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森 帕特森 8.0分

《帕特森》:诗人电影

ChrisKirk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过了大半年终于把去年个人最佳的影评搬出来了(我到底是有多懒)。瞎写的,能看就看吧。

本文首发于 飞地,有删改

在去年便涌现出的多部“诗电影”中,冥冥之中似乎有种秘而不宣的情感纠葛,他们的相同之处在于都将诗歌作为主人公的情感载体,不管是《路边野餐》以时空互绕营造出的超现实感,还是《长江图》中逆流而上的爱情洪涛,亦或是《帕特森》中见微知著的流水生活,都在尝试把诗歌和电影这两个概念进行融合。而《帕特森》的成功又有别于《路边野餐》的单纯念白和《长江图》的蹩脚文本,它将诗歌融进生活的同时赋予诗歌全新的生活意义,在这里,电影和诗歌互为表里、密不可分。

我们常说,诗人之所以能成为诗人,并不是因为他写诗,而是因为他有一颗“诗人之心”。正如影片最后提到让·杜布菲曾做过气象观测员,威廉·卡罗·威廉姆斯也曾以医生的身份生活,所以诗人并不会只拘泥于“诗人”的身份,只要他有诗人之心,他就可以化身任何人,比如片中的帕特森。有趣的是,“帕特森”既是小镇之名,也是诗人(公车司机)之名,这似乎也能视为一份妙手偶得的诗意。

电影截取一周的生活,以最简单的方式分开注...

显示全文

过了大半年终于把去年个人最佳的影评搬出来了(我到底是有多懒)。瞎写的,能看就看吧。

本文首发于 飞地,有删改

在去年便涌现出的多部“诗电影”中,冥冥之中似乎有种秘而不宣的情感纠葛,他们的相同之处在于都将诗歌作为主人公的情感载体,不管是《路边野餐》以时空互绕营造出的超现实感,还是《长江图》中逆流而上的爱情洪涛,亦或是《帕特森》中见微知著的流水生活,都在尝试把诗歌和电影这两个概念进行融合。而《帕特森》的成功又有别于《路边野餐》的单纯念白和《长江图》的蹩脚文本,它将诗歌融进生活的同时赋予诗歌全新的生活意义,在这里,电影和诗歌互为表里、密不可分。

我们常说,诗人之所以能成为诗人,并不是因为他写诗,而是因为他有一颗“诗人之心”。正如影片最后提到让·杜布菲曾做过气象观测员,威廉·卡罗·威廉姆斯也曾以医生的身份生活,所以诗人并不会只拘泥于“诗人”的身份,只要他有诗人之心,他就可以化身任何人,比如片中的帕特森。有趣的是,“帕特森”既是小镇之名,也是诗人(公车司机)之名,这似乎也能视为一份妙手偶得的诗意。

电影截取一周的生活,以最简单的方式分开注解,就像是一首长诗的七个单元,它们有相似的结构,相似的情感,却又有不同的宣泄出口。

周一至周四:生活的重复往返

生活并非一成不变,也绝非瞬息万变,它在缓慢趟过时间之河的时候默默地改变了一些细微的事物,一些寻常人不会发现的事物,一些只有诗人才会洞察到的变化。

之所以把“周一到周四”分成一个独立的部分,是因为在这一段时间里电影在试图侵入观众的思维,此时它仍在蓄力铺展开导演隐藏起来的“诗人世界”,电影需要观众的认可和接受,却又不想一次性暴露完全,有种“犹抱琵琶半遮面”含蓄美感。

在这段时间里,观众能看到很多的重复,或者称其为“反复”。比如每天早上的手表特写,公交车内众生相的草草勾勒,夜间遛狗,酒吧会晤等,周一晚上酒吧老板说的一句“真准时”,连通过去与现在,就此展现出此前的简单生活,虽如简笔画般粗糙,但却是导演细小心思的胜利。这些不断提醒观众的重复就像小女孩诗歌中不自觉使用的行内韵脚,初识不觉尽然,细品之下才有别样风味流露出来。

然而最细腻的地方还在于重复生活中的变化,从这些变化中汲取灵感的人,就是诗人。例如周一吃早饭的时候发现的蓝色火柴,将此拓展成点燃心爱之人第一支烟的信物;我们抓不住诗人的跳跃思维,只能驻足欣赏。

与之类似,相同的是手表特写,每天却以不同状态展示,或慵懒或疲惫或缠绵;亦是在不同的时间醒来(大概是6:13;6:15;6:12;6:28),正如上文提到的时间改变,在这里我们似乎可以将其解读为对生活的倦怠或是危机来临前的困顿。

