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酪陷阱 奶酪陷阱 7.3分

你并不奇怪,只是特别而已!

阿飘飘过

《奶酪陷阱》的中间部分追得太闹心,仙贝雪饼吵架了又和好,和好了又吵架,几乎是以一集为单位循环,郁郁不得解。到了12集,看到干了一架之后脸上挂彩的仙贝给小雪发信息,见面时缓慢而沉默的拥抱,把头埋进小雪的头发里,像只受伤的小狗,我猛地就原谅了让此前仙贝戏份不及一架钢琴多的编剧。 朴海镇真是演技担当,一个眼神都能让人咀嚼一整集。高银妹纸也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愣是把我圈成粉,以至于面对月底要交论文的残酷现实,还摆出谜一样的淡定姿势来追剧。 刚看前面几集时,以为刘正是双重人格,表面天使、内心阴暗。后来慢慢发现,这是一个高智商的重度安全感缺失患者。因为从小被严厉的父亲明里暗里管束着,要温和要谦让,要老实要忍耐,不可以骄傲,不可以贪心,甚至不可以犯错。父亲可以和别人家的孩子有说有笑,但对他却总吝于称赞,更别说亲昵。在父亲的权威和压力中孤独地成长起来的孩子,对于苛求已经习以为常。他不露声色隐忍地活着,随和、大方、亲切。“围在我身边的,大多是有求于我的人,我都很清楚,但是也只能随声附和了,只有这样才能少遭点罪。”他配合着父亲的期望,维持模范生的模样,长出盔甲,自己保护自己。 不少人见过他发...

