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遺忘,而是放下

渲染離別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儘管九二一地震的時候,我是親身經歷過那陣天搖地晃,可是也許是年紀還小,都忘記了吧,當初並沒有像這次八八水災這樣,只是透過螢光幕的不斷放送,看著那些被水給沖垮的村落,看著那些大難不死的人們口述驚心動魄的逃難過程,我的淚水不斷滑落,我能去想像那種痛,但我知道那痛必定比我想像的還要痛上好幾倍。這是一個巨大的傷痛回憶,卻也是個必須記錄和反省的事件,在重建家鄉以外,傷痕累累的心靈該怎麼撫平,噩夢般的經歷該怎麼忘卻呢?

*****

 台灣的電視、電影很少處理所謂的「傷痛文學」,因為這樣的題材有時不免會走入太過煽情的危險,尤其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故事更容易被人放大檢視。幸好,陳慧翎導演的「那年,雨不停國」成功的突破了這樣的困境,她屏除線上大家熟悉的演員,選擇了簡嫚書這個新人作為女主角,就是為了給觀眾真實的感受;她在段落的安排上,用管樂社的青春熱血,還有初戀曖昧的甜蜜酸澀來調和灰色基調的主軸情節;當然,更不能忽略眾多演技精湛的中年演員們,將許多可能落入狗血或做作的橋段,演繹出溫暖和感動的氛圍。

*****

 「最討厭下雨的我,卻搬到全台灣最會下雨的地方。」──林雨菁

每個人...
显示全文
儘管九二一地震的時候,我是親身經歷過那陣天搖地晃,可是也許是年紀還小,都忘記了吧,當初並沒有像這次八八水災這樣,只是透過螢光幕的不斷放送,看著那些被水給沖垮的村落,看著那些大難不死的人們口述驚心動魄的逃難過程,我的淚水不斷滑落,我能去想像那種痛,但我知道那痛必定比我想像的還要痛上好幾倍。這是一個巨大的傷痛回憶,卻也是個必須記錄和反省的事件,在重建家鄉以外,傷痕累累的心靈該怎麼撫平,噩夢般的經歷該怎麼忘卻呢?

*****

 台灣的電視、電影很少處理所謂的「傷痛文學」,因為這樣的題材有時不免會走入太過煽情的危險,尤其改編自真實事件的故事更容易被人放大檢視。幸好,陳慧翎導演的「那年,雨不停國」成功的突破了這樣的困境,她屏除線上大家熟悉的演員,選擇了簡嫚書這個新人作為女主角,就是為了給觀眾真實的感受;她在段落的安排上,用管樂社的青春熱血,還有初戀曖昧的甜蜜酸澀來調和灰色基調的主軸情節;當然,更不能忽略眾多演技精湛的中年演員們,將許多可能落入狗血或做作的橋段,演繹出溫暖和感動的氛圍。

*****

 「最討厭下雨的我,卻搬到全台灣最會下雨的地方。」──林雨菁

每個人面對傷痛的方式不同,有人選擇穿戴著「我沒事」的樂觀面具、把眼淚和憂傷全都藏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有的人築起厚重的心防、總是帶著一副別惹我的表情獨來獨往著,也有人把脆弱和悲痛就這樣赤裸裸的顯露出來、不躲藏也不遮掩。菁菁的封閉與防備,是種對旁人隨意關心語句的反感,如果一定要遺忘過去才能擁有未來,那她情願放棄繼續往前走,也不要把和親愛家人的共度的一段段美好回憶給遺棄。所以她在桌面上寫著自殺的方法,只是希望能跟爸爸和阿嬤相聚;所以她知道叔叔一家人的好意,卻始終無法打入他們的生活圈,把他們當作真正的家人;所以她捨不得把父親的手機停話,只為了偶爾能夠聽聽老帥哥的聲音,好像就能跟他傾訴所有心事。

簡嫚書演出的林雨菁,有一種會吸引人目光的靈動氣質,她的眼裡彷彿藏著一個深沉的故事,會讓人想要去挖掘探索,她的憂鬱和笑容都能牽動人心,讓人不由自主的跟著她流淚、跟著她微笑。而隨著劇情的推演,她的態度和心情也漸漸有所轉換,慢慢脫下尖銳的防衛,試著去接受別人的好意,也找到了音樂這個抒發痛苦的管道,嫚書自然且富有層次的演技讓人相當驚喜。

*****

「原來喜歡一個人,不容易,要拯救一個人,更不容易。對不起.....對不起以前的我,自以為是的想要拯救你,我以為很容易,我以為我一定可以幫你。可是剛剛,我看到你們家,我才知道你經歷過的事有多麼可怕,如果是我,如果是我的爸爸媽媽,我一定不能接受。但是,未來的路上,不管你在哪裡,我會很勇敢,一直陪伴著你,為你擋風遮雨。」──張福海

在同學裡面,第一個注意到菁菁的是阿海,他好奇這個新來的女孩為什麼每次出門都不帶傘,為什麼一下雨就要拿出耳機戴上,為什麼總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直到他撿起了她寫給父親的紙條,他才知道她眼神中那抹哀傷從何而來,他的目光變得更常停留在她的身上,他給了她三個願望,只因為希望自己能成為那個拉她離開沉重過去的人。陽光活潑的男主角,要拯救陰鬱孤獨的女主角,如此像是偶像劇翻轉的戀愛公式,可喜的是編導並沒有讓阿海和菁菁的互動落入這樣芭樂的走向。我特別喜歡菁菁帶著阿海到了如今已成一片河谷的村落、這一整段的情緒以及阿海的告白。唯有到過現場,體會菁菁經歷過的事有多麼慘烈,才能明白喜歡一個人,進而想要了解、影響、拯救她,都不是件容易的事。過去,他不免站在「同情」的角度去看菁菁,現在,站在這片已經看不出家鄉輪廓的土堆上,他才終於能夠「同理」菁菁的遭遇。兩次「為你擋風遮雨」的告白,也從拯救的高度,降低為陪伴的姿態,讓這份感情變得格外真摯誠懇。

