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音速 超音速 9.0分

稍微说点

N
其实我是在一年半多前才开始系统地听英伦摇滚的。Oasis不算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但是Oasis是听摇滚的人不能绕开的一个话题,曾经因为懒得去拨弄和理清Liam和Noel之间的复杂兄弟情而对Oasis没有特别的好感(一段时间沉迷于他们的对手Blur乐队的主唱),但是我现在渐渐体会到了连妹(Liam)的没睡醒脸和有缸(Noel)的嫌弃脸的魅力。

之前看纪录片《永生不死:英伦摇滚的沉浮》的时候对他们两兄弟的印象很深。连妹坐在一张沙发上,一张好像是从破烂堆里捡来的沙发(或者是在排练室里被坐烂的那种沙发),戴着墨镜叼叼地说我最帅最上镜blabla;有缸坐在一间装修挺华丽的房间的一张高背扶手椅上,说everyone should buy Morning Glory还是什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charge一切的人。Liam声音绵绵的,我之前还一直利亚喵利亚喵地这样叫他,结果在Supersonic里有缸反而说Liam像狗,不停地闹腾。

而在这部纪录片中,我的确了解到了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Liam说他的的音乐兴趣是被学校里的一个小混混用凶器把脑袋打出血打出来的。Noel出走的那一次竟然是去找一个巡演里遇到的姑娘。

这个片子好就好在里面没有掺杂任何无关Oasis的破事,比如说同时代的竞争...
显示全文
其实我是在一年半多前才开始系统地听英伦摇滚的。Oasis不算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但是Oasis是听摇滚的人不能绕开的一个话题,曾经因为懒得去拨弄和理清Liam和Noel之间的复杂兄弟情而对Oasis没有特别的好感(一段时间沉迷于他们的对手Blur乐队的主唱),但是我现在渐渐体会到了连妹(Liam)的没睡醒脸和有缸(Noel)的嫌弃脸的魅力。

之前看纪录片《永生不死:英伦摇滚的沉浮》的时候对他们两兄弟的印象很深。连妹坐在一张沙发上,一张好像是从破烂堆里捡来的沙发(或者是在排练室里被坐烂的那种沙发),戴着墨镜叼叼地说我最帅最上镜blabla;有缸坐在一间装修挺华丽的房间的一张高背扶手椅上,说everyone should buy Morning Glory还是什么,看上去就像是一个charge一切的人。Liam声音绵绵的,我之前还一直利亚喵利亚喵地这样叫他,结果在Supersonic里有缸反而说Liam像狗,不停地闹腾。

而在这部纪录片中,我的确了解到了了一些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Liam说他的的音乐兴趣是被学校里的一个小混混用凶器把脑袋打出血打出来的。Noel出走的那一次竟然是去找一个巡演里遇到的姑娘。

这个片子好就好在里面没有掺杂任何无关Oasis的破事,比如说同时代的竞争对手Blur,观众甚至都不用为他们紧张,因为在这个片子里他们就是the best band in the world,不存在行业竞争之类的事情。因为看不到Blur的竞争,所以这部纪录片就像是在看一群英国摇滚混混横行霸道,因此还有些人脱粉了(有人还扬言要删光播放器里所有Oasis的歌)。其实在理解了当时西方青年的生活方式之后,对于他们的出格的行为我们甚至都可以一笑而过,参见《猜火车》、《梦之安魂曲》、《发条橙》之类的“下饭专属电影”。

前几天刚刚释出的由Noel作词作曲的全新单曲《Wall Of Glass》依旧是一股挥之不去的绿洲风味,Noel的声线慢慢由坚硬变得柔软绵长,能看到一些Liam的影子,我当时就想,如果这首歌能够给Liam演唱那该是多美好啊。而Noel今年巡演的第一站依旧是在曼彻斯特,令人不禁回忆起二十多年前夏天的曼彻斯特,在Boardwalk俱乐部演出的他们,以及1996年夏天在Knebworth的那场大型户外演唱会。

(今年好像盛传Oasis要重组,有生之年若能重组那么有生之年也算是没白过了。不重组的话,老专辑和精选集也可以循环听的嘛,况且还有Noel的个人单曲若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超音速的更多影评

推荐超音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