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客栈 龙门客栈 8.0分

细雨骑驴入龙门

EyeLoveYou

点击收听朗读

灯如豆,入夜洇散,化在远山间尚不分明。
雨也大,扑扑簌簌落了一夜,敲着冷月稀星,透着乱世的惨淡。
龙门一无所有。
有的是穷屋烂舍,走马荒腔,不问苍生问鬼神。
我从来疑神,但不疑鬼。
神由天生,鬼皆人作。
有人由情落冢,有人因利而亡,皆是鬼。
三山五岳不同来路的鬼,皆为那被东厂督主曹少钦磔杀的于尚书遗下的一双儿女而来。
档头鹰爪为斩草以绝复萌,义客侠士为夺稚以居奇货。
每种鬼都有不同的生存法则,而这客栈则是以鬼赎人的渡口。

从我拜师传武算起,已历廿二载。
师父常说,盖侠士者,重义而轻利,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当浮...
显示全文

点击收听朗读

灯如豆,入夜洇散,化在远山间尚不分明。
雨也大,扑扑簌簌落了一夜,敲着冷月稀星,透着乱世的惨淡。
龙门一无所有。
有的是穷屋烂舍,走马荒腔,不问苍生问鬼神。
我从来疑神,但不疑鬼。
神由天生,鬼皆人作。
有人由情落冢,有人因利而亡,皆是鬼。
三山五岳不同来路的鬼,皆为那被东厂督主曹少钦磔杀的于尚书遗下的一双儿女而来。
档头鹰爪为斩草以绝复萌,义客侠士为夺稚以居奇货。
每种鬼都有不同的生存法则,而这客栈则是以鬼赎人的渡口。

从我拜师传武算起,已历廿二载。
师父常说,盖侠士者,重义而轻利,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当浮死生于乱世,涂肝胆于危道。
我听后懵懵懂懂。
那一年,师父北上顺德府,听闻一伙采花淫贼专事奸污妇女,为祸乡里,可他们同气连枝,勾结污吏,旁人也奈何不得。这些贼每一事毕,都要去城中名医华先生家,配药还春,修精复气,接着又去糟蹋良家。
师父怒从心起,连夜取了那华先生的人头,又赶赴那贼窝。但见那伙贼个个倒地落尘,口吐白沫,不消片刻,命丧黄泉。此时,师父才恍然明白华先生这些日子来的良苦用心。
师父将华先生的身首合为一处,将其葬于云梦山扁鹊庙前。在墓前,师父嚎哭不止,咳血三升,自断右臂,从此不再过问江湖事。
我对师父说,那个华先生,没有侠身,却有侠心。

家国不幸江湖幸。
侠的出现,是法的疏漏。
师父笃信内心的道义,滥用手中的暴力,酿成了悲剧。师父宅心仁厚,尚能自省,而千千万万个自骄自矜、以武为乐的侠客呢?
侠客以武犯禁,代法执法,立的是道义,坏的是法度。所谓的侠义,或以牙还牙,或以德报怨,并无定数。抢劫法场是侠义,劫富济贫也是侠义,你尽可以说某一种侠义是道德的,但道德本身一点儿都不道德。道德只是在你争我夺的江湖中形成的某种均衡。
行走于江湖,人人所带的兵刃不同,官员使权,商人使钱,侠客使剑,百姓则摇唇鼓舌。自古以来,文人以笔作剑,侠士以剑当笔,干的是同一桩买卖。
我宁愿活在一个没有侠客的时代。

从那以后,我只认钱。
前些日子,有人出价一千两,让我来护送于尚书的儿女出关。我应下了。
收钱办事,才是道义。但又算得上什么道义呢?
瞧这眼前,一方为了报恩,一方为了绝患,剑拔弩张。然而究其身份,不是尚书门生,便是东厂番子,不过是官斗官罢了。
我借力卸力,以伞格开了大档头皮绍棠,又用桌椅封住了二档头毛宗宪的去路,让义士们撤退。两柄刀粘身而至,伴着凛冽的金铃声,碎人心神。我轻闪在侧,用剑柔然应对,将劈山之力弹空,刀势渐老。
但见我只守不攻,千转百回后,两人已心浮气躁,气息紊乱,虽剑音贯日,实徒作争斗。陡然间皮绍棠发一声喊,两人左右欺上,骨节声密如爆豆。我泥鳅般滑出包围,剑指腕转,轻轻递出,毛宗宪躲闪不及,一下被削去了天灵盖,血若胭粉。就在这一怔之间,我推肘偏击,猿臂轻舒,按在了皮绍棠的命门上。
我正欲说话,不料他先开了口,他们给你一千两,我给你三千两!

后来的事我并不知晓,一命抵一命,我两边都不再帮衬。归隐闾里后,整日价沽裘换酒喝,明月弄黄粱。
有人骂我不是个东西。我笑他们看不穿。
其实山川丘泽、江河湖海,天地本不平,何来天下太平?
我与你们一样,苟活于红尘,笑时移世易,人道不殊。有多少人闹市遮檐过,就有多少人聊发少年狂,到头来却一一落得空惹劫数生,抽刀断水流。
而我,只愿寄情觞觥,目送归鸿。在一切尘缘未断处,一月来摄。


微信公众号:EyeLoveYou
朗读与原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龙门客栈的更多影评

推荐龙门客栈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