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简史

任丘
2017-05-31 20:39: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公元2017年,网络早已遍布全球,每天都有数以兆计的信息在网络上驰骋奔流,智能手机作为网络的终端设备,已经成为人类的生活必需品,一个曾被众多科幻作家预言过的前赛博朋克时代,已经悄然到来。然而,信息的爆炸和交流的便捷,并未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理解和共识,反而促生了文化垃圾的流行;社交媒体的泛滥,并未解决沟通的障碍,反而将人群分化隔绝;国家和民族的边界非但没有消亡,反而愈发敌视和孤立,保护主义盛行。这就是我们身处的时代,一个大众娱乐至死的时代,一个趋向无序和混沌的时代。就在这个背景之下,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在同名漫画诞生28年之后,终于在4月7日怯生生的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赛博朋克乃是横跨科幻文学、电影和游戏数个领域的亚文化,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人类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之余,会越来越依靠科技本身,甚至沦为科技的奴隶,成为异化的人。机器的广泛应用、网络的高度发达再加上人工智能的出现,最终消弭了人类与机器之间的界限,进而对人类这个物种的走向,提出了终极拷问。其对未来世界的种种预言,如今很多已成现实。横扫中日韩三国棋手的阿尔法狗,正是赛博朋克世界里拥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的雏形,而智能手机

...
显示全文

公元2017年,网络早已遍布全球,每天都有数以兆计的信息在网络上驰骋奔流,智能手机作为网络的终端设备,已经成为人类的生活必需品,一个曾被众多科幻作家预言过的前赛博朋克时代,已经悄然到来。然而,信息的爆炸和交流的便捷,并未给人类带来更多的理解和共识,反而促生了文化垃圾的流行;社交媒体的泛滥,并未解决沟通的障碍,反而将人群分化隔绝;国家和民族的边界非但没有消亡,反而愈发敌视和孤立,保护主义盛行。这就是我们身处的时代,一个大众娱乐至死的时代,一个趋向无序和混沌的时代。就在这个背景之下,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在同名漫画诞生28年之后,终于在4月7日怯生生的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赛博朋克乃是横跨科幻文学、电影和游戏数个领域的亚文化,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人类在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之余,会越来越依靠科技本身,甚至沦为科技的奴隶,成为异化的人。机器的广泛应用、网络的高度发达再加上人工智能的出现,最终消弭了人类与机器之间的界限,进而对人类这个物种的走向,提出了终极拷问。其对未来世界的种种预言,如今很多已成现实。横扫中日韩三国棋手的阿尔法狗,正是赛博朋克世界里拥有自主意识的人工智能的雏形,而智能手机和各种可穿戴设备,进化的前方或许就是义体和电子脑,赛博朋克的设定看似天方夜谭,实则正代表着人类对未来的担忧。

赛博朋克作品繁杂,质量上良莠不齐,但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攻壳机动队》系列作品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攻壳机动队》的漫画原作诞生于1989年,这部划时代的漫画作品在面世伊始却乏人问津,或许是因为主题过于晦涩,世界观设定极为复杂,且字里行间满是科技术语,甚至漫画栏外还有无数说明补充文字,导致读者无所适从。市场的反响不佳,导致作者士郎正宗在连载《攻壳机动队》之余,不得不画一些H漫画维持生计。最终,《攻壳机动队》还是凭借精彩而寓意深刻的剧情、复杂的世界观设定、无所不在的哲学思考,成为日本漫画的神作之一。但真正让《攻壳机动队》享誉世界的,还是由押井守执导的95剧场版《攻壳机动队GIS》。押井守曾经说过,“改编原作,如果没有加入自己的新意,这样的改编是多余的”,《攻壳机动队GIS》完全贯彻了这样的改编思路,只保留了原作的故事框架,但里面的场景、镜头、对白,都属押井守独有。全片充斥着押井守式的哲学思辨,灵魂和肉体,哪个才是真正的存在,如何才能证明自我的存在?素子在片中给出了答案:“要有林林总总的部分,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人,要想得以构成迥然不同之人,所需要的东西千差万别,异于他人的面孔,下意识里的声调,梦醒时凝视的手掌,儿时的记忆,未来的期盼,还有我电子脑触及的信息海洋及广阔的网络,所有这一切孕育了我”。然而,傀儡师的出现,却从根本推翻了这套理论,“虽则记忆本身就像是虚无的梦幻,人还是要依赖记忆而存活。当电脑已能使记忆外部化时,你们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其中的意义”。那么,到底何为生命,生命的定义又是什么?陷入虚无的素子,面对未知的恐惧,却毫不犹豫的踏上了拷问终极问题的旅途。朝闻道,夕死可矣,正是带着这份决绝的追问,素子大战思考战车力竭不支的悲壮场面,才有了摄人心魄的力量。

