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吃 生吃 7.1分

从本我超我之争看生吃

小玄子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晚期的弗洛伊德为了修缮早期无意识论中的泛性主义倾向,提出了人格三结构理论。将人格分为自我,本我,超我三个层面。本我是“力比多的大量储存器”毫无道德性,只是遵循快乐原则去追求本能的满足。在影片开始,作为素食主义者的贾斯丁本我是被压制住的。她的母亲为了阻止她发现食肉的欲望从小就禁止她吃肉食。不管是一开始餐厅工作人员疏忽将肉放进了土豆泥里,母亲不顾贾斯丁前去讨要说法,以及在车中,母亲坐在副驾驶座上,赤着双脚舒服的躺着,而贾斯丁却规规矩矩的坐在后驾驶座上,都表明了母亲是处在家庭中的强势地位,贾斯丁的成长中几乎充满了对母亲的顺从。当她离开家庭前往兽医学校时,在本我觉醒前,面对的是兽医学校畸形的环境,这直接导致了她自我与超我的失衡。老生对于新生的欺压建立在一系列羞辱性的行为,比如他们必须如动物一般爬行进入派对,这种仪式在于强调新生进入派对之前让自己兽性的一面占据主导。没有唤起本我意识的贾斯丁对于派对里人们的行为是无所适从的。强势的母亲没有让她走向叛逆的一面,而建立起严格的超我意识。当自我面对医学院的环境中时,自我与超我呈现出了一种不协调。教授直言他讨厌成绩优秀的学生,学姐指责她保守的穿衣。外界...
显示全文
晚期的弗洛伊德为了修缮早期无意识论中的泛性主义倾向,提出了人格三结构理论。将人格分为自我,本我,超我三个层面。本我是“力比多的大量储存器”毫无道德性,只是遵循快乐原则去追求本能的满足。在影片开始,作为素食主义者的贾斯丁本我是被压制住的。她的母亲为了阻止她发现食肉的欲望从小就禁止她吃肉食。不管是一开始餐厅工作人员疏忽将肉放进了土豆泥里,母亲不顾贾斯丁前去讨要说法,以及在车中,母亲坐在副驾驶座上,赤着双脚舒服的躺着,而贾斯丁却规规矩矩的坐在后驾驶座上,都表明了母亲是处在家庭中的强势地位,贾斯丁的成长中几乎充满了对母亲的顺从。当她离开家庭前往兽医学校时,在本我觉醒前,面对的是兽医学校畸形的环境,这直接导致了她自我与超我的失衡。老生对于新生的欺压建立在一系列羞辱性的行为,比如他们必须如动物一般爬行进入派对,这种仪式在于强调新生进入派对之前让自己兽性的一面占据主导。没有唤起本我意识的贾斯丁对于派对里人们的行为是无所适从的。强势的母亲没有让她走向叛逆的一面,而建立起严格的超我意识。当自我面对医学院的环境中时,自我与超我呈现出了一种不协调。教授直言他讨厌成绩优秀的学生,学姐指责她保守的穿衣。外界与自我的平衡被砸碎。

         当姐姐艾利克斯强迫她将一颗兔子内脏吃进嘴里的时候,压抑的本我被唤醒。本我在影片中被不正常的食肉欲所代表。这与一些小说里将阳具塞入口中唤起了修女的性欲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实际都是本我的象征。影片里被麻醉吊起的马在吃了兔子内脏后的贾斯丁梦境中变成了奔跑中的马,也都是在暗示本我如同马被麻药压制住之后被唤醒,不变的缰绳则表明了超我严格的控制着本我企图操纵自我的意识。进而通过蜕皮这种视觉符号来表示贾斯丁本我觉醒后的蜕变。在后来,艾利克斯提出给贾斯丁剃毛时也就自然而然,通过剃毛来建立贾斯丁的性别意识,而性别意识的觉醒跟随着性特征变得明显,唤起性的欲望。艾利克斯在影片中如同贾斯丁本我的父亲,她的食肉欲尽管是从母亲那里继承而来,天生具有。但是艾利克斯唤醒了他们,并且艾利克斯是更强大的本我,她与汉尼拔相同,是被本我操控的个体,正如贾斯丁去看医生时,医生聊到为自己身材而担心别人看法的胖女孩,问及贾斯丁对自己的看法,可以肯定的是艾利克斯绝对不会回答自己很普通。从侧面标明,被本我所支配的人才更能看得清自己是谁,这也是汉尼拔为何看起来是睿智的,关于艾利克斯这一点在后文会继续分析。贾斯丁随后的一系列行为是本我和超我的对抗,在睡梦中,她一直被鞭打但是却无法掀开被子看到是谁,暗示了超我对他的审判。啃食自己的头发是超我对欲望的压制。直到她吃掉自己姐姐的手指,她的本我开始占据上风。这一点在开头有所暗示在当同学在讲起强奸猴子的观点时,贾斯丁坚持说强奸一只猴子与强奸一个人没有本质的区别,那么吃人肉和吃动物肉的区别在贾斯丁的眼里界限也是模糊的。直到被本我支配后姐姐教她去捕猎,无辜死掉的人刺激了贾斯丁的内心,她的超我才再一次占据上风。
          
