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女权主义的一些新思考

鱼河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很小的时候,大概5、6岁吧,看过一个漫画。

画着石器时代母系氏族社会的样子,女子是社会的主宰者,画面里把女人画成了孔武有力,隔壁粗壮的形象,而男子,作为女子的三妻四妾、和后宫粉黛,在漫画里被画成了脂粉遍身的娘娘腔。

为什么,一个占社会统治阶层的性别就一定要是雄性(这里无关性别)的形象?

我一直在思考,最终或许答案的突破口是在中国的道家哲学里。

道家讲:“道生一,一生二...”这里的二,是指一阴一阳。

在老子原典里,老子从来没有说过阴阳明确地指代男与女。

也就是说,阴与阳作为世界的两种化生万物的根底的元素,是相生相克的。

所以我们常常看到,动物界也好,植物界也好,总是有一个阴,一个阳。

阴的以貌悦万物,阳的以力服万物。

例如,雄孔雀是阴的,它以自己的美丽去吸引雌孔雀,而雌孔雀是这爱情中绝对的主动者,就在家坐着挑选送上来的倾国倾城的雄孔雀们。

在很多家庭中,也是这样。

有的老婆很厉害,能完全地压制住老公。她就是阳的,老公是阴的。

而有的家庭反之。

而如果一个家庭,两个阳,或者两个阴,...

显示全文

很小的时候,大概5、6岁吧,看过一个漫画。

画着石器时代母系氏族社会的样子,女子是社会的主宰者,画面里把女人画成了孔武有力,隔壁粗壮的形象,而男子,作为女子的三妻四妾、和后宫粉黛,在漫画里被画成了脂粉遍身的娘娘腔。

为什么,一个占社会统治阶层的性别就一定要是雄性(这里无关性别)的形象?

我一直在思考,最终或许答案的突破口是在中国的道家哲学里。

道家讲:“道生一,一生二...”这里的二,是指一阴一阳。

在老子原典里,老子从来没有说过阴阳明确地指代男与女。

也就是说,阴与阳作为世界的两种化生万物的根底的元素,是相生相克的。

所以我们常常看到,动物界也好,植物界也好,总是有一个阴,一个阳。

阴的以貌悦万物,阳的以力服万物。

例如,雄孔雀是阴的,它以自己的美丽去吸引雌孔雀,而雌孔雀是这爱情中绝对的主动者,就在家坐着挑选送上来的倾国倾城的雄孔雀们。

在很多家庭中,也是这样。

有的老婆很厉害,能完全地压制住老公。她就是阳的,老公是阴的。

而有的家庭反之。

而如果一个家庭,两个阳,或者两个阴,很容易造成离婚。

所以在道家的思维里,一切都是有道理的,道家不作判断,只做消解。

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是最终的艺术。

那么,在道家的范畴里,也没有任何主义。

女权主义,男权主义,平等主义,等等,既然称为主义,必然有其偏狭的一面,往往取其一端而忽略了另一端。正如一个人玩跷跷板,坐在这边,那边翘上去了,坐在那边,这边翘上去了。

为什么我不赞同女权主义呢?

因为世界已经如此扁平,不说印度,至少在中国,你能完完全全自由地选择伴侣、选择居住的城市、选择想要的工作、选择想要的生活,既然如此,还为什么非要愤愤不平地让所有直男癌变成女性平等主义者?

这世界上有的是心甘情愿的小家碧玉,愿意配大男子主义的直男癌。

自然也有的是软糯的男子,愿意配强势的女权主义者。

有的配,有的选择,就何必杞人忧天,不要说话,迈开腿自己去找自己的同类,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摔跤吧!爸爸的更多影评

推荐摔跤吧!爸爸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