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 雄狮 7.4分

糖耳朵、古杜、家

萧萧
2017-06-26 00:20: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早前被安利了这部催泪片,当时我拒绝去看影片介绍,觉得如果被剧透了,那么在观影时会少掉一份新鲜与惊喜。在排片数量极虐的情况下,今天终于找了家影院一睹为快。
但其实,看完电影就会发现,哪怕看过再多的介绍,当你坐在电影院的时候,依旧会震撼,会动容,不一定会失声痛哭,但会感受到,有些东西深深地印刻在了脑海里,回放着,牵扯着你的心。比如我此刻想的:糖耳朵、古杜、家。
糖耳朵,一种街头小吃。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是开场的时候,小萨罗和哥哥古杜成功偷到了两小袋煤,高高兴兴地回家去。在路上,萨罗看到有卖糖耳朵的,很想吃,可是哥哥说,现在没钱给你买。天真的小萨罗满怀憧憬地说,以后想要一家糖耳朵店那么多的糖耳朵。这是一个五岁孩子最简单也最单纯的愿望,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糖,永远是记忆里最甜蜜又最奢侈的念想。
第二次是在分别的时候。小萨罗跟着哥哥到了外地的火车站,可他困得睡着了,哥哥要去看工作,让弟弟在那里等他。临走的时候,小萨罗说,回来的时候可以给我带一包糖耳朵吗?这一次哥哥依旧没能答应他。只是嘱咐他千万不能走开。那一刻的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小萨罗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夜深



...
显示全文
早前被安利了这部催泪片,当时我拒绝去看影片介绍,觉得如果被剧透了,那么在观影时会少掉一份新鲜与惊喜。在排片数量极虐的情况下,今天终于找了家影院一睹为快。
但其实,看完电影就会发现,哪怕看过再多的介绍,当你坐在电影院的时候,依旧会震撼,会动容,不一定会失声痛哭,但会感受到,有些东西深深地印刻在了脑海里,回放着,牵扯着你的心。比如我此刻想的:糖耳朵、古杜、家。
糖耳朵,一种街头小吃。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是开场的时候,小萨罗和哥哥古杜成功偷到了两小袋煤,高高兴兴地回家去。在路上,萨罗看到有卖糖耳朵的,很想吃,可是哥哥说,现在没钱给你买。天真的小萨罗满怀憧憬地说,以后想要一家糖耳朵店那么多的糖耳朵。这是一个五岁孩子最简单也最单纯的愿望,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糖,永远是记忆里最甜蜜又最奢侈的念想。
第二次是在分别的时候。小萨罗跟着哥哥到了外地的火车站,可他困得睡着了,哥哥要去看工作,让弟弟在那里等他。临走的时候,小萨罗说,回来的时候可以给我带一包糖耳朵吗?这一次哥哥依旧没能答应他。只是嘱咐他千万不能走开。那一刻的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永远。小萨罗等了很久很久,等到夜深人静,却始终没能等到哥哥回来。他开始焦急地寻找……
第三次是在大学的聚会中,当他在厨房看到那一盘糖耳朵的时候,他拿起一片来尝了尝,童年时渴望已久的甜食就在嘴边,可是哥哥已经不在身边。思念就是在那一刻涨潮,记忆排山倒海袭来,他终于吐露,只是不是来自加尔各答,而是印度。一个地图上找不到名字的地方。
到这里,糖耳朵作为一种童年执念的载体,完成了它的使命——即唤醒萨罗心底对于家——真正的家——哥哥、妈妈、妹妹的思念与渴望。
古杜,小萨罗的哥哥,那个从小陪伴他成长的人。
影片真正对于古杜的刻画是很少的,在与弟弟走散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我们却无法忘记他,他是萨罗幼年时代最重要的人——在片中的重要性是不输于母亲的,是关于家的具象化的表达。
