扯但够聪明,记一次完美的忽悠

电影爱好者
爱在情节反转上搞虚头的题材从来不少,手法的新颖却从不见长,想当初被剑鱼行动与致命魔术里那番对障眼戏法描述所打动"让人们去注意你想让他们注意的地方,你才能在他们本该关注的细节动手脚",毕竟镜头是导演的,你的所见所想往往是正是他试图掌控的.听信直觉也就等同任其忽悠,在洞悉了这番套路后也就失去了同类题材的观影乐趣,很少再为什么反转惊讶过.例如Red Lights与野东西,任你无休止的圈套也跳不出剧情的定势。

剧中摩根弗里曼对四骑士犯案手段做解析时,镜头对催眠有过这样一段片面的描述:四人尾随选定的下手目标,不断用词眼与象征性的事物施以暗示,乃至当事人真稀里糊涂的去了维加斯。对催眠效果的夸大程度不输近期的那部《迷幻》,这类题材的诟病也正如此,通过大量戏剧效果来妖魔化诸如催眠等饱受争议的事物来给影片添加一份神秘感,估计本片引进之后也会有大举无脑观众效仿,给催眠与近景魔术圈带来一番学习热潮。

话说回来,片子本身不就是在试图运用暗示来忽悠观众吗?

审讯四骑士时lover曾对警探挑衅道:无论你自以为掌握局面,我们其实都早已料到你的下一步是什么,[你出现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是我精心设计好的。

"...
显示全文
爱在情节反转上搞虚头的题材从来不少,手法的新颖却从不见长,想当初被剑鱼行动与致命魔术里那番对障眼戏法描述所打动"让人们去注意你想让他们注意的地方,你才能在他们本该关注的细节动手脚",毕竟镜头是导演的,你的所见所想往往是正是他试图掌控的.听信直觉也就等同任其忽悠,在洞悉了这番套路后也就失去了同类题材的观影乐趣,很少再为什么反转惊讶过.例如Red Lights与野东西,任你无休止的圈套也跳不出剧情的定势。

剧中摩根弗里曼对四骑士犯案手段做解析时,镜头对催眠有过这样一段片面的描述:四人尾随选定的下手目标,不断用词眼与象征性的事物施以暗示,乃至当事人真稀里糊涂的去了维加斯。对催眠效果的夸大程度不输近期的那部《迷幻》,这类题材的诟病也正如此,通过大量戏剧效果来妖魔化诸如催眠等饱受争议的事物来给影片添加一份神秘感,估计本片引进之后也会有大举无脑观众效仿,给催眠与近景魔术圈带来一番学习热潮。

话说回来,片子本身不就是在试图运用暗示来忽悠观众吗?

审讯四骑士时lover曾对警探挑衅道:无论你自以为掌握局面,我们其实都早已料到你的下一步是什么,[你出现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都是我精心设计好的。

"无论去哪做什么,都是我们计划好的"这就是在自觉上暗示观众,那啥突然冒出的美女刑警是个眼线,为了增加观众此人身份来路的疑惑,导演特意弱写了女警的背景身份。关于她是怎么调遣来的,为什么要来,只字不提,究竟是强调探员的无脑,还是挑起观众的疑心?

而在后续的情节里为了承接布局让事件看似具有联系,还设定了诸多障眼法,例如两人前去第二场演出时,是由女警"在热心人的帮助下"安排了住处(下意识让人关联到之前的暗示,住哪里也是骑士团事先打理好的)

而剧情中女警更是屡次设问到四骑士存在第五人的可能,反复强调"第五人","神秘人","多出的那一个"等词眼,这特么不就同在你耳根前默念"维加斯万岁!"一般么,这究竟是说给男主听,还是在给观众念叨?

在编剧的几波攻势之下,那些自持一副"啊,我头脑聪明,我懂导演套路我牛逼"的观众自然就成了最先歇菜的。

而这时, 那个从电影开篇被耍到结尾,傻里带着些许萌的警探,正是这个古板偏执死活不信邪,看上去最不像坏人的人,仗着他的那副自我与老实,极为自然的带着众多疑点溜过观众的心眼,成了观者最先排除疑点的角色。这手法其实同红灯一样,但你真要去细究,很容易发现很多关于此人的矛盾之处。

就个人经验而言,看上去特有心眼儿的那种人不一定聪明,[真正高手不会让你看出他的心眼],也不屑展露出自己的实力,没人喜欢一个聪明的混蛋,老实巴交不一定能博取他人的信赖但绝不会激起它人的戒备,没了距离感与提防,反倒能让自己的目的更容易达成。至于那些看上去极有心眼的人可能只是刻意表现,自我膨胀的傻缺实在太多,反倒是那些装睡的,搞不好装愣的同时在怎么算计你。

