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眼 天空之眼 7.8分

不能承受生命之轻,不能负荷战争之重

一只金鱼姬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以下观点带有严重的倾向性,以及涉嫌一定程度的剧透
欢迎大家批评交流☆⌒(*^-゜)v
————————————————————————————-——————

电车难题是经典的伦理困境,它及它的多种变体在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和领域中都不断的引发人们的思考和讨论,这样的讨论似乎又永远没有结局。《天空之眼》的出发点实际上也是电车问题的变体之一——你是否会为了80平民的可能伤亡而选择牺牲一个无辜小女孩的生命?这个杀一救百的难题让军方、政客、律师各方面陷入了长久的争论,电影的结尾轰炸还是进行了,小女孩也终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这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定论,哪一方的态度似乎都可以得到理解。但是如果我站在决策者的立场,无论是哪一个决策者的立场,在这个事件中,我想我都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轰炸,直到伤亡预估使得轰炸伤害会高于非轰炸之前,我都会坚定的选择轰炸。

首先要明确的是,在当时的语境里,我认为大家该考虑的问题应该是“杀一救百是不是正确的”而不是“杀一救百是不是正义的”。在恐怖分子在房间里装弹准备自杀式袭击、并且随时可能离开屋子的情况下,每一秒的流逝和犹豫都将带来不可预估的后果,尤其是“甲虫”无法继续...
显示全文
以下观点带有严重的倾向性,以及涉嫌一定程度的剧透
欢迎大家批评交流☆⌒(*^-゜)v
————————————————————————————-——————

电车难题是经典的伦理困境,它及它的多种变体在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和领域中都不断的引发人们的思考和讨论,这样的讨论似乎又永远没有结局。《天空之眼》的出发点实际上也是电车问题的变体之一——你是否会为了80平民的可能伤亡而选择牺牲一个无辜小女孩的生命?这个杀一救百的难题让军方、政客、律师各方面陷入了长久的争论,电影的结尾轰炸还是进行了,小女孩也终究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这一切似乎没有任何定论,哪一方的态度似乎都可以得到理解。但是如果我站在决策者的立场,无论是哪一个决策者的立场,在这个事件中,我想我都会毅然决然的选择轰炸,直到伤亡预估使得轰炸伤害会高于非轰炸之前,我都会坚定的选择轰炸。

首先要明确的是,在当时的语境里,我认为大家该考虑的问题应该是“杀一救百是不是正确的”而不是“杀一救百是不是正义的”。在恐怖分子在房间里装弹准备自杀式袭击、并且随时可能离开屋子的情况下,每一秒的流逝和犹豫都将带来不可预估的后果,尤其是“甲虫”无法继续观察画面之后,一切都变成未知数,多一次的纠结带来的后果都更加不可预估。所以当时情况下最需要的是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只需要正确,而未必需要正义,在我看来那个时候的条件没有给大家站在太高的高度讨论正义的机会。不过这不代表在危机情况下我们就可以舍弃正义,之后的论述中会讨论正义的话题,在目前我们先将思考放在正确性的范围内。更何况,这个事件的复杂性已经超过了杀一救百原本的讨论范围,因为他涉及到了特定的情景和群体——战争和恐怖分子。

另外一个需要思考的前提,是这个事件中的“决策者”究竟是谁。电影中出现了英美两国的军人、律师、政治家、外交家等领域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佬们,但是最终能够下达clearance的人还是集中在了国防部长身上,虽然国防部长的意志是结合了各方不同声音之后做的决定,但最终得到命令进行轰炸之前的最后一步还是部长的批准。分析一下事件中各个层次人们的作用和地位,无人机的驾驶员只能服从命令因此谈不上决策与否;国务卿、总统都只是上级的授权者,并不是获得授权之后便立刻行动,因此也不是直接决策者;军方的行动需要授权,而且他们态度一直较为坚决的要求轰炸,因此他们无权也不存在决策的必要;律师、外交部、法律顾问的争论都各执一词,而最后的定论还是由部长下达。实际上这样的决策是一个群体的意志,单独归结于某个人头上可能难免有失偏颇,可是为了更好的思想实验,即“假设我是这个人”的进行,在这里将决策者锁定在国防部长身上。

