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6夜:《国史大纲》17.05.28

Glenn Gould

文章目录:

(一)梁文道先生眼中的钱穆先生

(二)我眼中的钱穆先生

(三)网络时代助长的浅薄

(一)

这几日听道长讲钱穆先生《国史大纲》。

道长高中的时候读《国史大纲》,刚上大学的时候,年轻气盛,也觉得钱穆先生的书不咋地。

原因有二:

其一,受周围舆论的影响,觉得钱穆先生后期和蒋中正先生父子走得过近,失去了学者的独立性。

其二,受部分读《国史大纲》的学者影响,觉得钱穆先生很守旧,书也没什么价值。

大学毕业时,梁文道先生重读《国史大纲》,改变以前的想法,开始尊重钱穆先生,也尊重他的“温情与敬意”。

如同陈寅恪先生说:

“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陈寅恪先生自己解释:



显示全文

文章目录:

(一)梁文道先生眼中的钱穆先生

(二)我眼中的钱穆先生

(三)网络时代助长的浅薄

(一)

这几日听道长讲钱穆先生《国史大纲》。

道长高中的时候读《国史大纲》,刚上大学的时候,年轻气盛,也觉得钱穆先生的书不咋地。

原因有二:

其一,受周围舆论的影响,觉得钱穆先生后期和蒋中正先生父子走得过近,失去了学者的独立性。

其二,受部分读《国史大纲》的学者影响,觉得钱穆先生很守旧,书也没什么价值。

大学毕业时,梁文道先生重读《国史大纲》,改变以前的想法,开始尊重钱穆先生,也尊重他的“温情与敬意”。

如同陈寅恪先生说:

“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陈寅恪先生自己解释:

“我认为研究学术,最重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所以我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俗谛’在当时即指三民主义而言。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发扬。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即不能研究学术。学说有错误是可以商量的,我对王国维也是如此。王国维的学说中,也有错的,如关于蒙古的问题,我认为就可以商量。我的学说也有错误,也可以商量。个人之间的争吵,不必芥蒂,我你都应该如此。我写给王国维的文中,中间骂了梁任公,给梁任公看,梁只笑了笑,不以为芥蒂,我对胡适也骂过。但对于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我认为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二)我眼中的钱穆先生

说来悲哀,我认识钱穆先生的过程基本和梁文道先生类似。

但是我比他更悲哀,是因为他是香港人,我是大陆人。就如同梁文道先生说在读大学时,他们一起嘲笑钱穆先生所在的新亚书院开学礼还要给孔子鞠躬,嘲笑那些所谓“迂腐”的老师和学生。

但当时的情况是,我们当年干的事,就和当年太平天国干的事一模一样。

钱穆先生是什么感受?我不知道。

我的感受却是愤怒至极,又悲哀至极。

再后来“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传统文化的根就没了,只有一个空壳,什么都可以填进去。

我只剩叹息了,什么都不想说。


(三)网络时代助长的浅薄

网络时代,比如豆瓣有短评、微博、微信,什么都变成了短而快。但是这样,也更浅薄和不负责任。

“心平气和、全神贯注、聚精会神,这样的线性思维正在被一种新的思维模式取代,这种新模式希望也需要以简短、杂乱而且经常是爆炸性的方式收发信息,其遵循的原则是越快越好。”

比如,我看了一本书,我可以短评几个字:很难看,很迂腐,完全没有意义。

我不需要给出任何证据,只给出这几个字即可。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千零一夜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一千零一夜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