舞时男女主人公第一次交集,等舞蹈到了该放手的时候白脸男已经陷入对爱情的美好期待。

影弟简称女主为裸女是因为随后的一个小片段,白脸男在森林里步履沉重的转悠,偶遇有人正躲在灌木丛后偷窥女主洗澡,白脸男也加入了偷窥,女主在河边赤裸身体仔细清洁,第一个偷窥者恶作剧似地往裸女身旁丢了一块石头——裸女在已知有人偷窥的情况下并未中国式地惊慌失措穿衣走人,反而不紧不慢继续让人欣赏她迷人的肉体。

我们陷入此种迷恋时是可以忽视全世界的,就在剧中两人眉来眼去荷尔蒙井喷的阶段,“主办方”通过尸陀林主舞蹈和中阴模拟戏剧对游戏参与者进行着死亡和因果法则的警醒,但生死无常和种瓜得瓜的灌输在彼时彼刻是徒劳的,白脸男和裸女都对此视而不见,眼前触手可及的生理快感和心理期待才是他们的全部梦想。

欲望的本质都是对未知的向往,想吃想睡想女人和想到达一种宗教体系的巅峰境界之间只是付出成本的差异,以及没有满足欲望之前你对结果的渴望有多深遂。《色戒》中钟丽缇对即将回到寺院的前夫说,“你若渴求佛法,像对我的爱一样强烈,今生你必定证悟。”印度著名的佛教论师寂天也曾放出狠话——允许你们有一种无明(欲望),就是认为证悟是存在的。



之后的集体生活中,白脸男与裸女逐渐炽热,男人对女人的爱在上床之前表现得最为尴尬,比如剧中白脸男出于对裸女的爱,成功阻止了裸女喝尿这一细节几乎就是两部《大话西游》。然后,几乎是在裸女的邀请下两人相约去寂静处“共进下午茶”。

此时这部电影戏剧冲突的高潮,在白脸男和裸女相约的同一时间,前文中提到的泰迪男和露脸女也约定去林中云雨,并且很会玩地准备换个角色扮演——露脸女去面具房选了一面和裸女一模一样的红色怒像面具——这是悲剧开始也是四个人业力的交叉点。

于是在喜马拉雅山脉脚下的潮湿森林里,换上新面具的露脸女在林中等待情人,白脸男的出现让她误以为是泰迪男换上了白脸面具,而白脸男理所当然地认为前方一直呼唤他的露脸女是裸女。等露脸女反应过来开始呼救时,白脸男已经进入她的身体。

泰迪男悠闲地在林中换上情趣面具,前往寻找露脸女时听到呼救声,然后就发生了泰迪男和白脸男之间的搏斗,白脸男惊惶中把匕首刺入泰迪男身体,凭借爱人被强暴了的盛怒泰迪男带伤追击窜逃的白脸男,最终力竭倒地身亡。

泰迪男的死亡之谜,导致露脸女摘下面具放弃游戏资格,白脸男隐藏罪恶混在人群中继续假装发现自我的真相,裸女则带着迷思在剧情里戛然而止。


每一份宁静之中,总隐没着悲痛的呼号;每一份宽恕背后,总有鲜血洒落大地;
每一次接纳,也总要经历沉痛的失去。
村上春树《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在泰迪男富含哲理与诗境的葬礼进行时,白脸男隐藏在远处痛苦不堪,在他与裸女情投意合之时不可能意识到即将发生如此毁灭性的灾难,昨日之蜜糖今日成砒霜——这样的痛苦我们任何人都不可避免——隐藏在快乐外表之下的痛苦才是刻骨铭心的。生而为人的基础苦难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挨一巴掌和恶性肿瘤这样的苦感我们都有办法规避和远离,唯独佛教里定义的这第三种痛苦——变苦,它与希望和美好并存,深入我们人类所能想象的所有情绪,像一针海洛因一样让人欲罢不能随之跌入深渊,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让珍爱的一切变成永恒,满足于短短几十年时间的经验自欺欺人……

我们深受其害苦不堪言而前赴后继地检验真理的残酷,导演作为当代最伟大的藏传佛教精神导师之一,用白脸男无声的苦难告诫观众:

慎重审视每一个念头的善恶,每一个恶念导致的未来都是不可控的。

因果业力的法则与善恶的概念息息相关,佛教教义中的善恶概念远远超出我们传统文化中的简单定义,影弟所知有限,关于这一点只能推荐读者去看导演在大陆出版的几本书,从《正见》开始最好。

如果你足够细腻,其实导演在剧中通过吟唱者和尸陀林舞已经给出了关于审判的答案——

“你得忏悔,这一切都是你内心的投射。”



电影最后一部分是关于白脸男二十四年后的回归,二十四年前的他年轻矫健,并且被选中成为有可能认清自我进而利益到他人的善根人才,一念起动乐极生悲,成为强奸者和杀人者的他在尘世中生活了二十四年,不堪忍受的他最终选择回到起点,以死相挟向“主办方”打探被他伤害的露脸女的下落——这一次他戴着暴戾和伪善前后两幅面具。

关于剧情部分影弟不再赘述,最终的结局是导演留给每个观众的礼物,影弟不想解构大家拆礼物的喜悦。



于是我们领教了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也可以变得温存和美好。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Sing me a song while i wait

影弟看完电影后陷入迷惘:这真的只是一部讨论因果业力的歌舞片吗?

