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联盟三、四集评:大牢隐语揭秘,假死逻辑何在,烧掉的情报上是谁,盟书事件矛头指向何处

昆山抱玉
归根结底一句话,军师的情节,是严谨的。
欢迎讨论,欢迎拍砖。

昵昵儿女
第三集开篇,是几个小人物的守望相助,挣扎求存。看这一段剧情时,要忘记那些指点江山的大佬,才见精彩。游侠汲布在与布衣司马懿互相吃了几回干醋后,告知了重要情报。于是,初级玩家司马懿领到了两个鬼畜级任务,替父亲洗刷私通袁绍的罪名,替曹操找出能够拿捏群臣,排除异己的盟书。他与主妇春华、孤儿郭照、学渣司马孚临时组队,这队伍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在修罗场中铁定活不过五分钟。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智慧和担当。在第一回和第二回中,我们已看到了春华的果敢和镇定,而在小组会中,她的敏锐与节操亦初见端倪。她说送还彩礼时爹并不在家,杨修还能嫁祸于谁,初看像是一句废话,但仔细一想,这话其实点破了通袁一局的天机。因为谁家会把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证,遗落在下聘的彩礼中,送给别人呢。书信要放进去,只能是彩礼送还之后放,但是司马防不在家,所以一定是外人放进去的。因此,司马懿只需向曹操证明金碗乃是彩礼,杨修的陷害不攻自破。接着她又跳过了如何找盟书,直截了当地问丈夫,如果你找到了盟书,你会怎么办。说明此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当司马懿道出她心中...
显示全文
归根结底一句话,军师的情节,是严谨的。
欢迎讨论,欢迎拍砖。

昵昵儿女
第三集开篇,是几个小人物的守望相助,挣扎求存。看这一段剧情时,要忘记那些指点江山的大佬,才见精彩。游侠汲布在与布衣司马懿互相吃了几回干醋后,告知了重要情报。于是,初级玩家司马懿领到了两个鬼畜级任务,替父亲洗刷私通袁绍的罪名,替曹操找出能够拿捏群臣,排除异己的盟书。他与主妇春华、孤儿郭照、学渣司马孚临时组队,这队伍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在修罗场中铁定活不过五分钟。但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智慧和担当。在第一回和第二回中,我们已看到了春华的果敢和镇定,而在小组会中,她的敏锐与节操亦初见端倪。她说送还彩礼时爹并不在家,杨修还能嫁祸于谁,初看像是一句废话,但仔细一想,这话其实点破了通袁一局的天机。因为谁家会把这种大逆不道的罪证,遗落在下聘的彩礼中,送给别人呢。书信要放进去,只能是彩礼送还之后放,但是司马防不在家,所以一定是外人放进去的。因此,司马懿只需向曹操证明金碗乃是彩礼,杨修的陷害不攻自破。接着她又跳过了如何找盟书,直截了当地问丈夫,如果你找到了盟书,你会怎么办。说明此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决断,当司马懿道出她心中的答案,立刻得到了她的赞同。夫妻俩三观高度统一,宁死也要扼杀这场朝堂大难。而司马懿的任务难度亦因此升级,从找盟书,变成了保住盟书上几十个汉臣的性命。
初级玩家小分队开始分头行动。郭照找上了曹丕,少女芳心和朱门冷暖,纷然杂陈。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小时候读饮马长城窟,并不解其中深意。以为只是单纯的起兴,现在才知道,点题的是开头一个枯字,和结尾一个寒字。钱钟书说这句的知作不知解,枯萎的桑树,到底知不知道秋风的寒冷?如果不知,他会把自己的枯萎怪罪于谁,还是自己默默承受?不知不觉,第二条剧情线——夺嫡副本已悄然展开。衣香惊马,投剑赠佩,握手轻书,小鹿乱撞撞落了一树的海棠花,这一对的相处,无处不是东方的美学。郭照更兼一种舒朗阔达的孩子气,属于元气少女型,与春华的任侠气,甄宓的闺阁气都不同。可这一对注定是要虐的。见过了绮年玉貌,就更见不得众芳芜秽,曲终人散时。
环环相扣的线索,尽在小儿女插科打诨的日常中道出,司马懿与春华之间的暖意,司马懿和汲布之间的酸气,郭照与曹丕之间的清馨,司马孚的苦涩,甚至是侯吉的烟火气,让充满压迫感的剧情,变成了一道清淡可口的小鲜。

