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鲜血与骸骨,为我加冕

陆冠均

第四季的故事始于初选拉票,终于大选前三周弗兰克宣布美国开战,在此期间安德伍德夫妇经历了许多大事,内外挑战层出不穷,为了永远站在顶点,他们玩弄权术,甚至不惜制造恐惧,在加冕为王的路上,满是鲜血与尸骸。

(说是第五季预热,其实更像是第四季的总结……还是老样子,先加法再减法,从120多张图删选到近60张,分四部分内容回顾,请耐心阅读)

【注:我此文的用的是“人人影视”(zimuzu),而且向来如此。这次我应邀也授权“FIX字幕侠”使用文章,并把台词部分改成了fix版本,主体没有大改动,在此基础上,我替换增加了部分图片,再增删了一些段落,同时修改了某些不够准确或者存在错误(争议)的小细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去浏览下。地址:《纸牌屋》S5回顾+预热:以鲜血与骸骨,为我加冕

显示全文

第四季的故事始于初选拉票,终于大选前三周弗兰克宣布美国开战,在此期间安德伍德夫妇经历了许多大事,内外挑战层出不穷,为了永远站在顶点,他们玩弄权术,甚至不惜制造恐惧,在加冕为王的路上,满是鲜血与尸骸。

(说是第五季预热,其实更像是第四季的总结……还是老样子,先加法再减法,从120多张图删选到近60张,分四部分内容回顾,请耐心阅读)

【注:我此文的用的是“人人影视”(zimuzu),而且向来如此。这次我应邀也授权“FIX字幕侠”使用文章,并把台词部分改成了fix版本,主体没有大改动,在此基础上,我替换增加了部分图片,再增删了一些段落,同时修改了某些不够准确或者存在错误(争议)的小细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再去浏览下。地址:《纸牌屋》S5回顾+预热:以鲜血与骸骨,为我加冕

内战:从互相伤害,到涅槃重生

第三季结尾,忍受不了弗兰克无礼且轻蔑对待的克莱尔,在新罕布什尔的拉票活动前离开,独自回到德州老家,弗兰克猝不及防下,只得孤军奋战。

虽说编排了个“提前准备竞选”的借口,但这只能瞒一时,关键档口夫妻分别,再加上赛斯作梗,舆论早已谣言四起。

弗兰克到处救火,同时也不可抑制地“看到了”他与克莱尔生死相搏的幻象,这就是下木夫妇如今处境的真实写照。

此时克莱尔找上莉安,着手准备让自己成为众议员。

内忧外患之下,弗兰克让道格去找克莱尔,告诫她别再胡闹,但于事无补

为此,弗兰克不得不跑来德州,抛出重磅炸弹——原来克莱尔母亲伊丽莎白一直在与间歇性淋巴癌做抗争,这也成为了堵住众口的最佳说辞

最终,弗兰克答应不再插手克莱尔的竞选工作,克莱尔则必须出席两周后的国情咨文发布。

双方谈妥后,两人一致对外,暂且平息了这一风波。

表面上,弗兰克默许克莱尔谋求桃瑞丝议员女儿西莉娅的议员位置,可到了发表国情咨文时,弗兰克却公开表态,支持西莉娅竞选(继承)其母亲的职位。

此时克莱尔正与西莉娅坐在一起,结果表情各有各的精彩,弗兰克用事实抽打在克莱尔脸上,似乎在告诉她“别和我斗”。

事后,弗兰克强制克莱尔回到白宫,双方顺理成章地闹了别扭。

弗兰克想让妻子明白,安心赢得大选,她会有更好的位置。木已成舟,克莱尔拗不过丈夫,只得假意认同,说回家好好想想。

实际上,克莱尔是在酝酿自己的报复

夫妻多年,她当然知道弗兰克的小秘密,于是安排莉安拿出了公公与3K党的合照,搅黄了弗兰克在家乡南卡州唾手可得的支持

在忙到焦头烂额后,弗兰克在存放照片的箱子里看到了自己送给克莱尔的照片,终于确信是妻子搞的鬼,对峙开始。

“这儿是被我们称作‘宫殿’的老家,我们从这儿开始,所向披靡。”克莱尔试图唤醒丈夫的记忆,告诉他只有夫妻二人齐心协力才能取得胜利,而不是单方面牺牲她自己,“让我们再次竞选吧,不只是作为夫妻。”

