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病

SCHOLAE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就像马克思所言,作者在书里预设的结构,或者不打算有结构,但是在别人那里,总是会被读出不同的结构。我并不敢说我读出的结构是岩井的本意,也不敢说自己的解读是唯一的解读,这里只是试图给出一种可能会很异类的解读。

开篇,女主和人约炮,寒暄中,男人说现在当老师也不容易啊,特别是“学生越来越少了”。这句话可能多数人都会一带而过吧?但是,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口都在急速老龄化,在缩减。偶尔有例外,要么是占据霸权的国家,要么是有大量移民填充。但是即使如此,正如我们道听途说的,在美国,北欧裔的相对数量也在降低,而显然是新移民的拉丁人,穆斯林和印度人则在相对增加。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不会不想起马克思关于资本利润的严格分析,不会不想起异化,不会不想起剩余商品和剩余人口的同时生产。

整部电影都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可能多数人会将其视为人生的必要构成要素吧?(也许确实没错)可是我很自然会想到经济危机,广场协议和所谓“失去的十年”(现在还在说“十年”?)对日本普通人的打击。资本结构性危机必然导致的长期萧条下的痛苦,现在不要说日本人,某国人其实也在渐渐感觉到了吧?只是大多数人并不能意识到,这就是经济危...

显示全文

就像马克思所言,作者在书里预设的结构,或者不打算有结构,但是在别人那里,总是会被读出不同的结构。我并不敢说我读出的结构是岩井的本意,也不敢说自己的解读是唯一的解读,这里只是试图给出一种可能会很异类的解读。

开篇,女主和人约炮,寒暄中,男人说现在当老师也不容易啊,特别是“学生越来越少了”。这句话可能多数人都会一带而过吧?但是,所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口都在急速老龄化,在缩减。偶尔有例外,要么是占据霸权的国家,要么是有大量移民填充。但是即使如此,正如我们道听途说的,在美国,北欧裔的相对数量也在降低,而显然是新移民的拉丁人,穆斯林和印度人则在相对增加。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不会不想起马克思关于资本利润的严格分析,不会不想起异化,不会不想起剩余商品和剩余人口的同时生产。

整部电影都有一种痛苦的感觉,可能多数人会将其视为人生的必要构成要素吧?(也许确实没错)可是我很自然会想到经济危机,广场协议和所谓“失去的十年”(现在还在说“十年”?)对日本普通人的打击。资本结构性危机必然导致的长期萧条下的痛苦,现在不要说日本人,某国人其实也在渐渐感觉到了吧?只是大多数人并不能意识到,这就是经济危机(虽然有凯恩斯主义来试图不断延迟爆发)。

当真白和七海穿着婚纱抱在一起时,真白的独白很有意思,她说幸福对她有界限,可能比所有人都低(老实说,不太理解)。她说她看到别人为她“这种人”服务,让她觉得很不安(可能记不准台词)。又说,只有花钱换取别人的温柔,关怀,才觉得坦然(可能记不准台词)。。。嗯,把人与人之间一切温情脉脉的幻象替代为赤裸裸的金钱关系,这不就是《共o产o党宣言》里面说的么?

有人说最后七海变得更坚强了,也许是,不过也许并不是。她毕竟从没打算自杀,也不准备放弃生存战斗。可是我是很怀疑的,生活的苦难会远离他们?还有我们?耸肩。

据说岩井在采访里强调他看到的人和人的疏离,又说海啸给日本人带来的心理创伤。可是岩井表达的只是如此吗?如果人与人的疏离只是一个很文艺的问题,那么真白为什么要说买来的关怀才觉得安心?如果创伤都是海啸带来的,电影里那无时无刻的压抑和痛苦,真的能用海啸概括?

还有那个吃了原告吃被告的安室先生,他到底是在帮七海,还是在不仅坑,而且间接谋杀(未遂)七海?他脱光了大哭那段是什么意思?真心的假意的?最后给七海最后一笔女佣工资,有没有因为原本预计七海会死而打算自己拿的意思?他最后给七海送去那些家具,又是出于什么心境?这个人的点缀,他的资本主义精神,也是蛮值得回味的-当然也许我只是过度解释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的更多影评

推荐瑞普·凡·温克尔的新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