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海 黄海 8.4分

花子最终的回归,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最后花子的回归,很多人认为一个模棱两可的开放式结局:真的回来了or久南的梦境。但是从剧情分析来讲,我觉得结局更倾向于花子回归是现实的而非梦境。电影中所有情节都没有肯定水产男杀的女人就是花子:

        1、在最初找到餐馆女老板时,女老板的描述花子和水产男“两人以兄妹相称,关系挺好的”,并没确定他们是情人关系。

        2、找到水产男时,水产男只说认识,没说花子是自己的女人。

        3、久南按照水产男所说找到花子住处后,特意问隔壁男人有没有看到和花子吵架的男人什么样,隔壁男人说没看到,这句问话的安排本身就意味着久南并不确定花子交往的一定是水产男,我觉得这是为死者不是花子埋个伏笔。

        4、久南在逃亡过程中躲在房间里,梦境中水产男殴打花子,但这只是梦境,是久南潜意识的猜测。这个安排是为了误导观众进一步确信花子和水产男是情人关系。

        5、久南在逃亡过程中,...
显示全文
电影最后花子的回归,很多人认为一个模棱两可的开放式结局:真的回来了or久南的梦境。但是从剧情分析来讲,我觉得结局更倾向于花子回归是现实的而非梦境。电影中所有情节都没有肯定水产男杀的女人就是花子:

        1、在最初找到餐馆女老板时,女老板的描述花子和水产男“两人以兄妹相称,关系挺好的”,并没确定他们是情人关系。

        2、找到水产男时,水产男只说认识,没说花子是自己的女人。

        3、久南按照水产男所说找到花子住处后,特意问隔壁男人有没有看到和花子吵架的男人什么样,隔壁男人说没看到,这句问话的安排本身就意味着久南并不确定花子交往的一定是水产男,我觉得这是为死者不是花子埋个伏笔。

        4、久南在逃亡过程中躲在房间里,梦境中水产男殴打花子,但这只是梦境,是久南潜意识的猜测。这个安排是为了误导观众进一步确信花子和水产男是情人关系。

        5、久南在逃亡过程中,看到碎尸案电视新闻,后来又看到新闻说已经抓到凶手,发现电视里的凶手极象水产男,开始怀疑死者是花子。但是电视里的水产男有说“曾经一起生活着,给她介绍工作还给她钱花”,“曾经一起生活着”应该是意味着同居,但是花子的房间非常小,一个人住可能性较大,而且房间中呈现的一切物品,没有明显看到有男人的东西。

        6、新闻中交代了水产男碎尸了自己的女人,这里我们重回看一下前面的花子房间,虽然房间有轻微血迹,这是花子和不知是谁的男人的吵架摔打痕迹,但是可以肯定不是碎尸现场。
        假设和花子吵架的就是水产男,那么吵架后水产男应该是打死了花子,然后换了个地方碎尸。我们来看看时间线,吵架发生在久南找到花子房间1小时前,那么久南找到水产男时,应该是水产男携尸体离开花子房间不久(不超过1小时),也就是说尸体在车上的可能性较大,但是水产男开的是一辆小型敞篷货车,无处藏尸。
        另外,新闻中水产男说“当时喝酒,趁着酒劲就杀了”,而久南找到水产男时,水产男悠闲的从车上吹着小口哨下来,丝毫没有酒后的样子,也没有杀人后的紧张感和惊慌感,而且车是停在闹市区。
        种种迹象都更倾向于,花子房间的打斗和碎尸案是两回事。当然,也有可能水产男心理素质好所以不紧张、酒量好没醉态,而且已经藏尸别处所以淡定的闹市区办事先,但是时间上太紧迫,也太牵强,这种可能性要很小。

