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子 孽子 6.8分

30年后,荷花池畔的青春鸟终于得以归家

鼎宝
1983年,白先勇创作、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同志题材长篇小说《孽子》出版。
1986年,由《孽子》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台湾上映



1989年,《孽子》同名舞台剧在香港演出。



1999年,台湾歌手陈信宏为同志创作歌曲《拥抱》,歌词中出现《孽子》中的重要意象——新公园的荷花池。



2003年台湾再次将《孽子》改编成同名电视剧。

显示全文
1983年,白先勇创作、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同志题材长篇小说《孽子》出版。
1986年,由《孽子》改编的同名电影在台湾上映



1989年,《孽子》同名舞台剧在香港演出。



1999年,台湾歌手陈信宏为同志创作歌曲《拥抱》,歌词中出现《孽子》中的重要意象——新公园的荷花池。



2003年台湾再次将《孽子》改编成同名电视剧。



2017年5月24日,台湾大法官“释宪”,判决“民法”限制同性婚姻“违宪”,至此,台湾同志婚姻得到法律认可。




三十多年前,《孽子》中的新公园,一到晚上,就成了同志的王国。孤单的他们、躁动的他们、被放逐的无家可归的他们,在月色笼罩、暧昧朦胧的夜晚,一圈又一圈的徘徊在荷花池畔,猎捕温热的肉体,攫取爱的残渣……



而今天,在台湾同志群体奋战三十多年后,这一群蛰伏在黑暗丛林中的夜行生物,终于能够挺直腰杆,在阳光下堂堂正正的生活。《孽子》中,那群无家可依、被困在公园里的青春鸟们,也得以展开双翅、自由飞翔。最早对《孽子》进行改编的同名电影,单就电影艺术本身而言并不出彩,就文学作品的影像化来说,也不算成功。
比如,演员一言不合就马教主上身的浮夸演技。



比如,对原著中有些女性化的同志小玉,直接用女演员来阐释所带来的尴尬感。



再比如,拙劣的视听语言与劣质的道具,让本来应该煽情、悲伤的情节变得搞笑。





当然,这部三十年多前的电影也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如:男主人公阿青与从国外返家的龙子在公园相遇的这场戏。



在邵昕(饰阿青)的低头与抬头之间,一个刚入圈子的男同志的期待与羞涩被完美呈现。而姜厚任(饰龙子)的表现,则更令人惊喜。没有一句台词,仅仅是眼波的流转,就把人物内心的狂热,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两位演员的共同表演,让观众知道,原来男人与男人之间,也可以产生如此强烈的磁场,甚至能听到火花噼啪作响的声音。
但是,总体而言,这部电影的社会价值要大于其艺术价值。1949年5月20日,台湾全省戒严,戒严之下,人民无结社、集会、游行、请愿之自由,不得组织新党,不得创办新报纸。1987年7月15日凌晨,戒严解除,历时38年又56天,是世界上持续时间最久的戒严。



1986年,即戒严解除的前一年,台湾同志祁家威申请结婚,被法院以“同性恋者为少数之变态,纯为满足情欲者,违背社会善良风俗”为由拒绝,祁家威成为台湾为同志群体抗争的第一人。



4年之后的1990年,台湾才出现第一个同志组织。
在《孽子》之前,台湾也有包含同志元素的电影,但是都以间接、隐晦的方式呈现。而1986年的《孽子》,则直接、毫不含混的让同志形象现身于大银幕之上。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拍摄《孽子》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那个年代,社会大众对同志的印象,全部来自媒体上负面的、疾病化的社会新闻报道。《孽子》的意义,除去开创同志电影的新尺度之外,也为台湾人民呈现了更加饱满立体的同志形象,揭示了同志群体不被社会主流所接纳而带来的悲惨境遇。



影片主人公阿青,在母亲离家出走后,无微不至地照顾弟弟;再遇重病的母亲,即使从未被母亲宠爱过,却还是担起了作为儿子的责任。



片中的另一个男同志小玉,虽然生活拮据,靠卖身赚钱,但是每次去看望母亲,都会带上资生堂的化妆品,因为他抛妻弃子的父亲,以前就是资生堂的推销员。



年轻的同志吴敏,在被年长的恋人张先生抛弃后,生无可恋、割腕自杀,同伴要替他报仇,他却在一旁替移情别恋的张先生担心。



被年轻人戏称为“老玻璃”的中年同志“扬妈”,自己并不富裕,却毫无私心,收留了一个又一个被赶出家门的孩子。



它让我们看到,同志亦凡人,人所有的属性他们都有,他们对家庭、对爱的渴求跟异性恋者是一样的,只不过喜欢的人是同性而已。
社会对同志的排斥,则通过父子之间的冲突来体现。如被父亲驱逐出国的龙子,直到父亲死前,都没有得到原谅,连父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在父亲死后才敢回国;因同性性行为而被开除的阿青,直接被父亲提着枪踢出了家门……



在这里,父亲代表了中国社会的一种态度,一种对待同性恋子女的态度,父子之间的冲突,实际上是个人与社会的冲突。
影片中最让人唏嘘的莫过于公园里的野凤凰阿凤与大官的儿子龙子的爱情故事。
阿凤是傻女被轮奸后生下的孩子,在孤儿院长大。在荷花池畔,与高级军官之子龙子一见钟情。两人的感情纯真而热烈,但阿凤却没有留在龙子为二人构筑的爱巢里,他依然到到新公园里出卖肉体。心痛的龙子在确认无法挽留阿凤后,将匕首刺进了阿凤的心脏。



刚看到二人的故事时,不论是在影片里,还是小说里,鼎宝都不能理解,为何好不容易得到真爱的阿凤还要往公园里跑。直到看到李银河教授的著作《同性恋亚文化》中的一段真实的故事。
在最开始只是相互排遣寂寞的两个年轻同志真的相恋了。在确认相互的感情之后,他们中的一个说:“以后不要见面了”。另一个没有反驳,哭着走了。
他们相爱而不能相守的根源,就是来自社会的压力。两个同性一起生活,不论怎样小心,都会暴露形迹。在那个年代,他们不能结婚,不被家人接受,不被社会认可……
这样的生活太难了,也太苦了。而这,也正是阿凤与龙子阴阳相隔悲剧产生的根本原因。



幸运的是,台湾地区终于判定同性婚姻合法,最晚至2019年,台湾的同志情侣既可领证结婚。到那时,亚洲地区,至少在台湾,龙凤虐恋的悲剧将不再上演。



虽然大陆同志的维权运动依然举步维艰,但台湾同志朋友的胜利,对我们而言无疑是一种激励。每个人都有被法律许可缔结神圣婚姻的权利,即使他们是少数,即使他们性别相同!
最后,还是祝大家端午节快乐,不论看这篇文章的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都希望你们的假期能与爱的人相守,愿你们宁静祥和、自在欢喜~



动动你的小手指,关注我们吧~
动动你的小手指,关注我们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孽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孽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