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月物语 雨月物语 8.5分

交织着欲望冲突的两性对立

蒸鱼
在沟口健二的影像寓言里,对于女性的悲悯和同情是一以贯之的主题,这种悲悯总是在电影不断升级和深化的两性冲突中愈发鲜明。他似乎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女性—尤其是底层女性—这一群体的歌颂和赞美,在诡秘志怪的剧情、卷轴般的动态画幅和悲剧性的结局中奏响一曲又一曲女性的赞歌。
(一)抽丝剥茧的东方影像寓言
      这部电影改编自上田秋成的同名小说,而上田秋成的这部小说则又是受我国《剪灯新话》和《三言二拍》的影响著作而成。所以不难理解,当我们看到影片中源十郎遇见美艳的富家小姐若狭,一时情难自制与其醉生梦死,后经高僧点化发现若狭原来是女鬼化身,而一觉醒来自己与若狭的住所其实是废墟一片时,我们不禁会想起白娘子与许仙初次相遇的场景。在这里可能会有许多观众认为这种极简单的片段式借鉴远远不如中国的志怪小说精彩,而问题恰好在于,中国的志怪小说大部分是以电视剧的形式呈现,当搬上大荧幕时往往乏善可陈,究其原因在于中国当前大多数的志怪小说改编影视剧过多重视戏剧化的情节、纷繁复杂的视觉奇观营造和观感上的猎奇性,除了《青蛇》、《胭脂扣》等电影,极少有志怪小说在改编电影时充分重视原作中对“神...
显示全文
在沟口健二的影像寓言里,对于女性的悲悯和同情是一以贯之的主题,这种悲悯总是在电影不断升级和深化的两性冲突中愈发鲜明。他似乎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于女性—尤其是底层女性—这一群体的歌颂和赞美,在诡秘志怪的剧情、卷轴般的动态画幅和悲剧性的结局中奏响一曲又一曲女性的赞歌。
(一)抽丝剥茧的东方影像寓言
      这部电影改编自上田秋成的同名小说,而上田秋成的这部小说则又是受我国《剪灯新话》和《三言二拍》的影响著作而成。所以不难理解,当我们看到影片中源十郎遇见美艳的富家小姐若狭,一时情难自制与其醉生梦死,后经高僧点化发现若狭原来是女鬼化身,而一觉醒来自己与若狭的住所其实是废墟一片时,我们不禁会想起白娘子与许仙初次相遇的场景。在这里可能会有许多观众认为这种极简单的片段式借鉴远远不如中国的志怪小说精彩,而问题恰好在于,中国的志怪小说大部分是以电视剧的形式呈现,当搬上大荧幕时往往乏善可陈,究其原因在于中国当前大多数的志怪小说改编影视剧过多重视戏剧化的情节、纷繁复杂的视觉奇观营造和观感上的猎奇性,除了《青蛇》、《胭脂扣》等电影,极少有志怪小说在改编电影时充分重视原作中对“神性”、“魔性”和“人性”等的挖掘,也没有将着眼点放在光怪陆离的情节背后对于人性和社会讽喻的充分探讨上。
       而沟口健二的可贵之处便在于此。电影改编自同名小说中的《浅茅宿》和《蛇性之淫》两篇,而这两篇又是改编自中国《剪灯新话》中的《爱卿传》和《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看上去沟口健二只保留了原著中的一小部分,而事实上正是这一小部分的保留,对于整部电影的人性探讨和意义的升华和暗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影片分为两条主线,一是对财富充满渴望的源十郎与妻子宫木,一是做梦都想成为武士的藤卫兵与妻子阿滨。在电影开头有一个景深镜头,前景是源十郎与妻子恩爱地共同劳作,后景是因为想成为武士而与妻子争吵的藤卫兵。从这个镜头可以暗示出源十郎内心其实深爱着妻子,而藤卫兵则被武士的荣光冲昏了头脑。很久以后,藤卫兵终于误打误撞成为武士,却在寻欢作乐时看到了因被她忽略而沦为娼妓的妻子;源十郎也因战争大发横财,日日沉浸在富家小姐若狭的温柔乡中,却最终发现若狭不过是孤魂一缕,日日沉醉的酒池肉林一觉醒来早已化作烟花泡影,当他幡然醒悟再去寻找妻子时,妻子因战乱被杀,与他天人永隔。故事的结局兄弟两人都回到了原点,而一切却早已不能回到过去。若狭这个人物的设置、阿滨的沦落、妻子宫木的逝去,每一处都是为了呼应主题,抑或说是映衬着两个男人,映衬着他们内心的欲望和自私。
