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8分

只差一步的经典——《白鹿原》的小说与电视剧

康斯坦丁1900
《白鹿原》的小说

《白鹿原》的小说,小学时我翻过,当时看了开头就面红耳赤。很多年过去了,最近才完整的听完这部小说。同当年听完《平凡的世界》一样,一方面被作者笔下那个熟悉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熟悉的人和生活方式所震撼,另一方面却感慨如此恢弘的生活画卷因为作者对人和世界的感受,离经典只差一步。
《平凡的世界》在我看来,其成就在于近三十年的社会生活和人的心灵状态的描写,让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能够感受到在那个时期不同人是怎么生活的,怎么思考的,怎么感受这个世界的。然而当整个故事进入到后半部分,作品的文学性被路遥不怎么高明的人生境界给拖累了。一来体现在情节上,孙少安妻子离奇的换上了不治之症,这点非常突兀又毫无意义。二来体现在路遥内心深处坚定的官本位思想,路遥塑造了不同层级的官员,但无一不是过分理想化的,他自己可能更看重为官的价值。三来体现在孙少平这位最重要的人物身上,一般而言,主人公都是作者塑造的理想人物,孙少平几乎具备路遥看重的一切优秀品质。但孙少平对人生意义的理解和追求是“不停地劳动”,而自己也想不出劳动本书所具有的道德价值。这点我想是路遥的局限吧,路遥从始至终都秉承着很“马克思主...
显示全文
《白鹿原》的小说

《白鹿原》的小说,小学时我翻过,当时看了开头就面红耳赤。很多年过去了,最近才完整的听完这部小说。同当年听完《平凡的世界》一样,一方面被作者笔下那个熟悉的土地以及土地上熟悉的人和生活方式所震撼,另一方面却感慨如此恢弘的生活画卷因为作者对人和世界的感受,离经典只差一步。
《平凡的世界》在我看来,其成就在于近三十年的社会生活和人的心灵状态的描写,让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能够感受到在那个时期不同人是怎么生活的,怎么思考的,怎么感受这个世界的。然而当整个故事进入到后半部分,作品的文学性被路遥不怎么高明的人生境界给拖累了。一来体现在情节上,孙少安妻子离奇的换上了不治之症,这点非常突兀又毫无意义。二来体现在路遥内心深处坚定的官本位思想,路遥塑造了不同层级的官员,但无一不是过分理想化的,他自己可能更看重为官的价值。三来体现在孙少平这位最重要的人物身上,一般而言,主人公都是作者塑造的理想人物,孙少平几乎具备路遥看重的一切优秀品质。但孙少平对人生意义的理解和追求是“不停地劳动”,而自己也想不出劳动本书所具有的道德价值。这点我想是路遥的局限吧,路遥从始至终都秉承着很“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在小说中,他最推崇的知识时艾思奇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他喜欢到处都是烟囱,象征着繁荣和进步,他把人生的意义理解为劳动,却想不出劳动有什么道德价值。事实上,当代政治哲学的争论中,分析马克思主义面临的最大的批评就是,将劳动作为唯一的价值和意义,而事实上劳动本身不同于道德价值。因为路遥的局限,《平凡的世界》最终并未成为一部“经典”,它记录心灵的文学性十足,却在思想上没有给人以更高的感悟。
《白鹿原》的小说也一样,一方面我为它更为雄浑开阔的历史画卷以及“一部民族的心灵史”作用所震撼,为它使用的再熟悉不过且极富感染力的陕西话所倾倒,但另一方面我同样为它思想上的境界扼腕叹息,陈忠实呈现了历史,也在历史中迷失了方向。在陈忠实塑造的重要人物中,他非常推崇白嘉轩、朱先生甚至是鹿三,其他的人即使是比较完美的鹿兆鹏他实际上也不怎么待见,借着朱先生和白嘉轩之口发表过看法。可是仔细思量一下,陈忠实推崇的到底是什么呢?白嘉轩作为族长身上具有很多非常宝贵的品质,这些品质几乎非常符合儒家“君子”的形象,我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句“凡是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就不能做;凡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的事情,就应该做”,这种非常接近康德道德律的规则是白嘉轩甚至是儒家文化中最深邃的根基。但如果仔细分析这个道德律的话,背后和整个文化系统相关,如何判断“想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绝大多数都做的很好,但在维护族规的时候,尤其是惩戒田小娥时,按照平等待人的原则,确实非常过分,而他一生的志愿“族谱”更不是平等待人。而在陈忠实笔下如同诸葛亮一样类似神仙的朱先生,他是一个儒家“圣贤”的典范,他洞悉世事,一直努力尽自己所能改变世界。可这个角色超然物外,他是圣贤,他给社会制定规则,社会按照他的设想就能运行良好,可问题是圣贤只有极少数人,其他人永远也不能和圣贤一样。朱先生会算卦的这点由于中国数千年的传统,已经不是魔幻现实主义了,很多人会真的相信吧。如果说陈忠实是在“寻根”,那么他寻到的是一个传统中国的内核,一种在农耕社会靠着血缘维系的熟人社会,一种理想的希腊城邦式的共和国。可惜这种追求已经不能成为我们现在的精神寄托。我们多数人已经回不去那个家乡,到不了那片土地,即使回了,也不能按照以前的方式去生活。《白鹿原》在思想上的遗憾就是,它批评了双方对中国的规划,它推崇的确实一种更为古老的理想,这种理想很长一段时间被称为“封建思想”,因为它容不得平等待人和一个开放性的社会。