从影片中母亲需要搬石头我们可以猜到,萨罗可能没有父亲了,所以古杜,这个半大的少年,在萨罗心里起着长兄如父的作用,是萨罗的精神支柱,也是小小孩童的保护神,有哥哥在,他就是安全的,找到哥哥,他就能回家了。
不难发现,古杜是一个开朗而又充满活力的少年,他带着弟弟玩耍,小小年纪去做夜工为家里挣钱,是萨罗心中的英雄与榜样。所以当他起床的时候,小萨罗也跟着起来,搬椅子搬自行车,证明自己也是有力气的,是一个小小男子汉。正是他的存在,让萨罗的童年虽然家境贫寒,却不至于太过悲惨,甚至还充满快乐。那些美好的记忆陪伴着萨罗,让他在走失后的艰难求生中保持着一颗乐观的心,而没有像Mantosh那样自暴自弃难以自控。
既然提到Mantosh,那就顺便说一说这个人物吧。他和萨罗一样,从福利院走出来,被这对夫妇收养。但是刚下飞机的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戒备,不愿意亲近任何人,这和古杜是不同的。古杜虽然没有肯马上叫爸爸妈妈,但是他的小心翼翼里,没有敌意。回到家中的时候,古杜听养母介绍电视机,他的手在上面轻轻抚摸过,那是一种向往,而Mantosh却是大叫,是用自己的头去撞击,直到被养父拉开。
他从小就表现出一种难以控制的自我伤害倾向,直到成年后依旧可以轻而易举的被激发出来。养母曾评价他,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如果他能控制自己,可以取得很高的成就,可他却控制不了。在他的心里,有一块地方是永远缺失的,让他在怨恨命运的同时,怨恨自己。与他相比,同样作为走失儿童的萨罗,就要幸运太多了。
可以说,是以哥哥古杜为代表的家庭,温暖着他,给了他源源不断的力量,可以成长为健康乐观的人。
家。狭义上的家,指的是那个住着母亲、古杜、妹妹的地方,是他曾无比渴望回去的地方。广义上来讲,是心灵的归属。
东坡词曰:此心安处是吾乡。
萨罗曾经失去过家,后来又得到了,他的养父母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家庭环境,给了他亲情的温暖,可当他回忆起印度那个乡村里自己的家时,他感到不安,为他现在过着优越的生活而不安,为他的哥哥和母亲可能在不断地寻找着他而不安。
养父母对他的好,他铭记在心,也非常感动,可他不能忘记自己的亲生母亲,两股力量在他心里撕扯着,让他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中。
他的心里无形中划出了一道墙,隔绝了养母,隔绝了女友,隔绝了外界的一切。颓废、迷茫、寻找。
寻根,是人性里一个固有的命题。《阿飞正传》里,旭仔寻找他的母亲,因为母亲抛弃了他,所以他也抛弃了母亲,没有再给她与自己相认的机会。《金刚狼3》里,劳拉在寻找信封上的地址,一个狼叔口中根本不存在的地方,她们心中的家园。那么狼叔自己呢,逐日号于他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家园啊。
同样是寻根,萨罗没有这两部表现地那么沉重,他只是想找到家,告诉母亲,自己一切安好。
人之所以敢流浪,是因为知道,会有一个家、一盏灯在等着自己。
家,是一切勇气与力量的源泉,也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影片的结尾,几行字幕又成了一颗催泪炸弹:
于是我们知道了,古杜没有回去找弟弟,是因为他们分开后,他就被火车撞死了
我们也知道了,5岁的萨罗一直叫错了自己的名字,他真正的名字,意为雄狮。
于是,我终于明白了影片为何叫做雄狮,再回过头去看,它正是小萨罗成长为雄狮的故事。
说起Lion,第一个会想到的是什么?是迪士尼动画片《狮子王》。辛巴年幼时因为贪玩,离开了国王的领地,在经历了一系列的逃亡和斗争后,成长为真正的雄狮,King of lion.
