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瓦城 再见瓦城 6.6分

吸毒、卖淫、偷渡和杀戮,缅甸底层华人残酷生活镜像

搬砖侠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原发表于公众号【婊姐影评】

去年的金马奖上,因为吸毒丑闻而沉寂了两年的柯震东

凭借着自己的最新作品《再见瓦城》提名入围最佳男主角,而再一次回到公众面前。

告别银幕两年的柯震东跟随剧组亮相在金马现场,皮肤黝黑、满脸沧桑的他完全没有了曾经“小鲜肉”的鲜嫩水灵感。

也许是经历了人生的起伏与大彻大悟,重回电影圈的柯震东颇有点洗尽铅华的感觉。

他彻底的告别了过去的“鲜肉形象”,从而蜕变成为一名寻求突破的演员。

彼时距离柯震东被爆出吸毒...


显示全文
本文原发表于公众号【婊姐影评】

去年的金马奖上,因为吸毒丑闻而沉寂了两年的柯震东

凭借着自己的最新作品《再见瓦城》提名入围最佳男主角,而再一次回到公众面前。

告别银幕两年的柯震东跟随剧组亮相在金马现场,皮肤黝黑、满脸沧桑的他完全没有了曾经“小鲜肉”的鲜嫩水灵感。

也许是经历了人生的起伏与大彻大悟,重回电影圈的柯震东颇有点洗尽铅华的感觉。

他彻底的告别了过去的“鲜肉形象”,从而蜕变成为一名寻求突破的演员。

彼时距离柯震东被爆出吸毒丑闻已经经过去了两年之久。

在这两年当中,柯震东有超过一年的时间里,都是在《再见瓦城》的剧组中度过的。

虽然在去年的金马奖上并未收获重要奖项,但是笔者依然认为这是去年华语影坛里不能忽视的一部精品之作。


《再见瓦城》的故事开始于缅甸与泰国的交界的丛林里,来自缅甸的华人女孩莲青打着皮筏偷偷越过泰国的边境。

在经历从皮筏,到摩托车,再到汽车,三种交通工具的辗转之后,莲青来到了泰国边界,这里是偷渡客载客偷渡的中转站。

在这里,莲青第一次见到了同样是偷渡过来打工的阿国

莲青由于身上钱不够,而被司机刁难,无法坐在车前面。

阿国帮莲青解了围,主动要求自己跟莲青换了位置,自己一个人躺在封闭气闷的车厢夹层当中。

一番周折,一行人终于过了泰国的边检。

偷渡到泰国之后,阿国与莲青分手,阿国留下了自己表哥的联系方式,表示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通过表哥找到他。

莲青来到了朋友的住所,从朋友那里得知了在这里没有工作证,很难找到工作。

因为没有工作证,莲青找工作不是很顺利,只能到饭店做洗碗工。

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莲青甚至感觉到没有一片空气是属于自己的。

因为没有身份证,莲青因为打黑工而被警察查处,也丢了饭店的工作。

没有了工作的莲青只得跟随阿国去工厂干活。

在工厂里,阿国与莲青接触的时间越来越久,二人的关系也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但是莲青始终没有放弃想要拿到身份证的梦想,因为那样就可以去城里找更好的工作了。

在一场泼水节过后,二人感情升温。

阿国为莲青带上了一条买来的项链,也表明自己的心意。

二人一起搭车去往朋友介绍的边境,那里有一个据说可以办到身份证明的代理人五娘。

莲青想等拿到身份证明之后可以办理泰国护照攒钱去台湾,而阿国则只想存钱回缅甸开一家属于自己的服装店,于是二人陷入了沉默。

虽然莲青拿到了身份证明,但是在找工作面试时却被告知是假的。

绝望的莲青在大雨里痛哭,她不甘心。

假证风波之后,莲青似乎心灰意冷的回到工厂。

这时同事告知她,五娘曾给她来过电话说工作证的事。

原来是阿国刻意隐瞒了这件事,这让莲青大为恼火,两人爆发第一次冲突。

阿国脱口而出一句:

你要身份证干什么?做洗碗工?还是卖淫?

