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导演程伟豪:新一代类型片好手

支离疏
在上海电影节期间看片后采访导演,聊了半个小时,出生于1984年的程伟豪导演很坦诚,想到什么说什么,他接连拍了几部类型片,反响都不错,这部《目击者之追凶》在内地上映不容易,具体不便细说。总之,非常看好程伟豪成为华语类型片的新一代好手。

本文采访有删节。

Q:这是一个很精彩故事,是根据原创故事改编的剧本吗?

对,一开始是原创故事,找我来做这个故事的编剧和导演,我做了改编,前后经历了五六年的时间,剧本改写就做了三四年,后来拍的时候还在调整。

Q:电影拍了多久?

前期筹备和拍摄制作三个多月,加上后期半年,将近一年的时间。

Q:这部电影的叙事很依赖剪辑的闪回,不断回到那个雨夜,还有很多小细节铺垫,这都是剧本阶段安排好的吗?

对的,剧本阶段就要设置,我知道自己要导演这部片子后,在写剧本的过程中就开始打磨这些小细节,透过小设计降低转场的频率,可以无缝对接,比如说李淳那个角色,从李太太家走出来,回到家里开门那个小细节,这些都在剧本阶段处理好了。可能我自己也是编剧的原因,写的过程,脑袋里就有画面,知道怎么拍摄。

Q:故事是一层层展开的,充满悬疑的色彩,明显您是...
显示全文
在上海电影节期间看片后采访导演,聊了半个小时,出生于1984年的程伟豪导演很坦诚,想到什么说什么,他接连拍了几部类型片,反响都不错,这部《目击者之追凶》在内地上映不容易,具体不便细说。总之,非常看好程伟豪成为华语类型片的新一代好手。

本文采访有删节。

Q:这是一个很精彩故事,是根据原创故事改编的剧本吗?

对,一开始是原创故事,找我来做这个故事的编剧和导演,我做了改编,前后经历了五六年的时间,剧本改写就做了三四年,后来拍的时候还在调整。

Q:电影拍了多久?

前期筹备和拍摄制作三个多月,加上后期半年,将近一年的时间。

Q:这部电影的叙事很依赖剪辑的闪回,不断回到那个雨夜,还有很多小细节铺垫,这都是剧本阶段安排好的吗?

对的,剧本阶段就要设置,我知道自己要导演这部片子后,在写剧本的过程中就开始打磨这些小细节,透过小设计降低转场的频率,可以无缝对接,比如说李淳那个角色,从李太太家走出来,回到家里开门那个小细节,这些都在剧本阶段处理好了。可能我自己也是编剧的原因,写的过程,脑袋里就有画面,知道怎么拍摄。

Q:故事是一层层展开的,充满悬疑的色彩,明显您是想赋予了更多人性暗黑和社会暗黑的东西。

对的,这样才更贴近事情真相。

Q:雨夜那个夜晚是所有叙事的核心,不断闪回到那一晚,频繁的反转算是对观众的陷阱?

其实在剧本修改阶段就确定了,在编剧团队一起讨论的时候,我很喜欢一点,就是每个角色都看不到真相的全貌,都是散落其中的碎片,碎片这种形式剪辑上面就得修改,开始就得抓住这种闪回,跟着剧情走下去,观众需要一次次重新建立视角,重新理解整件事,这正是有趣的地方。

Q:阿齐讲的那个买鬼故事书的冷笑话,是从哪里听到的?

这是一个我们从小到大都听过的台湾冷笑话,就是很扯的那种鬼故事,有些恶趣味,写剧本时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加入这个笑话,这个是家喻户晓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台湾版交叉剪辑的真相更加惊悚,千万不要翻到最后一页,非常荒谬的。

Q:所以这个冷笑话是个隐喻。

对的,笑话里买鬼故事书的小明,一心想要真相,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其实小明就是小齐的角色。大家都跟你讲不要翻,包括几个同事都跟小齐如此告诫,但他还是追查到底,观众也是跟着到最后,真相完全不是想的样子。宁愿相信一千块买的是一个特别的新奇的故事,没想到只是个荒谬的结果。

Q:廉价荒谬的故事,指的是阿奇这个形象的坍塌,反转前他是正义的形象。

对的,人物坍塌。还有Maggie这个角色也是,之前对阿齐来说她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现在形象也坍塌了,其实是个bitch。

Q:电影的配乐很满,不过节奏非常好,情绪搭配得不错,这一块作为导演有什么特别的设计?

