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平庸之恶”引发的一些迷思

小白龙
这是一篇不算影评的观后感,看完《汉娜•阿伦特》之后,非常多的想法在脑海中互相碰撞,彼此攻击、大声叫嚣,想来写下困惑和思考之后大脑就能休息了吧。
整个影片回顾了在美犹太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参加耶路撒冷审判进而完成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一重要著作的阶段。阿道夫•艾希曼曾在屠杀犹太人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于1960年被以色列特工抓获,以色列1961年在耶路撒冷对其举行了刑事审判,汉娜•阿伦特作为《纽约客》的特派记者前往报道该审判,最终完成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本书。
汉娜•阿伦特作为一个哲学专业出身的思想家,看问题势必比普通人更加深刻,她试图去理解强硬为自己辩护的德国纳粹头目之一阿道夫•艾希曼为什么是这样的,作为深受纳粹迫害的犹太人之一,她想象中的艾希曼是穷凶极恶、充满暴戾之气和民族歧见的恶徒,可是亲眼目睹的却是一个彬彬有礼、看上去冷静理智的人,在面对法官一连串逼问和情绪激动的庭审观众时直言自己的无奈和无助“我感觉你们似乎将我当成烤架上的一块肉来炙烤”。

她试图去理解艾希曼为自己的辩解,发现从军人职责和祖国忠诚来说,艾希曼并无可以指责的地方,他声称每一次执行的死亡列车行动都有...
显示全文
这是一篇不算影评的观后感,看完《汉娜•阿伦特》之后,非常多的想法在脑海中互相碰撞,彼此攻击、大声叫嚣,想来写下困惑和思考之后大脑就能休息了吧。
整个影片回顾了在美犹太思想家汉娜•阿伦特参加耶路撒冷审判进而完成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一重要著作的阶段。阿道夫•艾希曼曾在屠杀犹太人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于1960年被以色列特工抓获,以色列1961年在耶路撒冷对其举行了刑事审判,汉娜•阿伦特作为《纽约客》的特派记者前往报道该审判,最终完成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这本书。
汉娜•阿伦特作为一个哲学专业出身的思想家,看问题势必比普通人更加深刻,她试图去理解强硬为自己辩护的德国纳粹头目之一阿道夫•艾希曼为什么是这样的,作为深受纳粹迫害的犹太人之一,她想象中的艾希曼是穷凶极恶、充满暴戾之气和民族歧见的恶徒,可是亲眼目睹的却是一个彬彬有礼、看上去冷静理智的人,在面对法官一连串逼问和情绪激动的庭审观众时直言自己的无奈和无助“我感觉你们似乎将我当成烤架上的一块肉来炙烤”。

她试图去理解艾希曼为自己的辩解,发现从军人职责和祖国忠诚来说,艾希曼并无可以指责的地方,他声称每一次执行的死亡列车行动都有明确的文件指示,自己只是在服从命令而已,他也声称个人既不厌恶犹太种族,也并未亲手伤害任何一位犹太人,群情激奋的同时,阿伦特陷入了思考而不是盲目披上民族主义的铠甲一起痛骂这位“恶魔”,经过许久的思考和资料整理,她顶着会陷入被整个犹太民族攻击谩骂的压力,表达了自己的真实的想法,“我认为,法庭只有一项职责,那就是满足正义的需求,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因为法庭要审判的罪,无从参考,任何一本法律书上都没有写,并且在纽伦堡审判之前,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罪犯,但是法庭依然必须将艾希曼视为为自身行为受审的人,不是审判体系,不是审判历史或某种主义,甚至不是审判反犹太人,只是审判一个人,像艾希曼这样的纳粹战犯的主要问题是,他坚持否认所有的个人意志,仿佛没有一个可以被惩罚或原谅的人存在,他多次抗辩,与检方的论点正好相反,即他做任何事都不是出于主观意愿,无论好坏,他都没有这样的愿望,他仅仅是服从命令而已,这是典型的纳粹抗辩,清楚表明世界上最大的邪恶,是小人物犯下的罪恶,是没有动机的人犯下的罪,没有犯罪理念、没有邪恶内心,没有魔鬼的意愿,实施者是不满足于作为人类的人,这种现象我称之为‘平庸之恶’。”