非常喜歡張書豪賦予張福海這個男主角的溫度和形象,墜入愛河時那停不下來的傻笑和好心情,與姊姊和家人鬥嘴時那欠揍的孩子氣,吹奏薩克斯風時又認真的帥氣。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有種能讓人信賴的特質,也許是他的熱誠吧,溫暖卻不會過分灼熱,關心但不會過於勉強,像是冬日裡的溫暖太陽,一點一滴的融化菁菁冰冷的心牆。

*****
「你不要忘了,你的爸爸也是我的哥哥。我們是一家人。」──叔叔

因為菁菁的悲傷太直接了,我總是忽略,其實叔叔也是在一瞬間失去了兩個親人。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在台灣(也許大部份的國家都一樣?)的社會文化下,男生,尤其是成年男子是不被允許表達出悲傷情緒的,他們總是被有意無意的暗示,要壓抑那些脆弱的情感。也因此,我特別印象深刻,叔叔聽見哥哥的電話錄音時,已經離開塵世的家人的聲音突然出現的剎那,悲痛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或許比接到噩耗的當下還要更讓人清楚意識到,他已經走了,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吳朋奉的演出太震撼了,短短不到一分鐘的表情轉換,幾乎是同時,我的淚水跟著他一起不斷湧出,因為壓抑的太深,所以爆發的力道也特別強大,情緒的渲染力也特別濃烈。

就像編劇之一李懿芳說的,「中年男人發自內心突如其來壓抑不住的深沉哀傷…如果不是有吳朋奉這樣的演出詮釋,劇情可能變的很芭樂,更不用說打到觀眾內心。 」(from 從災難片到療傷劇--編劇小芳的心路片語)

*****

「人很奇怪呢,有些事情明明就知道,可是就是給他做不到。還是希望有一天,能把你接過來一起生活,你能等媽媽嗎?」──菁菁媽媽

曾經在「愛就宅一起」裡領教過柯淑勤的精湛演技,這次知道她將出演菁菁那拋夫棄女的母親,就格外期待這段母女重逢的戲。看著她一次次接近菁菁,總忍不住心中的疑問,她究竟是真的為了錢、或者心中那尚未完全泯滅的母性?一開始,或許真的是為了爭奪撫卹金,可是在重新與女兒生活過以後,她慢慢有了母親的自覺,也更加明白自己的生活有多麼不堪。火車上的那場戲,沒有對話或任何獨白,只有一幕幕回憶場景,搭配柯淑勤眼神與動作的轉換,就讓人能體會她內心澎湃的天人交戰。看見在月台上笑得燦爛的菁菁,回頭望見身旁那對幸福的母女,她的雙腳忽然沉重無比,怎麼也無法踏出車廂,在與菁菁視線交集前猛然的蹲下、藏起自己的身影,而後,就這樣坐在地板上痛哭失聲,手機響起也不能接、只能用手摀住耳朵、把那聲聲呼喚阻擋在外。第一次拋棄菁菁,是因為年少時的不懂事和無法吃苦,第二次的離開,卻是為了愛,為了不讓菁菁的新生活染上現實醜惡的愛。

*****

「為了要讓他們放心,我要好好活著,為他們活著,活出三倍的快樂。」──周明晃

阿晃這個角色是個驚喜,如果不是張捷演出的話,我應該不會特別注意,而我很開心看到頂樓那場與菁菁的對談戲,讓這個角色頓時多出了厚度,不只是男主角的好朋友或管樂社的一員而已。從阿海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就知道他也是個把心事藏得很深的人,而他的開朗也讓人從不會去猜想他有過什麼傷痛。十歲,在比菁菁還要小的年紀,他就失去了父母,他是怎麼在這段時間裡慢慢的去面對並接受這樣的事實呢?可惜限於篇幅的緣故,沒有演出收養阿晃的親戚是怎麼扶持或幫助他,但從吳建豪出演的表哥這個角色,不難猜出他也是在痛苦中一路跌跌撞撞,才終能稍微擺脫這段過去的陰影吧。而這樣把心事隱藏多年的他,選擇和與他同病相憐的菁菁聊起那段過去,那個從來沒有和任何人分享過的秘密──父母其實是為了救他而死,即使隔了這麼久,回想起來仍然是椎心刺骨般的疼痛,眼淚仍然只能毫無防備的不斷奪眶而出。要把那份獨自活下來的罪惡感,轉化成要連父母的份一起努力活下去的動力,這要多少的時間開導、要多麼堅定的信念和愛來支撐呢?這一段充分表現出幕後花絮裡陳慧翎導演所說的,「當一個人遭受重大打擊的時候,那個悲傷是不可能會忘記的,可是你真的就只能把那個東西放好,繼續的往前走。」

*****

當初看到蛋堡的歌要被用在「那年,雨不停國」時就很期待,第一集裡,和「下一站,幸福」的手法類似,是先展開故事,然後主題曲是從菁菁戴上耳機後,才開始慢慢流洩出來。蛋堡的饒舌,搭配著冷調的一幕幕畫面,有著傷痛過後那種還未能與現實接軌的疏離感,細聽歌詞更是與劇情契合的恰到好處,特別喜歡「強迫讓自己麻痺 是自己放棄 有天平靜地想起 才是已忘記」這兩句,強迫性的不去想起、只能是短暫的麻痺,等到有天回想起那傷痛可以不再那麼劇烈時,才是真正的痊癒。
2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年,雨不停国的更多剧评

推荐那年,雨不停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