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杰·伊伯特

氟西丁
2017-06-2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弗朗索瓦·特吕弗说过,你不可能拍出一部反战的电影来,因为任何一部战争片都带有能量和冒险的感觉,那最终只会令战斗看上去充满乐趣。倘若特吕弗能活着看到《野战排》(Platoon),这部1986年的最佳影片,可能会修正一下自己的观点。《野战排》以一个自下往上的角度看待战争,从普通一兵的视角出发,并未令战争看上去充满乐趣。 它由奥利佛·斯通编剧并执导,斯通曾在越南打过仗,之后就一直想要拍部关于战争的电影,不求花哨,不求传奇,也不求传达什么隐喻或讯息,只是简简单单地呈现出自己的回忆。 影片由查理·辛扮演的年轻士兵负责旁白,这人物以斯通自己作为原型。他是个自愿入伍的中产阶级大学生,他觉得来这里是每个爱国人士的职责所在。可是,到前线没过多久,就有人告诉他,“你并不属于这里。”这话他相信。 这部电影里并没有什么虚假的英雄行为,也没有标准意义上的英雄;在长途行军、缺乏睡眠、蚂蚁和蛇、小伤小痛以及长期不断的恐惧心情作祟下,我们的旁白者迅速陷入了崩溃境地。影片开始不久后的一场戏里,他正负责站岗,眼看着敌人靠了上来,他却根本无法动弹。在那之后,他才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一名合格士兵。 本片的叙事风格带给观众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扎进了各种事件之中。导演并没有用仔细规划好的情节带领我们步步推进;相反,观众也常会和剧中人一样,感觉失去了方向,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任何事情,完全没有预警。在人物众多的全景式画面中,几位主要人物一一浮现: 巴恩斯(汤姆·贝伦杰[Tom Berenger])是个脸上有疤的老兵,经历过无数险情,以至于手下都相信他是杀不死的。伊利亚斯(威廉·达福[Willem Dafoe])也是位优秀战士,但他试图通过毒品来摆脱现实。巴尼(凯文·迪龙[Kevin Dillon])则是个胆小怕事的小伙子,他整个人变得越来越危险,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自保。 至于敌方士兵,镜头中很少有能清晰辨认出的。他们就像是一群幽灵,影影绰绰地潜匿在丛林之中。你只有通过气味来分辨他们的行踪,通过村子里找到的弹药库来确认他们的存在。可是,危险的感觉却明明白白地存在于各处;有时候,那些平民仅仅只是站着不动,一脸困惑无助的表情就足以激怒美国士兵了。 片中有场戏的灵感似乎是来自美莱惨案,尽管它在片中并未真正成为一场大屠杀。和剧中人一样,我们同样怀疑这些村民可能都怀着强烈敌意,也由恐惧转为愤怒,于是,当这愤怒最终又转化为暴力时,我们也能理解这一过程。片中有些人物已经乱了方寸,完全杀红了眼。剩下的那些则多少还有点道德感。就在他们发生争执的同时,自己的生命仍随时可能受到威胁。于是乎,一旦有了意见分歧,那就更让人感觉危险了。我们看到了美国人的自相残杀,我们能理解这是为了什么。 看完《野战排》后我开始思考,为什么斯通能拍出一部这么充满力量的电影,但同时又不会落入特吕弗说的那种陷阱呢?他是如何做到既令影片引人入胜,但又不会让人看了兴奋呢?我得到的答案是这样的:几乎所有战争片里都会像标准一样用到的动作戏编排,他却完全放弃了。斯通不再试图说清各种力量间的互相关系,于是我们始终不知道“我们”这一边在哪里,“他们”那一边又在哪里。于是《野战排》里的战斗戏不再是敌我双方位置感十分明确的了,它们成了三百六十度的:任何一枪既有可能击中敌人,也有可能击中战友。在这样的处境下,很多士兵根本就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向谁射击和为了什么而射击。 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赋予了战争一种有序的感觉,我们可以感觉到,如果躲到那棵树背后,或是跳入那条战壕中,就不会被那边射来的炮火击中。可在《野战排》里,恐惧感却时时刻刻存在,某个地方安全不安全,永远都只有一半几率。靠着这一系列镜头编排,斯通想告诉我们战争是没有道理可言的。 对美国人而言,过去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越南战争就是最核心的一个道德和政治话题。近年来最优秀的美国电影里,有一部分也是以此作为主题的:《现代启示录》、《猎鹿人》、《回家》(Coming Home)、《杀戮战场》(The Killing Fields)。从某个有趣的角度来说,《野战排》其实本应拍摄于它们任何一部之前。它所说的就是——正如华盛顿的越战纪念碑上所说的——在你针对越战发表任何笼统、泛泛的声明之前,首先你该要理解底线是什么。这底线就是有很多人去了那里,然后被杀死了;对他们而言,这就是战争的意义。

40 有用
1 没用
野战排 - 豆瓣

野战排

8.2

310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战排的更多影评

推荐野战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