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臣 奸臣 6.4分

远远地相爱与近近地陪伴

艾比路飞
情色非色情。它只是借了一些有感官刺激的镜头,要表现的,却不是荒淫无度。
       女主赵贞华和女二雪中梅的确都很美,身段也很美,赵贞华是带了英气的美,雪中梅是带了魔性的美。他们做着让人不耻的事,心中却是如此赤诚。
       男主任重载也是俊美的,瘦削的脸庞,有着坚毅的棱角,小麦色的肤色,一双倔强的单眼皮小眼睛,透出了苦楚、凄凉、仇恨。坚毅。看着他的脸庞,会不自觉地产生怜惜,想要飞蛾扑火般去拯救这个男人。
    任重载和赵贞华是开在奈何桥头的彼岸花,妖冶悲凉,自身又有着生生世世花叶不想见的凄苦。不远处一株梅花,开得热烈,开得寂寞,同时也开得快乐坦然。
      他经历的是一个血色月夜,母亲、亲族溅起的鲜血能将月亮染红。一双孤寂的脚踏碎水洼中月亮猩红的倒影,从此他头也不回地走上一条不归路,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所有人都称他为奸臣,而且是卑贱的奸臣。他在王上面前阿谀奉承,跪舔着。他怂恿王上广征天下美女,目的不是为了讨好王上,为的是将民怨推向鼎沸之势,为的是借王上的手将那些...
显示全文
情色非色情。它只是借了一些有感官刺激的镜头,要表现的,却不是荒淫无度。
       女主赵贞华和女二雪中梅的确都很美,身段也很美,赵贞华是带了英气的美,雪中梅是带了魔性的美。他们做着让人不耻的事,心中却是如此赤诚。
       男主任重载也是俊美的,瘦削的脸庞,有着坚毅的棱角,小麦色的肤色,一双倔强的单眼皮小眼睛,透出了苦楚、凄凉、仇恨。坚毅。看着他的脸庞,会不自觉地产生怜惜,想要飞蛾扑火般去拯救这个男人。
    任重载和赵贞华是开在奈何桥头的彼岸花,妖冶悲凉,自身又有着生生世世花叶不想见的凄苦。不远处一株梅花,开得热烈,开得寂寞,同时也开得快乐坦然。
      他经历的是一个血色月夜,母亲、亲族溅起的鲜血能将月亮染红。一双孤寂的脚踏碎水洼中月亮猩红的倒影,从此他头也不回地走上一条不归路,再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思。所有人都称他为奸臣,而且是卑贱的奸臣。他在王上面前阿谀奉承,跪舔着。他怂恿王上广征天下美女,目的不是为了讨好王上,为的是将民怨推向鼎沸之势,为的是借王上的手将那些曾经迫害他家族的人血债血偿。一份采红集,是他复仇的名单。

        他让王上做为傀儡,他是王上王,可是这都不是他真正追求的,他要将王上本身的罪孽汇聚到自己身上,让自己成为罪恶之源,他毁灭王之后,再自我毁灭,将所有罪恶都带走,最终换得一个朗朗夜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难免会复制出同样的受害者,赵贞华就是他复仇路上被践踏进泥土的花朵。她隐瞒身份祈求他将自己带进宫中,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造成她苦难的推手,她却恨他不起来,但她也不允许自己爱上他。她只想去杀了王上报仇,为此她可以献出身体,献出生命。


         赵贞华的面容上有心上人的痕迹,内心遭受着他同样家族覆灭忍辱偷生的啃噬。他从未质疑过自己的计划,在她面前他却想放弃了,只要能保全她,前功尽弃又何妨、抛弃家族使命又何妨。只是这个时候的她,却不肯为他停下脚步。


         她曾说她想做他的药,治愈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发自肺腑的表白,还是只是她对他的诱惑,为了他尽心尽力培养她,助她走上最后的弑君之路。


