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子温的自我表达

尘埃眠于光年
2017-06-13 看过
《悄然之星》是一部非常不园子温的作品,所有所谓风格化的东西,包括血浆、暴力、残肢、复杂的人物关系等等,在这部电影里几乎被全部抹去。与之相反,园子温开始将表达的镜头延伸到了影像画面背后的概念,用音效和叙事来重新梳理电影之所以为电影的最本质的艺术体验。

一、“空”和“静”:
       “空”和“静”是整部影片最突出的美学特征,也是《悄然之星》所要尝试解决的第一类影像命题。概念的实体化在实际操作中往往需要经过非常复杂的艺术加工,即使是这样也很难避免错位的观感和生硬的视域体验。园子温的牛逼之处在于他没有直接触碰概念本身所涉及的抽象含义,相反,他试图在影片中置入一个空间模型,这个模型既包含视觉元素同时又包含听觉元素。从模型出发,画面和声音相互配合,不断给观众营造一种心理暗示和心理投射,声音先于画面,用氛围烘托代入感,伴随固定机位镜头的来回穿插,两者相结合使得“空”和“静”的概念成功实现了具象表达。

       既然是讲述一个关于人类命运的科幻故事,那就离不开对未来世界的感官搭建和构造。园子温在这里刻意降低了整个宇宙的声音环境,在巨大的虚空和幻灭中,人类在各个星系间流浪,用最老派的快递传递和维系着遥远的情感。环境是“空”的,渺小和无力感铺天盖地,声音是“静”的,一切就像回到母体,在黑暗中等待光明。“空”和“静”在配乐和音效的作用下打破了感官壁垒,营造了一种通感的艺术愉悦。

二、技术与人类:
       在科学技术异常发达的今天,每个人都在着迷于技术为人类生活带来的各种便利享受,网络、电话、社交软件、新媒体,人类的生存空间仿佛在不断被压缩,地理上的距离似乎也早已不再重要。然而在园子温看来,人类的未来必然是复古的、是回溯性的,是对不断发展的科技的抛弃和反叛。技术发展到极限或许会走向它的反面,但人类对于时间和空间的感受可能永远不会改变,所以《悄然之星》关于未来的样貌才会与如今的人类世界别无二致,飞船是传统的民居造型,机器人也会长指甲,电脑就像八十年代的收音机,这些符号和意象实际上都是在表达园子温对技术进步既忧虑又不屑的矛盾心理。

三、关于人性:
       熟悉园子温作品的影迷都知道,园导对人性阴暗面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痴迷,《恋之罪》、《冰冷热带鱼》、《神秘马戏团》等等作品,一方面对人性、道德的考量在多元化的故事结构里不断走向深入;另一方面又对人类社会的种种制度体系和人际关系充满了嘲讽。影迷对于这样的导演往往会觉得他们似乎憎恶人性,对整个社会充满了鄙视,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以《悄然之星》为例,园子温虽然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骨子里还是充满了温情,他并不憎恶人性,只是痛恨所谓的社会制度对人的戕害与倾轧,他热爱人类本身,赞美一切美好,怀念流逝的时光。从《悄然之星》里寄出的一个个宇宙快递里,装满了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与回忆,这是园子温的温柔,也是他最直面自我的一次真实表达,说到底还是那句话:一个人有多变态,内心就有多纯真。
5 有用
0 没用
悄然之星 - 豆瓣

悄然之星

6.7

13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悄然之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悄然之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