           “本我 ”的构成是被称为“利比多”的原始的生命本能,利比多的唯一机能就是直接消除由外部或内部刺激引起的机体的兴奋状态,它履行的第一原则——快乐原则。快乐原则的目的是驱苦避乐,消除使人感到痛苦和不适的紧张体验。车祸的刺激唤起了超我让贾斯丁的食肉欲望被压制,为了秉持快乐原则,就要人为为利比多找到另一外部对象。影片中转移以“自恋”的形式,贾斯丁在车祸事件后,换上了自己姐姐给的短裙,看着镜子起舞,涂上口红,亲吻自己。这种镜像中的自我。按照拉康的“镜像原理”,镜子里所看到认为的“自我”是具有双重错误的,当把镜中像认成自己时,就把光影的幻象当成了真实。变成了“自我”就是他者。贾斯丁的行为也就是把镜像内化成了一个理想的自我,被镜中的自己所俘虏被诱惑。在影片前半段里,贾斯丁在卫生间呕出自己的头发后洗手走了出去。另一个女孩走了进来对着镜子满意地梳理自己的头发。这时的贾斯丁是没有形成“镜像阶段”的,以拉康的观点,形成“镜像阶段”的前提是对匮乏性想象否认和欲望产生的前提。食肉的欲望被转变成基于幻影的自恋再至对性的迷恋。贾斯丁在完成“镜像阶段”后进入派对被泼上油漆和另一个男生在密室中彼此触摸,这种蓝黄油漆在禁闭房间中的相互混合使画面具有强烈的仪式感。这是贾斯丁的性启蒙。而性欲和食肉欲本质都是本我的追求,因而在性中,她的食肉欲望再一次被唤醒。她咬掉了男生的上唇并在和自己的室友做爱时,压抑肉欲而咬伤了自己。这种对自己的咬伤在说明超我与本我在体内的挣扎,最后超我占据了上风。
艾利克斯可以说是贾斯丁本我的完全象征,在唤起贾斯丁的本我后又不断刺激她用本我战胜自己的超我。这时她不再采用“捕猎”这种直接形式,而且编造谎言告诉她因为家里人误以为家里的宠物狗“旋风”吃掉了自己的手指而把“旋风”处死。当贾斯丁听到这个消息时,她的反映是超我的直接崩溃。自此走向如艾利克斯的极端。。她指责室友夺走她的节操是对超我做最后的救赎,但无济于事,巨大的愧疚感折磨她的超我,再也无法忍受,她终于不用再斗争,就像在这样的刺激中,超我像本我不战而降。

           艾利克斯作为贾斯丁的姐姐,他们有着一样的家庭环境,从后来父亲对贾斯丁的解释中可以猜出艾利克斯一直获得来自家庭等各个方面的宠溺。使得她像个被宠坏的孩子,这就可以解释为何两人一开始处在不同的阶段。家庭所赋予的安全感使得艾利克斯一直任性而为,这种任性是更多地听从自己的本我。也是她为何会用“捕猎”等方式放纵自己的食肉欲望。当妹妹出生,对她来说贾斯丁剥夺了一部分父母对自己的爱。这是艾利克斯厌恶贾斯丁的一部分原因。更为主要的是,两人的关系是姐妹,其实可以把他们看作一体,开始贾斯丁代表着超我,她对于自己有强烈的道德意识。而艾利克斯是典型的本我。超我和本我本身就无法融合的相处。他们的关系就像一直在寻找某种平衡,但是平衡却一直再被打破。但是艾利克斯真的是完完全全的本我吗?这一个问题在最后艾利克斯用冷冻的尸体羞辱贾斯丁时被解答了。艾利克斯其实也是有超我意识的,但是她把自己的超我意识投射在自己的妹妹身上,通过羞辱此刻被本我占据的贾斯丁实质来达到自我审判的目的。也就是说艾利克斯羞辱本我的贾斯丁实质是艾利克斯用超我在审判自己。最后恼羞成怒的贾斯丁和艾利克斯在天台上相互撕咬最后二人又相互扶持走回宿舍,艾利克斯给贾斯丁贴药。这里超我和本我达成了平衡。通过贾斯丁没有锁门的行为来表明本我和超我的妥协。超我没有向本我锁门,他选择和解和信任。然而第二天室友的死亡,被啃掉的大腿都表明了这种平衡是一种假象。本我选择彻底的爆发只会如同汉尼拔的结果一样被送到了铁墙之内。把本我关进牢笼,这是社会规则强加的要求。最终艾利克斯送进监狱。贾斯丁学着如何和自己的欲望斗争。

            以上,从笔者的观点来看,也可以解读成另一个抽象的版本,艾利克斯和贾斯丁可以是同一个人的两面。贾斯丁是自我,而艾利克斯则是同一个人的本我。整个故事更像是同一个人本我与自我的斗争,最终彻底的本我被关进了牢笼,自我继续在本我超我的对抗中学着如何在社会中生存。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生吃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吃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客户端 豆瓣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