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 欢乐颂 7.3分

男与女

涵先生
一出场时,是壮硕如牛的太子妃苏域,和豆芽儿菜似的太子叶清歌。剧里群众演员被迫要抠瞎了眼,强行说太子妃是女人,叶清歌是男人。剧外的观众也就哼哼哈哈地迷糊起来,仿佛突然也脸盲眼盲心盲起来,认可这对性别倒置的男女。初见时苏域还金钗红妆打打马虎眼,姑且算是个五大三粗的恶婆娘罢。愈到后面,与叶清歌相熟起来,或者说,是与观众相熟起来,似乎对自己的演技多了几分不知来自何处的自信,索性一身戎装,妆发全无,只剩下几缕艳俗的绛色眼影,拙劣地宣扬着某种此地无银的委屈与坦荡。

见过不少男扮女装的戏码。也见过不少失败的男扮女装戏码。

但真心没见过,不扮女装还要被当作女人的戏码。

这个剧,也太超脱了吧?!

奇怪的是,观众如我,一路追下来,并未觉得多奇怪,好像这样的认定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也就这样跟着看下去了。看到苏域的喉结,在屏幕上左三圈右三圈地滚动着寻找存在感,看到苏域比叶清歌整整大了两圈的体格,然后也听着小公公叫他娘娘,叫她太子殿下。没有问题,非常地没有问题。

其实,看到后来,对“男主角”与“女主角”的性别已经失去了感知能力,隐约觉得是俩个人在对抗,靠近,调情,拒绝,而性别已经...
显示全文
一出场时,是壮硕如牛的太子妃苏域,和豆芽儿菜似的太子叶清歌。剧里群众演员被迫要抠瞎了眼,强行说太子妃是女人,叶清歌是男人。剧外的观众也就哼哼哈哈地迷糊起来,仿佛突然也脸盲眼盲心盲起来,认可这对性别倒置的男女。初见时苏域还金钗红妆打打马虎眼,姑且算是个五大三粗的恶婆娘罢。愈到后面,与叶清歌相熟起来,或者说,是与观众相熟起来,似乎对自己的演技多了几分不知来自何处的自信,索性一身戎装,妆发全无,只剩下几缕艳俗的绛色眼影,拙劣地宣扬着某种此地无银的委屈与坦荡。

见过不少男扮女装的戏码。也见过不少失败的男扮女装戏码。

但真心没见过,不扮女装还要被当作女人的戏码。

这个剧,也太超脱了吧?!

奇怪的是,观众如我,一路追下来,并未觉得多奇怪,好像这样的认定没有任何问题。于是也就这样跟着看下去了。看到苏域的喉结,在屏幕上左三圈右三圈地滚动着寻找存在感,看到苏域比叶清歌整整大了两圈的体格,然后也听着小公公叫他娘娘,叫她太子殿下。没有问题,非常地没有问题。

其实,看到后来,对“男主角”与“女主角”的性别已经失去了感知能力,隐约觉得是俩个人在对抗,靠近,调情,拒绝,而性别已经退居次席。偶然发现字幕组在“他”与“她”俩个代词之间的选择上亦存在着游移的态度,时而如此,时而那般。由此联想到“她“字的来源,更感到时空错异带来的快感。

开场时觉得太别扭了,也和弹幕里的其他围观群众一起暗暗叫喊,太尬了,什么时候才能换回正常的服装,让我看得别这么别扭。但真到苏域男装,叶清歌女装,相伴上街时,却并未体会到预想中的——终于正常了——的惊喜。似乎这出打着性别错置噱头的戏剧中,性别反退居至最不重要的席位。他/她就是苏域,他/她就是叶清歌啊。

这出剧的旗号还有很多,异性恋,百合剧,耽美剧。性取向光谱上LGBT四个主题在嬉笑怒骂间被一一检讨,重构。生来被迫着女装的男人,和生来被迫着男装的女人,性别认知上果然是被迫的错乱,还是主动地投诚?怀疑着自己是gay的男人,和质疑自己是lesbian的女人,声称自己喜欢女人的“女人“,被指责成断袖之癖的”男人“,在这样的暴风连击中,你还能轻松地给这段关系一个定义——用”正常“或”不正常“这样飘忽的字眼去形容么?在性取向的问题上,人类语言与想象力同样匮乏。