克莱尔不满足做一个像花瓶般的第一夫人,她和弗兰克一样渴望更多,比如副总统……她的诉求招来了弗兰克更强的怒火:

“……我这辈子事事都要靠自己努力争取——你知道我为什么留着这张照片吗?你知道吗?因为这是我唯一一次为我父亲骄傲,因为这个男人在这一刻,虽然可鄙,在为生存而奋斗,他不惜一切,有没有你,我也会这样。”

弗兰克无法接受这一提议,他甚至觉得克莱尔是养尊处优惯了,才会提出这样不切实际又贪得无厌的要求,于是断然拒绝

可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倘若夫妻都不是一条心,那怎么期望竞选能够获胜呢?

克莱尔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丈夫她的杀伤力,后者也只能装模作样地考虑这一可行性,然后给出各种实际困难和阻碍,想让克莱尔知难而退

弗兰克推三阻四的做派当然瞒不了火眼金睛的克莱尔,这时候她祭出了最大杀招——以申请离婚为要挟。

对此,弗兰克终于慌了……但他也对克莱尔这样玉石俱焚的态度无可奈何

这时候,下木夫妇迎来了生命当中最大的转机:弗兰克在大学演讲后被卢卡斯·古德温枪击了。

总统被送去抢救,孱弱无主的副总统唐纳德暂时继位——克莱尔敏锐地抓住了机会,因为眼下正有个大麻烦

俄罗斯总统佩特罗夫要抓资助叛变势力的巨商米尔金,后者到美国寻求政治庇护,佩特罗夫单方面认为是美国在支持怂恿米尔金,美俄之间气氛骤紧。

一直以来,弗兰克都不顾国务卿凯茜保守的意见,主张对俄硬碰硬,“以暴制暴”,被刺前,他已下令让米尔金飞去波兰给俄罗斯上眼药。

而此时群龙无首下,六神无主的唐纳德只能让米尔金的飞机在天上不停打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直到他走了第三条路:听从克莱尔的主意,让飞机停在中国,把双边矛盾变成三方博弈。

另一方面,克莱尔迅速公开了卢卡斯的遗书,对他记录的东西丝毫不加掩饰

不得不说,克莱尔的两招效果都不错:处理米尔金的方法既不像弗兰克那样激进冒险、针锋相对,也不像凯茜那般保守软弱,拖中国下水,至少争取到了更多时间和可能性;大方公开卢卡斯的遗言,也杜绝了很多本可兴风作浪的“谣言”,立刻定性这场刺杀,毕竟,卢卡斯所说的“事实”太过匪夷所思。

真正让克莱尔证明自己的功绩,是她促成美俄中协议的壮举。

在加了俄罗斯和中国的G7峰会上,克莱尔与佩特罗夫商议条件,但后者仗着自己是政坛老手和男人的身份,对克莱尔各种轻鄙、挖苦和攻讦

雷蒙斯拖住中国的时间是有限的,而此时弗兰克也已醒来,佩特罗夫都轻蔑地打发自己去找老公商量了……眼看着自己想一力促成的计划即将流产,克莱尔却爆发出了强大的魄力

先是挑明“协议不成我不走”,再戳穿佩特罗夫色厉内荏的实际国内形势,接着直截了当地告诉对方这是最好的办法,“事实上,你就是个跪着的乞丐,我们逼你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

最终,佩特罗夫只能接受协议,挽回在外的面子。

与此同时,弗兰克也在与死神赛跑,被他所杀的彼特·罗素、佐伊·巴恩斯就像索命的小鬼一般,时刻都在把弗兰克拉向地狱。

从遭受枪击开始,一直到恢复意识前,弗兰克的意识和幻象里,只有杀机和危险,全都是他所造罪孽的反噬……唯独克莱尔出现在他面前的片刻,弗兰克才能拥有短暂的安宁。

所以,当弗兰克醒来并得知妻子的所作所为后,他没有否决克莱尔任何决定,而是握手言和

“我会批准你的方案,那方案很棒……在我身边吧,我们一起对付他们,一直如此,不然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之前在总统办公室,说没有我你什么也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必须要有所改变了。”