那么从这个角度看,小萨罗的成长轨迹,可以划分为四个阶段。
1、机敏的幼狮
此时的他,天真可爱,有一个尽管贫穷却很温暖的家,他和哥哥在铁轨上玩耍,帮妈妈在工地上搬石头,小小年纪却有责任心,懂得照顾妹妹,还有帮这个家庭分担生活的重压。虽然才五岁,但是有着超越寻常孩子的机警和敏锐洞察力,这是他能在充满黑暗与危险的异国他乡生存下去的一道保障。
在这里,不得不夸一夸小演员的表演,相当到位。他的对白不多,但是一双眼睛却已经传达出了小萨罗所有的情绪。
和哥哥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非常放松的,充满了这个年龄的天真烂漫。
发现哥哥没有回来,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然后开始寻找。等他上了那辆旧火车,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带走时,他慌了,焦急地寻找着哥哥,来来回回地奔跑着,拍打着车门,拉扯着铁栏,呼唤着哥哥的名字。列车在呼啸,萨罗在奔跑,我们的心也悬了起来,揪在一起,那一刻,他的无助与伤心我们感同身受。也是在这辆火车上,小萨罗哭了,唯一一次哭泣。各种情绪混合在一起,于是,我们记住了那双眼睛。里面写满坚定。
在路上,他第一次看到了窗外有人,他朝坐在地上的人呼喊救命,他拼命把手伸出窗外,可他无法改变车子的运行轨迹。自顾不暇的人们,有哪里有空去理会他的求救呢。
当列车终于到站时,他已经在1600公里外的加尔各答。这里没人能听懂他说话,他在售票处一遍遍地说着家乡的名字,却被无情地推开。
在车站的走道里,一个陌生的孩子给了他一块硬板纸作为睡觉的地方,可当我们刚刚感受到人性里片刻的微光时,孩子的尖叫声打破了萨罗的熟睡,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由此展开。而比劫掠儿童更可怕的,是警察的冷漠。当萨罗跑过那个栅栏的时候,警察冷漠地在一旁抽着烟,默许了这样的行为。
好不容易躲过一劫,小萨罗继续开始寻找他的家,他在铁轨上走着,却不知道家的方向是哪里。好心的女人带他回家,给他吃饭、洗澡、喝汽水,那一刻,我以为这是个真心想要帮助他的好人。可很快,她的用心渐渐显露,小萨罗的机警也在这时体现的淋漓尽致,他趁女人不备,一口气跑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那奔跑起来的样子,像草原上的幼狮一样迅捷。
他捡了一把勺子,学着对面餐厅里的男人那样,舀一勺汤,凑到嘴边,如此模仿了几次后,又无奈地压在了手心里。那终归是他无法过上的生活,只能就这样看着。如果还在家里该多好,至少他能喝上一碗牛奶。
好心的男人注意到了他,带他去了警察局,可是谁也不知道他说的家乡在哪里。一个被念错了的地方,又有谁会知道呢。
想到小学里学过的一篇课文《凡卡》,九岁的学徒凡卡趁着老板他们去做礼拜,给爷爷写信,求爷爷快一点儿来接自己,他难过地快要死了。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在信封上写的是“乡下 爷爷收” 这注定是一封寄不出去的信,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想。
影片在这里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印度社会底层现状的刻画入木三分,直指人心,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5岁的孩子很难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名字,家人的名字,家乡的地址,印度每年有数量巨大的儿童走失,究其根源,还在于社会的黑暗与许多地方没有文明开化。
警察将他送去了政府的福利院。谁都能看出,那里不是一个好地方。
许多孩子无非是从一个噩梦走进了另一个噩梦。夜晚,孩子们唱起悲伤的歌曲,小萨罗听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有人被带走,第二天才能回来。
这一夜会有多肮脏,又有谁知道呢。
所幸,他是被选中的幸运儿。
女人告诉他,有人愿意收养他。萨罗的脸上没有快乐的表情,他只是问,你们找过我妈妈了吗?女人说,找过了,但是没有回音。萨罗说:“我的家离这里很远。”
