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车 老爷车 8.6分

老爷车

璇璇

开始,你觉得,这是我认识的伊斯特伍德吗?眼前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倔老头罢了。 他的身材已经走样,皮肤松弛,努力把自己挺拔的像一根标枪还有那偶尔显露的凌厉眼神也不过是在掩饰那无可挽回的衰老罢了。 你想问,你在哪里呢,我的老牛仔,是不是当大漠黄沙变成了家庭社区,当半个世纪如飞一样划过,皱纹不只是刻在你的脸上,是否你的灵魂也已老态龙钟。 他又拿起了枪,指着想偷他车的小子,一瞬间,仿佛那个让人窒息的伊斯特伍德又回来了,但下一个镜头,这个老家伙摔倒了,他带着些微自嘲抹掉了嘴角的血,杂种,你并不知道他在咒骂谁。 屏幕前,你和着他站起来的动作轻轻叹了口气,迟暮的英雄,难道就是如此悲凉? 他是克劳特-伊斯特伍德,他是大漠黄沙中的荒野镖客,他是繁华都市里的肮脏哈里,他是仍然活在上个世纪的最后的牛仔。即使他已是垂暮之年。 所以,你看到他又一次端起枪,他用枪指着一群混混,他说,从我的院子滚出去。他的声音不大,他的眼神认真,即使下一秒枪声响起,你也不会有丝毫惊诧,即使这是21世纪的美国,你也不会觉得突兀。 因为他是克劳特-伊斯特伍德。 接下来的是说不清的脉脉温情,他笨拙地接受别人的感...

显示全文

开始,你觉得,这是我认识的伊斯特伍德吗?眼前的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倔老头罢了。 他的身材已经走样,皮肤松弛,努力把自己挺拔的像一根标枪还有那偶尔显露的凌厉眼神也不过是在掩饰那无可挽回的衰老罢了。 你想问,你在哪里呢,我的老牛仔,是不是当大漠黄沙变成了家庭社区,当半个世纪如飞一样划过,皱纹不只是刻在你的脸上,是否你的灵魂也已老态龙钟。 他又拿起了枪,指着想偷他车的小子,一瞬间,仿佛那个让人窒息的伊斯特伍德又回来了,但下一个镜头,这个老家伙摔倒了,他带着些微自嘲抹掉了嘴角的血,杂种,你并不知道他在咒骂谁。 屏幕前,你和着他站起来的动作轻轻叹了口气,迟暮的英雄,难道就是如此悲凉? 他是克劳特-伊斯特伍德,他是大漠黄沙中的荒野镖客,他是繁华都市里的肮脏哈里,他是仍然活在上个世纪的最后的牛仔。即使他已是垂暮之年。 所以,你看到他又一次端起枪,他用枪指着一群混混,他说,从我的院子滚出去。他的声音不大,他的眼神认真,即使下一秒枪声响起,你也不会有丝毫惊诧,即使这是21世纪的美国,你也不会觉得突兀。 因为他是克劳特-伊斯特伍德。 接下来的是说不清的脉脉温情,他笨拙地接受别人的感谢,他观察着那个想偷他车的小子,他努力想把这个小子教成一个男人。他有两个儿子,他有孙子孙女,但他没有亲情。 当然他不会承认,但那个小子真的是他的亲人。 男人的成长,是看着前面男人的背影。邻居那个生活中缺少男人背影的小子不知不觉中注视着老牛仔的背影成长着。 一老一小,两个男人的生活在不经意间交织在一起。 老牛仔说,我的周围有很多好男人,但我的女神还是嫁给了我,所以,小子,你要有勇气,不要做一个懦夫。 老牛仔说,我来搬上面,因为那比较重,你在下面推就好。 偷车小子说,不,要么我搬上面,要么我走人。 老牛仔说,你该去上学,我会为你找一份工作。 他带着那个小子去理发,教他如何与陌生人说话,带他去买东西,生活似乎会永远如此温情。 流氓们堵住了那个小子,他们并非是有何仇怨,这个世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他们见不得别人的幸福,他们见不得安静过日的人,他们的心中容不下老老实实生活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毁灭所有的安宁与美好。 老牛仔看着眼前年轻人脸上的伤疤,他找到了那个流氓,他又变回了那个荒野中的伊斯特伍德,他以暴制暴。 然后更狠的报复来了,偷车小子家被乱枪扫射,姐姐被凌辱。。。 那个78岁的老男人安静地坐在黑暗的家中,他在温暖的午后一遍遍擦拭他的枪,他去相熟的理发师那理发,他说,这次弄好一点。 他去裁缝那里定制西服,照着镜子,他说,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穿西服。他去教堂忏悔,他问,上帝,你会如何宽恕我这样一个人。 然后,他怀揣着他的灵魂,去流氓们的巢穴。 最后,你会看到你所熟悉的那个伊斯特伍德,那个老牛仔,那个肮脏哈里,那个荒野镖客,那个在不可饶恕里大喊着拔枪射击的老家伙,他依然是那个伊斯特伍德。 他用21世纪的方式拔出他的枪,然后用他的灵魂扣动扳机。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在银屏上看到伊斯特伍德了,他转过身,衰老的背影依然如标枪一样挺拔。 再见牛仔,再见了,老家伙,再见了,所有男孩心中最后的男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爷车的更多影评

推荐老爷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