显示全文

《奶酪陷阱》的中间部分追得太闹心,仙贝雪饼吵架了又和好,和好了又吵架,几乎是以一集为单位循环,郁郁不得解。到了12集,看到干了一架之后脸上挂彩的仙贝给小雪发信息,见面时缓慢而沉默的拥抱,把头埋进小雪的头发里,像只受伤的小狗,我猛地就原谅了让此前仙贝戏份不及一架钢琴多的编剧。 朴海镇真是演技担当,一个眼神都能让人咀嚼一整集。高银妹纸也是,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愣是把我圈成粉,以至于面对月底要交论文的残酷现实,还摆出谜一样的淡定姿势来追剧。 刚看前面几集时,以为刘正是双重人格,表面天使、内心阴暗。后来慢慢发现,这是一个高智商的重度安全感缺失患者。因为从小被严厉的父亲明里暗里管束着,要温和要谦让,要老实要忍耐,不可以骄傲,不可以贪心,甚至不可以犯错。父亲可以和别人家的孩子有说有笑,但对他却总吝于称赞,更别说亲昵。在父亲的权威和压力中孤独地成长起来的孩子,对于苛求已经习以为常。他不露声色隐忍地活着,随和、大方、亲切。“围在我身边的,大多是有求于我的人,我都很清楚,但是也只能随声附和了,只有这样才能少遭点罪。”他配合着父亲的期望,维持模范生的模样,长出盔甲,自己保护自己。 不少人见过他发狠的一面,说他不近人情,随意践踏他人。不得不说朴大叔的微表情太到位,嘴角微微颤动,眼神一暗,阴郁的气息就溢出来了,像极了表里不一的人。其实他不过是爱憎分明得近乎执拗,一码归一码,算得清清楚楚。在刘正的价值观里,做了坏事的人就该受到惩罚,尽管手段不同寻常甚至极端,但就他只惩恶人不欺善者这点来看,放在古代也算是侠士了。 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带着洞穿世事的不屑踽踽独行,直到遇到洪雪。洪雪看穿了他在聚会上的小把戏,那轻蔑的一笑,跟他嘴角的弧度何其相似。 跟刘正一样,洪雪也缺乏安全感。家境一般且父亲重男轻女,她必须很努力地学习,获得奖学金来交学费;很努力地做兼职,来挣取生活费。白仁浩问她,要怎样努力啊?她眼睛眨巴眨巴,显然没有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就是,努力啊。”努力是她对抗现实的唯一方法,已然成为习惯。当弟弟向父亲要零钱时,父亲佯装嗔怒,拍拍他的脑袋而后掏钱,站在身后看着这一切的洪雪,心里的失落感,和刘正看着父亲与白仁浩姐弟有说有笑唠着家常,对他却只有充满距离感的点头示意时的感受也是何其相似。 来自最亲近的人的漠视,是一把尖利的刀。从发展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安全的亲子依恋关系是孩子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显然,刘正和洪雪都缺乏来自父母的足够的爱,本该是可以依赖的人,不仅没有给予自己鼓励和关心,还变相提醒着自己不是那个容易得到爱的人。在父母角色相对缺席的情况下独自成长,是怎样的一种不知与谁说的痛楚。从12集的回忆片段推测,刘正的父母关系并不融洽,很有可能在刘正年幼时母亲便抛下他离。母爱缺席,父亲又总苛责为常,刘正的心里其实是自卑而敏感的。他一方面不敢反抗父亲,另一方面又渴望得到认可,便只能压抑自己,展现出父亲所期待的样子。 白仁浩是个很关键的男二,虽然中间部分他与钢琴的戏份多得让我抓狂,但是这个人物,不仅影响了刘正少年时期的性格发展,也推动了刘正和洪雪之间的感情发展,姑且原谅编剧的浓墨重彩吧刀片就先不寄了。(看完12集我也放心了,相信再怎么反转也不会来个狗血的男二上位了)白仁浩是那种极度天真的人,单细胞,嘴巴欠,冲动,头脑简单(请问你是B型血胆汁质白羊座吗……)个人认为,他最大的问题是过于自我,缺乏将心比心的自省能力。作为刘正最亲密的朋友,白仁浩本该明白刘正是那种随便人家怎么说都不愿意多加解释的人,然而刘正一句“随便你怎么想”,他就放弃治疗,带着强烈的自尊远走他方,又何尝不是亲自葬送了钢琴梦想,改写了自己的人生。当然,他的愤怒,他的委屈,他的无法理解,放在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上都是成立的,也不该苛责。然而在和刘正分开多年后重逢,他说话依然咄咄逼人,不经大脑回路,青春期的自我中心和冲动不曾消退。 他们终于干了一架,酣畅淋漓。心里都在意着对方的两个人,需要这样的情绪宣出口。白仁浩说了一句中肯的话:“如果当初大打一架,我们的关系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个生性敏感压抑,擅长隐藏自己;一个乖张狂妄,口不择言且不自知。他们怀揣各自的心事,从自己的视角给两人的关系下结论,谁都不愿意迈出一步。 刘正为自己最亲近的朋友要到签名后,满心欢喜回来找他的那个笑脸,当初有多无邪,后来就有多可惜。很多时候,我们亲眼见到的,亲耳听到的,未必是全部的真相。就差了那么一点,误会酿成过错,像多米诺骨牌的连锁效应,友谊崩塌。如果刘正抓着白仁浩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要如此这般嘲笑自己,后面的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了。冷战果真最伤感情。而刘正父亲安排眼线的做法更是摧毁了两个孩子,白仁浩对刘正的感情肯定是真诚的,虽然我目前无法判断白仁浩是否也是眼线(白仁荷很明显是,我倾向于白仁浩不会干这种事情),但他应该也是知情人。 12集里两人的回忆有所出入。在白仁浩的视角里,刘正见他被打后无动于衷,投来冷漠的眼神后就绝情离开。(从镜头来看,那个眼神确实冷得发毛啊)希望后面的剧情里,对此处能有刘正视角的呈现。 刘白这一架打得太合时宜。在身心俱惫的情况下,刘正给洪雪发信息,意味着两人的关系终于要迎来质的发展,他曾是一个多么懂得隐藏自己伤痛的人啊。当一个刺猬一般的人在你面前变成脆弱的小狗,卸下自己的伪装,呈现伤口,一定是把你当成了最值得信赖的人。 有人说,最好的伴侣,是在灵魂上势均力敌。洪雪同样是倔强到咬咬牙就可以自己承受的人,最伤心失落的时候见到刘正,终于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即使之前两人还在闹别扭。特别欣赏洪雪的人设,尤其是她在意识到自己一直要求刘正展露真实的一面,而自己却同样没有完全坦诚时,就跑刘正家里和他对话。她在为了改善他们的关系努力蜕变,而在第三集的时候,洪雪还是个连小组合作得了不尽人意的分数,心里百般委屈,却都不愿意向闺蜜倾述的人。她曾经想自己咽下所有的苦,而现在,她想把一切都和他分享,好的坏的。 “好的爱情根本不是在谈爱情,而是在谈自我意识的觉醒。”尽管很担心会失心爱的女孩,刘正还是鼓足了勇气,告诉她真实的自己是那个样子的。袒露心声的这一段,两个主演的演技简直开挂,表情语言和肢体语言都特别传神,连双手都是戏,忍不住表白导演太会选人。 刘正不敢抬头,低垂的双眼也盖不住悲伤。他问洪雪:“我看起来很奇怪吗?”停了一会,轻轻地抬起头望着洪雪,重复了一遍:“我…..真的很奇怪吗?”在第五集的时候,洪雪得知他威胁助教扔掉成绩单,把奖学金名额让给自己的时候,生气地找他求证,两人闹僵。回到家他六神无主地打着游戏,也在心底问自己:“我真的很奇怪吗?……其实奇怪的是你们啊,不是我。”再没有什么比不被理解更难受了吧,被父亲当成有人格障碍,被同学利用,被最好的朋友在背地里说坏话(尽管我觉得白仁浩只是嘴欠并没有恶意,但那话实在伤人心),被心爱的女孩误解却因害怕她看到真实的自己之后会离开所以一直忍着,多么辛苦。朴大叔委屈的小眼神啊,看得我好想跨过屏幕给他一个熊抱,你说你有那样的大长腿还那么会演戏真是逆天了韩国的偶像剧现在都这样飚演技了吗! 高银妹纸的演技也是好到飞起。听完仙贝的回忆,她眼眶泛红,硬是忍住了泪水,嘴角微微抽搐,轻轻搂住仙贝,把头靠在他肩上说,我们并不奇怪,只是特别而已。这一幕和第六集的一个场景蛮呼应的:在听洪雪讲父母对自己和弟弟不同的态度之后,仙贝心疼地勾住她的手:"如果我是你的父母,一定会很疼爱你的。放心吧,你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

1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奶酪陷阱的更多剧评

推荐奶酪陷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