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影像 奇异的色彩

电影爱好者
说起让-皮埃尔·热内可能很多观众都是从《天使爱美丽》熟悉他的,热内在这部电影中将现实世界和诗意般的表达结合起来,打造出了一个艳丽的臆想世界。看过热内电影的观众对于热内的风格一定非常的熟悉,这位导演在视觉形象塑造的方面的能力不容置疑,《童梦失魂夜》中未老先衰的疯狂的科学家,《黑店狂想曲》中的屠夫,《天使爱美丽》中的爱美丽,《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的TS等等角色都延续了热内塑造角色时的典型特点,这种带着超现实主义色彩的人物角色总是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些内容都可以作为电影技巧本身,热内在自己的电影中不断的增加影像的娱乐性,同时也像观众揭示电影艺术本身的一种魅力。

超现实的表达:

热内的电影和米罗的绘画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米罗总是故意打乱正常的秩序,在直觉或者潜意识的引导之下,用一种近乎抽象的语言来表达心灵上的即兴感应。所以,在他的画作中,象征的符号和简化的形象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很多作品都带有孩子般的天真和稚气。在他全盛时期,他喜欢把一些象征性的物体用简单的线条,干净明亮的色彩来展现,在天真的背后透露出一种对现世的嘲讽。在《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热...
显示全文
说起让-皮埃尔·热内可能很多观众都是从《天使爱美丽》熟悉他的,热内在这部电影中将现实世界和诗意般的表达结合起来,打造出了一个艳丽的臆想世界。看过热内电影的观众对于热内的风格一定非常的熟悉,这位导演在视觉形象塑造的方面的能力不容置疑,《童梦失魂夜》中未老先衰的疯狂的科学家,《黑店狂想曲》中的屠夫,《天使爱美丽》中的爱美丽,《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的TS等等角色都延续了热内塑造角色时的典型特点,这种带着超现实主义色彩的人物角色总是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来看,这些内容都可以作为电影技巧本身,热内在自己的电影中不断的增加影像的娱乐性,同时也像观众揭示电影艺术本身的一种魅力。

超现实的表达:

热内的电影和米罗的绘画有着异曲同工的地方,米罗总是故意打乱正常的秩序,在直觉或者潜意识的引导之下,用一种近乎抽象的语言来表达心灵上的即兴感应。所以,在他的画作中,象征的符号和简化的形象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的很多作品都带有孩子般的天真和稚气。在他全盛时期,他喜欢把一些象征性的物体用简单的线条,干净明亮的色彩来展现,在天真的背后透露出一种对现世的嘲讽。在《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热内用了非常近似于米罗的表达方式,小巧的精致细节,设计的细腻温情,奇异的童话色彩,沉默却富有生气,这些元素都展现出了一个只属于热内的世界。这部关于小男孩TS的影片并没有着重演绎某一个故事,而是通过一幅幅艳丽的画面讲述了一个荒诞不羁,充满温情的关于爱的故事,影片中虽然没有壮丽而广阔的自然景象,也没有天雷勾动地火般的震撼,然而整部片子下来感觉到的却是温馨,舒适和久违的欢愉。超现实主义的表达其中最关键的一个部分就是超现实主义色彩的运用和处理,可以说超现实主义在处理色彩的时候是在真实的基础上最大程度的发挥色彩的表意功能,所以,在《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这部电影中,热内用了大量的暖色调构筑了一个属于孩子的明丽的世界。而这一色彩的运用和安东尼奥尼导演的《红色沙漠》非常相似,尽管两部电影的基调相反,但是在色彩的运用上非常完美的利用了超现实主义中色彩的表意功能。热内电影中的故事环境并不是一个真实的环境,而是被虚幻过的,也可以说是被幻想出来的一种环境,这种设计从一开始就埋没了现实,将导演的主观意图发挥的淋漓尽致,也正是基于如此,电影中的荒诞和夸张都非常自然的被原谅了。

怪诞的人物:

