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君王意气重,贱妾何聊生

海默·张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婊子情,戏子义) ————浅谈霸王别姬的爱情 那一年,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夜,垓下城围,留下太多愁。 兴许是许久不动笔的缘故,昨日又重看霸王别姬,寻思着写上一篇霸王别姬的影评,毕竟,对于这种几乎站在了国产佳片顶峰的作品,我不会吝惜夸赞之词的。然而,余仍旧感觉才华寥寥,有辱没如此佳作的可能,于是迟迟不能下笔,以至于多次悻悻收场。如今,虽草稿已成,但是,在无数评论家对此电影优秀的影评中,仍觉颇有班门弄斧之嫌,如若此番不贻笑大方,余便心满意足矣。 霸王别姬是部主讲情爱的故事,它之所以为人乐道,经久不衰且享誉海外,近乎于被推崇为中国最优秀电影的原因,自然不会是如此单纯,其中,陈凯歌对剧本的磨合,将历史厚重感加了进去,将几个人生的情情爱爱,上升为对于整个民族,整个人类的人文关怀。从一个角度讲,如若说将电影人分为三个层次,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话,此时的陈凯歌,已经能够隐隐呼呼看到众生了。自然的,李碧华的原作小说本身就是个好故事,这位香港才女硬生生的将那种凄美,瑰丽,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淋漓精致。在近乎疯魔的张国荣和一...

显示全文

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婊子情,戏子义) ————浅谈霸王别姬的爱情 那一年,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夜,垓下城围,留下太多愁。 兴许是许久不动笔的缘故,昨日又重看霸王别姬,寻思着写上一篇霸王别姬的影评,毕竟,对于这种几乎站在了国产佳片顶峰的作品,我不会吝惜夸赞之词的。然而,余仍旧感觉才华寥寥,有辱没如此佳作的可能,于是迟迟不能下笔,以至于多次悻悻收场。如今,虽草稿已成,但是,在无数评论家对此电影优秀的影评中,仍觉颇有班门弄斧之嫌,如若此番不贻笑大方,余便心满意足矣。 霸王别姬是部主讲情爱的故事,它之所以为人乐道,经久不衰且享誉海外,近乎于被推崇为中国最优秀电影的原因,自然不会是如此单纯,其中,陈凯歌对剧本的磨合,将历史厚重感加了进去,将几个人生的情情爱爱,上升为对于整个民族,整个人类的人文关怀。从一个角度讲,如若说将电影人分为三个层次,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话,此时的陈凯歌,已经能够隐隐呼呼看到众生了。自然的,李碧华的原作小说本身就是个好故事,这位香港才女硬生生的将那种凄美,瑰丽,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一股脑的倾泻了出来,淋漓精致。在近乎疯魔的张国荣和一众演员的努力下,一部伟大的电影诞生了。 既然这样,捋捋霸王别姬的情情爱爱就显得理所应当了。 故事的梗概大概如此,A爱上了B,B和C相爱并成婚,D喜欢并且占据了A,而A和C惺惺相惜。当然,这其中突出了A和B的恩恩怨怨,分分合合。尽管,貌似是一部同性题材的电影。 段落一 程蝶衣和段小楼 首先引一句袁四爷的话“虞姬是真虞姬,可是这霸王确是假霸王。”是啊,在电影里,蝶衣便被赋予了虞姬的灵魂,为霸王而死,为霸王而生,从一而终,这种烧灼人心的炙热灵魂便是程蝶衣所独有的,这是蝶衣的本相。蝶衣是执着于理想的纯粹的人,他是飞蛾,自然义无反顾的扑到火里,哪怕玉石俱焚,绝不回头。蝶衣,爱的不是小楼,或者说,虞姬爱的是只是霸王。不疯魔,不成活,虽然人戏不分,却也是好歹一个痴人。而段小楼,戏里戏外分的很清楚,他只是台上的霸王。至始至终,他都仅仅是把京剧当做一门营生,一门手艺,所以,他不理解程蝶衣。于是,在小楼心里,他的师弟只不过是过分痴迷于他,人戏不分而已。况且,在那个年代,这种事常人也唯恐避之不及。注定是以悲剧的形式,草草收场。 蝶衣有个梦想 程:“师哥,让你跟我,不,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段:“这不是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吗?” 程(作癫狂状):“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段:“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唱戏要疯魔,不假,可是要是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儿里,咱们可怎么活呦!” 于是,他们的悲剧未来,已经可以料想的到了。 我时常和朋友聊天,偶尔聊起来同性题材的电影,他们多以嗤之以鼻,或者显现出不屑一顾的厌恶情绪,这个时候,我总是笑骂他们,我说:“你们说说,我等凡人之躯,貌似当真拒绝不了两件事情,爱和死亡,我们可能延迟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可是,我们却不能抵抗它们必然发生的事实。不可否认,从人类人伦物理讲,这种情爱已经超越了人的本能,凭借着意志性而上升到了一种超然的地步,这是精神疾病吗?我想,以程蝶衣的成长经历而言,或许是的。” 段落二:菊仙和小楼 菊仙是个风尘女子,狡黠但也性烈如火,渴求爱情。菊仙爱小楼,爱是有缘由的,或许,她因为信任段小楼而从二楼的一跃,或许从小楼为解她困窘而递过来的一碗交杯酒,或许还有他偶尔显露出的年少还未磨灭殆尽的男儿气概。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便是她爱的绝对不是那个台上演霸王回营只走了五步的假霸王。他们的命运是那个时代的命运,他们的苦难也是那个年代的苦难,如此说来,小楼的背叛也不该是该责备的。 可是,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可当真乎? (菊仙将千金散尽,离开妓院,一副期待和跃跃之色) 老鸨(掀掉桌子上的钱财,面带愠怒):“告诉你,窑姐永远是窑姐,你记住我的话,这就是你的命。” 菊仙(微微一笑):“成,回见了,您呐!” 文革时期 红卫兵:“段小楼,她是妓女吗?” 段“……是,是。” 红卫兵:“你爱她吗?” 段:“……不爱” 红卫兵“真的不爱?” 段:“真的不爱,不爱,我和她划清界限,我和她划清界限……” 段落三:袁四爷和程蝶衣 先引四爷一句话:“看你演出时,有那么两三刻,我有所恍惚,疑为虞姬转世再现了。”说起来,整个霸王别姬里真正懂蝶衣的,也只有袁四爷一人了,他对于蝶衣的欣赏远远多于玩弄,他也是一个真正喜欢戏的人,只是没奈何,养家糊口,宦海沉浮,他的一生都没有机会再登上戏台,于是,他对演戏臻致化境的程蝶衣倍加青睐,以至于老谋深算的他费尽心机才将蝶衣俘获。可惜,他不是霸王,而虞姬只爱霸王。这一点,想来这摸爬滚打多年的聪慧的他是懂得的,所以,才有他对段小楼嫉妒非常的讽刺之言: 袁四爷::“段老板,我还想再问问你,这霸王回营该走七步还是五步?” 只是啊,五步假霸王,七步真英雄。 总:重看霸王别姬,未有丝毫旧事重提,老生常谈之感,倒也像是重新打开了尘封了多年的美酒,剥开酒坛子上的封土,酒气四逸,历久弥香。到了最后,我也颇为无奈的叹息道: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情情爱爱的,哪能当真一句话,一本书能道的清楚,说的明白呢? ————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