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见钟情之五 隐藏的真相

林下之风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

第五篇 隐藏的真相

真相,比起辩驳的犀利言辞,真是奇特的事物,不畏强权,却酷爱恶作剧,肯照顾真心,却宁愿躲在时光背后,直到最不经意时,才会露出真容。

在前篇证据分析更新,有不少观众表示不理解:“那要照你说,害傻奉熙,去掉证据的人还不止支检长,那还能有谁?”

支检长要灭除证据甚至伪造证据,目的明确,是为儿子张熙俊报仇,但其他人也要灭除证据,除了本案真犯要灭除罪证之外,其他可能性很小。实际上,编剧并未欺瞒观众,真犯其实每集都以不同方式出现:

第二集时,在凌晨时分与出门买啤酒的殷奉熙擦肩而过,骑着自行车吹口哨的人就是高灿浩。

第三第四集时,当殷奉熙被押解到法院时,众多记者一齐围过来,场面混乱,扯掉她眼镜,害她什么也看不清的人也是高灿浩。因为在眼镜落下之后,殷奉熙听见了熟悉的口哨声,吹的是某种旋律。就因为这份对哨声的敏感,在她去支检与卢智旭告别时还特地提到过:

-我跟真犯面对喔,还不止一次。

-那到底...

显示全文

奇怪的搭档 二见钟情

第五篇 隐藏的真相

真相,比起辩驳的犀利言辞,真是奇特的事物,不畏强权,却酷爱恶作剧,肯照顾真心,却宁愿躲在时光背后,直到最不经意时,才会露出真容。

在前篇证据分析更新,有不少观众表示不理解:“那要照你说,害傻奉熙,去掉证据的人还不止支检长,那还能有谁?”

支检长要灭除证据甚至伪造证据,目的明确,是为儿子张熙俊报仇,但其他人也要灭除证据,除了本案真犯要灭除罪证之外,其他可能性很小。实际上,编剧并未欺瞒观众,真犯其实每集都以不同方式出现:

第二集时,在凌晨时分与出门买啤酒的殷奉熙擦肩而过,骑着自行车吹口哨的人就是高灿浩。

第三第四集时,当殷奉熙被押解到法院时,众多记者一齐围过来,场面混乱,扯掉她眼镜,害她什么也看不清的人也是高灿浩。因为在眼镜落下之后,殷奉熙听见了熟悉的口哨声,吹的是某种旋律。就因为这份对哨声的敏感,在她去支检与卢智旭告别时还特地提到过:

-我跟真犯面对喔,还不止一次。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

-就是这个啦,灰灰灰灰灰灰灰灰~

…………

虽然殷奉熙哼唱的旋律让卢智旭一头雾水,但在后来的两年里,他还是努力地听了很多音乐,为的就是辨析乐声,以便确定真犯行迹,从中找出线索。

在第六集结束时,真犯就已经露面。相关过程说来还真是曲折,但为后续案情分析,也值得厘清。真犯有可能是从事鉴证的工作人员,核对演员表,此人名叫高灿浩。对照相关过程和细节,从那么多次偶发事件看来,殷奉熙与真犯碰面多次,之所以见面多次,还没有被灭口,从真犯的角度来看,不仅是因为她的处境堪虑,有值得商榷之处,也是因为她确有不该杀之处。

第一次见到殷奉熙,确切说来是那一晚殷奉熙打开窗户,为的是让风吹进来,在她看来是平常事,她是法律系研究生,学习辛苦,实习也极为困窘,需要熬夜做功课,才能应对卢智旭办公室繁重的法务,但在深夜作案的真犯看来,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对照此前有窥私癖的嫌疑人对她所说的那些话:

-我看到过杀人喔,您不知道吧~

-我真的看到了喔~那人好像看到我了。

可见,在作案时,真犯已经意识到有人在注视他,可是苦于找不到确切目标,案发当晚出门,有可能是作案,也有可能是寻找目击者灭口,而那一晚殷奉熙打开窗户吹风的举动,恰好让真犯看到了她,因此来到殷奉熙的住处,最初还是他想要灭口所致。至于张熙俊被害,是否就是全为灭口,由于剧情出现新线索,容后再议。

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都不能理解,既然就是为灭口,杀错了人,为什么不继续追杀,还留下了殷奉熙?

