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生存 荒野生存 8.6分

你想过自杀吗?——毅义非凡

流光易瘦

http://mp.weixin.qq.com/s/j-_YhMSwhs3OezFZI7U1EQ

1.

在大多数清晨以及夜晚,我那尚且年轻的身体并不渴望衰老,但着实正在一点点慢慢死去。点燃一支烟,是不是兰州,也没什么关系。多年以来,轻度抑郁症,或者说悲观主义构成了我的存在的一部分。

独处的时光里,我时常嗅到死亡的气息,甚至去幻想着有一种极致的场面,可以作为奔赴虚无的背景。比如加利福利亚州的金门大桥,从1937年建成至今,已有1400人从桥上跳入冰冷的海水中。纵身一跃,身体从百米高空坠落到海面,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响声,钻进蓝色的海水里。洋流将尸体托运到远方,而鲨鱼便是最称职的快递员。

有时我会将地点设在陆地,比如藏北大羌塘地区广袤无垠的无人区。暴雪、饿狼、灰熊以及稀薄的氧气,都可以作为生命结束时的完美衬托。我想像着我站在雪地里,孱弱地扑倒在地,面部将积雪压出陷坑,鼻子和口中的热气正在融化它们。同样是某一种动物,使我得以以一堆白骨的形式,给那片荒凉的土地增添新的养料。

2.

但窗外的阳光很温暖,于是我永远比昨天更热爱生...

显示全文

http://mp.weixin.qq.com/s/j-_YhMSwhs3OezFZI7U1EQ

1.

在大多数清晨以及夜晚,我那尚且年轻的身体并不渴望衰老,但着实正在一点点慢慢死去。点燃一支烟,是不是兰州,也没什么关系。多年以来,轻度抑郁症,或者说悲观主义构成了我的存在的一部分。

独处的时光里,我时常嗅到死亡的气息,甚至去幻想着有一种极致的场面,可以作为奔赴虚无的背景。比如加利福利亚州的金门大桥,从1937年建成至今,已有1400人从桥上跳入冰冷的海水中。纵身一跃,身体从百米高空坠落到海面,伴随着若有若无的响声,钻进蓝色的海水里。洋流将尸体托运到远方,而鲨鱼便是最称职的快递员。

有时我会将地点设在陆地,比如藏北大羌塘地区广袤无垠的无人区。暴雪、饿狼、灰熊以及稀薄的氧气,都可以作为生命结束时的完美衬托。我想像着我站在雪地里,孱弱地扑倒在地,面部将积雪压出陷坑,鼻子和口中的热气正在融化它们。同样是某一种动物,使我得以以一堆白骨的形式,给那片荒凉的土地增添新的养料。

2.

但窗外的阳光很温暖,于是我永远比昨天更热爱生命,与此同时,却也比过往更热衷于幻想死亡。一个人既想死,又想活。是的,我指的并非在某一个时间段想死,剩下的时间段里想活,而是在漫长的生命周期里,他总徘徊在两种极端的欲望之间——生存还是毁灭。所有思索过这个问题的人,如果很快就得出了答案,比如“我应该活下去”或者“我应该去死”,那么他的存在一定是以一种不能和上帝交流的姿态出现的。

对此,莎士比亚说“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那些死去千年的哲学家们,早早地遇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们说“关于生命,所有时代最具智慧的人看法相似:它并不是个好东西。”那么死亡是个好东西吗?死亡和活着一样,其本身也具有极大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对于人类而言,大致可以分为两类:死亡是为了逃避,死亡是为了体验。

关于后者,亚里士多德有过一次,也仅此一次极致的体验。公元前322年,他在厄里帕海峡跳海自杀,终年62岁。他在选择自杀前说道:“愿厄里帕的水吞没我吧,因为我无法理解它。”

3.

人们无权去阻止一个人有自杀的念头,因为人有选择死亡的权利。然而人也有活着的义务,因为社会生活中个人是他人的一部分。任何一个人(除了孤儿),只要他提及自杀,绝大部分的劝阻来自道德层面——你要为你的家人着想。诚然,自杀是极端的,但痛苦的活着对于当事人来说同样是不公平的。一个人活着很痛苦,逼他继续生活便是一种罪过。

我看到生命如此美丽,但我又想要死亡统治一切。当存在和毁灭的念头反复出现,两者之间的平衡在哪里?一定存在着一个生与死之间的地带,让生命的终极意义展现出来。一场关于生与死的体验,少数人经历过,更少数的人去完成了追逐。在这场体验中,既不是为自杀,也并非强迫自己活下去。遵循最后的召唤,或者生命最初的遥想,上帝的左手紧紧握住撒旦的右腿。

你为何总是在深夜幻想死亡,第二天走入匆忙的人群里,继续热爱生命。矛盾每天都在继续,似乎在等待审判。于是乎,那些幻想中的场景变了模样:在空灵神秘的无人区,他做好了穿越荒芜活下去的念头,也不拒绝中途殒命埋骨他乡。

于是,我打算继续幻想无人区,沙漠、草原、狂风,忧愁的马,嘶鸣的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荒野生存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野生存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