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星觉醒 异星觉醒 6.5分

试析Calvin之宗教与社会意涵

東子魏

宗教:宿命之畏

Calvin(加尔文)这个名字其实很有意思,但豆瓣评论似乎鲜有就其做文章的,所以决定写些什么。

有人将其误作「凯文」(Kevin)。《小鬼当家》的小主角就叫Kevin。而影片中「Calvin」的命名者是一个小女孩。「Kevin」之名携带的稚气正与怪物后来露出的狰狞面目相辅相成,构成一种莫大的讽刺。

还有人误作「达尔文」(Darwin)。这也是一个美丽的误读。影片中的火星怪物「进化」速度惊人,短短几天就从单细胞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超级生物。而黑人科学家Hugh的一番话,似乎也呼应了「物竞天择」的达尔文哲学。

不过,这些有意思的混淆还在其次,Calvin名字本身的信息量已经足够巨大。我不知西方的观众有何联想,至少我第一眼就想起了让·加尔文(Jean Calvin)与加尔文主义(Calvinism)。加尔文何许人也?16世纪法国、瑞士的宗教改革家。何谓加尔文主义?让·加尔文之主张与实践的统称,不少基督教教派由其派生而出。加尔文主义是基督教众多思想流派中极富一元论色彩的一支。具体而言,神人关系在加尔文主义中是一边倒的。在天主教中,神爱世人,而人也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善行得到...

显示全文

宗教:宿命之畏

Calvin(加尔文)这个名字其实很有意思,但豆瓣评论似乎鲜有就其做文章的,所以决定写些什么。

有人将其误作「凯文」(Kevin)。《小鬼当家》的小主角就叫Kevin。而影片中「Calvin」的命名者是一个小女孩。「Kevin」之名携带的稚气正与怪物后来露出的狰狞面目相辅相成,构成一种莫大的讽刺。

还有人误作「达尔文」(Darwin)。这也是一个美丽的误读。影片中的火星怪物「进化」速度惊人,短短几天就从单细胞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超级生物。而黑人科学家Hugh的一番话,似乎也呼应了「物竞天择」的达尔文哲学。

不过,这些有意思的混淆还在其次,Calvin名字本身的信息量已经足够巨大。我不知西方的观众有何联想,至少我第一眼就想起了让·加尔文(Jean Calvin)与加尔文主义(Calvinism)。加尔文何许人也?16世纪法国、瑞士的宗教改革家。何谓加尔文主义?让·加尔文之主张与实践的统称,不少基督教教派由其派生而出。加尔文主义是基督教众多思想流派中极富一元论色彩的一支。具体而言,神人关系在加尔文主义中是一边倒的。在天主教中,神爱世人,而人也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善行得到救赎,获得永生。但加尔文主义完全否定人在此岸世界的努力能够改变他在彼岸世界的命运。谁上天堂,谁下地狱,都是预定好的(这被称作「救赎预定论」)。维基百科「加尔文主义」词条这样解释加尔文主义救赎论的要点:

全然败坏(Total depravity)或完全无能力(Total inability),人类由于亚当的堕落而无法以自己的能力作任何灵性上的善事。
无条件的拣选(Unconditional selection)上帝对于罪人拣选是无条件的,祂的拣选并非因为人在伦理道德上的优点,也非他预见了人将发生的信心。
限定的代赎(Limited atonement)基督钉十字架只是为那些预先蒙选之人,不是为世上所有的人。
不可抗拒的恩典(Irresistible grace)又称有效的恩典(Effacious grece),人类不可能拒绝上帝的救恩,上帝拯救人的恩典不可能因为人的原因而被阻挠,无法被人拒绝。
圣徒恒忍蒙保守(Perseverence of the saints)已得到的救恩不会再次丧失掉,上帝必能保守并引导圣徒在信仰的路上得胜。

对我来说,加尔文主义就是一种宿命论,一种基督教文化下的超强宿命论。而宿命论往往让人感到非常恐怖:人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最后的命运,这就否定了人的自由意志与自由选择,也很大程度上否定了生的意义。这部《异星觉醒》,我在看完后回想,便渐渐感受到一种宿命论式的恐怖:这些空间站上的科学家的命运,乃至于地球的命运,都是早已注定的。所有人的努力,不管是求生的努力还是试图杀死Calvin的努力,最终都弄巧成拙,不仅将Calvin喂养得更加茁壮,还引发出更大的灾难。而影片中许多小概率事件(比如通信设备故障,女一飞船被碎片击中飞向深空)更加强了这种冥冥之中似有邪恶天意的感觉。

社会:他者之惧

电影一开始就交待,这个火星生命体集神经细胞、肌肉细胞与感光细胞于一身。这三种细胞类型分别代表了三种能力范畴:智力,体力,感知力。这三者是人们互相攀比的焦点。我们十分敏感于谁比谁聪明,谁比谁身体好,谁比谁反应快。面对强于自己的人,我们会嫉妒、自卑、恼羞成怒,如果强太多,多到无法翻盘,还会恐惧。