《攻壳机动队GIS》不但在日本国内获得一致好评,在美国也大受欢迎,甚至影响了一大批电影工作者,最著名的莫过于大名鼎鼎的《黑客帝国》系列。导演沃卓斯基兄弟坦言在创作的时候,深受《攻壳机动队》的启发,并在片中数次向原作致敬,很多镜头甚至直接照搬押井守的原作,包括片头标志性的绿色代码,抵抗军脑后接入网络的插头,纷飞的子弹在柱子上留下的弹痕等等。在《黑客帝国》的终结篇,尼奥最终选择了和史密斯融合,并以此换来了人类和机器之间和谐的状态,其实和《攻壳机动队》的结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在《GIS》大获成功之后,业界也发现了《攻壳机动队》的巨大商业潜力,于是先后制作了两部TV版,即《攻壳机动队SAC 》和《攻壳机动队 GIG》,都由押井守的副手神山健治担任导演。和押井守主导的剧场版不同,TV版更贴近原著,故事性也更强。但因为原著本身就比较深奥晦涩,因此TV版里面也免不了大量的引用名言警句,以及各种融合在剧情之中的关于政治、文化、哲学方面的思辨。TV版动画因为采用周播的方式,故而一般都是每集讲述一个相对独立的故事,而《攻壳机动队SAC 》和《攻壳机动队 GIG》,几乎每一部26集只围绕一个故事展开,无论是第一部的笑脸男事件,还是第二部的个别十一人事件,都牵涉甚广、头绪繁芜,里面还夹杂着数不清的典故,能做到如此极致,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2004年,押井守推出了《攻壳机动队》的续集《无罪》,继前作探讨何为存在的问题之后,押井守的思考更进一步,开始涉及生命的平等与意义。“如果人偶可以说话,她也不想变成人类”,人类和机器既然都是一种生命,哪又何分贵贱?难道只是因为人类制造了机器,人类就成了造物主,可以对机器肆意践踏?那如果有一天,机器反过来制造了人类呢,比如《黑客帝国》里面梦魇般的场景,那机器是否就可以把人当做蝼蚁呢?片中反复出现的“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貌似很难理解,但如果从万物皆有灵的角度来看待的话,其实非要将人和机器做出区分,这本就是心魔作祟,何必非此即彼,既然都存在于世,就皆有灵,有灵便是众生。押井守在前作西方哲学思辨的基础之上,又在《无罪》中引入了东方的佛学理论,一切皆空,人生不过是黄粱一梦,整部影片就像一次对生命的比喻,华丽而空洞,只有应无所住,才能而生其心。

有了这么多的珠玉在前,真人版攻壳到底能改编成什么样子,倒是很令人好奇。可是,为何选择名不见经传的菜鸟导演鲁伯特·桑德斯来执导,实在令人费解。当然,导演也在访谈中表示,自己是攻壳系列的超级粉丝,这总比一个对攻壳一无所知的导演来拍要强一些,但可惜的是,这部电影也犯了粉丝电影能犯的一切毛病。影片中充斥着大量的致敬镜头,本是抒发情怀,却又总给人一种错乱感。比如开头的艺伎劫持事件,本出自《攻壳机动队SAC》第一集的情节,却揉入了《无罪》中机器人脸部开花的画面和我不想死的台词,只是为了致敬而致敬,和剧情基本无关。反派久世英雄的身世,其实来自《攻壳机动队GIG》,是个别的十一人的幕后首脑,一个有着伟大抱负的悲剧英雄,在真人版中却重复着《GIS》中傀儡师的轨迹,所作所为莫名其妙,人物形象瞬间坍塌。反倒是那些单纯的致敬《GIS》的段落,比如片头的义体人制造过程、经典的高楼跳跃、贫民窟追逐和打斗、结尾的手拉战车,如果能无视寡姐的无敌秋裤套装的话,倒还像模像样。至于赛博朋克都市场景的呈现,与其说借鉴自《GIS》,还不如说是《银翼杀手》的翻版。可以说,影片中所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桥段,皆是借鉴与致敬,原创的部分,基本是惨不忍睹。如果拿掉攻壳机动队或者赛博朋克的外衣,说它是任何一部当下流行的超级英雄电影,也不会有半点违和之处。

真人版攻壳最大的失败之处,便在于影片定位上的失误,既想用大量的致敬去迎合攻壳粉的喜好,又生怕普通观众看不懂其中的玄妙,画蛇添足的加入了诸多蠢得不能再蠢的情节,最后搞成了现在这样的四不像。拍摄期间,押井守曾到片场探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影是很有趣的东西,如果不动脑子的话是做不好的,认为花钱就能做到一切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而我想说,攻壳机动队是上天馈赠给观众的弥足珍贵的礼物,可遇而不可求,其中滋味,是需要观众用心去体会才能获得。而真人版,恰如鸡肋,弃之可惜,可要真的抱以期望,最后只能倒了自己胃口。

注:本文首发于《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