问题就在这里,在殷奉熙遭到羁押时,她的隐形眼镜丢失,母亲为她送来了旧眼镜,在审判期间她就戴着这副眼镜。对照殷奉熙被押解到法院时的情形来看,真犯已经意识到殷奉熙是深度近视,有可能视而不见,那天是特地来到殷奉熙面前,来看当事人是否认得出自己,可是从他自行测试的情况来看,拿掉殷奉熙的眼镜,她根本视而不见,反而举止惶然无措,他就断定此人什么都没看到。既然没看到,也就不存在灭口的必要。

分析到这里,可能不少观众恍然大悟,为什么会在审判前,那把刀突然出现在两处:

一处是张熙俊的被害现场。对照卢智旭和房系长的对话来看,既然现场反复勘查,都没有发现,那么最后一天出现在现场的刀,肯定有可能是后来放进去的。当然,就在当时,卢智旭和房系长对看一眼,其实是心里有数,都在问彼此,知否是否这件事就是支检长干的,结果眼神对视的结果是两个人都认为支检长干这件事的可能性最大。

另一处则出现在距离张熙俊被害地点千米之外的地方。对照情形来看,最有可能就是真犯高灿浩所为。之所以选在殷奉熙受审之前放刀,也许并非出于恶意,因为此时殷奉熙已被收押,不可能在那几天内放刀。因此,放刀人是想要帮助殷奉熙脱罪所为。不过,刀上有否殷奉熙的指纹也难说,对照剧情来看,高灿浩是一名鉴证人员,想要湮灭证据,制造伪证,可说是职业水准。

现在回到之前一处分析来看,支检长要为儿子报仇,既然有办法造出一把刀,他自己有办法做得出来吗,是否有可能就是委托鉴证部门的人去做?之所以选在审判前一天这样一个特别的节点上放刀,最有可能是放刀人也是伪证制造的知情者。因此,也有可能是高灿浩作为鉴证部门的人也是伪造证据的知情者,为帮殷奉熙脱罪,选择了这样一个特殊时段放刀,假的那把放在案发地点,向支检长交待,真的那把就丢在案发地点千米之外,给殷奉熙脱罪。

原本殷奉熙从案件中脱罪,她与真犯的因缘也该就此结束,可是偏巧这是一个锲而不舍,不服输不肯放弃的姑娘,心心念念要为自己洗脱罪名,要为卢智旭正名,于是支付不菲费用,长期在当年遇到真犯的地方悬挂条幅,悬赏目击证人,就是一直高挂,常换常新的条幅吸引了真犯的注意。分析到这里,回复观众提问:

“既然都推给别人了,那高灿浩怎么还会看到条幅,难不成他也住在那里?”

侥幸逃脱罪责的真犯,在犯案后不时去现场转悠,为的是确定自己的存在,或可理解为是真犯脱罪后的惯有方式。这一点放在这里,也同样适用,若不是这常换常新的条幅一直都在,他也不会起了好奇心,要去会一会这个为他顶罪的女子,想看看她究竟是怎样的人。所以,收鞋那一晚,殷奉熙第一次见到了真犯,只是因为她深度近视,人又马虎,在见过卢智旭以后,心情比较激动,忽略了其他事,于是回到办公室以后,并没有特别在意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因此在刚进门时没有意识到屋里还有别人。可是在翻看桌上的礼物盒以后,忽然意识到这是真犯送来的警告和挑衅物件,为的是通知她,他将要出现,这才惊得跳了起来,随即发觉屋里不对劲,这才想起送鞋的人有可能没走。