实际上在我看来,《天空之眼》涉及的决策有两次——第一次是是否将逮捕计划改变为歼灭计划,第二次是是否在“小女孩”这一变量出现之后依旧执行轰炸计划。第一个问题电影用时不多就给出了答案,我觉得对于这个结果应该也是没有什么争议的,正如国务卿所说,“一旦选择了恐怖分子阵营,就选择了站在全人类的对立面”,对于恐怖分子这种人类公敌自然应该决绝的选择消灭,我也对这一次的决策表示完全的赞同。有趣的地方恰恰体现在“平民小女孩”这一元素出现之后,问题的复杂性便上升了一个档次。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贾米森和里根提出的伦理学思想实验“恐怖分子的坦克”——当恐怖分子开着坦克准备对40个平民进行扫射的时候,坦克里坐着一个无辜的小女孩,这时候政府是否应该选择轰炸坦克?其实我觉得这个思想实验比起电车难题更加贴合电影描述的事件,而这也是我认为这类事件区别于单纯的电车难题的关键所在,因为这之中不再是开列车这么单纯本身无害的事情了,对于这种情景的描述更多的应该用一个更为合适的词来概括——“战争”。

这个关键概念的出现是我的决策落定且坚决的落定的最重要原因,在我的决策中,无论是坦克的思想实验还是《天空之眼》中的事件,我的回答都是统一且坚定的——一定要轰炸,即使被牺牲的无辜孩子是我的至亲,我也会轰炸。在电车难题中撞死少数人保全多数人的选择往往符合功利主义的原则,首先要明确的是,我从来没有也认为大家不应该对功利主义抱有偏见,相反我认为在很多情况下功利主义是有效且正确的,在需要效率的场合尤为明显。回到开头所说的,当时的决策最关键要求之一就是效率,军事行动中无论是否都需要一个果断且坚定的结论。这种场合下,如果决策者选择滑向功利主义立场我认为不置可否,比起计算什么道德谴责舆论压力,摆在眼前的1:80的具体数字更能刺痛我的神经。出于效率的考量,我会选择“保全多数人更为重要”而选择继续轰炸。其次,选择轰炸也是正确的选择,也许我接下来的言论会引起一些人观感的不适,但我依旧坚持我认为小女孩的死亡是这次事件的必要且有意义之牺牲,所以即使小女孩是我的至亲,我可能也会怨恨政府也很难原谅他们的做法,但是我一定会理解他们的决定。恐怖分子所到之处就意味着无辜平民的流血牺牲,造成无数平民的尸横遍野,如果有机会通过牺牲某个特定个体来保全一群不特定人群的生命的话,我认为这样的选择是合理且必要的。我们都认为小女孩是无辜的,因为这是我们实际看得见的,那我们看不见的是什么呢?是更多无辜生命的逝去。没人会否认小女孩是被卷入轰炸的可怜虫,但谁又能说那些如果不加阻止就会被牺牲的80个其他平民是罪大恶极罪该致死的呢?每个人都是无辜的,在涉及到战争和恐怖活动的时候更是有无数无辜的生命转瞬即逝,那现在既然有一个可以牺牲少数保全多数人的机会,为什么不去把握?为什么不去争取?为什么不去选择轰炸呢?战争和恐怖活动让人们的生命像沙漏一样不停流逝,现在我们面前拥有了一个抓住这些沙粒、哪怕是庞大牺牲者中的一小部分的机会,我们为什么还要放开我们捧住沙堆的双手呢?

