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8.9分

田小娥赏析

谢东文
田小娥的父亲是个穷酸秀才,把清王朝考没了也没考上举人。不是举人就不能谋个一官半职,只能是庄稼汉。田秀才以啃书为乐,只有农忙时才搭把手。以他这种性格,自然不能把女儿嫁给庄稼汉,只能嫁书香门第。真正的名门望族是不会娶穷秀才女儿的,田秀才只能选择让女儿做郭举人小妾。这是田小娥悲剧的来源。如果只是老夫少妾还罢了。偏偏郭家不仅是大财东,还是大豺狼。田小娥在郭家的任务就是洗衣做饭打扫院子,替大老婆和郭举人端尿盆子。郭举人每月三次定时来她房间发泄一下兽欲,时间稍停长了就被大老婆叫走了。田小娥在郭家的地位和关在牲口棚的畜生差不多。田小娥此时的状态完全只是“活着”而已,日子没有盼头。直到长工黑娃的到来。
     田小娥勾引了黑娃。黑娃是田小娥过正常家庭生活的希望。她提出与黑娃私奔。黑娃说还没有考虑过。长工黑娃此时是安于现状的,由于郭举人的赏识不用下地干重活,有工开能吃饱。最重要的还可以与房东的小妾偷情。私奔的风险太大。真要在工作和爱情做选择题,黑娃不一定选择爱情。黑娃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可惜命运和小娥开了一个玩笑,黑娃来不及做选择题事情就败露了,小娥错失了看清这个男人的机会。...
显示全文
田小娥的父亲是个穷酸秀才,把清王朝考没了也没考上举人。不是举人就不能谋个一官半职,只能是庄稼汉。田秀才以啃书为乐,只有农忙时才搭把手。以他这种性格,自然不能把女儿嫁给庄稼汉,只能嫁书香门第。真正的名门望族是不会娶穷秀才女儿的,田秀才只能选择让女儿做郭举人小妾。这是田小娥悲剧的来源。如果只是老夫少妾还罢了。偏偏郭家不仅是大财东,还是大豺狼。田小娥在郭家的任务就是洗衣做饭打扫院子,替大老婆和郭举人端尿盆子。郭举人每月三次定时来她房间发泄一下兽欲,时间稍停长了就被大老婆叫走了。田小娥在郭家的地位和关在牲口棚的畜生差不多。田小娥此时的状态完全只是“活着”而已,日子没有盼头。直到长工黑娃的到来。
     田小娥勾引了黑娃。黑娃是田小娥过正常家庭生活的希望。她提出与黑娃私奔。黑娃说还没有考虑过。长工黑娃此时是安于现状的,由于郭举人的赏识不用下地干重活,有工开能吃饱。最重要的还可以与房东的小妾偷情。私奔的风险太大。真要在工作和爱情做选择题,黑娃不一定选择爱情。黑娃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可惜命运和小娥开了一个玩笑,黑娃来不及做选择题事情就败露了,小娥错失了看清这个男人的机会。黑娃捡了一条命逃离了将军寨郭家。
丢掉了工作的黑娃又返回将军寨寻找小娥。此时的他对郭家道义上的负罪感已经没有了,加上工作没有了,决意把爱情找回来。得知被郭家休了后又到小娥的老家田秀才家寻她。

