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达 弗里达 8.7分

我的伤口是一曲探戈

zeobird
已经是凌晨的光景,电影才刚刚看了一个开头,看看进度条还有将近2个小时,犹豫了10秒钟为第二天更加痛苦的瞌睡上班小小苦恼了下。然后就窝在被窝里看了下去。偶尔起身喝杯水,在窗台边看边抽个小烟。屋子里只有台灯的一隅昏黄光亮。

渐渐看下去,屋里的昏黄光线逐渐亮了起来,变成那座小城里明晃晃的阳光和耀眼墙体的红蓝相间。迎面扑来那个神秘时空里的热烈空气,时而转瞬暗淡成黑而蓝的火。

当画里卧床的弗里达随着床一起被蓝色的火吞噬殆尽,当屏幕终于出现演职表,我抬起头,眼睛尚不适应眼前的昏黄,便摸索出手机给友人微信:It is a fucking beautiful movie.

细节控就是会忍不住一股脑儿把喜欢的细节都把玩回味够了,才能好好说话,而心里被种上草的盆友们,拔草的时候也可以多瞄几眼。

慢镜头的车祸时,弗里达一个趔趄把手里的金粉都撒到空气里,相对时间不可挽回地前进,金粉撒得很慢,像十八岁前厮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这样,没啦。车祸以后的弗里达身体被覆盖灾难的尘埃,身体被插钢管,全身遍布金粉,像一尊雕像。让人想起被蛇缠绕、沉默中撕喊的拉奥孔。

动手术时的骷髅大会、访美时的剪纸拼贴艺术、在美时金刚迭戈大闹...
显示全文
已经是凌晨的光景,电影才刚刚看了一个开头,看看进度条还有将近2个小时,犹豫了10秒钟为第二天更加痛苦的瞌睡上班小小苦恼了下。然后就窝在被窝里看了下去。偶尔起身喝杯水,在窗台边看边抽个小烟。屋子里只有台灯的一隅昏黄光亮。

渐渐看下去,屋里的昏黄光线逐渐亮了起来,变成那座小城里明晃晃的阳光和耀眼墙体的红蓝相间。迎面扑来那个神秘时空里的热烈空气,时而转瞬暗淡成黑而蓝的火。

当画里卧床的弗里达随着床一起被蓝色的火吞噬殆尽,当屏幕终于出现演职表,我抬起头,眼睛尚不适应眼前的昏黄,便摸索出手机给友人微信:It is a fucking beautiful movie.

细节控就是会忍不住一股脑儿把喜欢的细节都把玩回味够了,才能好好说话,而心里被种上草的盆友们,拔草的时候也可以多瞄几眼。

慢镜头的车祸时,弗里达一个趔趄把手里的金粉都撒到空气里,相对时间不可挽回地前进,金粉撒得很慢,像十八岁前厮混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就这样,没啦。车祸以后的弗里达身体被覆盖灾难的尘埃,身体被插钢管,全身遍布金粉,像一尊雕像。让人想起被蛇缠绕、沉默中撕喊的拉奥孔。

动手术时的骷髅大会、访美时的剪纸拼贴艺术、在美时金刚迭戈大闹帝国大厦和从帝国大厦上摔下来,另类、后现代、绘画与现实的结合等等,让电影节奏得到很好的处理,叙事方式的新奇也让人耳目一新。

弗里达照着天花板上的镜子画出自己的自画像。我感觉到一种身体被如此禁锢以后所获得的另一种自由。或深或浅经历过,而且内心倾向这种有些危险的自由。类似于一本书里描绘的一个疯子,他一个月时间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房间里,没有文明的任何东西,没有书、电视、手机,也没有多少光,喝矿泉水、吃白馒头度日。出来以后,吃的第一份有味道的食物,是一个苹果。他的舌头变得异常敏感,他看人世是另一个模样。

弗里达豪气饮完半瓶烈酒以后和美女摄影家共舞的片段。红与黑裙、热烈哀伤的曲子,中场借抽的烟,别人说像是一个战场,假若是战场,也四处飞溅着美和情欲。

弗里达与迭戈从画里走出到婚礼的聚会,也是那个美丽摄影师说了一段结婚的祝词:结婚是一件被魔鬼诅咒的事情,他们乐意往更深的地狱中去。欲扬先抑的一段话让人印象深刻。也为影片接下来的情节伏线。弗里达说过一句话:“我的生命中有两个意外,一是车祸,另外一个是迭戈。”他们的爱恨纠缠可见一斑。两者都是弗里达一生伤口的制造者。

最后卧病在床的弗里达用一种近乎愤怒的语气说着:我的身体,烧了它!是最后也是最强烈的升华,就连隔着屏幕的我,也感受到了一种暴烈赴死的决心。甚至煽动的情绪都已经弥漫出屏幕。而有趣的是,现实中,弗里达最后一幅画,是《生活万岁》,最后说的一句话,是:“ hope the end is joyful - and I hope never to return.” 生命的最后时光,她懂得了放下忘却才能拯救生命吗?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大概是看过以后的你,才会有所判断。

弗里达拥有着我们对艺术家想象的天才、痛苦希望、放荡不羁、丰富情事、离经叛道,甚至有一些精神病。她的作品多半是自画像、直接描绘的撕裂的痛苦,画作视觉冲击强烈、满是赤裸裸的痛苦宣泄。她有着一生的伤口。她选择让它变成一曲热烈、哀伤、充满痛苦、情欲和灵感的探戈。

电影《弗里达》的海报,女装的弗里达和男装的弗里达手牵着手坐着,目光凝视着看画的人。我想并不是单纯为了表达她双性恋的倾向和她男女通杀的招蜂引蝶行为。这很容易让人想起伍尔夫“雌雄同体”的理论。许多人对这个词的理解偏于表面,因为的确有过生理上雌雄同体的人,但伍尔夫的“雌雄同体”不是生物学上的概念,而是指某种精神状态:“大脑统一”和“自然的融合”,它不是简单的一元状态,而是由异质构成的“整体”。她说:“如果作家创作时能忘记自己的性别,作品才可能具有永恒魅力。”

后来被争相模仿的她的一字眉,嘴唇上方的难以察觉的绒毛;娇小的身材、穿上红色礼服时的性感迷人,这是她的外在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的融合。个性上的果敢热烈温柔柔弱也体现得淋漓尽致,而在正真创作时她会不会忘记性别,“自然地融合”,那也许只能到她的画里去一探究竟了。而我心里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她出生在墨西哥,而不是别处。电影导演朱莉·泰摩,辗转在巴黎、纽约、东欧和亚洲等地专研人类学、戏剧,还学木偶戏。而拍电影选的却是拉丁美洲这片红色热土之上的故事。

向往拉丁美洲不是没有道理。那是人类最后一处梦可做的地方。

世上拥有最多人种颜色的地方,几百年来,久已不是一元状态,有着类似两性的矛盾对立,比两性更复杂,用多元来形容尽在方寸土地上居住着的人们文化、思想、信仰的差距之大。在这片热土之上相互碰撞的“异质”终有一些得到了“自然的融合”,这些自然融合,带着原生特质的和融合的奇妙气质,喂养了无数每天寻找“有梦可做”的太平洋和大西洋彼岸的人们的夜晚。这么个充满灵感的地方,性别该早已不是什么需要记住的东西,而弗里达就是出生成长在这里的一棵仙人掌啊。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艺瘾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弗里达的更多影评

推荐弗里达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