斗转星移
见到了荀彧,新手小分队才算真正打开了权力层的缺口。接下去的对话,全是隐语,包括荀彧见司马懿,司马懿见司马防。荀彧在见到司马懿之前,大概也是相信盟书在司马防的手上,所以他很忌惮司马懿劝他爹招供邀功。于是司马懿首先表明立场,他会告诉他爹如有冤情,切勿屈打成招,以免牵连太多无辜。言下之意是,盟书即便在司马家手上,司马家也不会公之于众的。这才是他打动荀彧之处。
接下去是牢中隐语,潜台词如下:
司马懿:儿给您带的,是治您心痛病的药。(接下去,我们要说盟书啦。)
司马防点头。
司马懿:这几日您的心痛病可曾犯过。(他们是不是拷问你盟书的下落。)
司马防再点头。
司马懿:司空说您私通袁绍,可有此事。(盟书在咱家不?)
司马防:没有,爹怎么能做那种事呢。(不在。)
司马懿:没有就好,爹,切莫屈打成招。(那就别招供,我来运作,我会毁了盟书。)可有要好的世伯,我去跪求。(那盟书在谁家。)
司马防:我一个人蒙冤,就不牵连别人了。(我咬死不招。让盟书彻底变成一个子虚乌有的东西。)只是最放心不下的是你三弟的婚事。(盟书在杨家。)
上面既是司马懿探听线索,也是说给荀彧听的,此时,荀彧才彻底吃下了定心丸。司马懿一计投石问路,逼得杨修毁了衣带诏盟书。接下去最严峻的考验,不是洗刷司马防的冤屈,而是让曹操接受目前汉室与司空府相安无事的局面,同时,也替曹操铸成那把达摩克里斯之剑。果然,杨修很快来找荀彧,暗示他才是那个铸剑人,但他错就错在以为自己可以操控这把剑,还将这把剑悬在了荀彧的脖子上。这时,荀彧说了句,公无渡河,公竟渡河。看起来是在向杨修吐槽司马懿的一意孤行,其实是他发出的杀人邀约。取司马懿性命的地点,就在河边。这句台词后来还会出现一次,恐怕那时,才是一意孤行的意思。

白璧微瑕
第三集可知通袁书信局好破而盟书局难破,杨修烧掉了衣带诏,此局便已破。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既然通敌之局好破,为何司马懿要煞费介事地布一个假死局。难道就是为了让杨修放松警惕留下证据,以便诱供?又或者就是为了营造刀下留人的千钧一发之势,以突显主角的力挽狂澜?老实说,就算供状上的签名是杨修仿的,也推不出通袁书信也是他仿的。刑场上杨修的破绽更像是司马懿白捡了个大便宜。以他直线下降的智商,这场辩论也可以发生在任何集齐了荀彧和满宠的场合。那么,司马懿假死,并且选择在刑场上复活的必要性何在?
以下是我的一些无厘头脑补,抛砖引玉。司马懿假死并大闹刑场的目的有三。第一,确认杨修真的毁了衣带诏。在杨家虚晃一枪出来后,司马懿去找荀彧,说求荀彧救救他的父亲,此话一语双关,既是要洗脱杨修的栽赃,亦是要让衣带诏彻底石沉大海。作为观众我们知道司马懿一走,杨修立刻毁了衣带诏,但司马懿和荀彧即便猜得到,也不能确证。所以司马懿替死,那么等司马防人头落地,等于全家人做了盟书事件的替罪羊,衣带诏就会随着司马家的没落,而彻底失效。杨修也就没有了保存它的意义,自然会毁了衣带诏。第二,是平息盟书事件在群臣中引发的危机。盟书事件被曹操高高举起,最后被司马懿以两家因婚配纠纷反目成仇的理由轻轻放下,这场深仇大恨要演得真,演得让曹操接受,让天下人接受,司马家必须被逼到绝境,春华必须去劫这一趟刑场,司马防必须得死里逃生,司马懿也必须死而复生不可。第三,替曹操铸剑。前三集曹操的许多话,都在暗示他需要这份盟书,来震慑群臣,肃清异己。而如今盟书已毁,这把剑该如何铸?此前的剧情可知,杨家和司马家是汉臣中颇有威望的两家,又是通家之好,而经此一事,两家的后人在大庭广众下生死较量,落在汉臣的眼中,最稳固的同盟线便已分崩离析,世交变成了世仇。那么日后汉臣若再想结盟,便不成气候了。而杨修也在众人面前显示了他曹家家臣的身份,杨家便彻底失去了在汉臣中的号召力。
一出衣带诏,司马懿要救人,杨修要杀人,荀彧在狱中对杨修说,杀人易,救人难。然仁者无敌,得道多助,救人的绝处逢生终是功德圆满,杀人的机关算尽反而功亏一篑。唯一的一点美中不足是,司马朗哪去了,哪怕老爹赴刑场时,给他个呼天抢地的镜头也行啊。同时,刑场上杨修和司马懿的台词确实写得比较刻意,像是故意导向金碗那句话,杨修无意说漏嘴的感觉,没有到位。

