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爷的剑》不多的亮点

少卿
尽管她有许多名字--小丽,小妖精,娃娃。但是我喜欢唤她做公主,因为在她那悲情的命运里,她有超脱的灵魂。
  她是《三少爷的剑》里真正的女主角,她的故事完整,思路清晰。每一处描写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她细腻的感情变化。她不像傅红雪的那位归宿,给人的只有只言片语的感触,甚至来不及摸清傅红雪的那位是个什么脾气,傅红雪就将一辈子讲给了她。她更不像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反派--慕容秋荻。永远给人的是讳莫至深的种种错觉,而没有一个独立完整的印象。
  公主的出场便很特别,没有名字,没有相貌的描写,单独写了一句“看来还是个孩子,腰肢纤细,胸部平坦,但却是生意最好的一个”。简单一句话勾勒出很多值得推敲的东西,一则告诉了我们她的身份--妓女,生意最好的妓女。一则她与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差异,即年纪上的差异。
 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该在母亲的怀里撒娇,本该在闺阁里做着刺绣。可是她现在却和一群堕入红尘的女子在一起糜烂着自己的青春。我的意思不是指女孩子年纪大了就有放纵自己,沦落自己的理由,而是这种堕落往往需要时间的沉淀,去完成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们大抵由于一种长期的沾染而最后沦陷。而公主的年纪则直接表明了,她的被迫性...
显示全文
尽管她有许多名字--小丽,小妖精,娃娃。但是我喜欢唤她做公主,因为在她那悲情的命运里,她有超脱的灵魂。
  她是《三少爷的剑》里真正的女主角,她的故事完整,思路清晰。每一处描写都能真切的感受到她细腻的感情变化。她不像傅红雪的那位归宿,给人的只有只言片语的感触,甚至来不及摸清傅红雪的那位是个什么脾气,傅红雪就将一辈子讲给了她。她更不像那位高高在上的大反派--慕容秋荻。永远给人的是讳莫至深的种种错觉,而没有一个独立完整的印象。
  公主的出场便很特别,没有名字,没有相貌的描写,单独写了一句“看来还是个孩子,腰肢纤细,胸部平坦,但却是生意最好的一个”。简单一句话勾勒出很多值得推敲的东西,一则告诉了我们她的身份--妓女,生意最好的妓女。一则她与其他人有着明显的差异,即年纪上的差异。
 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该在母亲的怀里撒娇,本该在闺阁里做着刺绣。可是她现在却和一群堕入红尘的女子在一起糜烂着自己的青春。我的意思不是指女孩子年纪大了就有放纵自己,沦落自己的理由,而是这种堕落往往需要时间的沉淀,去完成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们大抵由于一种长期的沾染而最后沦陷。而公主的年纪则直接表明了,她的被迫性更强于她的主动性。
  但是我们应注意到,这里有一个很矛盾的地方--她是生意最好的一个。生意最好的意思不是说她是最漂亮的,这点我相信很多谙熟此道的男孩子能很快反应过来,如果生意好必然是因为她的服务好,而姿色只是服务的一部分而已。我们试想,即使她的相貌姿色绝佳,如果服务态度恶劣,还会有客人光顾么?这不是西施卖豆腐那么简单的事情,男人在哪买豆腐都不过是个时间金钱上的小问题,而和什么人发生关系却包含了太多莫名的要素。
  所以先生在这里一边暗示这个孩子可能是被迫的,一边又告诉我们她主动迎合性也很强。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是一个自我心理扭曲极其强烈的女孩子,极端的逼迫后带来了极端的放纵。就好比一个女孩子爱极了她的男朋友,一朝遭遇男朋友的背叛,产生了强烈的仇恨一般。慕容秋荻也许就是这么一个例子。但是慕容秋荻和三少爷当年那一段故事先生写得太不明不了,而之后,先生穷极有生之年也没来得及完成江湖人系列,致使我们始终很难弄清楚到底慕容秋荻是个什么心理。
  很快,公主便展示了她极端放浪的一面,也算是解释了我前面的分析。受伤的阿吉躺在那里痛苦不堪,公主像一条蛇一样缠上了阿吉,她用赤裸而火热的身躯引诱着他最原始的欲望。也许她只是带着同情的心态,也许她只是好奇这个人的来历,但我更愿意解释为她是在嘲笑世人的不贞。
  我们常常骂人中用到“婊子”这个词,指的就是对一种身份--先生说的“人类最古老的一种职业”的低贱。作为女人,她们的贞洁情操瞬间可以被一句“婊子”毁灭殆尽。可想见,这位真的做了“婊子”的公主平日里却是如何自卑的心理。更何况前面说到了她本是一个极端贞烈的女子,所以她此刻正是要用同样的方式来证明世人的不贞,继而嘲笑他们的卑劣--真的卑劣!
