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又神秘的生活

油煎豆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杭州下了好几天的雨,空气里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湿气,不规则的雨声点点滴滴的落在阴郁的空间里,整个人就像泡在水缸里,柔绵而无力。当看到这部电视剧的标题时,我突然得被勾起了好奇心。月付百万的女人们,让这个湿漉漉的季节突然干燥了。
 
接到邀请函的女人们,带着她们的故事,来到了废柴小说家慎的家里。哦,对了,还有一只叫猫的折耳猫。故事的开头,是她们坐在一张方桌前,吃着晚饭,商讨着这只突然出现在家里的折耳猫的名字。5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慎沉默地听着,经过半年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白川美波裸露着身体追求“零束缚感”的实践活动了。但是显然身为高中生的小碧还是接受不了白川美波的特殊癖好,时不时抗议一下。瞳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吃饭前喜欢做瑜伽,认为这样能使她得到平静,即便她做瑜伽的时候在外人看来很是痛苦。开菜菜果笑的像一颗温暖而又不会耀眼到刺伤眼睛的太阳,慵懒地叫着阿慎。她喜欢在早晨喝一杯牛奶,然后像一只神秘的猫,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消失在家里。小林冷静阴郁地说她讨厌傻瓜,她不笑的时候有一层阴郁覆盖在脸上,笑的时候那层阴郁就被吹散到天边。这是一个男人,5个女人和一只猫的生活。

慎每个...
显示全文
杭州下了好几天的雨,空气里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湿气,不规则的雨声点点滴滴的落在阴郁的空间里,整个人就像泡在水缸里,柔绵而无力。当看到这部电视剧的标题时,我突然得被勾起了好奇心。月付百万的女人们,让这个湿漉漉的季节突然干燥了。
 
接到邀请函的女人们,带着她们的故事,来到了废柴小说家慎的家里。哦,对了,还有一只叫猫的折耳猫。故事的开头,是她们坐在一张方桌前,吃着晚饭,商讨着这只突然出现在家里的折耳猫的名字。5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们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慎沉默地听着,经过半年的生活,他已经习惯了白川美波裸露着身体追求“零束缚感”的实践活动了。但是显然身为高中生的小碧还是接受不了白川美波的特殊癖好,时不时抗议一下。瞳还是和往常一样,在吃饭前喜欢做瑜伽,认为这样能使她得到平静,即便她做瑜伽的时候在外人看来很是痛苦。开菜菜果笑的像一颗温暖而又不会耀眼到刺伤眼睛的太阳,慵懒地叫着阿慎。她喜欢在早晨喝一杯牛奶,然后像一只神秘的猫,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消失在家里。小林冷静阴郁地说她讨厌傻瓜,她不笑的时候有一层阴郁覆盖在脸上,笑的时候那层阴郁就被吹散到天边。这是一个男人,5个女人和一只猫的生活。

慎每个月都要去一趟监狱,拜访杀死了三个人的杀人犯父亲。父亲说,他从来不后悔杀人,只是对三个人中的其中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警察抱有歉意。慎不理解父亲杀人的理由,他害怕甚至畏惧死亡,他见过鲜红的血液在地板上缓慢延伸的黏稠样子。在他写的并不畅销的小说里,从来没有出现过死人,因为他的父亲是杀人犯,因为他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杀人。与往常一样,去完监狱都要去拜访水口夫人,那个痛失年轻儿子的悲惨女人。对于慎来说,与水口夫人的见面总是很尴尬的,除了一直说对不起,好像也没有其他可交流的。慎的传真机每天都会收到一份传真,粗黑色的字体写着“杀人犯不可原谅”。慎知道是谁发的,但是他并没有去找她,也没有去求证,只是每天将它扔进垃圾桶,就像他习惯了每个月收到5个女人每人一百万的月租费。慎回想起第一天见到瞳的场景,屋子里堆满了来不及和懒得扔的白色垃圾袋,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让一切看起来灰蒙蒙不甚清晰,在桌子旁坐着打开未上锁的门自顾自走进来的瞳,慎心中的惊吓并没有在面瘫脸上显示出来。瞳说她接到了一封邀请信,让她来慎的家里住,至于邀请信里的内容,她表示不能透露。然后,接到邀请信的其他四个女人陆陆续续的出现,最后出现的美波要求慎将其母亲的灵台挪走,而慎莫名其妙的被迫接受了这5个女人的到来,以及不能进她们的房间,不能问她们的人生经历和晚饭要一起吃的规则。