《白鹿原》的电视剧

之所以会关注《白鹿原》的电视剧版,是因为早先的下映事件,我非常关心电视台究竟能到什么尺度,无关情欲戏,而是非常敏感的一些其他内容。一是《白鹿原》小说中所谓的“魔幻现实主义”,也就是“封建迷信”。在小说中,最精彩的一段莫过于田小娥的亡魂给原上带来瘟疫的前前后后。而这一段,既包括鬼附身,又包括驱鬼法师等细致的描写。二是针对历史上一些敏感的事件。小说中白灵的死实际上非常敏感,她是死于解放前延安的肃反,这一段历史从来没有在教科书出现过,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陌生的。而这段历史和之后的历史,甚至世界史上的很多事件(苏联三十年代、缅甸七十年代)相关。这两方面将以怎么样的方式呈现,是我好奇的,我猜测会直接删掉。
没想到影片都呈现了这些内容,只不过有所改变。田小娥鬼魂的一段并没有按照小说拍,把鬼魂附体表现为鹿三精神恍惚,更重要的是把田小娥鬼魂带来的瘟疫表现为自然现象,是可以依靠医学技术战胜的。这样一改很多核心冲突表现不出来,村民去拜鬼,白嘉轩面临的道德困境都成了无源之水,最后的宝塔镇鬼的情节也解释不通。不过这样的表现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事实上自从六十年代前期针对昆曲《李慧娘》的能不能有鬼的争论后,文艺作品中鬼魂的出现一定是禁止的。八十年代有一阵松动,产生了如《黑楼孤魂》这样的作品,但很快就在没有出现过。各种鬼都变成精,唯物主义的原则是底线。如此说来,能出现小说中的白鹿已经很让人欣慰了。而白灵的死,虽然有改动,但还是把那一段历史拍出来了。从最后成片的效果来看,白灵不是被活埋,而是在敌人进攻边区时牺牲的结局很可能是之后修改的。画面定格、叠印,配着音乐,我想小说中的结局也不能被搬上银幕,能够表现这段历史,已经很不容易了。
除了敏感内容之外,电视剧对人物和情节进行了一些改写,这其中有的成功了,主要表现在删除了一些小说中存在但不出彩的人物,如白孝义、黑娃的弟弟、白孝文的孩子等等,有的非但破坏了故事,更是让人对整个作品的境界产生了怀疑。这点表现在对一些角色的洗白和对一些角色的黑化上。电视剧中,田小娥被洗白太多了,小说中田小娥不算坏人,但不是好人。她让孝文染上了大烟,这烟土是自己买的,而不是地理挖出来的。不仅田小娥,白嘉轩和整个白鹿村种罂粟的事件电视剧中也被洗白,小说中可没有区分送往烟馆还是药铺。相较于主要角色的洗白,两个重要人物的黑化更破坏原著的神髓,鹿子霖和白孝文。小说中鹿子霖同电视剧中一样,精明、世故,但是鹿子霖不是一个坏人,他从来没想过抢夺白嘉轩的族长位置,而且他在自己的位子上做了很多重要事情。电视剧的改编,一下子让鹿子霖成了一个胸无半点墨,只会投机钻营,且总是嫉妒白嘉轩的形象。这点让能和白家对峙的鹿家在人生境界上弱太多了。白孝文的黑化就更明显了,小说中白孝文在入田小娥的温柔帐之前是一个正直的人,非常接近自己的父亲。电视剧中,白孝文从小就和其他人不一样,前期他更加看重封建道统,后期就直接变成了一个想重新被父亲认可而不得的坏人。这种改编让因为世事改变的孝文,仿佛成了生下来就注定的人,这种宿命论的倾向让白孝文的角色大打折扣。降低了那种“无人不冤,众生皆苦”,人们被无情的命运之手折磨的文学意象。我想这样的改编有助于让电视剧叙事更流畅吧!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