至于那位看似骑士团成员的女警,那个迪伦眼中"计划之外的因素",导演手中蒙蔽观者偷换注意力的棋子,一方面也是在刻画迪伦这个角色实力。

两人是搭档,迪伦越是表现出对魔法本身的抵触对骑士团背后故事的漠不关心,女警就越有义务深入下去从而说服装傻的他朝正确的方向去破案,也就是说迪伦[借案件本身对她步步指引],才有机会在她内心播下有关荷鲁斯劫富济贫的理念,并以真诚,执着,勇敢(屡次失手遭众人数落仍执着于自己的信念,誓言抓尽那些利用他人的单纯来牟利的恶人,冒生命威胁车中救人等)打动她,给予并最终建立了信任,在她了解了整个事件背后的因果缘由以及魔术背后的善意,她才选择保守这个秘密.将一切沉入河底,难道迪伦不是个深耕人性的大师吗?难道这剧本背后的编剧不正是一个魔术师吗?

站的越"近",你的视野则越狭隘,这个全篇强调的主题点出了太多内容。

这个"近"其含义有很多,例如时间刻度上的,当人们试图揭密一个戏法或是揭露一个骗局,渗透一个网站,解决一个难点时,往往只去观察台上光鲜的几十秒钟与事物的表象,只将事情发生的这小段时间内的因素考虑了进去,而没有意识到事情"发生"之前就早已发生,骗局在它发生之前就早已开展

一个完整的魔术或骗局应该是从起草方案算起,到完善细节换位分析遗漏,最终实施计划乃至被人揭露的整个漫长过程,如果无视掉其中智力对抗与揣摩群众心理反应的部分,只单单去注意场面上的那些花招,就只能像睁眼瞎,放生掉本该注目的线索,你越是将注意力投放在短暂的表演上,愈是绞尽脑汁试图从他利落的指尖找出些遗漏与破绽,便越是陷入策划者希望你掉入的那个盲区。

这就是为何在刑侦中往往要对疑难杂案进行跨度长达几年的回溯,因为行凶和魔术都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从萌生念头到它被揭露以及后续的影响,你若只分析台上的那几十秒表演,不就等同于把被害人死亡的那一刻才当作案件的开始,把尸体被发现的那一刻就定论为案件的结束,然后框死这个时间段,对这个范围之外发生的一切不管不问不听不闻,你能分析出个球?

管家阿福在本片饰演骑士团的幕后赞助,代指了荷鲁斯神话中坐拥财富的法老,片中迪伦对四骑士的最终试炼正是要求四人依照理念以魔术的形式劫富济贫,将这位媒体大亨的财产分还给资本社会下的奴隶,片中从迪伦为骑士团牵线这位赞助开始就步入了长达一年的策划,老爷子虽然对show注下了大笔投资,但就个人而言并不认可四人的那些小把戏,无论是措辞还是态度都隐约感到他那股对四骑士不成器的埋怨,到了机舱里的那一幕,四人故意表现出团队内部的矛盾,实施了一次连续而巧妙的迂回,利用老爷子对四人的低估套出了他离岸账户的口令,老爷子败就败在对它人意图的洞悉上没有远观,只着眼于当下的谈话,而没有考虑到谈话之外的附加风险。低估不等同信赖,但一样意味着松懈,也正是因为低估,可能有一半的观众从头到尾没鉴别出傻警探的身份。

关于迪伦为何要花费如此大风险和精力去陷害黑人,姑且套用企鹅人爱用的词:经典式复仇。片里有这么一段,在弗里曼将其父亲的惨死作为戏谑的谈资,用以调侃吹嘘时,迪伦竟能装成一个无关者硬忍着去听完。这正是他厉害的地方,这般的深藏不露,有这样的城府又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那个溺毙的魔术师正是他的父亲,弗里曼及片中被盗走钱财的几人都与他父亲的死有直接或间接关系,也就是说片骑士团中盗取钱财的表演即有替天行道传播教义的成分,又掺杂点个人复仇的念头。而自以为够格的黑人一直对骑士团未邀请他而心怀不满,一心想扳倒四骑士,对组织本身是个威胁,让其入狱就是为了免除后患,同时惩罚黑人的自负,让他意识到自己是彻彻底底的输了,并让他永远活在自己惨败的事实中,就算黑人有几千种方法证明自己的清白也没用,因为主角就负责这桩罪案的条子..."老实巴交带些萌的条子"

肯定有又很多人奇怪,既然是为复仇,直接雇凶不行吗,折腾二十年是不是太过了?这里有三点要说,一,你不是君子不懂卧薪尝胆,这点可以参考那个扳倒上海法官的陈玉献,同样,迪伦不光是想报复他,还要让他身败名裂,在牢狱中尝尝当年他父亲败落的滋味,其次,这二十年的精心策划不光是为了复仇,还需设法将正义之眼的理念传递给世人,这也是三骑士在最后一幕表演脱逃给街头巨幕做特写的缘故,理念已经传达,终局已定.其三,不这么设定能搞出两小时的情节吗,我就不深究同类题材的那些个剧情了.
2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惊天魔盗团的更多影评

推荐惊天魔盗团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