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安娜的四个夜晚

璇璇

一、人物性格决定其行为方式 似乎是张爱玲说过的,最伟大的爱莫过于暗恋。我爱你但与你无关,守在爱的角落里无欲无求,只是默默的祝福,期望着对方偶尔一次的注视。 就如奥斯卡拉,“生日快乐”,奥斯卡拉说,而安娜却在对面的房间里与朋友们狂欢。这样的镜头多少令人有些唏嘘,尤其在之前看过奥斯卡拉颤抖的手终究没有去抚摸安娜妩媚的乳房,即使奥斯卡拉并不缺少抚摸其的渴望。但那到底收回了的手是奥斯卡拉爱的界限,从一开始就将这样的爱从情欲中剥离,并且由是这样的纯洁给予了影片更加强烈的反差。 人物性格决定其行为方式,《坏小子》里的赵在铉终究将他爱上的女大学生以几乎是凌辱的方式占有;《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中的徐静蕾却从来都只是静静的守在所爱的人的身边。而奥斯卡拉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影片开始,奥斯卡拉去商店买了斧头,鬼鬼祟祟的带回了家,又从罐子里拿出一只被截断下来的手,这些都是导演故意营造出的戏剧张力,让人疑惑奥斯卡拉似乎是个变态的杀手。但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知道奥斯卡拉是一个卑微的人,孤独而又寂寞,那只罐子里的手不过是医院里病人被截肢了的手臂,而奥斯卡拉只不过是医院里打杂的。 几个细节更体现了奥斯卡拉的...

显示全文

一、人物性格决定其行为方式 似乎是张爱玲说过的,最伟大的爱莫过于暗恋。我爱你但与你无关,守在爱的角落里无欲无求,只是默默的祝福,期望着对方偶尔一次的注视。 就如奥斯卡拉,“生日快乐”,奥斯卡拉说,而安娜却在对面的房间里与朋友们狂欢。这样的镜头多少令人有些唏嘘,尤其在之前看过奥斯卡拉颤抖的手终究没有去抚摸安娜妩媚的乳房,即使奥斯卡拉并不缺少抚摸其的渴望。但那到底收回了的手是奥斯卡拉爱的界限,从一开始就将这样的爱从情欲中剥离,并且由是这样的纯洁给予了影片更加强烈的反差。 人物性格决定其行为方式,《坏小子》里的赵在铉终究将他爱上的女大学生以几乎是凌辱的方式占有;《一个陌生女子的来信》中的徐静蕾却从来都只是静静的守在所爱的人的身边。而奥斯卡拉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影片开始,奥斯卡拉去商店买了斧头,鬼鬼祟祟的带回了家,又从罐子里拿出一只被截断下来的手,这些都是导演故意营造出的戏剧张力,让人疑惑奥斯卡拉似乎是个变态的杀手。但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们知道奥斯卡拉是一个卑微的人,孤独而又寂寞,那只罐子里的手不过是医院里病人被截肢了的手臂,而奥斯卡拉只不过是医院里打杂的。 几个细节更体现了奥斯卡拉的卑微,比如当一个女护士来通知奥斯卡拉说院长叫他时,女护士用衣服捂住了口鼻,她说,“你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味道”,眼里充满鄙夷;院长很轻易的认为病人不见了的戒指就是奥斯卡拉偷的,原因很简单,奥斯卡拉做过牢,甚至在知道戒指不是奥斯卡拉偷的时,院长都没有想到要去告诉奥斯卡拉一声;院长要告诉奥斯卡拉他被解雇时,叫奥斯卡拉坐近一点,知道奥斯卡拉怎么办了吗,他将自己坐着的小圆凳搬到院长跟前坐下,而院长面前本来就摆着皮质的沙发;奥斯卡拉在警察局被审讯时,一时被逼急将桌子上的烟灰缸推到地上,而很快他就将它捡了起来,甚至连烟灰都用手捧着捡起来,眼里还有充满的畏惧。 导演还通过他人之口告诉我们,奥斯卡拉是一个私生子,从小跟病弱的奶奶生活在一起,这从另一方面说明了,奥斯卡拉性格上的卑微及缺乏占有欲大概都是源于其从小以来的弱势。但在这些并不妨碍奥斯卡拉的单纯,以及对美好的渴望。当奥斯卡拉拿到遣散费时,他竟然跑去给安娜买了一个很贵的钻石戒指,注意他去买戒指时登三轮车的镜头,一种强烈的幸福感满溢在他每一脚蹬下去的力量中,是的,仅仅如此他便满足了。 二、情感的相互性 我一直在怀疑单方向情感的稳定性与耐久性,尤其是爱情。当奥斯卡拉一次次的爬进安娜的屋子时,不用怀疑,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是永远,即使奥斯卡拉在自己的房子里做了一个更有利看到安娜的窗户,幸运的是奥斯卡拉爬进安娜屋子的行为是以被抓而终结的。这样,奥斯卡拉的爱终究是停留在浓烈的爱情里,而没有在时光里缓缓消逝;这样,安娜也终于知道那个戒指的来由,亦终于注意到奥斯卡拉的存在。 不可否认,情感是需要互相作用的,尤其是爱情,有了付出必然期望有所回报,至少该有付出后所应看到的反应。奥斯卡拉浓烈的爱情作用在长期的无反应中,他还会保持着最初的冲动吗,即使会,那安娜呢。 不可否认,我们大多数都希望安娜最终能够接受奥斯卡拉,就像我们在《对她说》里希望贝尼诺醒来后可以爱上马克。但安娜终究还是选择了离开,她说,“我不会再见你了”,这样的爱于她是一种负担,人可以仅仅是因为被人爱而爱上他吗,这是在童话里,而在现实中,爱是一种在双方对对方的社会关系认可后的一种情感互相作用的产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安娜的四个夜晚的更多影评

推荐与安娜的四个夜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