关于所谓的“平庸之恶”,有人会指责这是她作为一个上层精英对于普通民众的轻蔑和嘲笑,而这其中就有她多年同学兼挚友汉斯,孔子说“君子绝交,不出恶语”,这位朋友却扔给她一句“汉娜,你太傲慢了,你代表着德国高级精英阶层,对自己的族人没有感情,我宣布跟海德格尔最得意的门生绝交”转身离去。那一刻深深心疼她,不相干的人断章取义横加指责她是纳粹的走狗,同事指责她是没有感情的动物,陌生读者用最恶毒的言语诅咒她,即便她清醒理智、感情并没有那些狂热的复国主义民族主义者强烈,可这并不代表她不是血肉之躯,不代表她不会觉得受伤害啊,来自亲人朋友的不理解和指责带来的伤害和影响是加倍的。毫无疑问,艾希曼是有罪的,阿伦特只是试着去挖掘更深的东西“理解并不意味着原谅”,她却要因此承受无尽的人身攻击。在我看来,即便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多少也受自己出身的阶级或者说阶层的影响,作为精英阶层在提出如何应对和避免“平庸之恶”的糟糕后果,阿伦特给出的解决办法其实就是勤于思考,有自己的判断,可是这对于一般的劳苦大众来说就是“何不食肉糜”,这是不可避免的局限性,不必过于苛责。
她还勇敢提到了关于审判过程中显示的犹太领袖和艾希曼之间的合作,对于这种行为提出疑问,反抗是不可能的,所以就完全放弃努力,宁愿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办法来保全整个民族吗?这让我想起《蝙蝠侠》某一集的情节,小丑绑架了两艘船,一艘上面是监狱里的囚犯,另一艘是平民百姓,两船的人都有一个按钮可以引爆对方的船,如果15分钟以后两方都没有按下按钮,那么两艘船会一起炸掉。平民这艘船激烈争论,认为另一船的囚犯都是穷凶极恶的坏人,必然会先按下按钮,并且这些人明显比他们更该死,可是最后,两艘船上没有人去按下那个按钮,小丑失败了,他以为在这一场人性考验之战里自己必胜无疑,可是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明白的,生命面前人人平等,除了上帝,谁也没有资格挑选谁应该牺牲谁应该被保护。那么从这个层面来讲,犹太领袖真的不该反思自己吗?真的就可以完全没有愧疚之心?那么他们有什么资格站在更高的道德高地指责欧洲上流社会整体的道德沦丧?毕竟在民族和国家存亡之际,人道主义的坚守自然而然无法与和平时期相比,这就好比一个乞丐在大饥荒中没有得到同样缺粮的普通人家的施舍而在后来指责这些普通人家不人道。几年之前偶然读到勒•克莱齐奥的《流浪的星星》,里面恰好讲述的是法国的犹太人因为政府成为德国傀儡而遭到驱赶和抓捕的流浪经历,当时读完很震撼,为犹太人的苦难和法国政府的无耻感慨不已,在了解了更多的历史背景之后,我发现自己无法轻易下结论,当初被屠杀和驱赶的犹太难民是真的非常可怜,可是法国自身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关于欧洲整体道德沦丧的背景和耶路撒冷审判,我想将法国的这段历史拿来作为参考。维希政府之所以会甘愿作为德国的傀儡政府,除去大资产阶级的利益考量,更多是希望以此来换取轴心国不瓜分法国的承诺,维希政府的高级官员毫无地位可言,出入关卡需要德国驻兵的严格资格审查,德国自1941年起还实行了人质制度,凡杀死一个德国兵,要用50至300个法国居民抵偿。尽管最初维希政府支持纳粹主义,协助抓捕犹太人和其它“不良分子”,有时其军队也积极地与盟国对抗,但是其仍然赢得了很多法国民众的支持,因为他们把支持纳粹主义看作是保持法国独立和领土完整的必要手段。并且自在这里,阿伦特的“平庸之恶”很值得推敲,因为民族认同作为最高的认同和最有凝聚力的存在,它和人道主义无可避免地矛盾了。并且犹太人建立了自己的以色列国之后的一系列行径,包括几次中东战争和强行建立定居点挤压巴勒斯坦的生存空间等等,我们已经看不到当年那个经历过颠沛流离但本质上仍然温顺善良的民族的影子,“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们懂得,却并没有选择则慈悲。当初在国际舞台上奔走疾呼,为自己民族争取公正待遇的领袖们如果看到后代如此,在欣慰的同时是不是会有一丝丝愧疚呢?
