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 9.5分

你是真虞姬。

Fananan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程蝶衣唱了一辈子的虞姬,活成了真虞姬。

        蝶衣本是男儿郎,打小练习唱旦角。一次次将《思凡》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一句词不知挨了师傅多少顿打,却依然改不过口。直到师哥小楼将烟枪捣了蝶衣的嘴巴,鲜血从嘴角流出,蝶衣才唱出正确的《思凡》的台词:“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旦角唱着唱着,他的步态,坐姿,手势,眼神,到言谈,无不流露出女性的阴柔之美。扮上虞姬,他妩媚的眼神,他款款的身段,如袁四爷所说,“以为虞姬转世再现”,“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的极高评价。蝶衣不单单是肉身演得像虞姬,而实际上他的心理,也一步步走向虞姬。

       戏里的虞姬为霸王从一而终,戏外的虞姬程蝶衣,为他的霸王师哥段小楼,从一而终。

       年幼时的师兄弟情谊渐渐转变为男女之情。蝶衣像贤良的女子一般,在化妆间里温柔地给小楼画霸王妆,涂了红指甲的兰...
显示全文
程蝶衣唱了一辈子的虞姬,活成了真虞姬。

        蝶衣本是男儿郎,打小练习唱旦角。一次次将《思凡》唱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一句词不知挨了师傅多少顿打,却依然改不过口。直到师哥小楼将烟枪捣了蝶衣的嘴巴,鲜血从嘴角流出,蝶衣才唱出正确的《思凡》的台词:“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旦角唱着唱着,他的步态,坐姿,手势,眼神,到言谈,无不流露出女性的阴柔之美。扮上虞姬,他妩媚的眼神,他款款的身段,如袁四爷所说,“以为虞姬转世再现”,“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貌非你莫有”的极高评价。蝶衣不单单是肉身演得像虞姬,而实际上他的心理,也一步步走向虞姬。

       戏里的虞姬为霸王从一而终,戏外的虞姬程蝶衣,为他的霸王师哥段小楼,从一而终。

       年幼时的师兄弟情谊渐渐转变为男女之情。蝶衣像贤良的女子一般,在化妆间里温柔地给小楼画霸王妆,涂了红指甲的兰花指轻轻贴着小楼的腰间……

        他以为小楼是自己的,直到第一次见到菊仙,他知道他要失去小楼了,他的表现有些失态甚至是抓狂,像女孩子吃醋一样,用力地摔门。他生气,他难过,他失望。尽管小楼娶了菊仙,但只要小楼需要他,他仍然冲在最前面。小楼被日本人抓走了,他赶去日本军营,给日本人唱《牡丹亭》,才把小楼救出来,而小楼却鄙视蝶衣……文革时期,小楼被抓去批斗,蝶衣冲到他身边,一起挨打被批斗……但蝶衣却未改变过心意,像戏里的虞姬,无论霸王是成是败,虞姬始终陪伴在霸王身边,直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他对戏,从一而终。小时候趁机出逃看了一次京剧演出,他竟然流泪了,他知道他自己迷恋这个舞台。不管台下北洋军阀,还是日本人,国军,共产党,他依然唱他的戏。即使台下没人在看,即使台下乱哄哄,他依然站在戏台上,自顾自地唱未完的戏……文革时期,要改造京剧,他不同意,京剧重情境,这一改造,京剧再也不是京剧了。他的坚持遭到组织的反对,但他仍然坚持……

       他曾对师哥小楼说,要和师哥唱一辈子的戏,唱一辈子《霸王别姬》,“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认真,又带着点女孩子的任性。事实上,
他做到了。最后一次和小楼唱《霸王别姬》的时候,也最后一次唱了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小楼说又唱错啦,蝶衣拔剑自刎,在戏里终结自己的生命。他果真,唱了一辈子,分秒不差……

       影片结束之后,我只能用“经典”去形容《霸王别姬》。每一句话,每一个镜头,每一位人物,没有多余,只有回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