记得在一个LGBT的seminar上,我曾经和同学讨论过,在很久以来,我们已经很大程度上接受一个观点:男女之间的性格并不存在分明确切的沟壑。而随着同志群体被关注程度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接受另一个观点,性取向的分别不能构成男女之间的本质区别。而后来对transgender群体的认同,也导致了第三个观点在一个小范围内化为政治正确:生理特征亦不能用来定义男女。在心理状况,性取向,生理状况全部不能拿来定义性别之后,我们在性别栏填写的“男“/”女“二字,究竟是在定义着什么?在你声称自己是女人或男人时,到底又意味着什么?柔弱的性格,对男人有性冲动,爱穿裙子,生长着女人的生殖器,在这个时代已经都不能作为你是一个女人的证明。那么我们剩下的关于性别的区分意义又在哪里?

叶清歌,性别女,着男装,爱好男,性格柔中带刚。苏域,性别男,着装女,爱好女,性格粗中见细。好像玛丽苏与傻白甜越来越被人诟病,于是越来越多类型的主角也在创作者的笔下应运而生。很新鲜,很刺激。爱情故事里的焦点被提纯出来,乃是这段关系的重量,而这条线段两个断点呈现出何样的色彩,似乎不再过分重要。

这部剧也是同样。苏域和叶清歌都长期生活在压迫中,是精神上的,是身体上的。从小被当作女儿养的苏域,在某种程度上可算作女人,而他/她内心又一直怀着自己是个男人的坚持。这与跨性别者的定义又不谋合而。巧的是,这种性别上的压迫又与其生活的政治背景息息相关。性别与权力的压迫结成同谋,一起变成社会对人性最基本自由加以剥夺的同谋。叶清歌的情形亦是同样。被剥夺掉建功立业机会的苏域,和被禁止穿嫁衣的叶清歌,他们失去的是自己对世界完完全全的把控。

在我们发现性别已经无法定义的年代,却又不得不面对性别代表着整个社会对你的接纳方式。这之间的滑稽冲突可并不只在一个虚幻的故事中存在。你我同样被告诫身为男人/女人该如何如何,却从未有机会对男人/女人究竟如何划分发出一问。这种情形,似乎是冷漠到可怖了。

苏域喜欢叶清歌。叶清歌喜欢苏域。在这俩个名字,两种感情投射背后,是不存在性别判断的。而性别的“再发现“,已是很晚以后的事了。而这种”再发现“,究竟是明晰还是混淆,也不存在唯一解。

这种看起来有点雷的情节是完全不可能出现在卫视平台上的。但放到网络剧这一载体下,似乎觉得也就还好。大概网络剧从一开始时起就与各种诡异的设定结成天然的同盟。而设定不够诡异的剧情又很少被网络剧青睐。在网络剧这个夸张喧嚣的氛围下,一些平时似乎颇为冒犯的问题也可以被安全解构,句读。

这种感觉在我为了看这部剧充了爱奇艺会员时特别明显。看着网络剧页面花花绿绿的各色海报,我感到自己拥有了一整个花园。网络剧由于成本低,面向观众年轻化、更为细分等原因,在题材选取上也更加求新求险。在这片“粗制滥造“但却很原生态的海洋里游泳,和当年沉迷于B级片世界时吹尽狂沙始到金的兴奋感异曲同工。服化道低级,剧情洒狗血,剧本粗糙,但你不得不承认,这里确实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会颠覆你在传统电视剧浇灌下所适应的所有审美定则的世界。

男扮女装的剧情甚多。但更多是外形上的转变,内核中男女二人所站立的点仍然是稳固不可颠倒的,他们仍然是我们传统想象中的男与女。

但这部剧不同。看到最后时我已经完全忘记苏域和叶清歌的性别。他们只是苏域和叶清歌而已。

作品来源于观众。更多的探索背后,是我们的观众确实不同了。哪怕这些至关严肃的命题被藏在一个嘻嘻哈哈的外衣之下。

其实是很感动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欢乐颂的更多剧评

推荐欢乐颂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