田小娥被休回家后,我们来看看她家人的反应。通过他家长工孙相的口“秀才的女子跟个长工私通,给人家休了!秀才是念书人—要脸顾面子的人呀!一下就气得病倒炕上咧!”
田秀才先是气倒,然后是“田秀才托亲告友,要尽快尽早把这个丢脸丧德的女子打发出门,像用锨铲除拉在院庭里的一泡狗屎一样急切。”
这是家里人的态度,邻里的看法如何呢?还是听孙相说, “可是,像样的人家谁也不要这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穷家小户又怕娇惯下的女子难以侍弄;人家宁可订娶一个名正言顺的寡妇,也不要一个不守贞节的财东女子!”
田小娥此时的境况可以用生不如死来形容。封建伦理道德容不下这个“不守妇道”追求个人幸福的女人。电视剧里抽掉了封建伦理道德对人的压迫。说郭举人如何抽打田小娥,将田小娥出轨解释为肉体上遭受折磨,其实是消解了田小娥出轨的正当性。吃点苦就该偷汉子哩,这不是田小娥。田小娥的每一次决择几乎都是走投无路的必然选择。在黑娃出现前,小娥的日子阴暗得没有一丝丝光亮。是黑娃给她带来了一点光,于是她抓住了这个男人。更为可笑的是,电视剧将田秀才说成了守财奴,将书里另一个财东舔碗的习惯也应用到田秀才身上。把女儿嫁给郭家为财、女儿被休后又算计如何再敲一笔。结果是反而被黑娃偷了家财,人财两空。黑娃怎么成贼啦?黑娃是没念多少书,可对老丈人张口闭口“老东西“,不说孝道连老也不尊啦?田小娥悲剧被演成一出出闹剧。难怪有人评论电视剧<白鹿原>是与小说同名的另一个故事。我们来看看小说田秀才是如何处理黑娃和小娥的婚事的。
田秀才的态度正如长工孙相所料,当即拍板定夺,病气当下就减去大半。田秀才随即召见黑娃,不仅不要彩礼,反倒贴给他两摞子银元,让他回家买点地置点房好好过日月;只有一条戒律,再不许女儿上门。
整部小说田秀才没有一句话一个动作,典型的旧道德下的读书人形象却丰满鲜明。因此与长工偷情的女儿在这样的家庭一天也待不下去,家已经不能为小娥遮风挡雨。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小娥至死没有回过家的原因。
田小娥随着黑娃来到白鹿原。没想到白鹿原有一个比父亲更守旧的封建大族长白嘉轩。非但不让小娥进祠堂,还不让在村子里住。黑娃夫妇只得在村外买了一个窑洞安顿。黑娃还因此与父亲鹿三反目。鹿三是一个忠实的长工,感念白嘉轩的善待,把主子的事看得比自家还重。
田小娥与黑娃生活期间,虽然被人指指点点,生活上安足,感情上也有依托,过了几年好时光,随着农民革命爆发,黑娃当了农协主任,砸了祠堂。如果没有前面祠堂所代表的封建道德对婚姻自由的压迫,黑娃砸祠堂又变成了一出闹剧,黑娃不仅是个贼还是个暴徒?
好时光毕竟短暂。农协革命失败后黑娃成了通缉犯。黑娃不顾妻子以死相逼,留下千夫所指的妻子在白鹿原,自顾自逃跑了。
现代的女性如果离婚了,还可以通过工作养活自己。可那是九十年前啊。田小娥家人不要她,邻里躲着她。黑娃再抛下她,她的境地可想而知。给她的其实只有两条路:依靠男人;一头撞死。田小娥选择依靠男人。黑娃走了,白嘉轩族长不帮她,公公鹿三也不帮她。她只能去找原上的另一个大户鹿子霖。黑娃是她的天,没有黑娃她的天已经塌下来了。她希望通过鹿子霖的关系让黑娃回来。为了让黑娃回来,她成了鹿子霖的玩物。鹿子霖自然不希望黑娃回来失去这口肥肉。“大呀,我而今只有一个亲人一个靠守了”。依靠有势力的鹿子霖,避免成为窑姐,这是田小娥除死以外最好的选择。否则狗蛋猪蛋之类的早踏破了她的窑洞。
因为狗蛋的事田小娥被白嘉轩几乎全裸吊起来示众、毒打。狗蛋晚上窜窑洞被鹿子霖派人打了一顿,这事本赖不着田小娥,她也是受害者,却被族长如此羞辱,是白嘉轩将田小娥仅有的一点脸面踩在地上任意践踏。田小娥对白嘉轩长期的积怨爆发了。为了报复白嘉轩,她听从鹿子霖的唆使,勾引了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致使白嘉轩父子反目。被扫地出门的白孝文跟着田小娥抽大烟,把家业败得一干二净,最后与恶狗争食。勾引白孝文是田小娥干的唯一的一件坏事。当时她怨怒攻心,并没考虑这么做会有多大的后果,但鹿子霖是知道的。田小娥明白了鹿子霖利用自己打击对手,尿了鹿子霖一脸,与鹿子霖决裂,转而同情白孝文,真心实意地跟他过起了日子。
鹿三没有一天承认田小娥这个儿媳。却为了拯救东家的少爷,施起了封建家长的法。他用梭镖刺死了儿媳。小说是这么写的:
那一瞬间,小娥猛然回过头来,双手撑住炕边,惊异而又凄婉地叫了一声:“啊......大呀......”
潜意识里,鹿三一直是他公公。
如果田小娥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离奇又短暂的一生,这个故事也没这么感人,作者讲了一个不守传统礼教的勾三搭四的女人。死亡贯穿《白鹿原》整部书,从开篇主人公连死六个老婆,接着是父亲去世。到最后鹿子霖之死“天明时,他的女人鹿贺氏才发现他已经僵硬,刚穿上身的棉裤里屎尿结成黄蜡蜡的冰块”。作者都只是冷静到近乎冷血的描绘事实。作者隐藏了自己,人物的好坏缺德美德全由读者来品,唯独田小娥,作者借助鹿三自己的口,进行了最大程度的控诉。
为了给田小娥报仇,作者安排了一幕又一幕田小娥鬼魂离奇索命案。先是田小娥的婆婆鹿惠氏。书是这么说的:
午夜以后,鹿惠氏竟然神奇地坐了起来......“是你把黑娃媳妇戳死咧?”“你拿梭镖儿戳的,是从后心戳进去的。”“小娥刚才给我说的。她让我看她后心的血窟窿。”“你咋能狠心下手......杀咱娃的......媳妇......”
接着是白嘉轩的老婆仙草:
“小娥嘛!黑娃那个烂脏媳妇嘛!一进咱院子就把衫子脱了让我看她的伤。前胸一个血窟窿,就在左奶根子那儿;转过身后心还有一个血窟窿......”
然后是鹿三:
“哈呀呀,值了值了,我值得了!族长老先生给我侍候饭食哩!族长跟我平起平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哩!值了值了我值得了!我是个啥人嘛族长?我是个婊子是个烂婆娘!族长你给婊子烂婆娘端饭送食儿,你不嫌委窝了你的高贵身份吗......“
“我到白鹿村惹了谁了?我没偷掏旁人一朵棉花,没偷扯旁人一把麦秸柴禾,我没骂过一个长辈人,也没搡戳过一个娃娃,白鹿村为啥容不得我住下?我不好,我不干净,说到底是个婊子。可黑娃不嫌弃我,我跟黑娃过日月。村子里住不成,我跟黑娃搬到村外烂窑里住。族长不准俺进祠堂,俺也就不敢去了,咋么着还不容让俺呢?大呀,俺进你屋你不认,俺出你屋没拿一把米也没分一根蒿子棒棒儿,你咋么着还要拿梭镖刃子捅俺一刀?大呀,你好狠心......”

最后一段可说概括了田小娥在白鹿原的悲惨岁月。作者借鹿三之口,对田小娥表达了最深切的同情。封建道德是火,田小娥,则是那只扑火的飞蛾。
9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剧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