阿国的话让莲青愤而出走。

最终她决定出卖自己的身体来筹钱,只为了那一纸身份证明。

晚上,阿国在工厂的燃烧的火炉旁卖力干活发泄自己的愤怒。

而莲青则悄悄的来到了约定好的酒店……

第二天,莲青带着贩卖身体得到的钱来到了五娘那里,终于拿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身份证明。

但是不能忍受背叛的阿国选择报复,她蹲守莲青住所。

夜晚翻墙而入来到了莲青的床前。

绝望中的阿国刺死了莲青,然后选择割喉自杀

《再见瓦城》讲述的是有关底层边缘人群找寻身份认同的悲剧命运,而造就莲青与阿国悲剧的原因也正是二人作为偷渡客的身份认证。

关于身份认同的焦虑与反思,放置在任何发展中国家的国民或许都能感同身受。

对于许多漂泊异乡的游子们来说,所图所求不过时能够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空间。

电影里弥漫着一种绝望与悲情的窒息感。

两个年轻的缅甸华裔,为了追求梦想而选择偷渡到了泰国,从事艰苦的体力劳动。

但是因为身份证明便无法在这座异国城市里真正生存下去。

莲青的困境在于她一直在寻求一种身份的认同,想从一个贫穷的农村人转变为一个城里人。

最终以自己的努力改变命运,这大概是是进城务工者的一生的梦想和追求。

而阿国则只想安于现状,彼此不同的追求,从而导致了有情人却不能终成眷属。

《再见瓦城》中并未真的出现“瓦城’,那里是缅甸打工者们涌向泰国的必经之地——

初见是离家的时候;再见,即意味着衣锦还乡荣归故里。

所以“再见瓦城”其实是片中莲青和阿国的美好愿景,同时也是他们离开之后就再没能回去的谶语。

影片的导演赵德胤本人就是在缅甸出生的华人。

他曾是侯孝贤创办的“金马学员”班里的第一批学员,因而也被公认为侯孝贤的“得意门生”。

赵德胤与侯孝贤

2014年,他凭借着一部缅边境贩毒题材的电影《冰毒》入围了当年金马奖最佳导演奖提名。

《冰毒》剧照

从入行执导拍摄第一部长片《归来的人》开始,赵德胤的电影始终都是在以缅甸华人社会为主要背景,并透露出浓浓的乡愁。

赵德胤镜头下都是底层打工者或是边缘人群:

他们是为了经济贩毒卖淫、偷渡打工的年轻人,他们是赵德胤眼中的故乡的残酷写真。

《穷人·榴莲·麻药客》里的缅甸边境群像

而偷渡则是赵德胤作品中的普遍情节,那些偷渡客们的生存窘境与生活现状成为赵德胤关注现实的最重要的视角。

影片里最让观众震撼的一段是莲青为筹钱买身份纸而出卖初夜的段落。

一面是与莲青争吵过后的阿国在工厂的火炉旁疯狂的加煤来发泄,通红炽热的火焰象征着阿国内心被压抑的愤怒

而另一面则是莲青来到了酒店贩卖身体。

此时影片的风格却突然从写实跳转到魔幻现实风格上来。(前方高能!!!)

在酒店的大床上,莲青见到了一只痴肥、凶恶、丑陋、恐怖的大蜥蜴,它盘曲着身体吐着信子,扑向了瑟瑟发抖的莲青。

在这里,嫖客被蜥蜴所代替,莲青贞操的失去被蜥蜴的捕食转化。

然后镜头一转,莲青在公交车上醒来,那段不堪回首的初夜经历却已成为她的梦魇。

这段颇具有魔幻现实感的段落,堪称整部影片的神来之笔

不论镜头剪辑,还是氛围及演员的表演都堪称惊艳。

这处极度魔幻诡异又极度残酷写实的镜头,映射了莲青被命运吞噬时的无力感,也为影片的悲剧性结局做了预示。

整部电影导演都是在用近乎白描式的镜头语言,真实勾勒了缅甸黑工在泰国的生存状态。

为了追求真实效果,电影中的大部分配角采用了非职业演员。

饰演男主角阿国的柯震东在电影开机前,便要接受长达1年的演员训练。学习云南方言,亲自到当地工厂打工,与剧组同吃同住,所有生活都必须自理。

正是借由这样“魔鬼训练”,彻底让演员柯震东抛下过去的明星光环,更加融入电影当中偷渡者的形象气质与生活样貌。

柯震东曾经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因为这部电影,重新认识表演。

尽管影片的剧本由于完成度不足,导致阿国这个角色的性格前后转变铺垫不足。

这也导致了影片其实并没有给柯震东所饰演的角色更多的表演上发挥的空间。

不过,虽然错失金马奖的影帝,但电影来讲,笔者依然非常认可柯震东在这部电影里的表演。

本文发表于公众号【迷影映画】(ID:miying1994)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再见瓦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再见瓦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