虽然仅此而已已经远远超越了影弟观影生涯中所有与藏传佛教文化相关的影视作品,这是傲慢的影弟对这部伟大电影不带任何偏见的评价。看完一部电影能让你对自己三观产生怀疑,要么就是垃圾,要么就是极品。

直到影弟在朋友圈无意间看到这部电影国际版的海报,全名《hema hema:sing me a song while i wait》,影弟顿时茅塞顿开,并且为中国参展版本没有翻译全名感到遗憾。“sing me a song while i wait”台湾翻译成《在我等之时唱首歌》,香港翻译成《等待成一首歌》,影弟觉得两个翻译都不够好,如果有朝一日大陆版能正式上映,影弟建议片方译成《心之忧矣,我歌且谣》,典出《诗经》意寓无垠。

我们大概都能背诵孔夫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这句上学时不明就里的名句,什么样的音乐居然能让孔圣人感动到如此地步?连我们这个如此保守的民族里的翘楚都如此热爱音乐,可见音乐是真正的无国界艺术。

熟悉导演的观众都知道仁波切喜欢小津安二郎和塔可夫斯基,前者几乎是被电影事业耽误了的音乐家,而后者则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几位导演中与音乐的情感最复杂的。如果没有坂本龙一和久石让,日本电影就失去了一半魅力。




尼采认为,音乐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尼采在书中对音乐的推崇比任何一种艺术形式来得强烈。尼采认为,音乐是有别于一切具象的东西及一切概念,尽管概念是直观抽象得来的形式,但尼采依然认为那是“事物上剥下来的外壳”,是外在的、流于表面的。

在尼采的哲学中,音乐是生命的直接理念。尼采早期从叔本华的音乐观出发,认为音乐是纯粹的酒神艺术,是“世界意志的一面普遍镜子”,直接表现了世界的原始情绪。音乐就是情绪,丝毫不沾染形象。但是,音乐有唤起形象的能力,悲剧则是音乐情绪的形象显现。

民歌和抒情诗是语言对于音乐的模仿。即使日神艺术,包括希腊雕塑和荷马史诗,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由音乐情绪唤起的形象的描绘。所以,音乐是本原性的艺术,在一切艺术类别中处于中心地位。

可曾有人发现,音乐解放精神,为思想添上双翼?一个人愈是音乐家,就愈是哲学家?——抽象概念的灰色苍穹如同被闪电划破;电光明亮足以使万物纤毫毕露;伟大的问题伸手可触;宛如凌绝顶而世界一览无遗。——《瓦格纳事件》

塔可夫斯基《潜行者》中,作家和物理学家就艺术创作和科学研究展开了争论,作家认为生而为人只有艺术创作才是无私的,生命的最高形式就是艺术;而物理学家提醒作家,这世界上还有许多人饿死,科学研究驱动工业进程改善人类福祉……代表极端感性与理性的双方互不相让,此时他们的引路人、潜行者史多哥平静地和解道:

“比如拿音乐来说,跟现实的关系是最少,任何主义主张都没有,而音乐却直接回响到人的灵魂深处,我们体内的什么东西会发生共鸣?光是声音的联系,就能改变为喜悦,为什么使我们那么感动?到底是为什么?无论什么必定有使音乐存在的重大价值。”

影弟用了如此长篇大论来阐述为什么导演要sing me a song ,以上列举就是答案,正如音乐是超越了理性与感性、不能以孱弱的言语来解释的存在,音乐与究竟真理和极乐世界是具有共通性的,他们之间的微妙联系影弟也无法用文字来亵渎。

我们可以理解《嘿玛嘿玛》就是这样一部完成度极高、讨论从自我出发探索真理的电影,它高度集成了音乐、戏剧、舞蹈、欲望、因缘和合、控制与失控、得到与失去、希望与绝望等等戏剧元素,在实际的表达中却平缓沉静,只有抛开但不忘却导演的宗教背景,“赤裸”地放下自己的顽固和经验,不相信永恒与悲观的任何一面,才能从这部《嘿玛嘿玛》中看到一条若隐若现的真理道路。



而关于这条道路究竟通往何处,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样的风景,导演并没有抛出任何结果,只是温柔而严肃地提醒——

你是自己的主人,你是自己的建筑师。

没有什么命中注定,没有什么自由意志。

《金刚经》云:

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深度解析喜马拉雅人与神
原创带码转载 | 影弟微信:41759782


公主号:青藏人文地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嘿玛 嘿玛的更多影评

推荐嘿玛 嘿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