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讨教师傅开启徒弟的出道之门,《天生是优我》在“后养成时代”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捕娱记

文|吾静(珞思影视研究组)

6月24日晚,由京东独家冠名,浙江卫视、从容制作、旗帜传媒联合出品的原创少女成长真人秀《天生是优我》跌宕收官。最后一期节目,拿到“补考”机会重新向出道冲刺的优我女团,在五轮必选题全数通关后站到了赛点的前沿:最终一轮考核,少女们迎来最纠结又最残酷的讨教对象——总教头罗志祥。结束向顶级国际女团的讨教战之后,优我女团以挑战师傅的“最后一击”开启她们的出道之门。

罗志祥

这档志在培养“国产第一女团”的成长类真人秀,凸显出偶像节目进入“后养成时代”的人文风格。《天生是优我》的好看之处不仅在于素人少女向顶级国际女团讨教碰撞出了舞台上五彩斑斓的酣畅火花,还在于节目对少女性格的丰富展示,以及由素人成长故事勾连出的情感的起承转合。

以讨教为题眼的原创模式剔除套路

显示全文

文|吾静(珞思影视研究组)

6月24日晚,由京东独家冠名,浙江卫视、从容制作、旗帜传媒联合出品的原创少女成长真人秀《天生是优我》跌宕收官。最后一期节目,拿到“补考”机会重新向出道冲刺的优我女团,在五轮必选题全数通关后站到了赛点的前沿:最终一轮考核,少女们迎来最纠结又最残酷的讨教对象——总教头罗志祥。结束向顶级国际女团的讨教战之后,优我女团以挑战师傅的“最后一击”开启她们的出道之门。

罗志祥

这档志在培养“国产第一女团”的成长类真人秀,凸显出偶像节目进入“后养成时代”的人文风格。《天生是优我》的好看之处不仅在于素人少女向顶级国际女团讨教碰撞出了舞台上五彩斑斓的酣畅火花,还在于节目对少女性格的丰富展示,以及由素人成长故事勾连出的情感的起承转合。

以讨教为题眼的原创模式剔除套路

大众想看真实,即使是不符合预期的

抛出讨教概念的《天生是优我》,由素人少女对决蛮声国际的顶级女团。节目规则逼迫女孩们必须全力以赴才有机会出道,这种高压迫作用下她们绽放了光芒,但背后亦有磨砺、紧张、转折,背水一战的破釜沉舟,拼尽所有仍无能为力,这些真实、不套路的现象是“后养成时代”的特有呈现。

但作为一个原创节目模式,必然是一条探索之路。素人少女的自我超越,与国际成熟女团的对决,作为一档成长真人秀,《天生是优我》包涵了复杂的叙事性。素人女团向知名女团发起讨教,并以此为前提决定出道的结果,更是所有同质节目没有过的。遭遇过对决美国女团时的“剃光头”,也经历了对阵马来西亚女团UPPER6时的大满贯,少女们会输,会失误紧张,节目因此呈现出了特别的画风:真实但不尽如人意。

这种不按套路出牌在节目中经常出现,最激发大众讨论的一次,发生在第十期节目与美国女团的讨教战中。按照规则,拿满10分即可出道的优我女团,在此前五场讨教中已累积9分,离出道仅一步之遥。包括优我少女、荧屏前的观众及总教头罗志祥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从剩余3轮讨教中赢下一分进而出道,应该是理所当然的皆大欢喜。而当优我女团并未能获得顾问团的一致通过,且没有赢得足够的现场观众点赞数而迎来三轮全败的结果时,让人体会出了这座舞台的严苛与冷酷。

就如总导演华少多次说过的,相比成名是怎么一回事,他更想告诉这些心怀舞台欲望的女孩们,不成名是怎么一回事。而《天生是优我》节目所做的就是围绕着“讨教”题眼,铺开这档少女成长真人秀的叙事逻辑线。

