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丈外,罪与美同在,生与死相连

周阳依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是一部非常具有禅意的电影,看了两遍,还是忍不住想写下这篇影评。 金基德的电影我此前看过一部,就是《圣殇》。但无疑我更喜欢这部影片,大概因为佛教的缘故吧。我不是纯粹的佛教徒,但从小却在佛礼的熏陶中长大,耳濡目染切身体会佛教教义,心中遵循向善向美的原则,因此我自认心中是有佛的。 除了这层类似超尘脱俗的领悟,我更喜欢它的透彻,对人性的阐释通透清逸,如四季轮回一样自然且蕴涵深意。 佛教讲生死轮回,前世今生。于是电影便有了四个季节的打开方式。

春,山门打开,深山之中一小庵,大殿坐落在湖中央。打破中国佛寺立于山上的传统印象,从山门处划船可到达。水深至山门,外人从此入内,倒有了佛教“渡人”的意思。 老和尚手持木鱼对着一尊石像发出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小和尚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对着石像菩萨行礼作揖,如是一天的早课开始。紧接着是扫地,此刻你会发现大殿的位置特别有意思,因处在湖水中央,四周青山碧水环绕,因而更加显得有佛门...

显示全文

这是一部非常具有禅意的电影,看了两遍,还是忍不住想写下这篇影评。 金基德的电影我此前看过一部,就是《圣殇》。但无疑我更喜欢这部影片,大概因为佛教的缘故吧。我不是纯粹的佛教徒,但从小却在佛礼的熏陶中长大,耳濡目染切身体会佛教教义,心中遵循向善向美的原则,因此我自认心中是有佛的。 除了这层类似超尘脱俗的领悟,我更喜欢它的透彻,对人性的阐释通透清逸,如四季轮回一样自然且蕴涵深意。 佛教讲生死轮回,前世今生。于是电影便有了四个季节的打开方式。

春,山门打开,深山之中一小庵,大殿坐落在湖中央。打破中国佛寺立于山上的传统印象,从山门处划船可到达。水深至山门,外人从此入内,倒有了佛教“渡人”的意思。 老和尚手持木鱼对着一尊石像发出富有节奏的敲击声,小和尚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对着石像菩萨行礼作揖,如是一天的早课开始。紧接着是扫地,此刻你会发现大殿的位置特别有意思,因处在湖水中央,四周青山碧水环绕,因而更加显得有佛门清幽静谧之感。 老和尚系好包袱准备乘船出门去采药,小和尚好动也跟着一道。这时候对小和尚的面相有一个特写,除了一身布衣和一个光头,看不出孩子性情,而“人之初,性本善或恶”的话题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似乎根本没有结论。而船身显示出的一幅观音送子的图案,让我不禁想到:是谁会把一个小小的孩童送到这样的地方来呢?他可不天生就是和尚。 出了山门,小和尚独自行走在山林,老和尚在身后提醒他小心蛇。小和尚趴在石头上采草药,当蛇出现的时候,小和尚的反应是出乎意料的,他只是瞪大了一下眼睛,似乎他并不觉得蛇是非常可怕的,但是有了一句老和尚的提醒,他便随手抓起来扔到别处去,就又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于是我想,孩子的思想意识形态起初似乎是浑沌的,他不像老和尚那样具有经验和思想,后来的意识形态只是在成长过程中潜移默化接受了别人的思想。比如后来老和尚告诉他采的草药不对,而他却说看起来是一样的,于是老和尚教授给他采哪种草药才是正确的以及辨别的方法。 接下来很有意思的片段出现了,小和尚去河边,看见自由自在的鱼,便捉了来在它背上绑上一块石子;在地上跳跃的青蛙,也在背上给绑上了石子;爬行在石头上的蛇,也没能放过。这一段除了孩子好玩的天性是看点,我一度以为可以引申到教育中去。老和尚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如果以佛家慈悲为怀的心态,大概老和尚该一边说着“罪过、罪过”而又一边去解救这些生灵了,但是老和尚没有。 他的做法是悄悄捡了个大石块,在半夜里用绳子绑着系在了小和尚的腰上。于是忍俊不禁的一幕出现了,小和尚哭哭啼啼来找到老和尚,于是老和尚借机教育了小和尚,使他意识到他对鱼、青蛙以及蛇做的事情是使它们感到痛苦的。更加痛苦而深刻的,是他亲眼目睹和见证了由于他一时贪玩而犯下的错,导致了别的生灵的灾害。 (如果因为你的过错而导致别的生灵的死亡,那么在你今后的生命中,心中都会背负着一颗大石头。) 当他自己背着石块,去找到那条鱼的时候,鱼已经死了,小和尚心里无疑是震惊的,它用土将鱼埋了,并在河边坐着良久的沉默了;青蛙的生命力顽强还未死去,得到了解救;而蛇也因为负重不堪攀岩而掉下来砸死了,这时候小和尚除了一声叹息,紧接着便第一次大声哭了出来。从此,他的心中便背负着一块石头了。这一场教育,无疑是终身的。

