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森 帕特森 7.9分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诗人——《帕特森》的身份焦虑探讨

刘利
帕特森的身份是公交司机,每天过着固定的上下班生活,爱好是写诗,也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是个“诗人”,直到女友请求他将诗集发表。之后,帕特森遇到了同样在写诗的小女孩。听她读完自己写的一首诗之后,帕特森产生了对自己水平的怀疑。这种人物形象设置类似于另一位电影诗人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处女作《压路机与小提琴》,喜欢音乐的司机和学拉小提琴的小男孩,演通过身份的反差,表达对艺术的赞美,而在这里帕特森的自我身份迷思才是影片的核心议题。
在另一部有关身份的电影《阿甘正传》中,无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认可,阿甘有不同的社会身份,但是阿甘对此并没有产生怀疑。导演用抽象简化让阿甘的身上带有一种极端理想化的性格,让这个角色更具魅力。而现实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社会化的符号身份(别人基于一般原则的评判)和一个内心中的自我(基于自己生长环境和思维方式的精神自我)。
   从词源学看,英语中“身份”(identity)意为“整一性”“个体性”“一种确定的特性组合”,是指个体生命的内在统一、协调和持续性。美国社会学家乔纳森·H ·特纳 经提出自我身份与角色的关系,认为个体生命的自我身份是通过在他人面前扮演的“角色”来确认...
显示全文
帕特森的身份是公交司机,每天过着固定的上下班生活,爱好是写诗,也没有想过自己是否是个“诗人”,直到女友请求他将诗集发表。之后,帕特森遇到了同样在写诗的小女孩。听她读完自己写的一首诗之后,帕特森产生了对自己水平的怀疑。这种人物形象设置类似于另一位电影诗人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处女作《压路机与小提琴》,喜欢音乐的司机和学拉小提琴的小男孩,演通过身份的反差,表达对艺术的赞美,而在这里帕特森的自我身份迷思才是影片的核心议题。
在另一部有关身份的电影《阿甘正传》中,无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认可,阿甘有不同的社会身份,但是阿甘对此并没有产生怀疑。导演用抽象简化让阿甘的身上带有一种极端理想化的性格,让这个角色更具魅力。而现实中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社会化的符号身份(别人基于一般原则的评判)和一个内心中的自我(基于自己生长环境和思维方式的精神自我)。
   从词源学看,英语中“身份”(identity)意为“整一性”“个体性”“一种确定的特性组合”,是指个体生命的内在统一、协调和持续性。美国社会学家乔纳森·H ·特纳 经提出自我身份与角色的关系,认为个体生命的自我身份是通过在他人面前扮演的“角色”来确认的,只有当人意识到和表达出其一致性的时候,其“身份”才能得到完整的证明。因此阿甘的低智商设置巧妙的完成了这个过程的省略。在现实生活中,自我附着于角色的程度并非总是一致,从而造成角色与自我身份之间出现偏离和错位。贾木许在《帕特森》中塑造一个自我身份与角色之间出现巨大反差的人物形象,展示其因无法取得确定的自我身份而出现的身份弥散的心路历程,提出了现代社会中自我身份认同的困惑与危机。
  在传统的农耕社会中,姓氏、血缘、性别等共同构成了每一个体恒定的身份认同机制。在现代生活中,“我是谁?”不再只是哲学意义的抽象问题,而成为社会文化关系中如何定位主流与边缘、多数与少数、群体与个人关系的现实问题。
  现代主义的核心在于自我主体性的确立,即“人是目的”,个人可以脱离社会预设的宏大叙事下的人生目的,去追求自我设定意义的人生,但到了后现代,主体的迷失卷土重来,在高度科学化,工业化的现代社会,“每种事物都它固定的位置,唯独人找不到他的位置”,人成了社会认同的受害者,陷入追求自我伟大形象的欲望中。
  《帕特森》类似于诗的章回体形式,或固定重复,或不时穿插进不同身份的有趣人物。有抱怨生活的印度移民同事,喜欢跳棋的酒吧老板,演员和拒绝她的女友,在洗衣店搞说唱创作的黑人,同样喜欢写诗的小女孩,想当民谣歌手,视觉艺术家,烤纸杯蛋糕高手的女友,甚至是负责卖萌的斗牛犬马文。公交车上谈话的三对人物分别是讨论明星的小男孩,讨论女性的男人,讨论无政府主义的青少年。但这些人物代表的并不是单单是社会身份,每一个人在做的都是社会身份以外的事(奥,除了马文),帕特森崇拜的诗人威廉卡洛斯威廉姆斯的职业是医生,日本诗人也提及了法国艺术家让·杜布菲曾经在埃菲尔铁塔上担任气象观测员,这都与身为公交司机喜欢写诗的帕特森形成了呼应。用《搏击俱乐部》里布拉德皮特的台词就是“你的工作不能代表你自己,你的银行帐号不能代表你自己,你开的车不能代表你,皮夹里的东西不能代表你,衣服不能代表你,你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一个人的身份不在于他以之谋生的职业。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帕特森的女友劳拉,她的梦想很多,爱好很多,似乎每一个做的都只是“还不错”,她没有工作,代表着一种反社会身份的形象,但她的身上同样有一种简单的纯粹的乐观,每一件小成就都是她快乐的源泉,这样一个“阿甘”式的人物,似乎是贾木许心中理想化的形象。
  回到影片主角帕特森,他的身上有着诗人看待生活的角度和方式,在任何时候、任何状态、任何接触中都真正的无时无刻不在创作的“温柔的癫狂”,也是杜尚所谓的“我的呼吸便是艺术”。诗人观察世界的眼睛细腻而敏感,帕特森不用手机,为人和善,面对突发事件也有一种本真的反应,从这个角度来说,帕特森无疑是合格的诗人,而令帕特森产生怀疑的,是对于自己写诗水平的怀疑,这种怀疑来自于世人审视和评价的目光和标准。帕特森通过对生活中“诗意”的肯定,否定社会身份对人的界定,完成了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确立。
  爱森斯坦等人曾表示,“电影的最终极的形态,是诗”,同样贾木许通过一部诗一样的电影表明,“生活的最美好的状态,是诗”,生活中什么都可以很诗意。而影片最后,日本诗人交给帕特森一本空白的诗集,其含义用《阿甘正传》中的话来说,就是“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帕特森的更多影评

推荐帕特森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