优我少女视角时,讲述好少女们为什么来这个舞台,受挫后拿什么坚持,讨教失败如何恢复信心,重获补考机会后女孩们的心态是怎么样的,得知最后一次讨教对象竟是教头罗志祥时的心情……这些攸关人物命运的故事展现出来更显真实的情感,赢得了观众的得失代入。

从素人到出道女团的成长历练养成

每个少女都有个人风格,美和性感

不尽如人意却又真实呈现的,还有人物的性格。队长马蜀君在节目初期给大众的印象是综合实力过硬、为了督促团员训练不惜扮黑脸的负责大队长。而在讨教战循序展开之后,马蜀君不只表现了功底惊人的歌曲演绎,离开舞台聚光灯,她会因为失败而沮丧不已,也会为队友打点后勤。作为罗志祥钦点的控场人物,魏冰雪气场强大、性格却随性,在团队中被封为“大哥”,拥有过人的综合唱跳实力,在几场讨教中充当了“关键少女”的角色。直到第十一期节目,面临自己出道其他少女解散or团队补考但一旦失败自己也一无所有的选择时,魏冰雪的一番讲话理性且沉稳,“优我是什么?不是优秀的我自己,而是优秀的我们”。这才完整勾勒出她鲜明的人物性格,更传递出《天生是优我》表达的新生代偶像的榜样力量。

魏冰雪

不止要展现才华,还要体现个性。《天生是优我》中,每个少女都有个人风格,美和性感。安静不爱说话的乐靓,补考中抗住所有压力挑战独舞,化身满满自信的电眼妖精;耿清清不只是芭蕾精灵,她也会豁出去跳小可爱风的舞蹈;张月只要站上舞台就能一秒从女神变控场女王;宋芳园和李雨芯作为时刻和体重作斗争的“天天姐妹”,随时随地段子手上身,变搞笑担当;饱受顾问团“苛责”的曲思思、黄思嘉,都有过怀疑自己、跌到谷底的自我否认……《天生是优我》被认为是有史以来,在十二期节目中将素人少女的性格展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

而这些人物的面貌是姑娘们自然流露出来的,不是导演组人为设定的。一档能唤起观众共情的节目,要将人物性格释放到最大维度。比起讨教顶级女团的胜负结果,优我少女们在对决中的突破和成长更受关注和喜爱。素人少女与成功女团在平等话语权下以舞台表演进行对话,被认可与被否定交织出少女们的喜怒哀乐,以及优我女团这支队伍的团魂。

“后养成时代”偶像综艺的出路

好看的节目情感勾连一定是起承转合的

暑期未至,多档偶像养成节目轰轰烈烈开唱,青春洋溢的气息蔓延荧屏和网络,一大波净化眼球的美少年们成为站在舞台中央的主人公。业已收官的《天生是优我》抢在这一批“少年成长故事”之前,以13名素人少女向成名女团讨教从而变现出道梦想的模式,重新定义了“后养成时代”青春素人节目的出路。

好看的节目一定是各种反转、喜剧、悬念的。于成长的痛苦和激烈的竞争之中,通过规则的设定,在有限的消费时节和消费界面里,《天生是优我》中细腻生动的情绪流动,勾连出每期节目之间情感的起承转合,12期下来从情感和故事是有连续性的。这也是《天生是优我》作为“后养成时代”偶像节目体现出的强烈特色。

比如从出道失败到补考挽回的过程里,经历了马蜀君、魏冰雪、张月、耿清清四人争夺林俊杰原创歌曲演唱者的竞争,以及罗志祥为队员胡博争取到的在精神偶像林俊杰面前跳一支舞的机会。尤其当胡博一段投射自己歌唱坎坷的演出过后,让观众回切至期待少女们出道的情感基础上。

林俊杰

在优我女团再一次站在出道赛点上,面对的讨教对象却是一路带领她们披荆斩棘的教头罗志祥时,这种情感勾连到达情绪激荡的顶峰。以讨教师傅的历练为徒弟画上出道这趟考验的句号,《天生是优我》探索出一条“后养成时代”的个性化道路,对偶像成长类综艺的风向还是具有一定实践意义的。

编辑|厂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生是优我的更多剧评

推荐天生是优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