30岁的美波每天晚上都搭乘着准点停在门口的黑色轿车去工作,像一只昼伏夜出的猫头鹰,都市繁华的灯光从轿车表面刷刷地掠过,高楼上悬挂着的数字面板展示了深受人们喜爱的可爱女明星巧笑倩兮的样子。那天,美波带着毫无灵感的慎,坐上了她平常去工作的黑色轿车,而在美波的办公室,慎见到了那位女明星。美波说,她是一家高级会所的老板,像这位女明星的价钱,一晚上是一千万。慎表示不明白为何这位女明星要来做这个工作,美波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价值观,一旦确定了就不可动摇,慎之所以写不出小说,就是因为他的价值观摇摆不定犹豫不决,至于女明星为何要接这个工作,很抱歉不能告知于他。而在那天,一生中只与她父亲做过的美波,30岁还保留着初吻的美波,做好“一生只依靠自己”觉悟的美波,亲了慎。

17岁的小碧是一个乖巧的高中生,过着普通的高中生的生活。只是,她经常在校门口被一个衣着很混混的混混拦住。混混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向她要了10W,小碧给了。接着,他出现在小碧的家里,他说这是最后一次要钱,100W。小碧,也给了。后来,他向小碧要1亿。那天,小碧坐在小林面前,问她该怎么办。小林说,这种人不能答应,你给他这个钱,他会要更多,而且你也没有这么多钱。小碧说,她有。那个人,是她的哥哥,替未成年的她领取10亿大奖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来自同一个孤儿院的哥哥。那个孤儿院,由一对让所有孩子喊他们爸爸妈妈的夫妇经营。这个孤儿院奇奇怪怪的,小碧从来没有喜欢过融入过,她的目标就是离开这所孤儿院,为此她不断打工。偶然买了一张彩票,中了大奖的小碧得偿所愿地离开了孤儿院,开始她普通的高中生活。小林说,我能帮你找到解决这件事情的人。那天,美波如往常一样坐着黑色轿车离开了家,只是旁边坐着战战兢兢的小林。美波吩咐属下砂子,开车撞向了混混。被撞飞的混混落到地面的时候,血液从他的嘴角流下,遗憾的是,他还没有死。美波说,那就再撞一次。小林问,死了怎么办?美波说,日本一年有10万人下落不明,他可以成为其中一个。美波是没有父母的,因为呀,她让她的父母也下落不明了。

第一个来到家里的瞳,没有工作。她喜欢看小说,特别喜欢慎写的小说,认为他一定能够成功。瞳爱着慎,为了慎的小说能够大卖,于是她动用了她父亲留下来的人脉。那天,她凭着她父亲“伟大小说家”的名号,让图书委员会的人将慎评委优秀的小说家。她拥有父亲留下来的客观的版权费,不用担心经济的问题,每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看着她喜欢的小说,做着她喜欢的瑜伽。尽管已经26岁了,瞳的世界还是简单得像一张白纸,每天担忧的事情大概就是慎会不会爱上其他人,而不是她。

开菜菜果似乎也喜欢着慎,20岁的她喜欢在早晨喝一杯牛奶,慵懒地叫着阿慎。不想去工作的日子,她就想和慎来一场约会。受慎的编辑所托,那天她们5个女人陪着慎出席了一场纪念会。慎觉得很奇怪,为何开菜菜果要在室内戴着墨镜,为何好多人找她合影。没有手机是因为没有要联络的家人和朋友的慎,没有电脑用笔和纸写小说的慎,才发现原来开菜菜果是15岁在好莱坞出道名声大振,导演心目中最想邀约的女演员,现在开始自己选择角色,想扮演幸福的人的大明星。开菜菜果说,如果慎写的小说《漂泊的感情》能够电影化的话,她想演女主角。只是当慎收到电影化邀约的时候,唯一能当女主角的女演员已经不在世上了。那天,开菜菜果拦住了买完菜要回家的慎,拉着慎来了一场约会。那天,等着慎回家做饭的美波,对着饿着肚子的三人说,我要杀了她俩。那天,开菜菜果亲了慎,亲吻的片段被记者拍了下来。隔天,慎的小说的销量再次提高。

小林,21岁的时候,身为家政女的她嫁给了她的丈夫,拥有无法估量的财富的老人。在答应她丈夫求婚之前,她问,为何要选择她。老人回答,世界上没有什么事绝对的,除了死亡。24岁的小林,以慎的名义写了4封邀请信给与慎相匹配的女人们,这是一个男人,5个女人和一只猫生活的开始。当一切故事发生之后,慎问她将她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她说,因为有趣呀。

哦,因为有趣啊。
1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百万日元的女人们的更多剧评

推荐百万日元的女人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