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鹿之死 圣鹿之死 6.8分

悲剧与黑色喜剧的完美联姻

Vincent Lan
2017-05-28 看过
今年我们The Harvard Crimson第三次派出记者参加戛纳电影节。我作为电影版编辑在统筹之余也将首次把全部报道翻译成中文,希望能给大家带来美国(左派)媒体/影迷的观点作为参考。本文作者Ethan B. Reichsman,原文链接 http://www.thecrimson.com/article/2017/5/24/killingsacreddeerreview/


欧格斯·兰斯莫斯知道怎么拍黑色喜剧。他的上一部电影《龙虾》从荒诞甚至恐怖的设定中找到幽默,而新片《圣鹿之死》在这两方面都更进一步。和《龙虾》的主角Colin Farrell一起,兰斯莫斯创造了一部更好笑也更悲伤的电影。通过一个充满古怪人物和奇怪逻辑的世界,兰斯莫斯将我们带入一个引人入胜的戏剧,并在途中给了我们等量的笑声和恐慌。

《圣鹿之死》的故事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的Iphigenia,Agamemnon的女儿。在不小心杀死女神Artemis的一只圣鹿后,Agamemnon必须在献祭Iphigenia的生命和放弃特洛伊战争之间选择。Farrell的角色Stephen在手术中误杀病人之后也面临着相似的处境。在兰斯莫斯手中,这个悲剧故事变成了一个绝对的惊悚片。

这个艰难的选择对任何家庭都是煎熬,但Stephen的家庭非比寻常。他和他的妻子Anna(Nicole Kidman)分别有自己偏爱的孩子,而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就此展开。Farrell再次展示了他故意而为的呆板表演,但与此同时带来了丰富的感情层次。Kidman和他在表演风格上高度统一,而他们的古怪在对手戏中互相添彩。

但《圣鹿之死》中真正的突破性表演来自Barry Keoghan。他的角色在父亲被Stephen所杀后极受打击。他将为父寻仇的心理展现得充满说服力,而在Stephen的家庭逐渐接受了他的可怕选择后,他疯癫的逻辑统治了整部电影。所有其他角色都生活在他的世界里,而Keoghan坚决的疯狂也奠定了其他演员表演的基础。

为了帮助Keoghan营造悬疑,兰斯莫斯找到了他的摄影师Thimios Bakatakis和声效师Johnnie Burn(两位都参与了《龙虾》)。Bakatakis大量依靠长而缓慢的镜头推拉和景别设计来让角色在他们所在的环境中显得极为渺小。Burn不用乐器演奏音乐,而是用它们来营造氛围—电影中不断出现的音乐主题之一就是小提琴怪异又没有旋律的吱呀声。它们带来的结果就是让兰斯莫斯能通过电影开头看上去极为日常化的镜头来创造出一种异样感,不断为之后的恐怖铺垫。

在像《圣鹿之死》这样惊悚的电影中,幽默常常被用来调节情绪,让观众有喘息的时间。但兰斯莫斯并不在乎调节情绪,而是常让最好笑的情节同时成为最恐怖的。电影中的角色从来不讲笑话——他们悲剧中的喜剧色彩来自于他们的超现实,来自己他们所处的情景。整部电影的高潮戏就在荒诞的同时带来感官上的震惊。事实上,观众的笑声很大程度上加强了电影给人带来的不适感。

对兰斯莫斯作品熟悉的观众不会惊讶于对话和角色的超现实风格。他对真实感没有兴趣,而在《圣鹿之死》中这给他带来了成功。依靠完全拥抱对破灭和疯狂的合理化,他创造出了一部观感混杂着享受与痛苦的作品,作为作者在不同类型中游移又把它们自由组合。
56 有用
29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圣鹿之死的更多影评

推荐圣鹿之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