最值得注意的是盒子里的那双鞋,其实就是白天殷奉熙坐在路边揉脚,看到橱窗里的那些鞋子,然后大叫她喜欢想要的鞋里的其中一双。由此可见,当时殷奉熙坐在路边发牢骚,揉脚,请鞋匠修坏鞋的时候,真犯也在旁边观察,发现殷奉熙的生活窘迫,这才以警告的名义送了双鞋给她,意在提醒和警告:

如果你需要,我时时都在你身边,看着你。

如果真的厌恶或是想要警告,可以送尖锐器物,或是凶器,恶作剧可怕玩具等等,如果真想要吓到殷奉熙,送出当年案件同样的刀也可以,但真犯没有,他送的是对方想要的鞋子,应该是他后来去店里买下的。为了吓人还花钱买鞋送人,从这一点看来,真犯对殷奉熙的感觉,也不都是恶意,直至当时为止,他只是认为这是有意思的事,值得一试。到了第二天,办公室来了鉴证部门的人,那是高灿浩亲自前来,这是他第一次,公开地,面对面地跟受他牵连的案件当事人殷奉熙交流。从直面对方的感觉来看,高灿浩还觉得挺不坏的,对方爽朗纯真又很热情,至少他就连眼睛里都是笑意,虽然还是那股冷冷的意味,还有试探的态度,特地问道:

-那您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看到什么了吗?

-那您有没有看到对方的脸呢?

当对方的回答都是否定,还很遗憾地说:

-唉,真是可惜啊,光线那么暗,我又近视,根本没看清。

-那个人真是很会躲避镜头,什么都没看到。

就是因为听到这样的回答,从现场表情来看,高灿浩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笑意更浓,虽然还是带有那股冷冷的意味,但明显地已经柔和了很多。对照后来两人轻松吃饭还自在聊天的细节来看,高灿浩是真的有过想要把殷奉熙当做同道中人的感觉,佐证之一就是他在处理又一起案件,就是殷奉熙目前正在办理的案件杨主厨被害一案当时,实际上他在接听电话时还在案发现场处理相关细节问题,可是从他从容不迫接听电话的态度来看,完全没把这当回事,也可看出殷奉熙在当时对于高灿浩来说是特别的人,在作案时还能接听电话,乐于沟通,证明殷奉熙在高灿浩的心目中有特别的位置,当然也可以从另一面有殷奉熙证实高灿浩没有嫌疑,既然都能接电话,那就是没事。

当然,也可认为是本剧重要伏笔:如果设置手机定位,也可以证明高灿浩就在案发现场。

到了两人为鉴证结果见面时,甚至还能坐在一起吃饭,高灿浩甚至是以轻松的表情看着餐厅里的电视播放杨主厨被害一案的新闻,在听到殷奉熙提问时,甚至还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反问说:

-嗯?你是问我当时在哪里?

可见,对殷奉熙,他确有心虚和在意的一面。所以,在殷奉熙谈到感受时,他甚至会说:

-我觉得杀人也是有隐情的。

不曾想这话遭到殷奉熙的反对,她直率地说:

-杀人能有什么隐情?

-需要隐情吗?就连张熙俊被杀,我都不认为是有隐情的。

就是因为这话,引发高灿浩的高度不满,注意此时高灿浩的表情,面色立刻变冷,让人看得发毛,就在那一瞬间,他笑了,笑得很可怕,这种变化,就连高度近视的殷奉熙都感觉得到,所以她在跟高灿浩告别之后,就自言自语说了句:

-呃,真是怎么想都觉得毛毛地……

因此,到了后来转过身,看到高灿浩说想要送她,她也哆嗦起来,边走边发毛,直到卢智旭在背后按住她的肩,还让她吓得叫了起来。分析到这里,问题来了:高灿浩为什么能让看不清的人都毛骨悚然?