青史青灯
至曹操见荀彧,表示要加恩于天下,盟书事件终于尘埃落定。但曹司空烧掉的一份情报,又将悬念吊了起来。木牍上画的是个带冠、有须、宽袍缓带的人,乘船破水而来。根据前一个场景的提示,不难猜到这人是荀彧,也不难猜到曹操将这份线报烧毁的用意。但问题是,荀彧见的是谁。他在整个衣带诏事件中,到底扮演何种角色?为何凭单单一张乘船而来的场景,可以确认是他?高明的戏剧,是留下悬念,而凭借剧中已有的线索,一定可以获得答案。这剧的风格,就是台词无一句废话,甚至无一个无用的镜头,于是禁不住脑洞大开。以下均是本人不负责任的脑补,向这个尊(dao)重(chu)观(wa)众(keng)的任性剧组致敬。
第一种可能,画上是司马懿见荀彧。理由是场景吻合,而且照应不久之前的剧情,容易被观众接受。说明曹操对荀彧司马懿销毁盟书拯救汉臣的布局是了如指掌的。所以,在荀彧向曹操坦诚之后,他就烧掉了情报。但是,实际剧情是司马懿乘船而来,荀彧候在岸边,与图画略有出入。而且,曹操直到司马懿找上尚书台,才注意到荀彧,不太符合他深谋远虑的性格。
第二种可能,画上是荀彧见杨彪。理由是多次台词提示。从第一集杨彪说那人没有签字,把衣带诏又退回给我了。到第三集挑明那人就是荀彧,可以明确得知,杨彪和荀彧见过面,甚至在董承起事之前,想把信物和盟主的位置交给他,但是被荀彧拒绝了。荀彧原与衣带诏事件无关,他对曹操问心无愧,但是为了维系司空府和汉臣的平衡,拯救几十条人命,不惜以身涉险。所以杨修问他,从井救人,值得吗。也回应了开头郭嘉求死易,求生难的台词。曹操说因为求生,就会生出畏惧。荀彧求的是众人之生,就会更加畏惧。这才是曹操郭嘉弯钩钓鱼(彧)的用意。但是,杨彪是曹操眼中的老废物,他为了荀彧与杨彪的接触,摆下这么大的一句棋,是否有些高估了两人的本事?而且画上的水波和木船,就起不到提示荀彧身份的作用。
第三种可能,画上是荀彧见董承。理由就是这副木牍画。第一集探子向郭嘉汇报,华佗的交游唯董承、司马防。随后在郭嘉呈给曹操的情报中,第一张就是华佗见董承,藏在下面的一张,看起来像是董承在一个灯笼下见什么人。第三集,镜头反复给码头的灯笼特写。第四集,荀彧乘船而来。几个场景终于组成了一段完整的剧情。董承先联系荀彧,被他拒绝。接着华佗拜访董承,在衣带诏上留下自己的名字。司马防的署名应该在此之后,因为他看到华佗签了。董承自知有去无回,将衣带诏留给了杨彪。杨彪见没有荀彧的名字,又联络了他一回,还是被拒。尽管荀彧见杨彪也是他的一个污点,但远比不上荀彧见董承来得恶劣,因为董承是首恶,荀彧与他接触,才会触发曹操极大的危机感。荀彧是曹操的心腹,但他又是个心中永远有汉室的君子,反曹大计如果能在一开始拉拢到曹操的心腹,绝对是大翼助。所以董承联络荀彧,完全是有可能的。而这一切,在董承举事之前,都已在曹操的掌握之中。所以在第二集的朝堂大戏中,他才会专点荀彧来问董承,而非反曹立场更明显的杨彪司马防等人。董承为了撇清他的关系,故意对他破口大骂,随后自杀。那一刻,令君脸上虽不动声色,眼中却满是荒寒,从此时起,他已将盟书上几十条人命抗在肩上,不管司马懿来不来找他,他都会有所为。还有第四集斩司马防的前夜,杨彪前来自首,曹操却浑不在意,说要等着更大的人物。随后荀彧和曹丕登场,曹操既有几分意料之中,又有些失望怅然,连郭嘉都忍不住劝他不要对荀彧心生嫌隙。至此已了然,曹操找盟书,固然是为了敲打老朽的汉臣,更要肃清自己的队伍,不管他愿不愿承认,这都是他的季孙之忧。
盟书一案,明写司马懿与杨修斗智,暗写曹操与荀彧的离合。尤其是令君,无一处正面着墨,却处处着笔,他的高洁、仁义、落寞、孤勇、矛盾、煎熬、惶遽、豁达、谦恭、傲岸,全是透过司马懿的步步为营、杨修的急功近利、曹操的老谋深算带出。惊才绝艳,是为了最简单不过的初心,静水流深,是为了最单纯不过的志向,这是那个荀令君。
19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9)

查看更多回应(9)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