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方姐妹 宗方姐妹 8.0分

濒临崩溃与对立

秋天的橄榄树

《宗方姐妹》这部电影上映于1950年,讲述的是战败后的日本濒临崩塌的家庭制度和姐妹俩人新旧价值观的冲突,这算是有别于大多数小津安二郎风格的电影。 佐分利信扮演的三村从战场上归来后一直找不到工作,终日无所事事消极饮酒孤独得与猫为伴,他是一家之主却因为日本经济大潇条找不到工作而自认为丧失了做为一个男人做为一家之主的“价值”,只能靠酒精麻醉自己,靠老婆开的酒吧维持家庭生活。他的心态是扭曲的,他虽然没有工作,可是妻子依旧对他相敬如宾,但他却时常蛮横无理的对待妻子,片中有好几处是三村背对着镜头讲话的,(这在小津的电影中很少见到)或许是象征着他背离着这个家庭吧,影片中的他虽然戏份不多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上原谦原本是个很严肃的人,但在《宗方姐妹》这部电影里面总是面带着类似笠智众长辈式的笑容,极其不自然让人不适,大概是小津安二郎重复调教多次之后想要的效果吧。 高峰秀子扮演的满里子在这部电影里面调皮天真得过于孩子气,跟田中绢代扮演的姐姐节子完全是两个不同价值观对立的人。 影片中半段姐妹俩人有一段对话极其经典,摘录如下……… 夜深人静,墙上的老挂钟敲响了十一点的铛铛声,家里很安静,三村养的几只...

显示全文

《宗方姐妹》这部电影上映于1950年,讲述的是战败后的日本濒临崩塌的家庭制度和姐妹俩人新旧价值观的冲突,这算是有别于大多数小津安二郎风格的电影。 佐分利信扮演的三村从战场上归来后一直找不到工作,终日无所事事消极饮酒孤独得与猫为伴,他是一家之主却因为日本经济大潇条找不到工作而自认为丧失了做为一个男人做为一家之主的“价值”,只能靠酒精麻醉自己,靠老婆开的酒吧维持家庭生活。他的心态是扭曲的,他虽然没有工作,可是妻子依旧对他相敬如宾,但他却时常蛮横无理的对待妻子,片中有好几处是三村背对着镜头讲话的,(这在小津的电影中很少见到)或许是象征着他背离着这个家庭吧,影片中的他虽然戏份不多但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上原谦原本是个很严肃的人,但在《宗方姐妹》这部电影里面总是面带着类似笠智众长辈式的笑容,极其不自然让人不适,大概是小津安二郎重复调教多次之后想要的效果吧。 高峰秀子扮演的满里子在这部电影里面调皮天真得过于孩子气,跟田中绢代扮演的姐姐节子完全是两个不同价值观对立的人。 影片中半段姐妹俩人有一段对话极其经典,摘录如下……… 夜深人静,墙上的老挂钟敲响了十一点的铛铛声,家里很安静,三村养的几只猫在走廊走来走去,节子独自一人坐在客厅看书。 这时妹妹满里子回来了,心情似乎很愉快,一边哼着歌一边开门。 妹妹:我回来啦,门要关上吗? 姐姐:开着就好。 妹妹:姐夫还没回来吗?好晚啊。(说完转身要回房) 姐姐:你不是也回来得很晚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真是任性。 妹妹:但这也是偶尔才有的假期啊。 姐姐:不止今天晚归,你这阵子不都是这样子? 妹妹抱怨道:我这阵子跟阿宏哥一起出去玩嘛,早点回家一点都没有趣。 姐姐:满里子,你喝酒了?你去哪了? 妹妹:去看电影。 姐姐:看电影要这么晚吗? 妹妹:回来的路上遇到前岛了,跟朋友去他家玩,他这个人很有趣。 姐姐:这些就算有趣? 妹妹有点生气的说:很有趣,在家里只有郁闷,阴森森的,我可不想看到姐夫那张阴沉的脸。 (姐姐觉得妹妹最近有点过份了,要求妹妹稳重一点。 妹妹不理,反倒觉得姐姐过于保守陈旧,对冷漠的姐夫过于隐忍,对这个毫无生气的家过份执着。) 姐姐:夫妻并不是一直那么冷漠的,也不是一直都能相敬如宾的,夫妻必须互相容忍,夫妻就应该这样。 妹妹:要是这样的话,那该有多无聊。 姐姐:那不是无聊。 妹妹:那只是姐姐的想法,我可不是。 姐姐:你讨厌也没有办法。 妹妹:就是讨厌,那么陈旧的思想,姐姐就是腐朽陈旧。 (说完,妹妹满里子气冲冲地跑到二楼,坐在地上打开钱包刚想点烟姐姐就上来了。) 姐姐坐在地上对着满里子严肃的说:满里,我有那么陈旧吗?那你所谓的崭新又是什么? 妹妹:我不认为自己陈旧,姐姐去京都看的都是寺院和古庙。 姐姐:这些就算陈旧吗?我认为不会变老变旧的东西就是崭新的,真正崭新的东西是不会变老变旧的。 你所谓的崭新是去年流行的长裙,今年又变成流行的短裙,周围的人要染红指甲,自己要是不染红的话,也就变成一个老顽固了。明天这些潮流又老去,犹如昨日黄花。 这些短暂的新鲜事物你就那么喜欢吗? 就拿前岛来说,以前他可以在战争中冲锋陷阵,现在连端枪都忘记了,只是一昧沉迷在跳舞和赌博之中,这样的人也算是崭新的人吗? 妹妹:可是世界就是这样啊,我也没办法,不管是好是坏,不跟潮流的话就要落后于人,我不想落在周围的人身后。 姐姐:落后又有什么不好? 妹妹:不好,这就是我跟姐姐的不同,我们生长的环境不一样啊,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所以不觉得赶潮流是件不好的事。 妹妹满里子看到了姐姐婚姻的不幸,她 以日本当年战后新女性觉醒的姿态试图将姐姐从这不幸中解救出来。但姐姐节子是个非常传统的日本女性,她以一个过来人的长辈身份反过来质问其妹妹的价值观,并自认为如果自己足够耐心稳重也许可以将这不幸的婚姻挽回吧。 上面那段对话台词是姐妹俩人价值观的碰撞,但也可以理解为是导演小津本人对于自己执着于低角度仰拍固定式镜头和偏爱于家庭题材的理解,算是小津含蓄的向那些不理解他的电影的观众的表达。 然而最后节子为什么没跟宏先生结婚呢?既然三村死了为什么节子不跟自己心爱的人结婚呢?我想节子毕竟是传统的日本女性,假如三村没死,假如三村果真找到那份工程师工作,假如三村回心转意对节子说上几句好话,我想节子就不会想离婚了,她看似坚强但其实没有勇气的。 她后来拒绝了宏先生的求爱其实可以理解,她逃脱不开那些日本传统女性的认知束缚,她或许对婚姻绝望了,她不想再重蹈覆辙,她是爱宏先生的,她也知道宏先生爱她,但她就是不能。她或许会感叹和宏先生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她是想把这份当初的“初见”永远的珍藏在心里,让这美好的“初见”得以永恒。但她并不痛苦,这种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的心态不正是小津当时自己本人的心情吗?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宗方姐妹的更多影评

推荐宗方姐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