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邀 十三邀 8.2分

你就是你的偏见本身

直布罗陀岩石


这两天,看完了许知远的《十三邀》。

公知好像不是一个很好听的标签,但许知远似乎很受用,他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知识精英的定位,于是他不得不思考,焦虑,吸收,质疑,反对,甚至愤怒。必须理想主义,必须寻找意义,所以他总追问蔡澜,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而蔡澜却说,你想的太多了。



但否定追求人生的意义,对许知远来说是对“人性的侮辱,对人的高贵性的侮辱”,在他看来,人的生活必然“充满冲突”。

所以,不只是蔡澜,他也试图努力挖掘俞飞鸿隐藏起来了的最“波涛汹涌“那一面,但俞飞鸿却意外的回答,“其实生命本身,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我们活得有滋有味,其实就是因为它本身无意义。”对她来说,她不想活的那么哲学,只情愿活得像个凡人,找到让人安于生活下去的点,活得乐呵一点。

也许,生命本身只是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也许,这个过程本身并无意义,但事实上,每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是不同的,因此,也许起点都是相同的,但因为过程的曲折程度的不同,自然造成了最终的落脚点的差别,这一点差别,就是每个生命个体的意义。

而这种意义也未必是人类的独享,即便那些用生存本能驱使的动物,我相信他们在某...
显示全文


这两天,看完了许知远的《十三邀》。

公知好像不是一个很好听的标签,但许知远似乎很受用,他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知识精英的定位,于是他不得不思考,焦虑,吸收,质疑,反对,甚至愤怒。必须理想主义,必须寻找意义,所以他总追问蔡澜,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而蔡澜却说,你想的太多了。



但否定追求人生的意义,对许知远来说是对“人性的侮辱,对人的高贵性的侮辱”,在他看来,人的生活必然“充满冲突”。

所以,不只是蔡澜,他也试图努力挖掘俞飞鸿隐藏起来了的最“波涛汹涌“那一面,但俞飞鸿却意外的回答,“其实生命本身,是件毫无意义的事。我们活得有滋有味,其实就是因为它本身无意义。”对她来说,她不想活的那么哲学,只情愿活得像个凡人,找到让人安于生活下去的点,活得乐呵一点。

也许,生命本身只是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也许,这个过程本身并无意义,但事实上,每一个从生到死的过程是不同的,因此,也许起点都是相同的,但因为过程的曲折程度的不同,自然造成了最终的落脚点的差别,这一点差别,就是每个生命个体的意义。

而这种意义也未必是人类的独享,即便那些用生存本能驱使的动物,我相信他们在某种意义上依然可以感受到生命过程的美好,不然,为什么我们会感受到动物与人之间,动物与后代之间存在着的某种难以描述的连接。

我们的确需要意义这个东西帮助我们更好的对待我们的生命,以便不让我们陷入那种哲学性的虚无,正如蔡康永在《奇葩说》上所说,人类需要多虑和自欺欺人才能活下去。但是意义是很难比较的,我们无法评判谁的生命过程更高贵或更有意义,因为它难以量化,因为对每个个体而言,他的生命体验都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所追求的意义可大可小,我们未必会拥有一个“充满冲突”的人生,我们要的也许就是每一个让我们安于继续与明天相见的欲望吧。



除了意义,对知识分子来说,深度同样重要。许知远不认同罗振宇的知识胶囊,与他认定的深度阅读相冲突,他看不懂二次元,因为他认为二次元的表达肤浅而表面,他甚至因俞飞鸿出演了“庸俗”的《小丈夫》而心生遗憾。

所以,他定义这个时代是“过分娱乐化,浅薄的”,但当他采访了13组人物后,他的这一偏见似乎更多被印证而不是被打破。罗振宇从头至尾自称商人,永远顺应时代所有发展的浪潮,只追求效率和可见的利益。贾樟柯拥抱了商业做了短片项目《柯首映》。俞飞鸿则用“通俗”化解了“庸俗”的定位,来者不拒的愿意尝试任何身份。冯小刚,则一直都不是深度的代言人。

看起来,顺应这个时代的发展脉络,享受快速商业化的变现红利,迎合大众或许不高但无法被忽视的审美需求,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好,浪潮来了,无论你是否情愿,总要被裹挟着向前,很难独善其身。

时代的特征往往是种必然,在某个时期,这个时代就会有这样的特征,而这些特征是复杂和多元的,所以不存在绝对的好坏,日光之下,并无新事,阳光普照的地方总有影子,但追根究底,我们还是始终围着太阳转的。



高晓松说,他没有知识分子的焦虑因为他没有使命感,金承志对许知远说,我没有挫败感因为我没有使命感,相反,他指着许知远说,你有使命感。

许知远和陈嘉映谈起精神生活的重建,陈嘉映说,他对读书人的这种鼓吹没有信任也没有兴趣。他对蔡澜说,很多问题可以解决,蔡澜微笑着摆手说,解决不了的,再过一阵子你就同意我的看法了。与大师的对话,我觉得许知远可能是挫败的。他无法像陈嘉映那样参透生命的哲学,可以大隐于市极少发声。他也无法像蔡澜那样,用吃吃喝喝的享乐主义消解焦虑,两耳不闻窗外事。他开始计划写近代史了,但又无法像白先勇那样,撇开功名沉浸在《牡丹亭》和《红楼梦》里。

所以,知识分子因为使命感而焦虑是正常的,我们不该嘲笑,因为世界需要所有的声音,我们当然需要一些知识分子焦虑的发声来平衡。但我想,他们可能还有一种焦虑的理由,也许只是因为他们还不是大师,他们追求着很多不可得的东西,比如自我的精神世界,他们也拥抱很多自己批判的东西,比如商业。这大概是一种自我定位与现状的冲突,对大多数人而言,他们的纠结和焦虑,恐怕都来自于此。



“每个人都是带着成见看待世界的,如果不带着成见,那你对世界根本就没有看待的方式。”

许知远在片尾的封底留下了这句话,而他却在开篇提到自己是“带着偏见出发”的,成见和偏见,似乎不太一样。相比成见,我反而更期待偏见,因为偏见带有一种个人色彩的坚持。

我最担心的就是我失去自己对世界认知的观点,这些观点加上我的个人判断,形成了我对世界的一种偏见,这种看法并无所谓正确与否,而重点在于有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见,这些偏见是由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经历组成的,他是我们完整生活经历的总和。

我们对世界可以有无数种情绪,焦虑也好,愤怒也罢,但永远都不该丧失自己看待世界的偏见,如果没有这些偏见,我们的生活经验将无处呈现。

许知远的观点并不能让我都认同,但他还是提醒了我,时刻保持自己的偏见去认识世界,我们带着这些偏见去选择,与他人碰撞,获得新的生活经验,再形成新的偏见,不断循环。当我的偏见还在,说明我的思考还在,那么,生活本身也在。

原文发微信公众号:岩石说(yanshishuo2016)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十三邀的更多剧评

推荐十三邀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