当时做配乐的时候就想要明快的节奏,剪辑上面这样做,配乐方面也想达到这种效果。所以超级累的,开发音色的时候,就找了一些,跟配乐师聊,希望在剪辑的节奏之外,搭配的节奏保持下去,就用合成器做的音色,鼓点节奏。

Q:那个重要的雨夜,设定成暴雨,也是为了增强压抑感吧?

对的,还有一方面就是增强合理性,因为通常车祸之后现场留下的痕迹、碎片等都能帮助警察破案,下大雨的话可能就会破坏掉现场,令案件难以侦破,这就增加了剧情方面的合理性,毕竟是个悬案。这是个隐性的设定,雨戏,夜晚,无人的山区,在气氛上也是有帮助的。

Q:这么大规模的人造雨很辛苦。

是,整个团队都想杀了我哈哈,所有困难都翻倍了。大家都很辛苦,技术含量很高,我们资源成本很有限。

Q:撞车的场景有好几次不同的角度,是多机位还是反复拍了好几条?

就拍了一次。

Q:然后车内不同人物的场景分开来拍?

对的,这是对新导演的考验,预算有限,那天晚上我们是九个机位一起拍摄,听起来好像很厉害,九个机位哎,大制作的样子,其实车子只能撞一次,我们又没有钱请香港或者韩国的特技团队,需要每个环节都要抓好,特效、剪辑都要跟上,车内的画面用了些合成方式。

Q:阿齐晋升的职位叫召集人,这是个什么职位?内地好像没有这个职位名称。

其实他那个职位再往上就是组长,就是Maggie的位子,台湾报社的官僚制度如此,召集人这个职位在台湾报社里是内外勤都要跑的,所有社会线汇总到他这边,原本只是外勤,现在要进入管理层核心,这是第一个关卡,召集人这个位置也表明他即将要进入权力核心里面,是非常关键的一个时候。从实习生目击那场车祸,九年后成为了召集人。

Q:聊聊和许玮甯、柯佳嬿、庄凯勋这几个演员的合作细节吧,他们都很有实力。

他们在台湾都是非常优秀的演员,影后影帝级别的,看了剧本后有很多想法,还会调整剧本,因为他们沉浸进去后可能比我还了解剧本,这个角色该怎么说话,该怎么动作,他们都很清楚。他们加入的时候就给了非常多的东西,我给的就是大方向,脉络如何,如何丢烟雾弹,前段需要丢烟雾弹,后面再反转,你前面的细节会发挥作用,类似这样的。还有他们自己在电影里的职业,报社工作,我带他们做些参考和调查,帮助他们理解这个职业,是如何运作的,官僚制度是怎样的。

Q:电影里出现了台北议员、报社官僚甚至市文化局长,也是对台湾社会的一种剖析,是想赋予电影现实批判力量吗?

没错,这个报社的状态,尤其是社会线新闻这一块,不管之后是从政也好还是从商,里面很复杂。其实所有人都在压这个案件,共犯性变得很强烈。

Q:作为创作者,对电影和社会批判的关系怎么看?

我想介入更多,因为我一直在做类型片,我认为类型片要有说服力的话一定要介入当下社会现实,时间空间不要去架空,不然会没有说服力,会流于好莱坞状态,不能让东方脸孔去表达好莱坞式的故事,我拒绝架空。

所以拍《目击者之追凶》,就是在台北市,很多元素比如高速路、101夜景、东方美人茶这些,像台湾的茶文化,台湾话里就是“桥事情”,喝茶是非常普遍的事情,警察局里都是喝茶的,人与人之间都是喝茶谈事,所以加入了这个文化元素,这是接地气,也是说服力的来源,让观众相信真的可能发生在身边的事情。

Q:单看小齐这个角色,成长线很完整也很合理,作为茶农儿子一步步往上爬,欲望熏心,这也是台湾年轻人的某种角度的写照吗?

是的没错,我很开心你看到这一点。

Q:电影里的东方美人茶确实存在?