  很明显,阿吉不是一个卑劣的男人。他一生也算极尽风流之辈,可是毕竟不是一个被欲望驱使的奴隶。公主突然开始重新审视起这个男人,也重新审视起自己。
  命运的巧合,让她又遇到了这个本已离去的阿吉。而且这次相遇是在她内心世界最依赖的地方--她的那个破败不堪的家,家里有着她的母亲,她的哥哥。他们唤她做公主,他们将她视作全家的明珠翡翠,珍视无比。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她的身份的。
  阿吉不是第一次见到公主,但却是第一次正眼去看她,因为他也开始重新审视着她。直到此处才通过阿吉对公主态度的改变有了一段具体容貌的描写--“她有双大大的眼睛,还有双纤巧的手,她的头发乌黑柔软如丝缎,态度高贵而温柔,看来就像是一位真的公主”。阿吉心里一阵刺痛,我想他痛的正是她那不幸的命运。这本该是她原有的模样吧,是什么让她变成了那样一个女孩子?阿吉没有揭开她的伤疤,他轻轻唤了她一声“公主”!
  我相信便是这一声轻唤,彻底激起了公主全部的勇气,决定重新做回那个母亲,哥哥眼中的真正的公主。她第一次对一个人敞开了自己的心扉。
  --“难道你以为我天生就喜欢做那种事?”
  --她自然不是!
  --“从此以后,我都不会再到那个地方去了。”
  --一念改过,当时即得本心!
  可惜她遇到的偏偏是位无根的浪子--“浪子无情,也无泪”。阿吉纵然对她千般理解,万般同情,可惜他终究不属于这里,他承受不起她的感情。
  很快,她遭遇了家门的不幸,生活愈加欺凌--她不过是慕容秋荻股掌之间的棋子罢了。在这段慕容秋荻的阴谋里,公主和三少爷的一段对话读来尤为悲情。这是一段典型的蒙太奇手法的艺术描写,通过三少爷内心种种挣扎,烘托出了人世的种种无奈。每一个画面的切换都像一把弯钩深深钩在了读者的心上。
  她冷冷的几句“我知道”,仿佛是要敲碎三少爷的心。咄咄地逼问是在咆哮着对命运的愤慨。可是不管她对他有多少埋怨,对这个世界有多少憎恨,她终究也是理解他的。一对同是天涯沦落的人啊,紧紧相拥着,却怎么也抓不牢,抱不紧自己的命运。
  最后来说说公主那很多人感觉不能理解的结局。慕容秋荻将野心勃勃的阴险小人竹叶青废掉了双腿又弄瞎了眼睛,其目的自然是害怕这个人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最后又用他们一贯的手段,将竹叶青交给了他的仇人--公主。算是对他当年用同样手段害死哑巴夫妻的一种报应吧。
  如果把这些悲情的角色都比做大海里的浮萍,那么只有公主是真正做到了自我救赎的人。她不仅没有再被慕容秋荻所左右,没有被自己的仇恨左右,反而能冰释对他的仇恨,在竹叶青身上找到一种存在感。一种真正被尊重,被需要的存在感!也是三少爷所不能给予的存在感。
  --“对一个女人来说,能知道有个男人真正需要她,就是她最大的幸福了”。她并没有在命运的泥沼里深陷,她总能从新的角度审视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人。没有绝对的仇恨,没有绝对的坏人,也许是三少爷让她开始对人性若有所思,却是她自己坚强勇敢地洞见了自己幸福的方向,完成了最后的救赎!
4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少爷的剑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少爷的剑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