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哪有“是”和“不是”。

信宿

唯一女演范冰冰,剩余的都是男演员,想找个女配都没有,这个女人身边连个女性都没有,不是潘金莲能是谁?不知为什么,“我不是潘金莲”这句话套在范冰冰身上很有洗白的嫌疑,但又觉得如此沉重的角色在她身上显得轻浮了。

冯小刚啊冯小刚,真是无所不玩了,挺好的,财力精力身份地位都有的一个人,到了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了,最佳导演、影帝、美工、编剧,这回担任起旁白,还真是什么都尝试,真正能说圆梦就圆梦的是这些人。

这样的片子能播,算是意外了,真挺敢讲的啦,一个告状告成精的女人,十年之路啊,和形形色色的官员打交道,从镇到县,由市至省,再到首都,周旋不断。一开始,我看到这个女人的讨厌之处,她状告的理由让人不解,很实事的一个社会话题,那就是假婚,不管是假结婚还是假离婚,全国一年里应该很多宗吧,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公开讲的秘密。不管从伦理还是法律来判断,那她确实就是错了嘛。可这个村妇就像她家的牛一样倔(那头牛有影射李晨这么无聊吗?),做出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举动,别说官员把她当做芝麻大的事儿,百姓也不会理解她的行为。

可渐渐地,开始觉得她这样做也有她的道理嘛,本来公民就是有告状的权利啊,理...

显示全文

唯一女演范冰冰,剩余的都是男演员,想找个女配都没有,这个女人身边连个女性都没有,不是潘金莲能是谁?不知为什么,“我不是潘金莲”这句话套在范冰冰身上很有洗白的嫌疑,但又觉得如此沉重的角色在她身上显得轻浮了。

冯小刚啊冯小刚,真是无所不玩了,挺好的,财力精力身份地位都有的一个人,到了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了,最佳导演、影帝、美工、编剧,这回担任起旁白,还真是什么都尝试,真正能说圆梦就圆梦的是这些人。

这样的片子能播,算是意外了,真挺敢讲的啦,一个告状告成精的女人,十年之路啊,和形形色色的官员打交道,从镇到县,由市至省,再到首都,周旋不断。一开始,我看到这个女人的讨厌之处,她状告的理由让人不解,很实事的一个社会话题,那就是假婚,不管是假结婚还是假离婚,全国一年里应该很多宗吧,已经成为一个可以公开讲的秘密。不管从伦理还是法律来判断,那她确实就是错了嘛。可这个村妇就像她家的牛一样倔(那头牛有影射李晨这么无聊吗?),做出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举动,别说官员把她当做芝麻大的事儿,百姓也不会理解她的行为。

可渐渐地,开始觉得她这样做也有她的道理嘛,本来公民就是有告状的权利啊,理和法不一样,别人不懂情那是别人的事,想告那就得告出个自己要的答案来。于是,我开始闻到满屏的官僚主义了(这才是冯导要打的大牌吧),层层不管,层层推诿,层层刁难,小事就变成了大事,芝麻大点的事情变成了天大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帽子,只对上面负责,不对下面负责,都在打官腔,搪塞她,敷衍她,连把自己的身份当成工作职责都没有,仅仅把自己的身份当成社会地位,在职而不办事,只知道混官场成大业。却又会担心害怕这载舟的水也能覆舟,一群大男人竟也拿她束手无策,人心惶惶,有点求爷爷告奶奶的姿态。剧中名字也取得很有意思,“王公道”不公道,“贾聪明”是个假聪明。好笑,有趣,应该还可以拍出另一个野蛮执法的版本,这一版算是文明温柔的了。否则,她李雪莲能一路顺利告上天,还告这么久么。

你以为就因为结婚不是处女被当众说是潘金莲而告自己丈夫?以为是因为分不到房子丈夫又背叛而恨他?那这个女人可能就真的精神有点问题了。直到影片最后,才知道一切的执着、怨念、愤怒都源于女人最柔软的肋骨——孩子,当她最后讲出不是为了房子而是为了死去的孩子,突然对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的行为理解了,对那个死去的前夫也更多了几分恨意,你真的不该死啊,怪不得听到死讯时,李雪莲如此痛哭,那种无力感,她那一刀恨还能往哪里砍下去呢?人没了,还如何泄愤,如何报复呢!!(其实中途的时候我有点怀疑秦玉河是真的意外死亡吗,不是官员所为?)活着的动力突然没了,那也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她挺好的,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上吊,结果却被农场主叫去对面竞争对手那死去,阳光透过枝丫洒落下来,幸得那是一个好天气,遇到一个幽默直接的农场主,李雪莲不想死了。生命的最后一根弦,往往只在一瞬间。

在她独自面对的男人圈里,除了官员,还有几个她求助的半生不熟的关系人。求人办事先问一句:平时我们关系怎么样?她这方面倒是挺聪明,挺潘金莲的,都找那些暧昧的、喜欢她的人。可tm一个个都太不是人了!先办事后杀人,这“办事”到底有多吸引人啊!不懂不懂!而后来本以为能托付一生的男人却发现也是个动机不纯的东西,这一次的打击绝对能摧毁她对男人残余的好感了,致命的,绝望的,不会再轻易让男人靠近了。这部电影,是来给男人减分的,无论是有权的男人、给你承诺的男人、与你结为连理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不过,也只能说,李雪莲啊李雪莲,你空有一副漂亮的皮囊,可惜遇人不淑,命不好啊。

冯导这部电影在很多形式上都别具一格,甚至是首举,印象深刻的就是画面呈现方式,从一个圆形遮罩画面到全镜,出了隧道就变成方镜了,十年后又变成圆镜,而李雪莲的头发越来越短,似乎也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对某种东西的追求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而减少。长发真的代表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时候,不是具象的,它很抽象。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是潘金莲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不是潘金莲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