不管是文本表达还是影像表达,人物总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导演的创作意图,情感表象都会通过人物的遭遇,行为等等来体现。在热内的电影中,我们看见的大多都是非正常的人物,《黑店狂想曲》中长相狰狞的屠夫,《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天赋过人的小男孩,《童梦失魂夜》中的侏儒矮人等等,这些怪诞的形象构筑了一个和现实完全相背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热内就是国王。热内将怪诞的形象生动的呈现给观众,在一种反常态的强烈的震撼和冲击之下观众获得了独特的审美愉悦感,从而丰富了审美的情趣,或许这也是热内的电影有趣的关键。热内电影中的怪诞的角色往往表达了两个方面的意思,一种是恐怖的,阴暗的东西,另一种是滑稽的,有趣的东西。《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这部电影,小男孩TS的家庭构成也非常的怪诞,偏执的母亲,头脑简单,生活在臆想中的十八世纪的牛仔父亲,喜欢演戏,梦想参加选美比赛的姐姐,这些人物不仅具有非常明显的性格标签而且带有非常鲜明的个性和特点,正是这样的家庭,构筑了影片的整体基调。这里不可忽略的一点就是人物对爱的表达,尤其是弟弟去世以后的家,死气沉沉,而这也是TS逃家的主要原因。TS在逃家的过程中遇见的卡车司机,在火车上遇见的老水手等等,这些人都是夸张而不合情理的存在,然而却和整部电影契合的非常完美。这些人物的设定虽然夸张,但是依然建立在现实的经验之上,按照理智或者说理性的创作行为来进行塑造,将夸张作为一种美学元素植入到角色的性格中去,构成了一个荒诞,可爱,忍俊不禁的电影世界。

童话般的色彩:

热内的电影在色彩上的运用非常的典型,比如《天使爱美丽》中大量的红色和绿色,《黑店狂想曲》中的暗黄色,《童梦失魂夜》中的绿色等等,这些色彩不仅传达出了一个世界的主题,更重要的是表达了色彩传达出来的环境因素以及情感因素。在《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中,导演热内还是一暖色调为主,并且将多种互补色并列放置在统一的环境中,强调色彩之间的对比,整部电影的构图完全采用的是重彩油画的样式,就像那色彩艳丽的火车,生机盎然的农场以及那些泛着奇妙的光泽的甲虫。热内营造出来的是一个暖意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色彩配合着人物情绪的变化将蒙大拿山谷中的自然之美和芝加哥城市中的现代之美进行了融合和再创作,整部影片充分的体现出了导演超现实的表达方式和色彩意象的传达,展现。影片中用了很多撞色进行搭配,在这些活跃而温暖的颜色中,TS被塑造成为一个可爱的,聪明的,心事重重的小男孩,在他的整个旅途中,其实是在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爱和肯定,虽然影片中不乏很多伤感的细节,但是导演力图展现出一种和现实相背离的世界,所以,TS的伤感和难过也被蒙上了一层浓墨重彩般的奇妙。法国电影常常被冠以浪漫,诗意等特点,然而本片的诗意化风格不再是停留在长镜头,人物对话之间的诗意表达,其浪漫的氛围也不再局限于令人神往的爱情故事,整部电影导演通过探索和创新的方式演绎了一个超现实的,荒诞的,却又充满诗意的寻找和回归的故事。

《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并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公路片,它的着墨点在家庭,家人之间的疏远,琐碎,矛盾以及其他温暖的细节,但是,它依然有着公路电影的感觉,独立上路的孩子,善良的路人等等。热内想要表达的东西非常的多,除了这些技巧上的表达之外,其中还有很多奇妙的想法,比如永动机,而引发这一切的依然是这个不可能存在的永动机。热内在本片中除了表达爱之外,还暗讽了很多人和事,比如教育,媒体等等。其实这部电影是导演借助了儿童的视角来观察这个世界,这样的设定配合着油画般的效果营造出一种梦幻般的气息。
19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年斯派维的奇异旅行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