         他培养着她,要将她培养成一代名妓,要将她培养成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妖姬。当然他也不能抗拒,在她没有练就媚术之前,他就被她吸引。不能拥有她,本已痛苦,更痛苦的是他拥有了她的心,他却只能将她送走,送向幽冥深渊。一场激情戏,像是感情不可遏制的迸发,观众都为他们终于可以坦诚相见而开心,结果却只是一场臆想。
         计划落败,她被擒。这个王上不是真爱美色,他只是沉迷于无限的统治,凌驾于道德之上,凌驾于法度之上,凌驾于羞耻之上。荒淫不过是他的宣誓无上权力的方式。面对一双尤物,他没有想去享受她们,而是要向所有人展示他对她们拥有而且可以任意玩弄、蹂躏、践踏,因为他是至高无上的王。面对这个对美色其实并没有痴迷的王上,美人计注定被识破。
         计划落败的岂止是她,还有他。王上一副早已洞察世事的姿态,羞辱着男主父子,他不是被他们摆布,不过是将计就计,他愿意而已。我想这一幕,不是为了宣告男主落败,而是要告诉观众,王上的罪恶是他自己的罪恶,不是男主造成的。他被要求去杀了她,觊觎王的女人,觊觎王的权力,这是惩罚。
        他与她之间还有一个女子,或许她是里面最讨巧的角色了。和女主不同,她无名无姓,没有过去,她就是一个妓女。赵贞华仇恨着让她变成卑贱贫民的暴君与奸臣。身为妓女的雪中梅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低贱,她在最底层,从事着人尽可夫的工作,可她从来没有觉得可耻,在权贵面前,不卑不亢,甚至鄙夷这些嫖客。不像任重载和赵贞华一样不肯抛弃身世包袱,她就是那么直白纯粹地活着。她自以为聪明可以灌醉男主,身上脱一件,男主就要喝一坛酒。她脱了一个发簪,脱了一只指环,脱了一只袜子,脱到不能再脱,他还没有醉。纵使他看不起她,羞辱她,她却还是被他折服了,从此她的心就是他的了,这个非凡的男人。她立志要征服这个男人。



      她躲在竹林里看到任重载与赵贞华互剖心迹,他们才是惺惺相惜的人,她于他们,永远是局外人。她暗自垂泪,明明是竞争对手,她却从来没有害过他们。她可以为自己弄用双腿夹破西瓜而开心地笑。原本痛苦的名妓修炼,只有她可以苦中作乐,可以笑着应对。男主和女主是被命运折磨捉弄的人,而她却与自己的不幸的命运做了和解,所有的选择都不是被迫的,是她心之所向。她不在男主复仇的名单中,不在那本采红集中,她是自愿加入的,追求他的目光?追求世俗的荣华?总之她是快乐迎战的选美皇后。因为她本不在他复仇的名单里,他想放她一条生路,和他心爱的赵贞华一起离开。赵贞华为了自己的使命回来了,她为了他也回来了。一路披荆斩棘,她绽放着她的美丽,她的媚术,还有聪明才智,丝毫没有苦大仇深。一路上她献媚于王,眼神却没有离开过任重载。


       一个活的通透的女子,一个可以为了爱而奋不顾身的女子。她没有过去,她没有牵挂,后来,他是她的未来,唯一的记挂。


       也许这样的女子才是拯救任重载的药。最后,任重载委托她救助赵贞华时,她尽心尽责;任重载将葬身火海的时候,她救走了他;在任重载隐姓埋名时,她陪在他身边浪迹江湖。曾经有两个女子在任重载面前跳过刀舞,而最终是雪中梅陪着他跳刀舞,哪怕那个时候的他脸庞已经毁了,脚已经坡了。她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他最信任的人。她脸上的笑是纯真质朴的,无恨、无愁、无悲,恬淡自有芬芳。任与赵重逢,任眼中欲言又止,唯有泪千行的凄楚与喜悦交织,赵贞华隐藏在盖头后面那种想爱却在仇恨面前怯步的无奈。只有她看着他们莞尔一笑,云淡风轻,下雪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奸臣的更多影评

推荐奸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