通过枪击事件,弗兰克终于正视了克莱尔的能力,认清了自己不能没有她,夫妻二人只有全面协作,才能创造辉煌。

卢卡斯的刺杀是为了复仇,结果却让下木夫妇变得更加强大——邓巴自己作死,丧失了竞选资格,原本都要闹离婚的两人也因此芥蒂全消,携手共进。

当弗兰克再次回归总统之位时,安德伍德夫妇的枪口已经一致对外,准备消灭所有胆敢拦在他们面前的来犯之敌。

冲刺:披荆斩棘,哪怕尸横遍野

重归于好的下木夫妇制定了战略,剩下的就是战术问题了——如何让党派内慢慢接受克莱尔成为副总统

为此,他们先要一唱一和,否决掉众人推荐的各个副总统人选……

总之就是考验两人的演技。

真正的敌人,在党外——共和党候选人威尔·康威脱颖而出,康威夫妇有着完美的家庭,俊男靓女又儿女双全,还整天玩直播秀恩爱,深谙走流量抢眼球之道,一时风头无两。

双方在哈里发国(ICO)、波利跳、司法干预、布洛哈特将军辞职等处频频过招,未分胜负……下木夫妇整体处于弱势。

但克莱尔和弗兰克,并不怕他们:“他们真美,是吧?康威夫妇,他们的青春,他们的两个孩子,这国家爱上了他们。他们不会那样爱我们的,但我们有他们没有的东西,我们愿比任何人都走得更远。

再好看的皮囊,包裹的也只是渴望聚光灯的“绣花枕头”,下木夫妇无坚不摧的意志,就是他们克敌制胜的法宝。

接着,两人利用凯特见到俄亥俄参议院迪恩,制造舆论变相搞定了全国步枪协会。随后,被推到台前的凯茜又开始搅局……

重重压力,让心力憔悴的克莱尔产生了退意,弗兰克帮她坚定了信念:“我躺在床上,像你母亲现在一样,唯一能让我高兴的事,就是知道我走了以后,你会接手。”

在得到母亲临终前的支持,以及汤姆·耶茨量身定制的演讲稿后,克莱尔要求弗兰克重启被暂停了的党内投票,只要他搞定蹦跶的凯茜就行

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既然凯茜敬酒不吃吃罚酒,弗兰克只好用真假难辨的恐吓来摆布她:“……他们阴魂不散是有道理的,因为全都是真的,我杀了他们两个,就像他(卢卡斯)说的那样,但当然没人会相信,永远不会有人相信…因为我们就是那么擅长…让东西…消失。

“如果你不照做,我向上帝发誓,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恐惧是最速成的统治方式,凯茜和弗兰克在这方面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只能屈从臣服。

克莱尔能够重拾信心,一方面是母亲送了“临终大礼”,另一方面则是汤姆给了她更加完整的人生体验……

这种体验,是弗兰克无法给予的,也是目前下木夫妇之间根本容不下的柔弱和拖沓。

修得圆满的克莱尔,用汤姆一字未改的演讲稿,赢得了满堂喝彩:“……从小,我就和母亲关系不好……如果说母亲的病带来什么好处,那就是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开始往来,抚平旧伤……失去让我们深思,几个月前我差点失去了我的丈夫…

失去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珍惜的一切……我们还差点失去了婚姻,婚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我愿把我的人生、我们的国家和未来,托付给弗兰西斯·安德伍德,我希望你们也能信任他……如被提名为他的竞选伙伴,我将深感荣幸。”

这一段是第四季,乃至整部《纸牌屋》中都首屈一指的演讲,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都是真话。汤姆·耶茨是下木夫妇之外,最了解他们之间关系的人,绝世野心配上恰如其分的语言,足够振聋发聩。

结果不言而喻。

扫平了党内障碍,接下来就该全身心对付外敌了。

下木夫妇清冷、单薄,貌似比不上光鲜亮丽的康威夫妇,但克莱尔“我们不仅是候选人名单上的搭档,我们也是生活中的搭档”一番话,却让掌控暗网的麦卡伦准确地找到了总统夫妇的最大卖点:

“你们不仅是夫妻,不仅是竞选伙伴,你们两者兼备,却不止于此。你们代表了一种可能,康威夫妇有每个人想要的一切,而你们有每个人所梦想的一切。”