关于耶路撒冷审判存在的问题,阿伦特敢于提出来这一点是非常勇敢值得敬佩的,不是审判历史和某种体系某种主义,而是单单针对一个人,这真是很片面的。维希政府垮台之后,除了主要的几位重要领导被处以叛国罪,其他的各级部门的庞大体系内的工作人员全部被赦免,为什么?一来“法不责众”的存在是有其部分的合理性的,真的按照叛国罪来论处,战后百废待兴的法国将血流成河;二来极权主义之下这种隐形的暴政它造成了信息的极大不对等,下层官僚机构即便具备思考能力也没有条件。
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孙中山先生说“不懂就要问”而我发现成人世界更流行的却是“不懂就保持沉默,知道的就说出来”小孩子喜欢问很多自己想不明白的问题,大人们更多是敷衍了事“问这么多干什么?”于是我们知道问问题是不受欢迎的,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了把问题放在心里,想着以后长大了就会知道吧?或者是渐渐地已经不会去找问题想问题了。成人世界弥漫的一片祥和或者是我们称之为“体面”的氛围不希望被冒犯,而阿伦特就像那个大声问“皇帝怎么没有穿衣服啊?”的孩子,寓言中皇帝落荒而逃,人群中爆发哄笑,可是真实世界里结局必定不是这样,也许不等皇帝身边的卫兵动手,人群中就会有人捂住孩子的嘴或者残忍杀死他。阿伦特遭遇人身攻击就在于冒犯了犹太人整个群体的体面,多么讽刺,多么真实。
阿伦特作为一个犹太人,在美国公开批评和揭露自己整个民族奉为开国功臣的一些领袖,这种行为究竟是不是无可指摘呢?正好让我想到了最近在微博知乎和论坛都比较热的一个新闻,中国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做的毕业演讲中批评中国环境污染严重等等问题,讲到自己回北京要带五层口罩,而美国不用等等,因为我自己没有看到原视频,只看到这里确实是对其动机和表述没法判断,而且她因为此事遭到太多攻击谩骂于是在微博公开强调自己很爱国,并不是抹黑祖国等等。我想说,抛开微博上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泛滥的攻击,杨舒平本人的确要负很大责任的。如果她很爱国,并无批评中国来讨好美国高校这些上层的意图,很遗憾,她作为一个这么高学历的知识分子,情商着实堪忧。批评可以,但是加上了对比,就让人自然而然产生联想,而且还存在一个场合的问题。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的老师给他的信中讲到,年轻人大学阶段应该学到最基本的就是“知轻重”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成年人,连这个都做不到,真是教育的失败,是她自我成长的失败。林语堂先生很早就给了我们正确的示范,他在《吾国与吾民》的自序中提到“我堪能坦白地直陈一切,因为我心目中的祖国,内省而不疚,无愧于人。我堪能暴呈她的一切困恼纷扰,因为我未尝放弃我的希望。中国乃伟大过于她的微渺的国家,无需乎他们的粉饰。她将调整她自己,一如过去历史上所昭示吾人者。”林先生下笔深刻犀利,不回避问题,可是有谁能够指责他不爱国?他既没有拿中国和别的国家相比来显示优劣,也没有在别的国家优先出版,他这本书主要还是写给中国人看的。个中分寸,足见风骨。居里夫人的名言“科学虽无国界,科学家却有祖国”,现在的留学生们又有几人记得,有几人做得到呢?
阿伦特尤其推崇思考的力量,认为这个是解决“平庸之恶”的根本方法。“从苏格拉底和柏拉图开始,我们通常将思考称作我开始与自我的沉默对话,拒绝作为一个人,艾希曼完全交出那个最为人类所独有的品格,那就是思考的能力,因此他不再有能力作出道德的判断,这种思考的无能为许多普通人制造出一种可能性,犯下规模庞大的罪恶行为,像这样的事,世人前所未见,思考的风所表现出来的不是知识,而是分辨是非的能力,判断美丑的能力,我希望思考能给予人力量,在这些不多的时刻里,在危急时刻,阻止大灾难的发生。”人类区别于动物的一大特点就是人类有思考反思的能力,正是这样我们会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在未来面临相似情况时优化自己的反应机制。法国思想家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是啊,即便我们像芦苇一样脆弱,但是因为能思考、有思想,所以我们没有像其他物种,只是为了生存,而是涌现了无数思想家、科学家,创造了瑰丽辉煌的文化。而这个过程,就是不断推出新知识,不断推翻前人的某些结论,而后现在的认知也可能在未来被推翻,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我认为一个人需要有独立的思考能力,这是对自己和他人的尊重。如果没有这种能力,TA常常需要别人帮忙拿主意,又必定是经常摇摆不定,误人误己。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中庸》认为行动之前需要审问、慎思、明辨,这个顺序不能错,可见思考与判断力是多么重要。我一直觉得一个成年人,在不伤害别人的前提下,需要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和判断行动的勇气,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期待或者喜好而轻易改变。这样的人可能会让周围的人略略觉得不舒服,可是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不舒服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TA做了很多人想做却没有勇气去做的事情,TA 唤起了这些人对于自身无能与软弱的自责。人就是这样,有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只要别人也不享受自由,人们就不在乎自己被关进监狱。可一旦有人越狱,其他人都会跟着跑出去”。
思绪一发散,就这么信马由缰几乎收不回来。犹太人有一句谚语“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本意是讲宇宙之无穷,人类之渺小。我想说,如果上帝存在,请尽情发笑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汉娜·阿伦特的更多影评

推荐汉娜·阿伦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