他很少说话,可是这句话体现了孩子心中的信念。妈妈一定也在找自己,只是家太远了,她暂时找不到。
最终,他乘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航班。
苏,一个温柔而充满爱心的女人,和一个带着毛绒玩具的男人收养了他。当萨罗坐在车后排的时候,他还因拘谨有一些呆滞,苏显得那样高兴,不停地回头朝萨罗笑,鼓励他走进自己的生活。她激动地对丈夫说,他是那样的像。那个时候,我以为萨罗像她曾经失去过的孩子。
一年后,当他可以开心地和父母一起打球,叫着爸爸妈妈的时候,我知道,他已经融入了新的家庭生活。
2、狮子的沉睡
对于萨罗成长的二十年,影片是直接跳过的。成年的萨罗英俊帅气,胡须与发型为他增添了几分诗人的浪漫主义色彩。他学习酒店管理,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过着像普通人一样的生活。在他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任何印度走失儿童的影子。这一阶段,相对于童年时精彩绝伦的刻画,影片显得苍白而凌乱,甚至连这一段恋爱都可有可无。
那个奔跑在草原上的小狮子在温暖的洞穴中陷入了沉睡。
唤醒他的,是一盘糖耳朵。
3、困兽之斗
他想要离开,去寻找真正的家园,可是他被困在了洞穴里。
这个洞穴,就是养父母给予他的家。
一方面,他不愿意养母伤心,拼命地隐瞒着自己暗中搜索故乡的事情,甚至因此和女友产生分歧,另一方面,他每晚都在搜索着,寻找着。画地为牢,他把自己关在里面,拒绝别人的靠近。他的内心在斗争,他甚至烦躁地拉扯着墙上的图钉与地图,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这样下去。
他和Mantosh一样,不愿伤害他们的养母,却还是让这个母亲伤透了心。于是,苏讲起了自己的往事,那曾经让她濒临崩溃的童年。
原来,她可以生育,但她和丈夫更愿意领养孩子,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的人,多一个不会变得更加美好,可是收养却能给萨罗这样的孩子带去希望。
一个棕色皮肤的男孩,让她从那段崩溃中看到了美好,于是,萨罗,这个印度男孩,被选中了。
苏的爱是伟大的,不仅有母性的光辉,还有对社会的大爱。妮可的戏份虽然不多,但每一场都把这个养母的心境刻画得十分出彩。她的演绎让人物更加真实可信,如果可以有更多的篇幅去诠释,我觉得将是一个更加富有层次和深度的角色。
4、雄狮回归
在故事前期异常精彩的衬托下,中期显得格外无力,可以挖掘的养母与Mantosh没有深入,可有可无的女友倒是着笔不少,这也是影片的一大败笔,但好在,影片的最后,又拉回了让人感动的节奏中。
影片穿插着萨罗的童年回忆,黄色的土地与树林,飞舞的枯叶,他和哥哥的身影……
当他在地图上无限接近并最终找到了他的家乡时,特写的眼神非常打动人,先是闪着水光,然后饱含热泪,最后流下,所有的情绪都写在里面,不需要过多的表现了。
这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有一双眼睛,告诉你他心里的一切。
这种收着演的神情是最能打动人的。
于是,他踏上了回乡的路。当他回到熟悉的小村庄时,我们的回忆也被调了起来,前半场的动容又回来了,桥洞,大坝,土路,小巷,矮房……一切都还是记忆中的模样。他找到了家,没有看到母亲。这里剧情停顿了一下,没有让他在家中看到母亲,而只是看到了一群家禽。于是心又悬起来了,母亲搬家了怎么办,去世了怎么办,他愤懑地锤墙,害怕只是一场空梦。
好在,好在有人懂英语,当他迫不及待的询问时,带他走了。
每一步,仿佛都能听到时钟的滴答声,紧张,激动,又害怕,迎面走来的,不管隔了多少年,都能一眼认出来,是他的母亲。
分别了25年的母子,终于拥抱在了一起。那一刻,我的鼻子酸了。
25年,萨罗终于找回了家和亲人。尽管哥哥已经不在了。
他重新走在当年走过的铁轨上,眼前是哥哥调皮地在铁轨上跑着,而5岁的他跟在后面,笑得开心。
记忆定格在了25年前。哥哥仿佛从未离开过。
古杜,古杜……
回家的路上,再一次想起年幼的萨罗这样叫唤时,我才真正地哭了出来。
古杜与神同在
而爱,与萨罗同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雄狮的更多影评

推荐雄狮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