从相关情况来看,虽然也有几次对峙,对这个人的气息有反应这样的理由,但最重要的还是,在殷奉熙表示不同意之后,高灿浩露出了明显的意图,要灭除对方的意图,按照检方相关用语来说就是:

案犯有明显的杀意,有杀死被害人的可能性。

就在当时,高灿浩的确露出了杀意,就是殷奉熙几次生死关头感受过,因此尤为敏感,这才会毛骨悚然,边走边发抖。这一次,是卢智旭救了殷奉熙,让高灿浩在显露杀意时,没有机会干掉对方。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究竟是什么让高灿浩对殷奉熙感兴趣,继而想要接近并且观察她?

对照两人在吃饭时的对话,高灿浩甚至愿意跟人说起杀人有隐情,很有可能就是因为殷奉熙她上了各路媒体的那句话:

-我认为,是人都有过想要杀死某人的冲动。

既然该报道流传如此之广泛,真犯不可能没看过,或者,就在那个时候,真犯开始意识到也有类似的人与自己有同样的感受,恰好这人还与自己有关,被拉进了自己的案子里。分析到这里,可能还有观众不理解,既然真犯有了新的乐趣,那么他大可以停止,选择安静的平凡的出路,到底后来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下去?

实际上,这其实是在询问杀人的理由或是目标,正如他所说:

-我觉得杀人也是有隐情的。

理由是什么,目标在哪里?其实也已经被写在被害人杨主厨家的画像上:申 22:25,因为是用无法擦除的红颜料所写,不仅引起第一位到达现场的关联者的尖叫,还让这位女士似乎想起了什么,起了伪装现场的心思。说到这里,真的很有必要解释,究竟什么是申:22:25:

其实这是圣经的标注段落格式,意为:申命记第二十二章二十五节。申命记源自圣经旧约,是先知摩西在耶利哥城对开的摩押平原上发表的几次演讲记录。之所以叫做申命记,是耶和华与以色列人所立之约的申述。在进入迦南之前,摩西是以领袖的身份,跟第二代人陈述律法与约定的关系,后来被作为以色列人生活行为的权威,也是教育后代的普遍规则。最值得注意的是,申命记全书共34章,从二十一到二十五章都是民法相关内容。以下是本剧相关画面中所涉及的申命记相关章节内容:

申22:25 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见已经许配人的女子,强与她行淫,只要将那男子治死。

剧情分析到这里,所展示的内容就很值得玩味了,为什么来到杨主厨家的中年女子会先尖叫,再去看画像上的红字,又急忙擦去,想方设法伪装现场,做出抢劫杀人的场面?

从当事人的表情来看,她显然明白杀人者的用意,也看懂了画像上的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这应该是一位基督徒,而且是精通圣经的基督徒。对照申命记相关章节内容来看,这是真犯在除去与已婚女子私通的男子后留下的印记,也就意味着他杀的人就是符合申命记第二十二章二十五节当中,关于处死与已婚女子私通者的条件。由此可见,被害人杨主厨就是符合申命记相关段落条件的人。分析到这里,可能还会有观众惊觉不对劲,是不是张熙俊也符合这个条件?往后看。从相关场景来看,张熙俊感情不专一,以玩弄他人感情为乐,与已婚女子发生恋情,也有可能。因此,剧情发展到此处,关于张熙俊被杀理由相关内容,可更正为:

殷奉熙固然也有被认定为目击者,要被灭口的可能性,但张熙俊也有可能符合真犯灭除要求,因此,张熙俊被害,也不都是偶然。

以上,即为相关案件真犯高灿浩至第十二集为止出现各类情况的相关分析。

真相,美丽又可怕的真相,在苦寻真犯的人们不懈地查找之后,终于悄然来到张熙俊一案的受害者殷奉熙和卢智旭面前,如同夏夜树丛间的星光那样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留待他们察觉。真相的星光何时才能洒落渴求真相的人们眼前,请继续期待下篇。

1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奇怪的搭档的更多剧评

推荐奇怪的搭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