如今,两个人找到了最佳的状态,那就不允许有任何隐患存在——比如和克莱尔发生关系的汤姆

克莱尔和汤姆都想结束这一切,只因他们明白这样“不对”——但是早与汤姆聊过的弗兰克已经知道了,现在他要做出真正利于夫妇的抉择:留下汤姆,因为一个人终究不能给另一个人一切

“如果我们要超越婚姻,那就超越吧。”为了争权夺利,下木夫妇早已丧失了普通人的七情六欲,他俩之间并不完整,尤其是感情一块尤其缺失,头重脚轻之下难免翻跟头,但汤姆的加入有效填补了空白……

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幕“夫妻三人”和谐共处的画面。两人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肉体和世俗的约束,既然三条腿要比两条腿走得更稳,那为什么要为莫须有的隐患说“不”呢?

正当驴象两党候选人征战不休时,出现了新的危机:之前一直不被“重视”的ICO首领艾哈迈德被捕后,国内两个宣誓效忠的狂热分子绑架了一家三口,要求政府释放他们的领袖。

绑架案搭上恐怖分子威胁,还发生在美国本土,无疑是个烫手山芋,弗兰克躲还来不及呢,康威却跃跃欲试……

在这种时候,隐藏在幕后保全自己才是正道,而满脑子都是曝光率的康威显然不这么想,他力排众议,执意要跑到幕前来

有如此强烈的出镜意识,弗兰克钓他上钩自然不费吹灰之力。

棘手的谈判,都有意无意让康威顶上去,等到真的快摘果子时,一脚把他踢出局外;同时,弗兰克又在康威的后院放火,逼迫乔治·沃勒克向媒体证实,康威从情报委员会获取消息,满嘴谎言……

面对着闪光灯,康威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在弗兰克面前他实在还太嫩了。

然而,此时下木夫妇真正的对手并非不成气候的康威,而是汤姆·汉默施密特发表在《先驱报》上对于自己不利的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同时,克莱尔对艾哈迈德的劝降失败,后者直接下令“杀无赦”,剩下的人质危在旦夕……而麦卡伦对暗网监控也失去了掌握……

屋漏偏逢连夜雨,现在向自己挥来的每一刀都足够致命,即便是心如磐石的弗兰克都感到害怕了……

…………

只剩三周大选就将拉开帷幕,没时间了……那就制造时间。“既然无法把一切逐个击退,那就利用这件事制造混乱、战争、恐惧、残忍。”

我受够了试图赢取人心,我们来攻击人心吧。”

想要实现统治,要么赢得好感,要么控制人心,而最速成的统御,“恐惧”就能轻而易举做到。

接下去,弗兰克发表全国讲话,表示政府停止谈判,美国进入全面战争时期,对手就是无处不在的恐怖主义。

几小时后,两名绑匪未戴面具,在各大网站进行直播割喉,官方丝毫不加阻拦。于是,全美国人民观看了这个恐怖的场面。

而在会议室内,所有人都扭头不忍直视屏幕上的画面。只有弗兰克和克莱尔两人,面不改色地看完了着整个过程。

我们不对恐怖低头,我们制造恐怖。”

由此开始,安德伍德夫妇决心孤掷一注,破而后立,用最极端的方法击碎所有攻伐……也许是险中求胜,如若不然,那将是万劫不复。

登顶之路,由鲜血与尸骸铺就

弗兰克和克莱尔这一路走来,倒下的人太多太多了,既有字面意义上的肉体毁灭,也有生不如死的精神摧残……

不管主动或被动,情愿或抗拒,他们都在这条由骸骨组成的道路上化作了一杯黄土(以第四季为主)。

密查姆

如果说下木夫妇真有嫡系,那密查姆绝对算是其中之一。从第一季设计再收留时死心塌地,再到第二季以“性”相交后献出灵魂,密查姆始终都是那个不起眼但忠心耿耿的犬马。

弗兰克对密查姆也信赖有加,克莱尔不在时让他陪伴孤单的自己,赛斯诬陷他时在一瞬的质疑后,弗兰克对他加倍信任……

他们俩之间有太多的小秘密,大到与佐伊私通,小到在白宫墙上画下手印……密查姆是弗兰克仅剩不多的避风港湾。

然而,港湾的职责是守护。为了救主子,密查姆充分践行了自己的使命,不光替弗兰克挡枪,还用尽死前所有力气击毙了卢卡斯——

同样被弗兰克迫害到失去人生的卢卡斯

伊丽莎白

克莱尔母亲的死似乎不能算到下木夫妇的头上,但谁都无法说,女儿和女婿没有加剧她的毁灭

伊丽莎白与两人的关系很差,等同断交,克莱尔为避嫌回家,她也只是一句;“你爸爸葬礼那天之后他就再没跟我说过话,你也一样。你当第一夫人都不来通电话……”