      整部电影通过这样一个看似离奇而又充满诡异风格的故事,向我们探讨的是人内心深处的欲望。人都有欲望,而当他超过了应有的界限时,他是可怕的,他会肆意疯长到无可控制。在电影中,两个男人是欲望主体,一个为财,一个为了武士的荣光和尊严,他们无所畏惧,可以冒着战争的危险去窑洞查看瓷器是否烧好,可以为了成为受人敬仰的武士置妻子于不顾。他们似乎已经被欲望牢牢驱使,仿佛置身一条没有回头的路,拼命向前驱赶自己,抛弃一切、不顾一切。若狭这个女鬼的设置,则是源十郎的欲望客体,曾经源十郎与妻子对话,妻子说有他就觉得很满足,而源十郎却觉得要拥有无上财富,要摆脱日复一日的劳作。若狭的出现是在源十郎买瓷器发横财之后,财源广进的他正春风得意,又遇上美人在侧,顺理成章地沉溺其中而忘记了妻子,最终当他发现昨日美好不过黄粱一梦时,妻子已然离他而去。而弟弟藤卫兵,功成名就之后看到妻子阿滨因他而受百般蹂躏,最终放弃荣光与妻子回家。这样的一出人生悲喜剧,女人们的悲惨遭遇,以及若狭的设置,都暗含着对于男性欲望的讽刺。沟口健二也期在这样的寓言中,传达出对于平淡生活的向往和歌颂。
(二)动态画卷中传达对女性的悲悯与赞美
      沟口健二幼时家道中落,父亲仍然想要保持着封建大家长的威严,家中长姐被送去做歌姬,后来姐姐结识了已婚的富家公子,成为了无名无分的侧室。是在姐姐的支持下家中几位兄弟包括沟口健二才能得以完成学业,而他也看尽了底层女性的悲辛无奈,所以在他的电影中,无论是《浪华悲歌》,还是这部《雨月物语》,都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女性的悲悯与赞美。
      沟口的电影中向来对女性是充满关切和同情的,女性角色在她的电影中往往善良、美丽,有人性中的各种美德,她们的美德关照着电影中男性的自私和贪婪。而这种倾向性仅仅出去对女性的同情和赞美,与西方的女权女主有本质的区别。西方的女权主义电影理论中号召的是对影视文化当中的性别歧视进行审视和批判,女性以男性视点观看电影并获得同样的观影快感,通过分析电影中的性别建构来倡导女性的自觉自立。而在沟口的电影中,尽管女性在自身的生存困境中也显示出了与命运抗争的精神,但主旨在于反应底层妇女和弱势群体的悲剧命运,而与女权无关。
       沟口电影对于女性视角的关照,还在于他的镜语体系中。尽管沟口健二早年间远赴好莱坞学习电影技巧,但他的影像却带有着浓浓的传统东方文化韵味。哪怕是在影片开头字幕当中,都饰以如绢画般缓缓展开的背景。写意的山水画,充满传统日本风情的能乐,整体上带给人柔美的观感,这也使他的电影在声画上更加贴合他女性电影的主题。整部电影几乎没有特写,在《浪华悲歌》中也只有最后一处用到了特写,运动长镜头成为了这部电影的一大亮点,电影史上使用长镜头的导演很多,可像沟口这样“一镜到底”的人却鲜有人在,这可以说是他对好莱坞电影手法的一大叛逆,也是他被认为与侯孝贤一脉相承之处。在舒缓悠扬的长镜头里,电影以田园牧歌起,以田园牧歌止,在如诗如画的画面中,演绎了底层女性在饱受压迫之下显露出的光辉与伟大。
      沟口健二一生拍摄90多部电影,可以说是高产作家,却又说得上是一个“专一”的作家,在他的作品风格渐渐稳定之后,几乎而后的每一部作品,都在绵长舒缓的画卷里、凄哀婉转的风格里、悲戚叹息的故事里,表现着特定时代一个群体孤独而又真实的写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雨月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雨月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用 App 刷豆瓣,更愉快