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消逝

秦大大

儿童节看一部儿童电影是再好不过的了,所以选择了张元拍的《看上去很美》,原著小说作者是王朔。一个是拍了无数禁片的导演,一个是没上过大学的痞子流氓作家,这样般配的一个组合折腾出一部儿童电影,想想也很有趣。后来看完才发现,这部电影能太“成年”了,简直少儿不宜,未成年请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拒绝观看。 那晚夜色撩人,亮黄的灯光映照着被高墙围起来的大院,静静缓缓抬升,厚重的白雪覆盖下,皇家威严的雕栏瓦楞和掠过的木马玩具,透过黑网般的窗框,“我”赤着身子痴痴的望向窗外,抽噎着,哽咽着。夜是极致的黑,雪是苍凉的白,一切看上去很美。——这是电影开场的片段,在那种寂静无声的夜里,黑夜就像要把人吞噬,我无从反抗,只能任由黑夜的张狂。 “看上去很美”用来形容儿童是再好不过了,孩童该有的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尚且存在,那些人们向往的纯粹和生动,向往那种生命姿态的活跃跳动,向往毫无虚饰、感性自然——那是一种灵性的美。后来渐渐长大,崇尚自然并不成为美的追求,人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现实问题上去,如何把一个人规训成社会需要、物质追求才是更实际的问题。于是,在人生步入美好的途中总是差了一步,真是可惜。 电影里的主人公叫方...

显示全文

儿童节看一部儿童电影是再好不过的了,所以选择了张元拍的《看上去很美》,原著小说作者是王朔。一个是拍了无数禁片的导演,一个是没上过大学的痞子流氓作家,这样般配的一个组合折腾出一部儿童电影,想想也很有趣。后来看完才发现,这部电影能太“成年”了,简直少儿不宜,未成年请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拒绝观看。 那晚夜色撩人,亮黄的灯光映照着被高墙围起来的大院,静静缓缓抬升,厚重的白雪覆盖下,皇家威严的雕栏瓦楞和掠过的木马玩具,透过黑网般的窗框,“我”赤着身子痴痴的望向窗外,抽噎着,哽咽着。夜是极致的黑,雪是苍凉的白,一切看上去很美。——这是电影开场的片段,在那种寂静无声的夜里,黑夜就像要把人吞噬,我无从反抗,只能任由黑夜的张狂。 “看上去很美”用来形容儿童是再好不过了,孩童该有的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尚且存在,那些人们向往的纯粹和生动,向往那种生命姿态的活跃跳动,向往毫无虚饰、感性自然——那是一种灵性的美。后来渐渐长大,崇尚自然并不成为美的追求,人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现实问题上去,如何把一个人规训成社会需要、物质追求才是更实际的问题。于是,在人生步入美好的途中总是差了一步,真是可惜。 电影里的主人公叫方枪枪,在老师的眼里,他没有一点规矩,尿床、欺负人、唆使人心,不服从组织安排,简单说就是幼儿园里的一颗毒瘤。他的这种天性并没有在老师们的规训和压制下变成集体的一部分,他始终在进行着无力的反抗,也许他并不明白这种抗拒的意义为何,或许这就是他的使命,正如电影海报上说的:“这世界有高高在上的规矩,也有只有奔放的灵魂。”有些人注定要在逆流中成长,有些人一生都在追求平凡,一切都如宿命般的进行着。 “Little Red Flowers”是电影的英文直译,小红花在电影里作为一个激励孩童们的奖励物品存在,他们的小红花数量就象征着他们行为的优劣。在他们幼小的心里,这种看似合理实数荒谬的机制激励着他们要带着枷锁自由行走,要在别人的目光下闪耀自己,要学会服从、学会被计划的生活。这种奖励机制不在于使个人得到发展,而是带动整体的力量去约束个人。在集体面前,一切个人利益都是皮毛,一切私人情感都是任性,一切肆意妄为都是叛逆。《浪潮》中有一步步被独裁浪潮席卷的学生,《飞跃疯人院》里有在体制和自由中挣扎的麦克墨菲,《肖申克的救赎》里有被环境改造的老布,终究难逃体制化的风险。正如王小波说的:“人来到世间,仿佛是来游泳的,迟早要跳进去。”在这样美好的年纪,为何不早点学会游泳而选择沉溺下去呢? 令我畏惧的是电影里面老师们的笑容,那种阴险狡诈般的笑容被演绎得让人想捶胸顿足,那种“教育家”一边给你灌输苦涩的思想,一边用笑容让你欣然接受,渐渐消磨尚未成型的抗拒情绪。跟众多的顽固分子一样,先把自己的脚跟站稳,并且从心底里觉得“我是正确的”。这样一套“诡辩论”的出装让人无从突破,尔等只能能默默接受、但却不以为意。至于我,美我从心底里唾弃这种灌输式的“教育”,因为它不管喜不喜欢,乐不乐意,有一种被心理强暴的滋味。从本质上说,这就是一种犯罪行为。 我们的童年正面临着一种被净化的风险,那是一种向同质化、类型化、体制化、规范化、简化、美化、感化,教化的演化过程,最后只能看个人的造化。 ——邓先磊(2017,6,1)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看上去很美的更多影评

推荐看上去很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