尽管如此,当看到女儿终于“醒悟”,决定摆脱弗兰克时,她依然给予了充分的鼓励:

你比他强大,但你得让他知道自己的位置。”

为了辅佐女儿单飞的事业,伊丽莎白拖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和“太太帮”们开茶话会,让她们(及背后家族)拿出真金白银来支持克莱尔。

不光如此,她还先于克莱尔,提出让女儿恢复“黑尔”姓氏的要求……在她眼里,弗兰克永远是个不入流的白人垃圾,就算成为美国总统也改变不了,他根本配不上自己女儿。

但,克莱尔与弗兰克之间的关系,远比伊丽莎白想象的要复杂,无法割舍……

当听到弗兰克被枪击的消息后,克莱尔还是赶回了华盛顿,有心无力的伊丽莎白只能咒女婿死掉,似乎这样才能让女儿解脱。

…等到克莱尔与弗兰克和好,再次回到老家时,伊丽莎白已经油尽灯枯在决定安乐死前,她最开心的是看到了“更配得上女儿”的汤姆,最放心不下的是犹疑不决的克莱尔。

——我做不到你让我做的,妈妈。

“克莱尔,你母亲去世…会帮你赢的。为我做这件事,让我最终能帮到你。”

临死前,伊丽莎白还是“屈从”了克莱尔,她用自己的死作为诀别大礼……不光是无数的同情分,还有赐予女儿坚强的勇气。

道格

“狗哥”受人敬佩,就是因为他足够忠心,上刀山下火海绝无一句怨言。

弗兰克无条件信任并倚重道格,这也意味着他和弗兰克一样(甚至更糟),变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

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道格统御下属的方式和弗兰克一模一样,赛斯耍小聪明想重回团队,道格尽管答应了,却用最狠辣的方式告诉他:“如果我得不到你的忠诚,那我就要你顺从。

所以,赛斯从来就没有进入过弗兰克这个团队的核心,他只不过是道格手下的奴才罢了。

作为幕僚长,道格要替弗兰克做很多见不得人的脏活,之前是灭口瑞秋,这次是抢夺移植的肝脏……

但这并不意味着道格铁石心肠,相反,他备受折磨,因为他害死了一家之主,摧毁了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

道格减轻痛苦的方式,是捐钱之后再和遗孀打个火热……只能说,长期和弗兰克朝夕相处,道格的内心早已扭曲,说是变态也不过分

这边不断和寡妇深入接触,那边又和莉安争宠,顺带着不停鞭策赛斯,然而还是出现各种问题,被弗兰克骂“办事不利”

对道格来说,除了主子弗兰克,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只能不断抽打自己,让自己全身心服务好弗兰克,为此哪怕摧毁掉更多东西也在所不惜……尽管他自己早就毁了……

弗莱迪

弗兰克与弗莱迪当初的关系很单纯,是顾客与老板,但也仅限于此,因为在后者眼里,前者只是“好顾客”而不是“好朋友”

被卷入权力斗争的弗莱迪丢了肋排店和工作,最后在弗兰克的施舍下进入白宫打杂。当他开心地说出自己要去花店工作时,弗兰克第一反应是“你在这儿过得不好吗?我能做点啥你才能留下来?

当明白弗莱迪去意已决,弗兰克又提议让他再做一次美味的肋排……“在你眼里,我始终是个讨人喜欢的佣人罢了。”

老相识有了更好的去处,弗兰克潜意识里不是替弗莱迪高兴,而是想留住他继续为自己服务,这种骨子里的自私自利,弗兰克还不自知,最终两人闹翻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说密查姆、伊丽莎白、道格是自愿成为下木夫妇的垫脚石,那弗莱迪则是路边被火星烧成灰烬的野草。