周一的梦境是双胞胎,于是我们能看到镜头捕捉到的多对双胞胎,上班路上一晃而过的双胞胎老人、公车内闲谈的双胞胎小孩、酒吧内的双胞胎兄弟等。或许你可以将其归咎于巴德尔迈因霍夫现象,但是我更愿意去相信是来自于诗人内心天然的敏感。否则你如何解释周二关于在古波斯身骑银色大象的梦境?诗人用自己的方式注解这个不怎么合乎历史的美梦:维度;这是周二的诗歌,跨越了时间的障碍和色彩的桎梏,也是诗人讲给自己听的童话。

相同的还有公车闲谈,周一是双胞胎对酒吧开枪事件的讨论,这也在不经意的暗示了周五的剧情冲突和生活巧合;周二是男性朋友间相互对女人的吹嘘(此时帕特森对迎面而来的公交司机打了招呼,细节满分);周三是远景概写,其间有双胞胎穿过街道;周四是两个大学生之间关于无政府主义历史的追溯。当然你可以争辩说每天坐公车的人肯定不一样,可诗人需要的也正是这份不一样,他可以从后视镜里观察到放大缩小的情感变化,可以听到高谈阔论和靡靡细语,可以在公车内经历壮烈的战争和伟大的爱情,诗人不需要去经历每一种人生,他只需要蜻蜓点水般的感受就能晕开生活的无穷性。

或许是诗人天性使然,我们从这里便能断定帕特森的温柔与平静。而他的诗句却往往诞生于嘈杂的环境下,每天早上未发车时的公车(上司?的招呼),夜晚的酒吧(店长的寒暄)等。在这里导演用及其平常化的手法排除外界环境,转而去放大诗人平原般的内心世界,半杯啤酒就是生命的度量,地下室和瀑布的冥想空间只是内心世界的具象化存在罢了,他们是帕特森真正成为“诗人”的不必要佐证。

周五至周日:生活的涟漪

到了影片后半段,我们会发现前面的重复不见了。虽然在周五的早上我们仍能看到手表特写(此时的时间是6:28),但是我们发现双胞胎不见了,公车不也见了,甚至于到了周六晚上诗歌也不见了。当我们回过头再度审视,我们会发现,从周五开始,重复的生活被激起了涟漪。

周五是充满剧情冲突的一天,也是过渡的一天,此前出现的各个空间内都出现了难以调和的矛盾。女生的吉他到了,不管她是三分钟热度还是真的梦想,不管男生是真心实意还是勉为其难,这已经无法挽回;公车出了故障,工作遭到了质疑,公用电话被蓄意破坏,我们从帕特森在歪倒信箱处的短暂停留似乎可以看出他内心的波澜不平;酒吧内情侣间上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戏码,虽是闹剧一场却难以平复。而早在一天的开始写下的《The Run》是全片唯一一首动态标题诗歌,我们也愿意去相信这是诗人对未来的不经意预测。不是常说,伟大的作品往往具有预测性吗。这样我们似乎更容易去接受第二天发生的“诗歌不见了”。

周末两天和前面五天的生活状态并不完全相同,但一切却又在周五的精心安排和暗示下。当诗歌的载体——秘密笔记本被销毁之后,诗人陷入了惆怅,但我更愿意将其理解为是一份自我怀疑。帕特森写诗,自己却一直没有承认过诗人的身份,原因我们不得而知,可当他作为“诗人”的证物不见了之后,他躲进地下室反复的翻转着威廉·卡罗·威廉姆斯的诗集,似乎想从中获得某种启迪和肯定。

如果在街上偶遇“罗密欧”,他所说的“生活总还是要继续”只是一碗不咸不淡的鸡汤,那么在瀑布前与日本诗人的会晤则是一次专属于诗人之间的勉励,在这里,“公车司机”的身份被认为是诗意的象征,“诗人”的身份也终于得到了自我的肯定和确立。日本诗人送出的小本以无限可能重新带给诗人生活希望。此时帕特森从包里掏出了一支笔,说明他始终并未放弃“诗人”的身份,而现在他已经做好重新上路的准备。

当时间再次回到周一,镜头逐渐拉远,直至和上周一完全重合;帕特森拿起手表,看了看时间,亲吻女友,然后离床而起,动作一如既往的连贯;而注意到此时并没有给手表特写,我们将其视为改变,往小了说,这是诗人做出的自发改变,往大了说,这是新纪元的重复开端。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帕特森的更多影评

推荐帕特森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