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影片的一点解读

小J²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要跟它永别了,这四堵臭墙,六层高楼。” “你又在做梦了?” “不,我多年来第一次醒了。大卫叔叔说过:如果你闭上眼,白日就是梦。现在我的眼睛睁开了。”

旅馆:“四堵臭墙,六层高楼”和旅馆的格局一模一样,巴顿和查理就住在六楼,暗示旅馆既是“我”封闭的神精世界,同时也是“我”剧本、舞台和生活的象征。

巴顿:“我”的作家身份(客我)。主张坚持自我,却在乎社会评价(评论家的看法);想专心创作,却被世俗欲望(好莱坞)所诱惑;声称关切劳苦大众(实则翻来覆去只会写“鱼贩的叫卖声”),却活在象牙塔里(旅馆的脱鞋进房和免费擦鞋服务暗示“我”精神上不接地气)。装腔作势十分虚伪。“我”以作家巴顿的身份来到好莱坞,却无法适应好莱坞式的商业创作。旅馆过热的温度、叮人的蚊子、融化的胶水和剥落的墙纸,象征“我”精神上的煎熬、不安和日渐崩溃。

查理:“我”的灵魂(主我)。因为打扰了巴顿的商业创作被投诉,查理粗俗低级却敏感善良,巴顿不大看得起他,却又信任和仰赖他。查理可以任意进出其他房客(“我”的各种身份)的房间,但没人能进他的房间。查理可以通过“管道”聆听所有房客(包括巴顿)的声音(诉求),导致...

显示全文

“我要跟它永别了,这四堵臭墙,六层高楼。” “你又在做梦了?” “不,我多年来第一次醒了。大卫叔叔说过:如果你闭上眼,白日就是梦。现在我的眼睛睁开了。”

旅馆:“四堵臭墙,六层高楼”和旅馆的格局一模一样,巴顿和查理就住在六楼,暗示旅馆既是“我”封闭的神精世界,同时也是“我”剧本、舞台和生活的象征。

巴顿:“我”的作家身份(客我)。主张坚持自我,却在乎社会评价(评论家的看法);想专心创作,却被世俗欲望(好莱坞)所诱惑;声称关切劳苦大众(实则翻来覆去只会写“鱼贩的叫卖声”),却活在象牙塔里(旅馆的脱鞋进房和免费擦鞋服务暗示“我”精神上不接地气)。装腔作势十分虚伪。“我”以作家巴顿的身份来到好莱坞,却无法适应好莱坞式的商业创作。旅馆过热的温度、叮人的蚊子、融化的胶水和剥落的墙纸,象征“我”精神上的煎熬、不安和日渐崩溃。

查理:“我”的灵魂(主我)。因为打扰了巴顿的商业创作被投诉,查理粗俗低级却敏感善良,巴顿不大看得起他,却又信任和仰赖他。查理可以任意进出其他房客(“我”的各种身份)的房间,但没人能进他的房间。查理可以通过“管道”聆听所有房客(包括巴顿)的声音(诉求),导致双耳流脓不堪其扰,巴顿却不肯倾听查理的声音。

奥黛丽:象征世俗欲望。她打扮入时干练务实,永远一脸浓妆一身华服戴满珠宝,好莱坞式商业创作张嘴就来,迷人诱惑精明可靠。巴顿第一次见她就因为寂寞和不安被她所吸引。巴顿在截稿日前绝望的请她来旅馆向她求助,意味着巴顿对欲望的妥协,以及“我”的精神世界被欲望所入侵(注意此时奥黛丽所佩戴的宝石项链前所未有的硕大华美)。奥黛丽解决了巴顿眼下所有的烦恼(象征不安的蚊子也牢牢停在象征欲望的奥黛丽身上,被巴顿一掌拍死),两人苟合的声音却通过下水道(同时也象征女性阴道)被查理听到。第二天,巴顿发现奥黛丽死了,灵魂杀死了欲望,查理处理了奥黛丽的尸体去了纽约。失去了世俗欲望的巴顿,在好莱坞彻底混不下去了。

比尔·梅耶:巴顿所仰慕的作家,奥黛丽是他的秘书、情妇和后期代笔,比尔象征对欲望苟且后的“我”的下场。比尔自从遇见奥黛丽搬到好莱坞,就丧失了创作能力,靠酗酒度日,醉(自我清醒)的时候鄙视奥黛丽并打骂她,清醒(自我屈服于欲望)时却又离不开她。奥黛丽跟巴顿抱怨比尔始终还爱着他住在费耶特维尔的太太爱丽丝特(象征比尔被放逐故乡的灵魂),并嫌弃的表示比尔的太太“精神不正常”(暗示比尔的灵魂不合俗世)。与此同时,查理却提出要去纽约(巴顿的家乡)出差,暗示“我”的灵魂渴望回到故乡,巴顿很担心他一去不回(“我”担心自己会落得比尔一样下场)的同时,热心为他提供了家人住址。

侦探:维持“我”生存的世俗规则。在侦探眼中,查理是杀人狂芒特,杀死过两名主妇和一名耳鼻喉医生(均是“我”的其他身份)。最终侦探被查理高喊着:“叫你们见识一下精神的力量!”反杀,灵魂击败了世俗规则。查理解释他“扼杀其它人格是因为同情他们的痛苦,见不得他们被世俗逼迫束缚,想要解放他们。……我多希望人家也能为我着想。”巴顿问:“为什么选我?”查理愤怒地说:“因为你从不聆听。你只是个带着打字机的过客,而我在这里生活,你到我家来做客,居然还敢嫌我声音大?”查理烧毁旅馆,解放了巴顿。

剧本:B级摔跤片无数遍“我要彻底毁灭他!”的场景,象征好莱坞充满视觉声效刺激,原始而野蛮的商业低级趣味。巴顿则将自己的作品奉若圣经(看到自己的作品出现在圣经第一章),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独一无二(幻想制片人下跪舔自己的鞋子),妄想自己的作品被世人顶礼膜拜(询问电梯员是否读过《圣经》)。他把自己的内心困境写成剧本,没料到却被制片人唾弃:“你这傲慢的家伙。才没人关心你的自白,你这玩意儿谁都能写,你已经不是作家巴顿·芬克了,你的作品将永不能发表。”巴顿最终丢失了工作,家人也不再接他的电话(或许家人已经被查理杀死了,暗示“我”放弃了作家身份)。

包裹:查理去纽约前托巴顿保管“人生中最重要包裹”,回来后则反悔:“我撒谎了,那包裹不是我的”,巴顿此后一直随身携带着它,当被询问:“这包裹是不是你的?”时,巴顿迷茫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包裹里装的也许是“我”曾经的伟大作家梦。

美女海滩:一个人一片海的开阔格局,和旅馆四堵墙六层楼住满人的狭小格局截然不同,是巴顿一开始就向往的精神世界。这里没墙没楼,不是舞台,没有观众,也无须向谁表演。丢失了作家的身份巴顿终于来到了自己所向往的(无需创作三幕剧的)广阔世界,面对眼前难以置信的美景,巴顿担忧的询问美女:“你很漂亮,这该不会是在拍电影吧?”美女回答:“别傻了。” 两人望向大海。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巴顿·芬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巴顿·芬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