这些细胞单个存在就足以令地球生命汗颜,更何况它们还长得快,甚至能通过电信号协调彼此。「它不是由细胞分裂而成的菌落,而是上兆相同的合作细胞组成的一个较大的单独生物体。……全身都是肌肉、大脑和眼睛。」我们可以想象单细胞生物不断分裂,形成一个个菌群;也可以想象多细胞的有机体,它们有意识,能跑能跳。但我们很难想象这样一种生物:它的每个细胞都有完整的机能,它们盲目地分裂、生长,没有细胞分化,更没有中枢系统,但细胞会协调彼此,并与环境互动,似乎具有了某种「云计算」的能力。这些设定就让人非常不安了。当Calvin向Hugh的手指伸出触须,Hugh说「它的好奇心很重」,一方面表明它能组成足够与多细胞生物抗衡的驱壳,另一方面暗示它甚至有心性。演到这里,Calvin的整个形象已经是图穷匕首见,接下来就要进入异形电影的既定轨道了:展示怪物外表之「怪」,攻击方式之恶心,以及剧中人物死状之痛苦悲惨多样。

我们看得出,这些都不过是异形电影的一些套路。但这部电影的套路是有后劲的,其后劲就在于Calvin的设定直击人们内心深处某些根深蒂固的恐惧。人类脆弱的自尊不允许智力、体力、感知力胜于自己的东西出现。而那些不易控制的东西,一生生一窝的东西,生命力超强超旺盛的东西,像蟑螂,像癌症,也是人类的心理阴影所在;苏珊·桑塔格指出,人们从战争领域借用了一套语言,用来描述对抗癌症的活动,足见人们对癌症害怕至极。西方人或许还畏惧这样一种敌人:他们虽然是千万个个体,却像同一个人那样去战斗,就像蚁群,就像Calvin——最初的单细胞是Calvin,最后长出脸来的怪物也是Calvin;这种敌人打通了个体与集体的界限。Calvin的形象综合了这几点,它的设定其实就是二字:无敌。于是观影时的痛苦,又回溯到那种宿命论式的绝望中去。

影片中提到了叙利亚战争,是否表示社会与政治的思考对本片也是有效的呢?我想到上面这几层,已经觉得Calvin像是一个社会寓言的载体。我相信这部电影的潜台词不是说「XXX就像是Calvin,生育能力超强,有自己的组织形式,所有人都为同一个目标而活,他们脑子也不差,我们总有一天会被他们取代」。我相信电影的重点在于探索恐惧本身的原因:我们恐惧他者的高生育率,我们恐惧他者的集体主义,等等等等,其实归根结底我们恐惧的是他者。中文译名「异星觉醒」显然比英文名「Life」更突出强调了这一点。「异」,向来是恐惧的重要源泉。异形,异邦人,异星生命,就算他们不做什么,我们也会神经紧张。

我并不是要「洗白」Calvin或者什么群体,毕竟电影只是电影,现实中有没有这样无敌、恶意的他者是另一回事。实际上,这部电影的离经叛道之处如此之多,以至于我觉得有必要考虑一些地方是不是在讽刺些什么。最明显的是结尾处,本以为是一碗好莱坞英雄主义鸡汤,结果是导演坏笑着端出来的一碗毒药。关于Hugh用自己的腿喂养Calvin的一段,表面上看,用Hugh的人格缺陷与不合常理的举动来推动剧情是不妥的,但这一笔或许是在讽刺西方政治左派:他们确实很无私,但他们从抽象的理论出发,引狼入室,结果不但害了同伴,自己也不得好死。而结尾处,女主角在搭上返回舱后在黑匣子里录下的话堪称战争宣言:

我的同事……牺牲了自己。请给予他们荣誉。……应该是具有敌意的。不要低估它们的智慧与适应能力。现在我们还没学会如何阻止或消灭它。如果……抵达……,请使用所有可用的资源来摧毁它。否则,……的生存将有危险。

这一笔则或许是在影射西方政治右派:渲染他者的威胁,并意图动用一切资源消灭他者。可是女主最后被扔进深空,在无尽的虚空中嚎叫着、无人问津地死去。Hugh与女主的下场显示出对软弱(或丧失现实感)与强硬两个极端的否定。

善良如我,当然希望电影里的一系列处理都只是反讽而已。希望我们的现实世界里没有这样无敌、恶意的他者,也希望我们能正视自己对他者的畏惧,不要走政治上的极端。

Reference:

维基词条「加尔文主义」: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A%A0%E7%88%BE%E6%96%87%E4%B8%BB%E7%BE%A9

恐怖片的展示功能:《異星智慧》的六種恐懼: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439776/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异星觉醒的更多影评

推荐异星觉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