对啊,而且真的是很贵的茶品,这个茶在闽南语里叫pengpengdei,就是吹牛逼的意思,这是个双关,当然内地上映的就改成普通话了,有些讽刺的意思在里面哈哈。

Q:李淳饰演的这个角色太颠覆了,他作为新演员一开始接触到剧本是什么反应?

他是个非常愿意接受挑战的人,对角色很有兴趣,第二次见面他就开始看变态心理学的书了,他在美国长大,看了很多连环杀手的影片,去模仿他们的思维和逻辑,很多台词他说不会这样说,缺少同理心,他比我们任何人都快速进入这个角色,功课做得很足。

他之前出演的电影戏份很少,好莱坞演过两部片,这些经历加上爸爸的洗礼,他对戏剧的感知非常好,他不了解台湾茶文化,就去做调查,去警局看,真的大家都在喝茶,他都在做这些田野调查,呈现出来的效果就很好。

Q:他表面上就是乖乖虎的形象,一下子变成变态了。

但眼神带着一种邪恶,我看他前面作品,王童导演的《对风说爱你》,我就觉得他看起来很乖,但安静不笑的时候蛮有邪气的,监制推荐他我就说可以聊聊看。

Q:期待李安导演看到李淳的表现后有什么评价。

他其实看过了,看后评价不错,对后辈来说很大的鼓励,他也提醒李淳少演这种角色,因为李安导演和希斯·莱杰合作过,他不希望李淳在黑暗中陷进去太深。作为父亲会提醒他。

Q:上个月在北京参加了魏德胜导演《52赫兹,我爱你》的发布会,魏导演说现在也想赚钱,之前拍片很辛苦,抵押房子什么的,现在的台湾年轻导演,面临的市场压力大吗?

很大,我连续做了三部电影,包括《红衣小女孩》续集,经验告诉我还是控制成本,台湾市场有限,市场就决定了你的预算和资源的上限,一定要控制,才能在成本下去完成,回收压力就小,比如说八百万人民币的片子,做成了一千八百万,那回本就要两三倍。

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做类型片,技术含量非常高,去操作这些,用叙事产生娱乐性,不管是《红色小女孩》这样的惊悚吓人的,还是这次推理悬疑,都是叙事上的娱乐性,这是新导演的做法。在台湾,魏德胜导演很辛苦,我还算幸运的,票房还可以,还可以拍下一部。

Q:这种惊悚悬疑的类型片,内地也有很多,但基本成为烂片的代名词,您有观察吗?如何看?

这个部分坦白说我也在接触,不确定实际的原因,仅就现在接触的情况来说,我觉得某些现实的原因,限制了题材发挥,人性、世界、社会的真相,往往来自于那些暗黑类的反面东西,即便最后走向阳光正面,但反面的东西也要提出来,没法办提得很彻底的时候,就搔不到痒,片子出来,停在概念阶段,人性深度无法挖掘,感觉空空的。

这种类型片的关键,就是要往最深处挖,挖得深才好看,然后还有叙事上的节奏感,这就牵扯到更多,技术含量也是,还有导演的经验,处理和明星卡司的关系,也很重要,现在的明星都是开拍前两天进组,越大牌越是,但我的卡司还愿意多花时间付出做前期准备,需要掌握他们的表演方式,他们自己也会表现很好,这是相辅相成的道理。现在内地就是热钱太多,里面的精致度就流失了。就像侯孝贤导演说,限制有时候是另外一种自由。

Q:台湾您这一辈的年轻导演是怎样的一种生态?

情况不是很好,大部分人接不到片子,要么就是没有完整发行宣传的片子,我还算幸运的,我执导的时候也会对市场观察,如果某类型在市场上比较少,就会去做,这样包袱比较小。坦白说真的失败了,还有犯错空间,成功了就是先锋者。

Q:内地很多年轻导演会去拍网剧,这样起步的门槛比较低,台湾那边拍网剧的多吗?

也有网剧,但不普遍,最后还是市场机制,在台湾看网剧,有国外选项,没有国外剧也有内地剧的选项,台湾自产的平台不够多,点击量不够大,内地这边视频平台超大,点击率是过亿,台湾那边多的话也就几百万,这也是市场。
137
4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1)

查看更多回应(21)

目击者之追凶的更多影评

推荐目击者之追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