所有被弗兰克碰过的人都是这种下场。

汤姆

身为作家,汤姆其实没多少天赋和才华,第一部最畅销的小说《天蝎》是因为亲身经历才得以成功,之后再无惊艳……

如果想再写出一部巨作,他必须再亲身体验一次逼真动人的故事,所以他才会对安德伍德夫妇如此着迷——着迷到对方不得不赶走他。

然而,为了对抗康威夫妇,弗兰克和克莱尔必须要有一个“懂他们”的撰稿人,汤姆是不二之选。

就算离开许久,汤姆对这对夫妇的理解也没有任何减退,他闻得出真话和假话,猜得到对方的真实目的。

之后,他“替代”弗兰克完成了对岳母的临终关怀,给予了克莱尔柔情和爱抚,写出了最量身打造的演说稿……终于他成为了下木夫妇之间用以平衡和润色的第三只脚。

只可惜,这份“平衡”不过是假象——当足以致命的报道面世,汤姆向克莱尔求证时,对方只能委以虚蛇。

“这是你不再对我说谎之后, 第一次又对我说谎了。”

汤姆的悲剧,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他卷入了一场看似奇特但无比荒诞的关系当中,而且这段关系随时都可能爆炸,不管弗兰克和克莱尔有何下场,但汤姆的结局是肯定的,那就是尸骨无存。

苟延残喘之人,也能拼死反击

并不是所有成为下木夫妇登顶牺牲品的人,都失去了反击的欲望和能力,正相反,套用铁种的一句话:“逝者不死,必将再起,其势更烈。”

卢卡斯·古德温的刺杀行动虽以失败告终,可他临死前的疯狂也唤醒了不少本已麻木的人

首当其冲的便是卢卡斯曾经的老总汤姆·汉默施密特。原本这是一场私人调查,但随着线索越来越多,他意识到自己能揭露惊天真相

由此,个人行为开始变成团队协作。第一个加入给汉默施密特鼓劲的是邓巴

尽管输给了自己的“诚实”,失去竞选资格,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了邓巴的支持,意味着汉默施密特开始能接触更多可以解答自己疑惑的人物。

比如雷米·丹顿。曾经作为弗兰克嫡系的雷米,掌握了许多前任上司的秘密,只是受制于自己把柄被抓,就算提供线索,也只是吞吞吐吐,点到为止。

像是由雷米暗示可以去找弗莱迪,汉默施密特却被对方打了一顿,只得到了对方真的非常憎恨弗兰克这个事实……

随后,汉默施密特又得到了老东家《先驱报》的资源支持,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开始全面调查总统夫妇。“操纵、欺骗、腐败,这就构成滥用职权和犯法了。

骨架已搭建好,剩下则是往里面填充各类证据以作血肉。

这时被弗兰克拉下马的沃克总统也再次出场……一方面他不想背叛民主党,也觉得自己的话已经没分量了;可另一方面,他真的很想向弗兰克复仇,不让这个骗子+恶魔继续坐在总统位置上

还有杰姬,她和雷米私会的把柄,一直是让他们受制于弗兰克的致命弱点——

可当两个人不再把名声和前途看得那么重要,不在乎身败名裂时,弗兰克也就彻底失去了对他们俩的控制。

终于,汉默施密特所掌握的证据,让弗兰克不得不重视自己,乃至于把他请到白宫来,以“顾全大局”的名义让他放弃报道……

即便没有接触到最核心的辛秘,汉默施密特手头上的东西也足够让弗兰克万劫不复了——对方的反应,让汉默施密特更加确信弗兰克的肮脏与可怕,甚至连卢卡斯的遗言都可能是真的

报道还是出来了,正因如此,被逼急了的下木夫妇决心孤注一掷,不惜摧毁一切也要保得江山永固

后记

安德伍德夫妇的逐权之路,早已洒满了鲜血,有自己的,有他人的,有亲友的,有敌人的,有刻意为之,也有无心之失……

就像雷米所说的那样,弗兰克碰过的人和事,最终都将灰飞烟灭

第四季的故事,止于内忧外患之下弗兰克和克莱尔决死反击,他们宣布开战,希望以恐惧来实现支配,结果如何?三周后的大选是否会如期进行?这些问题都将被带入第五季。

两人离毁灭也越来越近,这个故事,该做个了断了。

【希望大家同时能关注我的微信公号“有爱评论区”,那里文章都是首发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纸牌屋 第四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纸牌屋 第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