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 琅琊榜 9.1分

《琅琊榜》碎碎念之八

观音奴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过年后的宗主开始走动起来了,以前都是自己坐在家里制定计划,手下人去执行。但是这段时间不行了,所有的计划和执行,病弱的宗主都必须亲力亲为了。

今天碎碎念的有几点
一是孤山“巧遇”夏冬。这场戏,对梅长苏而言,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算计。另一个是:吊唁。所以,在遇到夏冬的这个情节里,梅长苏都是在做戏。这时候的梅长苏,就是一个为了增强体力在努力爬山锻炼的病人,所以,当梅长苏的身影从树林里露出来的时候,你看,一个略微佝偻而颀长的身躯,正喘息着用双手扶住膝盖,一脸的苍白,喘息不匀的被黎刚扶着。这一幕,把梅长苏的病弱之躯表达的出神入化。这就是演员的功力!你已经完全相信,梅长苏身体太弱了,这就是个病秧子(事实上,梅长苏的身体还真是差到根本无能来到孤山,强行来孤山,还是打肿了脸充胖子,完全是强撑着来“巧遇”夏冬的。所以说,胡歌的表演,与角色的需要实在是契合得天衣无缝)这时候的梅长苏,心里其实在做戏。

但是紧接着是祭奠聂锋。这时,梅长苏的眼神完全变了,因为,坟茔里埋的,就是他十二年前殒命的兄长袍泽,也是梅长苏要为之复仇的七万冤魂之一。所以,梅长苏的感情,只有自己和黎刚明白。嘴里说是敬仰疾...
显示全文
过年后的宗主开始走动起来了,以前都是自己坐在家里制定计划,手下人去执行。但是这段时间不行了,所有的计划和执行,病弱的宗主都必须亲力亲为了。

今天碎碎念的有几点
一是孤山“巧遇”夏冬。这场戏,对梅长苏而言,目的只有两个,一个是:算计。另一个是:吊唁。所以,在遇到夏冬的这个情节里,梅长苏都是在做戏。这时候的梅长苏,就是一个为了增强体力在努力爬山锻炼的病人,所以,当梅长苏的身影从树林里露出来的时候,你看,一个略微佝偻而颀长的身躯,正喘息着用双手扶住膝盖,一脸的苍白,喘息不匀的被黎刚扶着。这一幕,把梅长苏的病弱之躯表达的出神入化。这就是演员的功力!你已经完全相信,梅长苏身体太弱了,这就是个病秧子(事实上,梅长苏的身体还真是差到根本无能来到孤山,强行来孤山,还是打肿了脸充胖子,完全是强撑着来“巧遇”夏冬的。所以说,胡歌的表演,与角色的需要实在是契合得天衣无缝)这时候的梅长苏,心里其实在做戏。

但是紧接着是祭奠聂锋。这时,梅长苏的眼神完全变了,因为,坟茔里埋的,就是他十二年前殒命的兄长袍泽,也是梅长苏要为之复仇的七万冤魂之一。所以,梅长苏的感情,只有自己和黎刚明白。嘴里说是敬仰疾风将军的英名要祭拜,实则是无法不拜!就在跪下的那一瞬间,梅长苏眼里全然是林殊和聂锋,是十二年前的那一个永别。夏冬虽然泪水连连,其实梅长苏的心里更苦,那是无法言说的苦,无法表达的苦,“聂大哥,如果你愿与我神魂相交,那就干了这杯酒”,说这话的梅长苏,眼里有哀恸,更有相知和决绝。胡歌在这里“眼技”太好了。

碎碎念二,是妙音坊里宗主和宫羽的见面。这里不说演技了,咱说说“情”
一直以来,琅琊榜观众都是站苏凰的CP,基本没人愿意看见有人赞美苏羽。我也不是要站苏羽CP,我只是感念宫羽姑娘那一腔永远遥不可及的爱情。说实话,宫羽很苦,偷跑去给宗主拜年不得,深怕宗主生气不让童路说出来;知道宗主要来妙音坊,对侍女的点点滴滴交代,这一切,都清楚明白交代出宫羽深爱着自家宗主。本来,宗主在江左盟这么一个大帮派里,地位就高高在上,下属对上级的暗恋,骨子里就写着“悲剧”二字,何况,因为病弱之躯宗主从没打算“连累他人”,换言之,嫁娶二字,早在十二年前那场灭顶之灾时就从梅长苏的字典里删除了,更何况,宗主心里一直住着一位青梅竹马的、一开始就打算照顾一辈子的姑娘。

宫羽的深入骨子的暗恋,相对于梅长苏对她的感情是多么的不对等。好戏就在这里了。梅长苏与景瑞、浴巾一起出现在妙音坊时,宫羽看似无差别对待的接待着三位,眼睛里却不由自主一下下飘向梅长苏,不敢有任何表达却实实在在表达出了呼之欲出的心迹:既有按捺不住的高兴,又有强压下的冲动。可怜的姑娘,对这个永远都不会对自己假以辞色的宗主,你那份痴情,谁人懂?路人懂!你说过,只要宗主坐的舒服,我就高兴。所以,看官不要讨厌宫羽呀,她对宗主的爱,是不求回报的死士般的爱,她的爱,对苏凰的感情,不会有半点伤害。

再看梅长苏面对宫羽的表现,可以用不动声色、波澜不惊来表达。说是不动声色,其实梅长苏心里还是有波动的,这个波动当然跟宫羽的澎湃之情不可相提并论,但是,他是深知宫羽对自己的那份感情的,所以,胡歌在处理这个细节时,眼神也可以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水波不兴却暗流涌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琅琊榜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