        7、久南在看到新闻后打电话给警方询问死者是不是李花子未果后,又问凶手是不是木浦水产的,这里说明连久南都不能确定电视中的水产公司工作的凶犯就是自己见过的水产男,虽然电视里凶犯看上去的确极像水产男,但是毕竟待着口罩,不是同个人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8、久南委托了一个人拿着花子照片去认尸,认尸男无法识别是不是花子。导演一路不断在意识上悄悄误导观众花子就是死者,在一些关键证据的时刻却总是模棱两可,比如认尸这段、比如打警方电话那段,比如女老板描述花子与水产男关系、还比如邻居男没有看到吵架男人样子,导演为什么那么做,就是在告诉观众,死者不一定是花子(我没说一定不是花子)。

        9、最后花子从火车上下来。很多人认为这是久南的梦境,这是可能的,是导演安排的开放式结局,梦境或者现实,让观众自己选择。
        但是很多人认为是梦境的理由是,之前多次出现久南对妻子的梦境,以及站台上空无一人。几天前,我从重庆乘Z258次列车回上海,凌晨三点多在鹰潭站停车,我下车抽烟,展台上零碎的两三个人,轻松的选个角度我就可以拍一张无人的站台。电影中,延吉不是个大城市,若是午夜到站,没有人不是不可能的事。(在另外一篇评论里,一个姑娘说“我半夜到延吉火车站就我一人…”)
        至于久南反复梦境的说法,这里有个细节,久南之前回想花子上火车的场景,花子围了一条黑灰相间的围巾,而片尾花子下火车时,围的是一条粗纹全黑围巾,不是同一条,如果最后是久南的幻境,他在幻觉里还特意给花子换一条围巾,这说不太通,我更倾向认为这是导演在悄悄暗示这是现实。……所以即便是导演的开放式结局,我认为花子的回归是现实的可能性远大于是久南幻境的可能性。(围巾对比图见最后)

        10、时光网里有篇关于黄海的文章,说电影本身是改编自真实事件,而真实事件中的妻子,花子的原型人物,的确没死,目前生活在延吉。

        11、久南对花子的每一次梦境,导演采用拍摄的手法都是缺帧、近景、晃动幅度大,造成一种非现实感。而片尾站台上这一幕,拍摄手法非常平实温和,和之前梦境采用的拍摄完全相反。……当然,这个证据不那么踏实,算是旁证吧

        12、最后一点,是我自己对电影剧情结构的理解。这部电影的情节有个特点,主角们都在做着多余的事。
        久南的雇主是银行科长,他因为和金乘贤的妻子的恋情而雇人杀金乘贤,但是他做了多余的事,他不雇久南,金乘贤也会死,他费尽心机担心害怕的,却做了一件本来没必要的事。
       金乘贤和死后,金元泰追杀久南,因为他以为久南是自己雇佣杀手(金乘贤的司机)的手下,害怕久南被抓后自己暴露,他不知道久南和他压根没有关系,被抓也不会暴露自己,他费尽心机惹出绵正鹤最后身亡,金元泰也做了一件本来没必要的事。
        绵正鹤和金泰元见面后,受雇去追杀久南,这也是多余的,绵正鹤比较聪明,追杀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没必要杀久南,但是为时已晚最后和金元泰拼个两败俱亡。
       大家都在命运的捉弄中做了多余的事,很荒诞的命运。那么久南呢?
       如果花子现实中没有回归,久南为了找花子为了还债而去做杀手,这是顺理成章的,久南只是一个悲惨命运的人物,没有荒诞。但是如果花子的回归是现实的话,命运的角度来说,久南去韩国也是一件不必要的事,那么久南的命运就和银行科长、金泰元、绵正鹤一样荒诞了,这一环也就其他人物的命运扣上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认为花子的回归不是梦境,是现实。

花子离开和回归时的围巾对比
花子离开和回归时的围巾对比


        导演一直都在不断诱导观众去认为花子死了,但是却始终没有给出关键性情节来做实这一点,这是导演有意为之的,但是其目的究竟是因为导演想营造一个开放式的结局,还是导演一直在暗示花子的回归是现实,我并不能肯定,毕竟电影里给出的所有细节并不足以证明是后者,只是我个人更加倾向于是后者,是现实。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海的更多影评

推荐黄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