再来看反对轰炸决定的理由,在我看来都是荒谬或不足以成为理由的说辞。“小女孩是无辜者”这样的说法在上文已经给予了反驳,而且有趣的是影片本身就存在一个难以解释的悖论,就是在小女孩出现之前的可能伤亡的评估范围内也有很多平民在活动,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多唧唧歪歪的纠纷和徘徊呢?再假设进入爆炸范围的是一个穿着破烂行为龌龊的乞丐或是某个毫不起眼的普通人,某些反对者的声音还会是这么铿锵听上去正义无比吗?所以恕我直言,我在观影的过程中看见某些人的嘴脸是由衷的觉得恶心的,看起来站在道德制高点光芒万丈整个人都散发着人性伟大的光辉,但实际上自己连什么是战争、什么是正义、什么是真正的牺牲都不知道,我不明白他们自认伟大的立足点和资本何在。还有的说法就是“小女孩的牺牲是可见的,80人的牺牲只是可能性”,在我看来这就是自己不想当造成小女孩死亡的所谓“罪人”实际上是懦夫的借口,屋里的人是被追踪6年的恐怖分子、有多人在通缉名单的前几名,在过去造成的禽兽行径难道人们看不见?在未来可能造成的更多灾难难道人们想不到?在屋里两件自爆背心都装好了炸弹难道不是有目共睹?一举端掉这一屋子祸害的机会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了,这时候开始矫情害怕自己成为屠夫?不,在我看来这是除暴安良的大英雄。最后也是最荒谬的反对理由,就是政府所担心的所谓的舆论导向和暴动的可能性,这也是我觉得官员们最可能给出的也是最不可接受的理由,在他们的观点中,一段被外泄的YouTube视频可能引起的地位动荡比80人的血流成河更加严重和可怕,这些人为了保住自己所谓的公信力和乌纱帽只注重表面上的平和,把真正的魔鬼掩藏在遮掩之下,这种愚蠢的粉饰太平从来也将永远不能成为放弃歼灭恐怖分子的理由。尤其是在我见到了曼彻斯特爆炸案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之后我就更加坚定了我的态度——一定要阻止这样的悲剧发生,即使我作为决策者可能被舆论唾弃、被道德谴责甚至丢掉职位,但我依旧不会让人类与这个屠杀恶魔的机会失之交臂。更何况,我认为不可能所有的民众都会一股脑的选择谴责,面对恐怖势力,我相信会有很多人有着和我一样的想法,再者我本来就是站在全人类的这一边,自然不可能全人类都与我为敌。

以上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说明我做出决策以及认为它是正确且必要的理由,现在来简单谈一谈大家可能都很关心的正义的问题。我们已经明确了决策在这里的需要是正确而不是正义,不过要讨论正义与否也没有关系。恐怖势力无论如何都是不正义的,单纯的消灭不正义的行为无疑是正义的,不过在这个特殊情况下如果选择消灭不正义就可能带来新的不正义——造成无辜小女孩的死亡。但是,如果要对这个事件的性质下一个总体的定义,那我依旧坚持他是正义的。因为绝对的正义从来不存在,人类也无法达到,我们能做到的仅仅是在某种场合之下能找到的最平衡的状态,尽力达到正义的最大化。于是在这个天平中,小女孩的牺牲是无奈的,但那是为了正义付出的代价,因为如果她不在此时牺牲,恐怖分子之后继续制造流血袭击,那将是更大的不正义,那样的后果我们更不愿意承担。因此,我选择牺牲小女孩,并且认为这一决定并不影响整个事件正义的本质。我会对女孩表示忏悔,甚至会一辈子生活在自责里,但是我永远不会后悔我做出的决定,即使世人将我推上道德制裁的绞刑架,我也依旧会坚定的按下歼灭恐怖分子的按钮。

不过对于这个事件的态度并不代表我对于整个电车难题事件的考量,如果是单纯的电车困境,我依旧会纠结,依旧给不出去确切的答案。但是,一旦变量中出现了恐怖势力,无论是恐怖分子的坦克还是《天空之眼》中的青年党,我都会选择坚定的轰炸并且毫不犹豫的认为这样做正确且正义。轨道上无辜的两拨人和恐怖分子根本不能进行一致的考量,放纵不正义之人就是最大的不正义,在这之中我认为我们没有立场去站在圣母的高度进行道德评判,有的时候过分而多余的优柔寡断的所谓道德和善良,反而是虚伪而没有意义的存在。

如果一定要我选择,那我只能对小姑娘说一声抱歉,然后在余下的一生中尽我最大的努力对她的家人进行忏悔和赎罪,但我决不妥协,永远不会。

    我确实承担不了少女生命之轻,但是我更加无法负荷战争的残酷之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天空之眼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空之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