夏,小和尚已长成了大和尚。走出山门第一次看到蛇类媾交,知道了繁衍之事。第一次近女色,是山外来此疗养的姑娘。姑娘二八芳华,却体虚无力,似心中并无求生意识,老和尚意为灵魂的不平和,正在经受磨难,总之是意志消沉的一种表现。而对于大和尚来说,她却是新鲜的,按耐不住心中的悸动,一步步接近女色,终而打破禁忌。但同时,也正是因此,淫欲唤醒了姑娘内心占有的意识,病得到痊愈。所以在这里,欲望很难说清是好或者恶的东西。对和尚来说,欲望是坏的,不该有的,是罪恶,但对于这个普通女孩来说,欲望是支撑她活下去的东西,是好的。因此,罪与美同在,罪亦是美,美亦是罪。 打破佛教禁忌的表现,还有一处不易发现的,在女孩刚到小庵的时候,大殿门口的石狮是不允许人坐的,这时佛祖在大和尚心中占据的比例比较重,而当他和女孩发生关系后,却主动让女孩坐在了石狮上面,说明此刻对他来说,女色,或是爱的欲望比例更重,佛祖自然就轻了许多。 但爱情是个奇怪的东西,你觉得重要的对方不一定觉得重要。比如女孩病好以后要离开小庵了,大和尚却已经陷入情网难以自拔,他说见不到女孩他会疯掉,而女孩则表示“没想法。”此段为后面埋下伏笔。 老和尚最终发现了大和尚和女孩的秘密,却并未过多加以指责,只是说发生这样的事也是正常,似乎他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样,而故意任其自然发展。唯一的惩罚是把船梢拔掉,让大和尚和女孩意识到事情的败露而不得不停止了。并告诫他,欲望会导致杀生之祸。 终于大和尚没有听从老和尚的劝阻,背上菩萨石像独自离开了小庵,踏上红尘之路。

秋,树叶开始枯荣,老和尚更老了。外出回来的老和尚意外在报上发现当年出走的大和尚变成了在逃逃犯。他拿出布衣开始缝制新衣,似乎意识到了大和尚的回来。所以当再次看到大和尚的时候,老和尚划船至山门处接他,一脸的淡然,只说了句“你长大了!”而当年的大和尚则更多的是被看穿一切的羞愧。 俗世已经让大和尚苦不堪言,爱成为唯一的罪恶。此刻的他只有一腔愤怒,像俗世中每一个被困扰的人那样。他已经无法做到内心平静,佛教讲究的静心打坐对他来说显然是很困难的,老和尚写下一个“闭”字贴于他的口眼,却让他憋红了脸。一心想要帮助他的老和尚只有将他痛打,再垂吊在半空央。 当年出走的时候背走的石像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那么大和尚还能重新再回到并安于这个清静的地方吗? 那把在尘世染了鲜血的屠刀,终于用来剃掉了头发。想要重新回归于静寂,也是需要时间和功夫的。老和尚用猫尾巴在地上写下经文,让大和尚刻字,也意在磨练他的心性,试图说服他放下凡尘往事。但犯过错的人,心中是背着一块石头的,也必须要彻底放下才行。想要放下,就要赎罪,随着警察的到来,牢狱之灾,势在必行。

当大和尚手刻了一地的经文,佛祖似乎又回到了他的心里,他渐渐变得平静,对随之而来的命运坦然受之。两个警察是很好的点缀,他们在和尚心烦意乱的时候来扰,并且不顾及佛门清净之地无聊得弄出了枪声,这枪声威吓住了心中有愧的大和尚,却被淡然的老和尚打败了。此时,佛教在世俗的无知面前,展示出了它的深意。 累瘫在地的大和尚醒来,发现自己所刻的经文,已被老和尚和警察涂满了色彩,恍若另一个世界。两名警察也于此领会了佛教的真义,在最后逮捕大和尚的时候,放弃了使用手铐,因为他们都知道,大和尚的心中已经开始在赎罪。 警察带着大和尚走时,船在湖中不动,待老和尚挥手道别,船才启动,此情景似有隐意,意在离别。很快,秋末,在万物凋零的时候,老和尚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他用最平静的方式完成了生命最后的仪式:圆寂。并且终归于静寂。

冬,大雪纷飞,万籁寂静。湖水已经冰冻,无需小船便能达到大殿。大和尚归来。此时的他也已过了中年模样。他找到老和尚圆寂火化的小船,砸开冰面取出两粒牙齿,再凿刻了一尊佛像,把牙齿置于佛像内。 此时的山中小庵,仅大和尚一人了,他终于与这里合二为一,形为一体。他已到了他小的时候老和尚的那般年纪,却迎来了另一个山外的小生命。一个蒙面女人带来的一个孩子,留于大殿内。这似乎让我想起了当初的这个小和尚是否也是这样来的。似乎一切都在重复,或是,轮回。 深夜逃走的女人不幸跌入水中,而镜头打开她的脸却显示为一尊佛像,这里似乎也是印证了“观音送子”的说法,意为这孩子是菩萨送来的,大和尚应该收留他。 如果因你的过错置人死亡,从此你的心中会背负一块石头。女人跌下的水坑是和尚亲手凿的,因此他最终背上石头,漫山遍野的走,以减轻心中的罪恶。 有趣的是后来的小和尚,是否也会做着当年的小和尚做的那些事情,给鱼、青蛙,和蛇绑上石块,让它们负重前行。于是我不禁又想,如果这是佛道轮回,那么当年的老和尚,是否也如当年的小和尚那般,经历了生命四季的洗礼,而终于看透了凡尘。 当又一个春天到来,新的四季已经开始。这里的四季不仅仅指一年四季,意在表达生命的年岁。幼年,少年,中年和老年。一个轮回,就是一个人的一生。所以,生于死相连,万物生长皆有因果自然。 此殿名为大雄殿,此庵名曰人生庵。不是佛徒,也道一声:南无阿弥陀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春夏秋冬又一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春夏秋冬又一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